引虫人

第二百二十三章 蛇鳗惊魂

字体:16+-

第二百二十三章蛇鳗惊魂

我们紧赶慢赶跑到草地尽头的溪边时,岸边只剩下孟甘棠一个人。她的状态非常古怪,用手电指着溪面的一个位置,直勾勾的盯着水面,喊了几声也没反应。

等我们近前后,她才如梦初醒的‘嗬’的倒了口气,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魂不附体的栗声道:“剪,剪刀鲑,水,水里面全是剪刀鲑......”

“剪刀鲑?”我不由毛骨悚然:“那,那个女人呢?”

孟甘棠惶然无语,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心头登时凉了大半截,抖抖索索的向水面看去,星星点点的鬼火中,飘着许多水草的水面泛着阴绿色的波光,一尾尾圆肚尖嘴的剪刀鲑,在底下游来游去。

我胸口憋屈的几乎窒息:这他妈叫什么事!刚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这他妈又自己跳到了鱼口中,算不算我们间接杀了她?

刚想说点什么,突然从右边的溪水中传来哗啦啦的一串破水声,无比的突兀。

我们赶紧把手电照过去,发现那个女人居然没有死,全身湿漉漉的从水面中爬到了对岸,身上布满了绿色的水草,面无人色的回头朝我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捂着肚子颠三倒四的朝远处跑去。

这变化始料不及,我一时热血上头欺身便想下水去追。

然而刚到溪边,一团白影猛的从水面中扑上来,之后就有个人把我向后一拉。

只听到空气中‘咔哒’一声刺响,有个沉沉的东西便掉进了水中,激起了一大片冰冷的水花。

紧跟着,孟甘棠的厉喝声就在耳边炸开:“你疯了吗!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我脑子一跳,马上就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后怕道:“谢,谢谢!狗日的,差点被一条鱼干死!不过,那女人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一下子跑对面去了?这些剪刀鲑没攻击她吗?”

孟甘棠皱着眉头,盯着身前的溪流没说话。

忽然她发现了什么,沿着溪岸一边照着水,一边向刚才那个女人上岸的位置走去。

等走到那里时,她先是露出了非常不解的表情。然后做出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向后走了几步,伸手从草上捋了一把叶子,隔了几步远扔到了水中,专注的看了片刻,就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

我跟秦如玉她们俩个看的一头雾水,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名堂?

走过去一问,孟甘棠就指着水面,对我们说道:“剪刀鲑不攻击那个女人的原因,我知道了——是因为这些草!周围的这些荒草,似乎对这种鱼有种克制的作用。你们仔细看看,溪面上飘着这些草的地方,都没有剪刀鲑的影子!”

我们三个左右一张望,果然如孟甘棠说的一样。不禁大为感慨,孟甘棠细心如发,这种雪泥鸿爪的线索也能抓到。

只不过,眼下不是表彰孟甘棠聪明的时机,那个女人的身上充满了古怪!似乎跟指引我们进山的向导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且,从她能知道用水草驱赶鱼群,安全渡水的办法来看,她似乎对此地非常熟悉。我有种预感,她可能知道这个地方所有真相。

出于安全考虑,几人又取了些草叶,挑了几处剪刀鲑游曳的水面确定一番。

待肯定这个办法奏效后,当下动手直接在水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草衣,顺利到达了对面的荒地。

这片夹在两条山溪中间的野地中,同样有一条青色平坦的长径,上边血痕斑斑,不但有干涸凝固的暗血,还有刚刚滴下来的一串血珠子。

秦如玉忧心忡忡的看着前方,说道:“糟糕,那个女人腹部的伤口才缝好,估计这又是裂开了。照她那么跑下去,很可能会休克的!”

我郁闷的摸着自己的脸,一边跟着她们脚不沾地的往前走,一边懊恼的说道:“嘿,你们说,刚才那他妈的算几个意思?那婆娘看我的眼神,就跟见了鬼似的......怎么,老子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几人勉强的笑了笑。

这时,成了队伍领头羊在前带路的孟甘棠,忽然又抬手停了下来。

我们急急忙忙的刹住车,举目向前一看。只见青石路两侧的草地中,到处都是闪烁不定的光亮,似漫天飘散的鬼火,又像是一对对冰冷的眼睛,密集的草根绿叶中,若隐若现游曳着许多黑黄相间的怪影......

我一眼就辨认出草丛中那些东西的身份,一股深入骨髓的极端恐惧油然而起,手心全是冷汗;我的老天爷啊,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咋窜出来这么多三纹蛇鳗?这数量......得有上百只吧!

众人当场犹如被施了定身咒,动也不敢动一下,心惊肉跳的静候了一会儿。蛰伏在草丛中的三纹蛇鳗,却仅仅用怨毒冰冷的瞳孔贪婪地凝视着我们,却没有一条悍然发起攻击。

我渐渐回过味来:三纹蛇鳗这种畜生,领地意识极强,罕有这种成群结队出没的情况!对贸然闯进它们领地的生物,更是绝对不会手软。

眼前这一幕,完全违反了三纹蛇鳗的所有天性!这些东西似乎是被人圈养在此地,而且好像在害怕什么?

我盯着脚下的青石路面,灵机一动:莫非,它们是在害怕这条路?

这时,孟甘棠与我想到了一处,小心翼翼的退回来,草丛中无数双阴绿色的蛇瞳随之而动,却仍然没有一条欺身而来,暴起发难。

孟甘棠对我投了个眼神,我立刻会意的从身前赵娇的登山包中,随手抓出一件东西,看也没看的抛到了左边的草地上空。

顷刻之间,耳边雷鸣大作,闪电狂飙,密集的地面上一瞬间射出来上百道紫色扭曲的电弧,仿佛短暂的形成了一片雷池,‘噼里啪啦’的持续了大概能有半分钟,猛然被紫光透亮的整片盆地,才缓缓沉寂下来......

众人距离雷源不远,闪电出现的同时,甚至半边身体都被散乱的电流激麻了。

此刻周围恢复平静,全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面如金箔的互相看着对方,谁也说不出话来。

过了会儿,孟甘棠才拍着胸口,小声庆幸道:“还好,咱们刚才没有冒冒失失的冲进草里。否则,现在绝对死的连渣都剩不下来!可是,这条青石路到底有什么玄机?能让这些可怕的怪物不敢接近?”

我提心吊胆的说到:“别管这么多了,反正这地方已经够怪得了,也不差这么一条破路了!还是速速离开为妙,呆在这蛇窝中,谁知道会不会有条家伙想不通,照着咱们劈一道闪电.......”

众人闻言噤若寒蝉的表示认同,这次我没敢再让孟甘棠打头,如履薄冰的走在队伍正前方,时刻警惕着两侧,唯恐猛不丁扑出一道闪电。

直到全身几乎被冷汗浸透,我们才如释重负的走到了这条青石路的尽头。

一条清冷的山溪徐徐的在前方流动,草地与溪流中间相隔的空白带中,却看不见一条三纹蛇鳗。

只不过,众人此刻都没心情去观察两边,全都呼吸急促的注视着对面丛林中,忽明忽暗的从草中射出来的两道白色电光......

过了会儿,赵娇两只手激动的攥紧我的胳膊,语无伦次的道:“光,光,人,有人,那里有人啊!”

就在这个功夫,山溪的对面响起了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小鱼仔,你他娘的哆嗦什么?老子在这儿,有什么好怕的?狗日的,那些喷电的长虫又搞什么鬼,再敢闹腾,小心阿叔我把它们一勺烩喽!”

我听见这声音,激动的差点当场哭出来,抱紧边上的赵娇,扯开嗓子大声吼道:“老土匪,你他妈又在吹牛了!快滚出来,老子代表正义来审判你了!”

对面的声音骤然一止,草丛莎莎响了一阵。两道刺眼的电光,径直就打在了我们四个人的身上:“操,真是你这不要脸的混小子!”(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