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一十二章 玄女为妖

字体:16+-

第二百一十二章玄女为妖

“颜知,颜知......”

我出神的功夫,眼前的这个秦如玉已经把手机举在我脸前,喊了两下,见我没反应,不悦的加重语气:“颜知!!!你又在想什么呢?”

我把右手挪到背后,手指紧张的扣在扳机上,装作如梦初醒的样子,‘啊’的下,歉然道:“不好意思,走了下神......秦大美女,你刚说什么?”

秦如玉古怪的打量了我两下,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你这人怎么回事?真是的.......我是在说,这手机挺好的,没人来电话呀!你是不是听错了?”

我心不在焉的笑着说:“呵呵,大概......大概是我听错了吧!说来也怪,到了这个鬼道观,我一直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宁......”

秦如玉‘哦’了下,转身看向大殿中间的玄女像,转头神神秘秘的对我说:“颜知,你有没有发现,这尊玄女像......有蹊跷!”

有蹊跷?

我紧了紧手中的枪,暗道:这个假秦如玉,似乎想把我注意力转移到神像上,她到底有什么企图?秦如玉和赵娇俩人,又被她弄到哪去了?

我暂时按兵不动,故作迷茫的往玄女像瞅了瞅,不解道:“我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是块大石头啊!”

这个秦如玉隐晦的皱了皱眉,循循善诱的抬起手指着玄女像的腹部,说道:“你仔细看看,那个地方是不是比其它地方光滑些,像是有人经常用手触摸......我以前听人说过,有些道观喜欢把宝贝藏到神像中.....你说,那里会不会就是这么一处地方?”

我故作惊讶的张大了嘴:“还有这种说法?秦大美女,你可甭欺负我读书少!那些大和尚小道姑一类的化外之人,不是最看重这种东西吗?别人稍微碰一下,都要眦目獠牙的跟人拼死拼活......”

“以前西方不是有个什么十字军嘛?那些宗教狂徒,别说你敢亵渎神像,就是口中吐露半个脏字,都敢把你架到火上烤......依我看,你一定是被人给骗了!别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事了,来,趁时间还早,快躺回去再睡会儿!”

说话间,我就伸手去拉她,想骗她睡到地上,然后在暴起发难。

料想,这东西即便是成精的山鬼野魅,只要躺在地上,枪子跟军刀双管齐下,也得当场给我魂飞魄散!

然而,就在我的手即将抓住她的时候,这个秦如玉身体鬼魅般的晃了一晃,还没等我看清楚怎么做的,人就已经窜到了玄女像底下。

跟着,回过头来,风情万种的对我嗔道:“坏蛋,我不管!这玄女像里一定有宝贝,人家个子低,手够不到嘛!帮帮我嘛,大不了......大不了,我,我......”

说着,这假秦如玉俏脸娇羞的将手缓缓挪到领口,轻轻一扯,一大片白嫩-嫩的皮肤便暴露在空气中,欲拒还迎的扭着腰,对我说:“坏蛋,只要你帮人家把那个宝贝取下来,人家.....人家今天就是你的......”

我暗中冷笑两口:妈的,想给小爷使美人计?你算是找错了对象!秦如玉那娘们,全身皮肉被我在黑山镇时,早已上上下下摸了个遍!

不夸张的说,我要跟她想干这等事,早他娘得手了!现在露这么点肉出来,就想让我言听计从,真是痴人说梦!

不过,眼前这秦如玉三番两次提到玄女像中藏着什么宝贝。莫非,她的真实目的就是这个?

可是,她为何不自己去取?偏偏要使这等障眼法,**我去拿?

对面秦如玉见我不为所动,贝齿咬了咬红唇,‘撕拉’一下,径直将上半身的完全扯掉,饶是我自诩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仍旧被那对跳跃的肉球晃得眼花缭乱。

我咽了两口唾沫,兀自犹豫不决,要不要现在直接撕破脸皮,冲那东西开枪?

然而,就在此时,空行母的声音忽的在脑中**开:“不怕,过去!”

我一怔,脸上不敢流露出其它表情,装出迷醉的神色,搓着手嘿嘿直笑的朝对面的假秦如玉靠近。

同时,在心中快速发问:“我的姑奶奶,你可算又开口了!刚才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咱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在我身体待着,怎么着我也算你的房东吧!不交房租也就罢了,可有什么神神鬼鬼的东西出现,于情于理起码给我打声招呼嘛!”

空行母操着僵硬的汉语,说:“危险不大,不能说,靠你自己!”

我转瞬明白了她的意思,叹了口,又问道:“得得得,这个算了!可你总该给我说说,眼前这玩意,到底他娘的是什么东西?还有,秦如玉和赵娇她们俩呢?”

“虫魂!”

空行母干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凝重:“她是虫魂,和我一样从神目中而来,你们说的九天玄女!”

“啥玩意?”

我当场失声喊了出来,反应过来想捂住嘴的时候已经迟了。对面的假秦如玉,此时满脸狐疑的盯着我,看了看周围,问道:“颜知,你再跟什么人说话呢?”

靠,这个假秦如玉的真实身份,竟然是九天玄女?

妈的,老子没听错吧!

我急中生智,马上色眯眯的将视线移到假秦如玉的双腿间,大声吸了口口水,嘶溜道:“嘿嘿,秦大美女,这里就咱们俩人,我当然是在给你说话呢!脱啊,咱们亲兄弟明算账,想让我帮忙,露点真东西出来呗!”

我这番露骨的话,瞬间让她一张脸羞红无比,勾魂夺魄的白了我一眼,嗔了口‘坏蛋’,竟然当真弯腰脱起了下衣。

我大呼受不了,某个部位飞快的起了本能的反应,急忙催问空行母:“我的姑奶奶,你倒是快说句话啊!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空行母声音显得有些别扭,说道:“你过去,我帮你!”

我只好硬着头皮,注意力全部放在石座上的神像上,两条腿难受的夹在一起,一直走到几乎脱光的秦如玉身前。

空行母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不要反抗!”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胸口的心脏忽然就不听使唤的狂跳起来,一股极致的死亡危机,猛然间窜上大脑,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强行取代我的意识。

我刚本能的升起反抗的念头,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件事,急忙平复自己焦躁的情绪,任由那个东西进入我的大脑......

随即,我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三魂七魄好似被冥冥中的一股奇异力量,拉入了一处无尽的黑暗空间中。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宛如骤然间与整个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来到了另外一片独立的世界中。

五感还在你的掌握中,但你却无法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就是当初花生老和尚,被空行母和阿妣遮噜迦强行取代时的感觉吗?不切身经历,当真无法体会此间的奇异。

我以前曾听一个精神心理学专业的哥们,神神叨叨的提起过:他说在精神心理学上,有一个叫做层级效应的理论。大概就是将哲学那套老生常谈的‘三我’理论,经过现代学术加工,衍生出来的一个新理论。

大致的意思是说,每个人的精神意识,其实都有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称为自我意识,是人在平时处理各种琐事的理性与感性判断的综合。简单来说,就是你这个人在外界塑造的性格特征。

第二个层面被称为本我意识,与之对应的是内心深处的潜意识与各种生物本能。

这个本我意识,无法被人自由支配,但却是一个人最本源的形态。有句话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所谓的‘心’其实指的就是这个本我意识。

第三个层面被称为超我意识。

说起这个就更玄乎了,有句话叫‘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个超我意识,其实就是所谓的‘神明’。

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恍惚看见了将来发生的事情。或许只是一个念头,或许仅仅是一个模糊的画面,当时并没有太过在意,等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得回忆起来。

但是,等到那个时候,又无法肯定是不是真有过这种预感?于是,往往会选择刻意忽视,将其归纳为‘幻觉’二字。

其实,这种预感是真实的!按照我那个朋友异想天开的妄断,他认为这种超我意识,或许会是人类进化的最终尽头。

言归正传,我被空行母暂时取而代之后,脑中莫名其妙的回忆起,这个被我当时嗤之以鼻的精神心理学理论。

一直存在我心头诸般疑问,似乎被这个理论贯穿到了一条线上。

假如换个角度来看的话,空行母像不像是我对应的超我意识?只不过,她是以一种我可以清晰察觉到的状态出现的......

举一反三,她是从神目中而来。那所谓的神目,又会不会是一个容纳了无数死亡的生物,留下的超我意识的载体?(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