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二百零八章 水中沉尸

字体:16+-

第二百零八章水中沉尸

驻足远眺,盆地中雾散云霁,清幽如画。三条湛浅的溪流横贯而过,草密花盛,一派祥和雅致的美景。

只不过,臂间渐渐冰凉的尸体,一直在无声的提醒我,眼前艳美的景致,却是危机四伏。此刻放眼望去,这谷中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乃至锱铢寸土,在我眼中都隐约露出了狰狞的头角。

这时,秦如玉和赵娇也缓缓从极致的沉痛中恢复过来。俩人摸了摸红肿的眼眶,听我方才对空气一通大吼大叫,略带奇异的张口询问。

我见此事也无甚好瞒,无尽海一行赵娇陪伴全程,小妮子听在耳中,入到心间,眼中已有了几分计较猜疑之色。

于是,我索性便将详情稍作阐解,告知俩人:“.......基本情况大概就这么多了,给我说话的那个声音,绝对是空行母无疑。”

“想来,也是我们一直疏忽了此事!那花生大和尚遗言曾明确提到,空行母会随我一同离开魔鬼的幻境,没想到竟是以这等奇异的方式......”

“不过,眼下不是计较此事的时间。那空行母告诉我,玄女观中有救活孟甘棠的希望!此事宜早不宜迟,我们速速动身启程!”

失去孟甘棠,四人小队战力大损。

再加上,我左手半只掌骨被军刀横向撕裂。即使有秦如玉和赵娇细心地处理,短时间内恐怕算是废了!

这等雪上加霜的处境,一直被我与孟甘棠保护在后方的秦如玉俩人,此时义无反顾的挺生而出,承担起了携带孟甘棠遗体的重任。

我右手举着孟甘棠留下的手枪,咬牙将军刀用一根麻绳固定在左手厚厚的纱布上,御敌时也不至于独臂难支。

随即,一马当先在前开路。

转眼,三纹蛇鳗出水的第一条三途水溪遥遥在前。

吃一堑长一智,我绷起全身的神经,招呼身后的俩人停在原地,取下提前准备好的登山包,当做盾牌般的挡在身前,举着手枪徐徐前进。

这个登山包是秦如玉的,里边诸如玻璃铁器之类的东西一概全无,皆是三个女人随身携带的衣物,多有丝质的镂空内衣。大量的纤维严阵以待,纵然溪中再有那等妖物暴起发难,也绝对能轻而易举的接下它的夺命雷霆。

骄阳当空,溪上霞光**漾,仿佛悬挂着盆地上的一条金色腰带。我一边打量着流光溢彩的溪面,一边蹑手蹑脚,如履薄冰的缓步贴近。

此刻碧空如洗,轻鸣而行的金色溪面,视野极佳,一眼可尽。

我来回瞧了七八遍,却吃惊的发现,水面上之前漂浮的那具女尸,竟然毫无踪影。怎么回事?那女尸去哪儿?

莫非,被水流给冲走了?

但也不可能啊!这种水深不足一米的溪流,纵是一根粗点的木头都难以撼动,何况是一个沉甸甸的人呢?

骤然之间,情况变得莫名诡异起来。

我皱起眉头,稍加回忆:凌晨时分出现的那具女尸极为古怪,好像是浮在水面的.......当时千钧一发,生死系于一线容不得我们仔细琢磨。

现在仔细一寻思,登时我后颈寒毛就竖了起来......他姥姥的,这也不对啊!这么浅的小水洼子,怎么能浮起一个人来?

顷刻之间,在我心中本就阴森可怖的山溪,更是变得极端诡异起来,甚至恍惚间有种错觉,这条溪水像是.......活的.......

秦如玉和赵娇见我站在溪边发呆,忍不住低低唤了我俩声。

我吸了口气,暂时压下心中突兀出现的那个臆念,又隔空审视了两眼这条山溪,才转身过去,将大概的情况告诉她们。

不料,秦如玉马上对我说:“颜知,依我看,你是多虑了!你不是说过,那女尸之前就被三纹蛇鳗当做巢穴,蛇尾都穿进肚中了?会不会是,因为当时三纹蛇鳗出水动静太大,将那具女尸抛到了其它地方?”

我锁了锁眉,正想开口辩驳。

秦如玉又叹了口气,说道:“况且,眼下咱们的当务之急,是去玄女观想办法救人!来时向导又曾说过,沿途一路的危机,只在夜间方会出现。此刻天日当空,再有什么魑魅魍魉,异虫毒物,料来也不敢再现身作祟!”

秦如玉有理有据的分析完后,我诧异无比的看着她,完全想不到她会说出这番话来!

可转念一想,又不禁释然了:这女人能在被外界称作大染缸的演艺圈中混迹这么多年,仍旧如日当天,岂是只靠外表吃饭的傻白甜?

有了决断,加之山溪一眼可揽,底下卵石密铺,的确没有什么危险的迹象。

于是,仍由我当头打阵,三人风平浪静的鱼贯而过,踏上了对面的水岸。

两岸的环境倒是无甚变化,草高路缓,有条隐匿在杂草中的山路,直直通向下一条三途水溪。我保持高度警戒的走在队伍正前方,不时环顾两侧的草丛,想找到那具女尸的影子,无奈等到溪水前时,依然全无发现。

这个位置,距离盆地深处的玄女观已然极近,中间只隔着一片狭长的草地。

玄女观攀山而建,坐落在盆地最内侧一处倾斜的山坡上,其下层峦起伏,山包连绵。

其上,则密林高悬,长在盆地山壁高处的古木,揭石断空,交贯错落的树冠,竟是自山壁直直的向外延伸,放眼望去,宛如在玄女观正上方,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

晴空万里,烈日当头,玄女观完全没有了昨夜鬼影招摇,妖灯隐现的怪状。青砖绿瓦的墙体,宛如蒙上了一层金纱,看上去竟多了几分庄严肃穆。

秦如玉俩人皆是第一次隔空远望,不禁看的目瞪口呆。

饶是我早已多次极目远眺,也不禁心旌神摇:这座供奉九天玄女的秦朝道观,究竟是何人所建?如此鬼斧神工,巧夺造化的布局,定非出自凡人之手!

好在几人心头都甸着急事,这座匠心独运的玄女观,并未让我们驻足不前。

稍微耽搁几分钟,我就率先定下神来。仔细观察了一下身前这条山溪,排除危险后,三人罗贯而下,快步穿过草地,赶到了最后一条三途水溪前。

这里是通往玄女观的最后一道防线,溪面较之前两条山溪略宽,大约有五米左右,溪水黝绿,上边飘着一层厚厚的落叶,看不到深浅如何。

我习惯性的让秦如玉她们俩个往后退开几步,从旁边捡了块石头向前一抛,只听得‘噗通’一声,水面激起一道墨绿色的水柱。

趁着顽石击水,分开落叶的一刹那,我快速定睛看了看,发现水底好像有个白乎乎的东西一晃而过。

登时,我就不由紧张起来,刚才那是何物?白白的好像是个人的手.....

我现在看见水就有点莫名发憷,心想这水中怕是又藏着什么幺蛾子?一时不敢贸然下水,四下看了看,发现旁边有根两米多长的枯枝,不放心的又让秦如玉她们往后退退,小心翼翼的用树枝拨开那处水面上的浮叶.......

水底下果然平躺着一个人,不,应该是一具尸体!

尸体的姿势非常古怪,正面朝下,两只手负在背后,像是肩胛处被扭了一百八十度,浮在水中。

这具尸体身上的穿着衣物,黑色的西装。背部的线条极为突出,肩宽很大,应该是个男人。浮在水中的手,皮肤还非常完好,死亡的时间应该不久。留着板寸头,一只手上还抓着一把枪。

顷刻之间,这具尸体的身份就被我确定下来,绝对是阿大他们那伙人之一!

不过,他怎么会死在这个地方?(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