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新的开端

字体:16+-

第一百九十五章新的开端

花生老和尚百思不得其解,放了这妖女还跟什么事有关?

于是,他便追问了出来。

那道人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一掌击在空行母的额头上,让她当场昏了过去。

随后,他沉声对花生老和尚说道:“大师,此事本与你无关,又牵涉到我教的机密,贫道本不该对外人泄露!”

“不过,大师既然想知道,我便稍微透露一些吧!”

那道人顿了顿:“大师,此事说来,还要与那妖魔之眼有关!此物,初次被人发现是在远古,曾先后有不少人进去过,但俱是一去不复返。可在千年前,却有人从中出来,正是敝教的祖师。而且,他带回来一个秘密......”

说到这,那道人忽然停下来,似乎并不想让老和尚知道,饶了一大截继续道:“大师见谅,此事干系重大,在下不便往下说!”

“总之,敝教祖师当年带回那个秘密后,不久便撒手人寰!不过,却留下了一件奇物,让我们可以凭借此物,追查妖魔之眼的动向。”

“前段时间,我与大师阔别回到中原后,那件奇物上竟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浮现出了一条预言!而且,与大师有关!”

“上边明确的提到,大师这次的计划将在最终关头功亏一篑,让我过来相助大师一臂之力。”

“只是,这个空行母也在预言之上,而且扮演者至关重要的角色。预言说,在以后会有一个人因为与大师相同的原因,来到大师这座桑利寺中,寻求驱除身上邪灵的办法。”

“届时,这个空行母便会出手相助,并在以后帮他走进那只妖魔之眼,完成当年敝教祖师未完成之事。”

“所以,这次贫道才会过来,相助大师一臂之力!希望大师能理解,暂且饶这妖妇一命!”

莲花老和尚听罢,心知自己纵然出言反对,也无济于事。只得愁眉苦脸的答应了这道人的要求。

随后,这道人又叫醒了空行母,严词留下一番警告,待空行母唯唯诺诺的答应后,又不知使了个什么法子,将空行母封印在了原地。

临走前,他又告诉老和尚,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给预言上那个人留下唤醒空行母的办法,便可以顺着四方台底下的那条通道,离开此地逃出生天。

可老和尚死了三个徒弟,自己又已经一把年纪了,心灰意冷的根本不想在折腾下去,索性便留在了此地.......

文芳跟赵娇在天阁看到的预言,正是老和尚临终前所留........

但是,文芳信上的内容到此处还没有完结.........

视角一转,又挪到了空行母的身上——大概是说:空行母那次被神秘道人封印后,身体便留在原地无法行动。

但别忘了,她是无尽海的构造者,在那里却可以活动自如。无奈此地暗藏水底,外人很难到达。

转眼上千年过去,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孟甘棠无意间发现了无尽海,闯入此地。

于是,早就寂寞无聊,开始数自己腿毛玩的空行母,登时起了劲,诱导孟甘棠见到了她,想让她留下来陪自己。

不料,那时的孟甘棠看破了此地的玄机,哪会答应这等请求?俩人一言不合,便交上了手。

按理来说,无尽海就相当于一个复杂的电脑程序,而空行母就是编写这个程序的程序员,在这里,孟甘棠应该绝非她的对手才是。

可就在空行母好整以暇,认为胜券在握之时,孟甘棠忽的一声惨叫,那只蝎子精居然出现了,带着她飞快的逃离了此地。

空行母当时震惊欲绝,在那蝎子精出现的一刹那,她察觉到了自己死对头阿妣遮噜迦的气息,一时竟忘记了阻拦,让孟甘棠逃离了无尽海。

那次过后,无尽海便热闹起来。

孟甘棠数次鬼鬼祟祟的进入无尽海中,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而且,她每次的状态都非常古怪,空行母逐渐发现了一些端倪......孟甘棠身上似乎也有一个类似于她的存在,可又与她不同,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拼合而成......而且,其中一只,似乎就是被她所杀的阿妣遮噜迦........

文芳信上对梵文的阐述到此结束,在底下用一行小字标注道:佛殿最后出现的梵文,撰写者应该是两个人,莲花生大师和空行母。

莲花生大师的叙述较长,但却解释了无尽海的真正结构。

这座一直充满神秘色彩的寺院,不负它的盛名,原来是一座潜藏于大江,会凭空移动的精神空间!

而空行母的留言篇幅,则相对较短,字迹凌乱潦草,应该是在当时替我祛除身上诅咒后,匆忙写下的。

至于信上的最后内容,基本是文芳结合自己的想法,对我们此行的总结:根据她的理解,无尽海出现时,之所以只有我们几个人进入其中,有两种可能,一是空行母刻意为之,故意排除掉其它人。让我们按照她的指引,离开了孟甘棠修建的这座佛寺,一步步进入了潜藏于水底的桑利寺内!

第二个可能性,则是因当时已经附在我身上的那个天蝎王,在暗中搞鬼。

总而言之,无尽海之事,犹如一团只能勉强理出来一条脉络的乱麻,唯一知情的空行母,也不翼而飞。

到了今日,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这里的事情算是终结了。此行的目的也达到了!她要返回市区,看看木老头那边的情况!

信得最末端,有行非常小的字,比划很重,文芳写的时候好像非常犹豫,只有半句:神秘道人的身份,洛玲似乎知........

我注视着最后这行小字,心里非常奇怪。

虽说文芳只写了一半,但接下来的内容不难猜测出来——洛玲,居然知道那个神秘道人的身份?

这怎么可能?

我想了半天,也实在无法将那个近乎被花生大和尚神化的道士,与逢人便笑的洛玲联系到一起。

一时心痒难耐,犹豫了片刻,咬咬牙从抽屉里翻出手机。厚着脸皮,拨通了文芳的手机号码,话筒嘟嘟嘟的响了几下,放在耳边一听:嘿,这娘们简直绝了!他娘的,居然把老子扔黑名单里了.......

我郁闷的挂了电话,又试着拨了拨老土匪的号,耳边依旧提示的忙音。

得,这下算是彻底沦落成孤家寡人了!对了,秦如玉,这妮子跟洛玲关系好,兴许知道点什么.......而且,怎么说我都算救过她的命,她总不会至于把我也拉黑吧!

抱着侥幸心理,我按下了拨号键。

这次手机响了几下后,马上就传来秦如玉惊喜的声音:“颜知,你们是不是要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啊!对了,木爷爷这边已经醒了,一定解决了对不对?快回来,我,我想你了!”

我欣慰的松了口气,好歹还有个贴心的人!也不嫌啰嗦,跟她把这边情况大概的一讲,秦如玉听得连连惊呼。

等我最后问到那个神秘道人的时候,她想了一会儿,叫道:“啊!我知道了!小玲那臭妮子,以前总说一个什么叫做鬼谷的地方,那里好像就有一群道士呢......”(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