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 缺失的预言

字体:16+-

第一百八十八章缺失的预言

天阁预言的出现,让我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佛殿的梵文上,也曾出现过一个神秘的道士,这两个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果是如此的话,世上当真存在这等神通广大,脱凡入圣的人吗?在一千多年前,就能预知到今天的事情......

恰在这时,庾明杰一嗓子吆喝过来,让我去亲对面那空行母的臭脚丫子。

说实话,这事,我打心眼里不乐意!我是喜欢女人没错,但还没有癫狂到恋-足癖那种变态的嗜衷。

更何况,文芳说的天台预言,总让我觉得有点不靠谱。

其它的先不提,就说让我去亲对面空行母那对臭脚丫子,好教她从沉睡中苏醒,助我们镇压这个蝎子精,从而一起愉快地离开这座饲魔古塔......这等荒诞不经的桥段,怎么瞧都像是西方那睡美人的套路。

唯一不同的是,人家睡美人中的王子,当时可亲的是公主红艳艳的小香唇,我他妈的却得去啃这空行母的猪蹄!

这他娘的.........莫不是,那花生老和尚以前的童话故事看的多了,严重无聊之下,恶趣味想要整人,故弄玄虚搞出来的怪招?

但是,转念一想,预言上又的的确确提到我们四个人和这头蝎子精,这怕是故弄玄虚四个字,也无法解释的........

随着庾明杰声音落下,我一时间竟踟蹰难定。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看了看,决定征求一下文芳的意见。

文芳沉吟了片刻,说:“颜知,试试无妨!总之,我们眼下的处境已经几乎差到了极点,除了预言上提到唤醒空行母,离开此地的办法外。咱们几个人,一直是摸黑前进,谁也不知道出路在哪!这个机会,我们必须抓住!”

“放开胆子,过去试!赵娇,把枪扔下去!明杰,你在旁边掩护颜知!”文芳说着说着,自己倒先言语铿锵的替我决断了。

无奈之下,我只得深深吸了口气,呸呸两口往手上搓了把唾沫,持着军刀一步一停,向前方的空行母徐徐靠近......

之前形势葱茏,顾不得细看这奶白脸俊的空行母。

此刻待我近前,细细一瞧,发现此妖女近观之下,更比远眺博人眼球,前凸后翘,凝乳洁脂的**条子风情万种,美的惊心动魄。

正对我面门,是面平平坦坦的肚腩,犹如整块浑然天成的璞玉,月华闪烁其上,间而脐眼小巧如梅,点缀其上,更添风情。

我心潮澎湃的吸了口气,强力镇压下腹中的燥热,见空行母并没有什么异动,冲文芳等人比划了一个安全的手势,视线随之下沉。

掠过藏华吸-精的落梅脐眼,胯骨刀削,谷壑起伏,茵茵细草轻摇漫展。线天雌伏,俯首而前,则觉花香四溢,上有数目旁观,不敢多耽。

唯有那惊鸿一瞥,自匿于润泽**深处的妙处扫过,顿觉胸如擂鼓,几欲当场失态,便要欺身上前,寻幽探秘赏玩雅弄。

旖念电闪而过,又被我强行压下,再往下看,入眼处双膝若瓷碗倒扣,一对巧夺天工的精致足面,赫然而现。

只在短暂的浮光掠影之间,此物尚未再有半点声势动**。我便先被自己的邪念折磨的气喘如牛,全身燥热难当。

我心口止不住**了两下,连吸两口冰冷的空气,暗道:妈了个巴子,这娘们诡则诡矣,这身皮囊倒也生的有模有样,就是不知道他姥姥的有没有脚臭?别老子一寮腔的啃上去,吃个满嘴的酸腐恶味.....

待定下神后,我先谨慎的将军刀小心翼翼抬起,用刀背在眼前这空行母身上蹭了蹭,发觉此物未有一丝半点的异动,方才放下心来。

随后,又举头朝天灵顶上的文芳俩人望了望,见她和赵娇几乎整个上半身完全探在半空,一人手中抓着把枪,直直的指着我这个方向。

我心中一定,咽了口唾沫,抬手一比划,示意自己要开始了。文芳轻轻地拨了下枪口,算是作了回应。

当下,我把心一横:妈的,这妖女长得不错,老子便吃亏一次!待此番预言成真,脱得困境。只要你这妖女,敢跟老子一道出去,以后定要让你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于是,倒头就要去咬这妖女的脚丫子。

不料,忽听头顶传来文芳歇斯底里的惊呼声:“不好!颜知,快躲开!那蝎子精向你扑过去了!~”

跟着,马上就同时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叮叮当当的子弹犹如打在了精钢上。

我汗毛倒竖,百忙中快速调转脑袋向后一看。

只见之前一直冷眼旁观,伺机而动的蝎子精,此时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要大祸临头了,竟挣脱了空行母的镇压,不管不顾的挥动丈长的倒骨蝎尾,犹如一团妖风,电闪纵横之间,硬扛着文芳三人交织的火力网,直取我的面门而来。

生死关头,我本能的要去躲闪,但忽的又想到:此物之前一直不声不动,此刻却忽然之间暴起发难,难道说,预言之上果真言之有物......

想到此处,我当即一不闪二不躲,快速完成剩下的动作,扔掉军刀,双手往前一楼,从正面抱住空行母两团又软又凉的大屁股,身体趁势向下一滑,认准了位置,直接向底下的两只小巧玲珑的莲足贴去.......

马上,唇部便是冰凉,贴在了一只柔弱无骨的脚面上.......事前担忧中的香港脚情况并未发生,鼻端反倒有些淡淡的甜香入肺。

正当我暗自揣摩,这娘们莫不是那传说中乾隆爷的香妃,怎么臭脚丫子上,还自带着体香?

突然,脑门上紧紧抵住的小腿腿骨,猛不防的抖动起来。频率极快,犹如**,一口气在我脑门上撞了七八下。

虽说力度不大,但也足以让我心惊肉跳。

我以为这妖女就要活了,当场亡魂大冒的欲要后退,却又察觉到身后的邪风已至。

情急之间。我又犯了犹豫不决的老毛病,怕自己这么一跑,让身前这空行母被那蝎子精捅个透心凉,她可关系着我们的能不能离开此处的要害.......

于是,我咬了咬牙,两只搂住她屁股的膀子同时一发力,硬生生的将她从半空中拽了下来,赶在蝎尾带着阴风刺来的最终一刻,险之又险的抱着她来了个就地十八滚,堪堪躲开了蝎尾的攻势........

翻滚之间,我发现这妖女身体抖动的幅度更为夸张,几乎是在鲤鱼打挺那般,剧烈而快速,一上一下拱动着身体。

待得两人落定,我心急如焚的将一颗埋在肥嫩**内侧的脑袋快速抬起,向她脸上一看,四处月光如水,洒在她凝乳含脂,莹如冷玉的俏脸上,让她峨眉紧促,双腮泛红,紧阖的眼皮轻微的颤抖着,像是极力想要苏醒过来,却又差了些什么条件.....

此时危机尚未解除,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背后一击不成的蝎子精带着滔天的怒火,已然再次狂袭而来。

不及细琢磨,暗中快速骂了口娘,抄起这妖女的纤细腰肢,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慌不择路的随意找了个方向,拔足狂奔。

文芳他们在上边看的真切,一边开枪掩护我,一边挤出一口气的功夫,担忧的问我有没有事?那空行母此时如何?

子弹虽然无法伤及到这怪物的根本,却大大延缓了她的速度,让我总算能靠着两条腿跟她保持一个相当的距离,暂时得了口喘息的空档。

我跳脚躲开背后奔来的蝎尾,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没,没事,一,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就,就是,这娘们他妈的醒不来啊!好像差了点什么东西?你们俩快想想,是不是露了什么预言上的什么内容?”(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