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蝎吻

字体:16+-

第一百八十五章蝎吻

死神的镰刀屡屡擦肩而过,没有了子弹,身后的蝎精更是无所顾忌。我跟庾明杰硬着头皮,左突右闪的越过身后蝎精倒垂而下,势如劈山裂地的巨鞭蝎尾。认准了浮屠正中间那个女人,豁出一切的狂奔过去。

这个时候,我的大脑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作用,完全凭借着身体对危险预知的本能在往前左闪右避的跑。

双眼中也容不下其它东西,只是麻木僵硬的盯着那个女人,暗中急切的催到,快一点,在他妈的快一点!

然而,就在我们俩刚冲那边心惊肉跳的跑出去七八步远,身后的蝎精便识破了我们的打算。

似乎真被我猜着了.......这只凶神恶煞的披甲蝎精,果然非常害怕我们接近中间那个女人。此刻,狰狞的人首口中,突然发出一道摧金裂石的刺耳尖啸。震得我当场耳膜鼓**,隐隐灼痛。

我高度集中的神经一下子被这道怪叫惊乱了,亡魂大冒的回头一看。只见背后追来那蝎精,盛怒之下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竟然再度暴涨。

狰狞渗人的躯体,俨然化成了一股浮在半空的黑色怪风。六只落在地上的钢骨怪肢,改变了之前的拨动前进方式。犹如青蛙跳水,在地上一点之下,带动庞大的身体跃到半空,俯身而下,眼睛只能捕捉到一团模糊的巨大轮廓,盖顶而来。”

生死存亡的一刹那,我只来得及一声大叫:“趴下!”赶忙抢身前纵,扑倒在地,紧跟着一股阴风就擦着我的头皮呼啸而过。

我心惊肉跳的从地上刚爬起,正前几米处便‘咚’的一声巨响传来。那蝎精自空中落地,巨大的身体令地面甚至都震了几下。

这时,那妖物的人首怪脸又掉转而来。狰狞的蝎尾直立而起,顶端的猩红血刺,直欲化成了一颗阴森邪恶的魔眼。

霎时间,我心中恶寒入肺。此刻前路被堵,正待取道左侧,继续去浮屠中央那女人处求得一线生机。

忽然,旁边一道沉闷的痛哼,却又打散了我的计划,令我心头当即咯噔一跳:坏了......是庾明杰的声音!那家伙出事了!

我赶紧掉头一看,心中先是一紧,随后又松了口气。

原来,这家伙许是刚才闪避不及时,后脑勺被那妖物的獠牙怪足豁开了一道口子。

此时,他一只手正哆嗦不停地捂着脑壳,脸上全是血的对我喊道:“饼子,这样下去不成!咱们俩条腿的大活人,可跑不过这六条腿的怪物,得想个招啊!”

说话的功夫,蓄势待发的蝎精再度杨风扑至。

仓促之中,我急忙回身躲闪,看着这怪物自身边浮空而过,方暗暗松了口气,庆幸自己侥幸逃过一劫,正要向庾明杰回话。

谁料,眼前出其不意的恍然一黑,狂呼糟糕,要遭殃了!

身体本能的去左扑闪让,可终究晚了一步。只觉得脖子两侧,瞬间便被一对冰冷的钳子死死擒住,几欲断裂。

惊乱之中,一张邪气森森的怪脸,赫然出现在正前,口中宛如森罗到此的尖利獠牙,直奔我的咽喉而来。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又怎容我再做恐慌?

当即憋死了一口气,也不知哪来的急智,两只胳膊勾住脖子上的密鳞鬼手,双腿猛的一发力,整个身体乾坤倒转,以颈部为枢纽,头下脚上的一屁股坐在了这蝎精的背甲上。

只不过,这东西怪力无穷,沉在两肩的前肢纹丝不动。迎面咬来的森然怪口,却错乱了目标,从之前的咽喉,变成了我的嘴........

正值老力刚尽,新力未生的缓冲期,我饶是被吓得头皮炸裂,七魂飞天,却再也无力避让。

眼看这东西若是落在脸上,自己的口鼻焉能再保?

于是,把心一横,也跟着将嘴张开到极限........与这怪物亲密无间的来了个嘴对嘴的热吻........

出乎我预料的是,这怪物甭看一身的恶骨邪磷。但口中却无想象中的恶臭,反而有种如处子般的淡淡清香。

四唇相交,虽说姿势不雅,可却在此时勉强的保住了我这条小命。

由于此物这颗人头,还是先前小阿妹的脑袋。所以,口唇并不是太大,比我还小了两三圈。

现在双方肉-唇紧凑之下,竟被我完全覆盖在口中。细密的尖齿獠牙也因为嘴巴无法张开,一时之下再也逞不得凶。

只不过,我心知肚明,这种情况绝对不能维持太久。

一旦此物发了狠,用上空的蝎尾赶来救援。以我目前的体位,绝对会被来个透心凉。必然逃不了鸡飞蛋打,肠断人亡的下场。

我一念至此,忙将左手一带,抽出贴身而挂的军刀,使劲去扎钳在脖子上的这两条怪肢,只要能摆脱此物的禁锢,是滚地而逃,还是欺身而上,全都在我决断之间。

身体倒悬半空,只觉耳边叮叮脆响,此物手臂密鳞如铁,军刀根本刺不进去,反倒刺激了这蝎精的凶戾,几欲窒息的脖颈再次一紧。

这怪物,竟像是要直接摘了我的脑袋瓜子。咽管堵塞带来的极致压迫感,令我眼前一阵阵的模糊,胸口憋胀的几乎炸开。

不久,全身上下也因为缺氧,出现了浓浓的无力感。麻木的手掌再也抓不住军刀,叮叮两声掉在地上。

只能凭着借心中最后一股狠辣,极力咬住这怪物的上下唇不松口,一颗心却逐渐的如坠冰窟.......莫非,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早知如此,便该在这蝎子精没露出原型之前,戳穿她的面目。就算难逃一死,起码也不至于这般情况,与此等凶陋丑物,口唇相接的零落而亡......若是到了阴曹地府见到了阎王爷,岂不要被那老鬼笑掉大牙?

就在我的意识渐渐出现模糊的时候,耳边隐隐听到了文芳大喊的声音,像是从天上飘过来的........冰冷的心脏,挣扎着跳动了几下。

可是,文芳的声音马上又消失了,不禁苦叹道:“是出现幻听吗.......唉,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也不知道庾明杰那小子怎么样了?这东西奔着我过来,他应该跑了吧.......文芳,他娘的也不知钻哪去了?怎么说,她也是咱名义上的夫人。自家男人都要死了,也不知道出来做个临终告别......”

“妈的,冲这个,老子遗产说什么都不能给她.......可是,咱似乎穷光蛋一个,没什么遗产啊.......”

我三魂悠悠的飘走了大半,脑子里只剩下最后一片混沌模糊的胡思乱想,突然,身边传来一道怪腔大叫:“我靠!饼,饼子,你......你.......你够狠,对这丑东西都能下得了口......鱼爷我,我服了!心服口服!完事了没有?要不要我们再等等?”

我听见庾明杰的声音,沉寂到离恨天的一颗心,瞬间活泛起来,三魂归位,六魄入体。心头狂喜的道:这家伙没跑?妈的,老子命不该绝,这次有救了!

于是,急忙就用尽最后的余力,努力的晃动着头顶的两条腿,示意他快过来搭把手。

但同时,心中又止不住泛起了嘀咕:这小子刚说什么来着?‘要不要我们在等等?’他就一人,咋.......操,文芳!

难道,刚才我不是出现幻听了?真是文芳和赵娇他们俩出现了?

刚想到这里,我马上就听见文芳的声音,似乎直接从半空中传来:“明杰,颜知没事吧?你在干什么,快把他拉出来啊!”

庾明杰应了声,脑袋后就响起了蹬蹬蹬的小跑声。

可是,脚步声响了没几下,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让那家伙‘靠’的下,耳边没了动静,死静的令我莫名胆寒。

我要害还在这怪物的手中,身体久久得不到新鲜氧气补充,此时完全凭借一股精神在强撑着,双眼沉重,大脑时昏时醒。急火丛生,恨不得破口去骂,这家伙他妈的又在搞什么鬼?想看老子死吗?

但就在这个时候,几乎断裂的脖子陡然一轻,两只冰冷如铁的蝎钳松开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