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 浮屠魅影

字体:16+-

第一百八十三章浮屠魅影

随着声音的响起,黑暗的佛塔中,一个人就大步流星的迎面走来,行动间带起的呼呼风声,令我从那双猩红鬼眼的恐惧下挣脱出来,暗呼糟糕,平时也没这家伙见如此急过,扭扭捏捏的跟个小娘们似的!现在走这么快,是赶着去上坟吗?赶紧便朝边上躲闪,却终究晚了一步。

摸黑走来的庾明杰,睁眼瞎的跟我当场结结实实的碰了个正着,‘啊’的一声惨嚎,噗通一下摔倒在地。

仓促之间,我躲开了自己的脑袋。只觉得肩膀被什么坚硬的器物狠狠磕了下,身体原地晃了两晃,却并没有什么大碍。

只不过,庾明杰那家伙可就惨了!

他倒在地上‘嗷嗷嗷’的怪叫着,声音极其凄厉惨绝,似乎是被摔得不轻。我赶紧就伸手要去扶他,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止住动作,往他两侧的黑暗中快速的望了望......

只见,黑暗中哪还有之前那双宛如恶鬼般猩红怨毒的可怖怪目?一片浓郁的墨色,令我心口瞬间窒息起来:妈的,那东西呢?藏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无法言喻的恐惧,飞快的笼罩在我的心头。

我咬了咬舌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冲着黑魆魆的四周小心发问:“阿妹,你在哪儿?有没有摔着?”

身前惨嚎连天的庾明杰,此刻听见我的声音。登时,气急败坏的怪叫道:“我靠,大饼脸,你他妈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不声不响的杵在这,差点撞死鱼爷了......哎哟,我的鼻梁骨啊......快他妈的过来帮把手,小妹子好像被摔晕了!”

我心情这才稍微平稳下来,心中奇道:这不知是人是鬼,变成小阿妹的怪物,难道也会被摔晕?别是故意装出来的吧.......

我蹲在地上,摸索着伸出手去,在身前黑灯瞎火的空气抓了抓,摸到一个软扑扑的碗状物。

稍微用力捏了捏,就知道这是那变成阿妹的怪物一只奶抜子。止不住浮想联翩的暗道:这东西究竟是哪路妖怪?手感着实不差!最起码,都能够跟孟甘棠那娘们不分伯仲,平分秋色....

随后,我把手顺着心口又往上挪了挪,五指盖在了一张吹弹可破的脸蛋上。马上就发现这东西双眼紧闭,呼吸平稳,后脑勺隐约还有一片黏糊糊的温热**,好像真是被摔伤了脑部从而昏了过去。

但是,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兀,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而且,只凭借触觉,我也无法百分百确定下来,这东西究竟是真晕还是假晕!

于是,我也没敢轻举妄动。暂时压下心中的恐惧,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推给庾明杰让他继续背着。

这家伙不明就里的大呼小叫:“大饼脸,你还有没有人性?鱼爷我也被摔了!现在全身的骨头都疼,要背你背,我不背!”

这家伙一撂挑子,当场又把这东西推了过来,让我犯起了难来。

其实,我不是想偷懒,而是有自己的计较。

如果放在其它情况下,甭说是让我背这么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们,就算在来上俩三个,我用脑袋顶都愿意让她们坐我身上。

可这他娘的情况不同啊,谁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玩意?变成小阿妹的样子混在我们中间,又有什么阴谋?

而且,目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玩意有蹊跷!让庾明杰背上,我跟在他屁股后头,万一有个风吹草动,最起码也能快速的反应过来。可放在自己身上,我心中真没有一点底气,他们几个能在那种情况下,迅速做出行动来。

我又苦口婆心,旁敲侧击的劝了这家伙几句。可他已然先入为主的认定,我是懒病大犯,说什么就是不背这东西。

恨得我咬牙切齿,直想砸开他的脑壳,告诉他一切,让这小子也跟着我一起胆战心惊!最终,我只得心脏砰砰直跳的将这东西重新背在身上,跟着他摸黑向那个楼梯口走去。

庾明杰边走边催:“我说你快点啊!磨磨蹭蹭的.....文队她们估计都在佛塔中溜达一圈了.......”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楼梯中就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庾警官,是你吗?找到老板了没有?快上来,我们有发现了......”

赵娇的声音听起来很慌张,话音还没落下,黑暗的楼梯口中又响起一连串焦急沉闷的脚步声,好像她又跑回了四方台上的浮屠中。

我跟庾明杰马上意识到,文芳在上边的发现一定非常重要。当下顾不上继续斗嘴,急忙快步追了上去。

这座佛塔很大,底下的四方台距离上边的浮屠主体,一共有三条呈‘之’字形环绕的楼梯。

我们跑到第一条楼梯的尽头时,惊讶的发现头顶的第二条楼梯中,隐隐出现了蒙蒙的白光。

这对一直处在极度黑暗环境中的我们,无疑是件令人精神振奋的事情。

于是,我们当即加快速度,一口气冲上了二层楼梯。

此处的光线已然十分明亮,嵌连楼梯的平台左侧石墙上,立着一扇约一人高低的狭窄门户,大片的光线从外边流泄而入。

我走过去一看,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座佛塔跟常见的密宗浮屠尚有所区别。在四方台与中央佛塔的连接地方,开着一扇小门,可以让人借此去往四方台的平顶上。

我探出脖子,向外左右张望了几眼,除了两座伫立在边缘的小型浮屠外,整个平顶非常的空,并没有看见文芳她们的身影。

于是,我便冲刚要走过来查看的庾明杰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往上走。

俩人跑上最后一层楼梯,四周的光线一点也不比平台的差。

抬头一看,幽长狭窄空间尽头,有一扇透着刺眼白光的门。里边影影绰绰的露着一个背对我们的女人身影。

我没做多想,认为是文芳她们俩个人之一,就要张口吆喝。

不料,这时从旁边抖抖索索的伸出来一只手,紧张的捂住了我的嘴巴,好险没让我被自己的话憋死。

我挣脱这只手,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发现庾明杰一张脸白的吓人,嘴唇发青的颤抖道:“别,别出声,门,门后那女人.....好像不是文队她们俩啊!”

我忍不住蹙眉想道:嘿,这小子在说什么胡话?这地方就我们几个人,不是她们俩个,还.......还,我靠,还真是!

说话间,我满脸迷茫的再次抬头看向门内的那个女人,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只见那个女人,在楼梯尽头的白光中一动不动,犹如一座人形的白色玉雕,全身上下泛着淡淡的荧光......

在定睛一看,那女人又哪是什么玉雕?分明就是个光着大白屁股,背对着我们的**女人。那魔鬼般的妖娆身段,绝对不是文芳她们俩人!

我脑袋中瞬间就冒出来‘光屁股女人’几个字......妈的,对面那娘们绝对就是孟甘棠说的那些光屁股女人,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文芳她们呢?

边上的庾明杰,显然也跟我想到了一处。

俩人不由紧张的相视了一眼,他便取出手枪来。指了指我背上,又对我比划了一个前进的手势。

我暗暗骂了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家伙跟文芳时间长了,他娘的也学会把老子当炮灰使了,又想让我上前探路!

想了想后,又觉得这或许也是一个机会!一个让我跟庾明杰摆脱身上这个东西的机会........

这个念头在我心中闪过,我心脏激动的狂跳了七八下。努力抑制着心中的狂喜,将身上背了一路的‘小阿妹’放在地上,她似乎还在昏迷中。

随后,对庾明杰快速做了个跟上的手势,俩人就猫着腰,一前一后向楼梯尽头的那个光屁股女人靠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