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梵文(中)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八章梵文(中)

刚才山顶怪树哗哗的一阵响,变成了一只青幽幽的狰狞怪眼。只一个照面,花生老和尚就仿佛中了他们口中说的魔魇,脑袋中冒出来两个诡异难辨的声音,人就不由自主的冲那怪眼走了过去。

许是老和尚定力高深,抬脚走了没两步,僵硬的大脑猛的一下就清醒过来。

老和尚当场出了身白毛汗,心惊肉跳的便欲拔腿向后跑。但四肢一发劲,才骇然欲绝的发现,身体竟然不听使唤了。

眼看着,自己离那怪眼越来越近。老和尚火烧眉毛的又是咬舌头,又是按照他们天竺对付魔怔的土法子,憋了口气让自己放了个又响又臭的屁。

可无论他如何挣扎,仍旧没有半分作用。那怪眼内部,当真像是通着魔鬼的巢穴,里头正有个恶魔施展邪术,想把自己拉进去。

要说这老和尚,本就是个半道出家的王公贵胄,一颗佛心虽说饱经磨练,算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

可面对此种情况,老和尚不禁联想到印度教中描述的那魔窟的可怕。一旦堕入其中,便永世不得翻身,别说成佛了,就算你想念个经也做不到!

若真沦落到那种地步,还不如立刻死了痛快!

一念至此,老和尚心性中未曾褪去的凡心定了定,默默地诵了声佛号,义无反顾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舌头乃是人体的命脉要害,断掉舌尖尚无甚大碍。

不过,老和尚当时心存了与佛同在的死志,直接是从舌根处咬的,一口下去便魂飞九天,人事不知。

只觉得时而耳边是经声滚滚,眼前佛光灿灿,犹如到了传说中的西天极乐世界。

可倏而间,经声**然一空,被阵阵哼哼唧唧靡靡之音取代。眼中璀璨夺目的佛宝和一干拈花而笑的佛陀,脸部血肉尽褪,变成了一具具白骨,又如身坠魔国。

老和尚也不知道自己死了没有,整个人就像无根之萍。随着这些声音翻来覆去的变换着处境。让他烦不胜烦之下,恨不得再咬舌自尽一次。

三魂不宁,六魄难安之间,耳边的声音豁然一空,浮光掠影的变幻场景也骤然一止,眼前被片深邃幽暗的墨色取代。

老和尚悬乎乎的心脏,总算定了下来。长吁了口气,暗道:自己这次应该是死了吧!

然而,此念刚刚升起,墨色中又前后脚走出来两道模糊的‘人影’来。看不清楚样子,身上罩着一淡淡的光,一黑一金,犹如两个行走而来的光团。

老和尚的神经,几乎都要被这颠来倒去的情况折磨到了极限。脑仁儿生疼的强打起精神,局促不安的盯着这俩个东西,暗中思考着应变之策。

就在此时,那俩团自带光效的东西走到了近前。

他定睛一看,左边是个浑身**,面带微笑,奶抜子高挺的贵美妇人。皮肤白莹莹的宛如玉雕,却从头到脚笼罩着一层蒙蒙的金光。跟个从西天极乐世界走下来的女菩萨似的,一举一动好似都带着说不上道不明的禅意。

老和尚再往右边的‘人’身上一打量,稍微惊恐了下。

只见这人头顶三首,背生六肢,黑面獠牙,身上还长满了长长的黑色鬃毛,两只眼睛红的能滴出血来,状如恶鬼,与旁边圣洁的‘菩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俩人一过来,不等老和尚开口说话,左边那活色生香的女菩萨便向先开腔了,告诉老和尚:她跟旁边那三头六臂的丑恶大汉,乃是生活在这片圣洁雪山上的神灵,叫做空行母和阿妣遮噜迦。

俩人曾发下过誓言,如果有人能爬上这座雪山,便会助他完成自己的心愿。不过,由于他们两个身体在什么极天妙境中无法出来,无奈之下通过这种办法,让自己的神魂附在老和尚的体内。

老和尚一听这话,悬在嗓子眼的心脏微微往肚子放了放。

这和尚大概是经书读的多了,把脑子读糊涂了。又或许是被人家光溜溜的奶抜子,晃得转不过弯来。

他竟然对这光条子女人的鬼话深信不疑,直把这俩人当成是住在雪山上的神明对待,千恩万谢的感激着,那光条子女人也挺随和,跟他巧笑嫣然的交谈着。

双方谈兴正浓,边上那三头六臂的怪异大汉冷冷的哼了一声,老和尚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是慢待了人家,正要回话道歉。

不料,这时周围浓重的墨色飞快的变淡。转眼周围竟然变成了一片泛着冷光的雪地,寒风咆哮,自己竟然回到了冈仁波齐峰的山脚下。

老和尚又惊又奇,正想咂舌问边上的女菩萨发生了什么,掉头一看,身边哪还有风情万种的女菩萨身影?

正当他手足无措之时,隐隐听见那女菩萨甜腻腻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大师勿惊,我们三人目前乃是一体。刚是阿妣遮噜迦趁我们交谈时,暂时取代了大师,用神术让大师回到了雪峰之下!”

老和尚一听,原来如此!这神灵就是神灵,如此雄伟高壮的山体,换做我怕是永远也不下来了.......而他竟能如此快速的安稳落地!我咬断的舌头似乎也长了出来,想来也是他神法补全!

这次得了两位尊神相助,定能教佛法在藏地弘扬光大!

老和尚一念想罢,信心满满的带着两个‘神灵’,取道北疆直奔西藏。

之后,他又凭借这两位尊神的慷慨相助,多次‘显化佛法’,短短数年时间,便在地广人稀的藏区,收服了无数信徒。

为了感激这俩个神灵,他通过美化口述,稍加改变了一些元素。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空行母灌顶’天授佛法说,以及‘密宗诛杀法’。

文芳说到这里,其实我早已经度过了最初的震惊阶段。梵文上提到的这个莲花生大师的雪山遭遇,分明跟我们在龙王庙下遇到的情况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当时并没有什么‘神灵’从中走出来,告诉我可以帮我实现心愿。

这时,我心中的积蓄的疑问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程度。

只不过,文芳一口气没喘的一直说着。我不敢轻触霉头,只能强行压住,继续听她往下说.......

转眼间,莲花生大师进藏已经十年有一,身下弟子云集如潮,那座留下无数传说的桑耶寺便是在这期间拔地而起。

但是,处在那一时期的莲花生大师却隐隐不安起来。他渐渐发现,自己有段时间的记忆总会莫名其妙的出现缺失。

聪明的他,很快便通过蛛丝马迹,发现体内的两个‘神灵’会在不通知他的情况下,暗中利用他的身体做许多事情。

起初,他怕得罪这两个神灵,不敢挑明了说。可越往后,他们俩个的行为越乖张大胆,甚至到了完全要将他取而代之的程度。

于是,莲花生大师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情况,找到了一个机会,将此事挑明了。

先是千恩万谢的表达了对他们的谢意,又言语隐晦的提出让他们离开自己身体,回到雪山之巅的要求来。

不想,这下顿时可就捅了马蜂窝了!

这俩个所谓的神灵,直接跟他撕破了脸皮,扬言他再敢有这个想法的话,便将他杀了取而代之。

势必人强,莲花生当时讷讷的服了软。可在之后的日子中,他逐渐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这两个骄横妄为,反客为主的神灵,似乎不敢占据他的身体时间太长,好像总会给他一段‘缓冲期’.....(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