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七十二章 穹顶佛影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二章穹顶佛影

我不由呆在原地,一时间无法理解文芳的意思:救她,跟我冒险又有什么关系了?

文芳快速一解释,我才明白她的打算。

原来,她是想到了一个祸水东引的救人法子。这些吸管是从百吻水蛭口中喷出来的,似乎又有自己的生命,应该也会遵循异虫的本能。

假如,在我和这个阿妹身上同时开条口子的话。两个伤口靠在一起,说不定我身上带着请虫人特殊气息的血液,能将她体内的吸管引入自己体内,从而消化吞噬掉。

这样,或许就能保下来她一条命。

接着,文芳又蹙眉道:“但是,这种办法的不确定因素太多,风险也很大。众所周知,两个人血型不同的话.......”

我听了半句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摆摆手打断道:“别说了,就按这个法子来!人命关天,哪容我们在这里瞻前顾后?又不是大量输血,即使这妹子血型跟我不同,最多就是起些冲突反应,还不至于要了我的命!”

“说,得弄多长的口子!”说话间,我把军刀在衣服上擦了擦,架上了胳膊。

文芳见我决意已下,便没好气的抢过军刀,让庾明杰把点火器从包里取出来,高温消毒后递给我。

然后,她用手在我胳膊和柴姓小阿妹的胸口上,比划了一个大致的区域。

我马上用刀尖在俩人身上被她比划过的地方,各拉开了道口子。不用她提醒,胳膊就往下一抵,落在了阿妹冰冰凉凉的两座乳山中。

过了会儿,我就觉得俩人紧贴的伤口部位变得麻麻痒痒,好似有许多蚂蚁从她的体内钻进了我的肉中。

这种情况大约维持了两分多钟,那种酥-痒难耐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文芳他们始终显得非常紧张,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说实话,我反倒没有多少不安:一来是因为这种情况,我并非大姑娘坐花轿是第一次遇到。每次那些异虫一钻到我身体里头,还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也没见能把我怎么着!

二来,文芳选的这位置,实在太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我注意力几乎全放在欣赏这小姑娘发育完好的身材上了!尤其是暴露在空气中,那对小巧玲珑堪堪一握的乳山落梅,简直**的我恨不能当场咬上去,咂摸品尝其上的美妙。

就在这个时候,墙外的百吻水蛭大概是迷迷糊糊的缓过了劲,发现我这个在它脑袋上捅刀子的仇人不见了,骤然爆发出一道炸雷般的咆哮,打断了文芳他们那种紧张专注的状态。

跟着,文芳就眼尖心细的察觉到我眼神有点诡异,顺着看过去,立马盯上了阿妹完美的玉球,当场脸就吊下来了,冷冷的哼了口:“看够了没有?够了的话,能不能把手拿开?你想死,人家姑娘还不愿意!”

我丑事被撞破,尴尬的挠头笑了笑,将胳膊抬了起来。赵娇便乖巧懂事的拿着酒精纱布,替我开始处理起伤口来。

过了会儿,俩人身上包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血暂时被止住了。

文芳动手检查了一下阿妹的身体,如释重负的抬头说道:“她没事了,百吻水蛭的吸血管已经全部转移到颜知体内,算是救活了!不过,她这次损失了不少气血,一时半会估计是醒不过来了!”

我闻言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

随后,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发现那些吸管进入体内后,便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颗心,这才彻彻底底的放回原位。

接下来,我就略带不满的问文芳俩是怎么回事?之前外边闹出来那么大的动静,也不知道出去搭把手?俩个人窝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在搞什么东西?

庾明杰当即怪叫道:“我靠,颜知,你可不能满嘴胡言的冤枉好人!我跟文队一听见声音,马上就冲你们跑过去了!”

“谁知道,我跟文队还没出门,就看见那种吸管铺天盖地的冲她们俩射了过来。”庾明杰用下巴指了指赵娇,接着道:“形势危急,我跟文队赶紧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才抢先把她们俩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对了,我还没问你,从哪个犄角旮旯招惹到的那个大家伙!你倒好意思先埋怨起我们了?”

我看他越说越气,也知道这事不能怪他们。当时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能把赵娇俩人救下来,已经殊为难得。

于是,我就嬉皮笑脸的打了个哈哈,把这个话题蒙混过关。

随即,又好奇道:“你们俩当时走那么急干什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我话音刚落,庾明杰就惊讶道:“你没听见?”

我一愣:“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庾明杰看了眼文芳,夸张道:“不会吧!阿叔他们当时好像再跟什么东西交战呢,枪声那么大,你怎么可能没听见?我跟文队就是听见了枪声,所以才走的那么快!”

枪声?

我瞬间就古怪到了极点,心说:这小子,他妈的是不是在故意忽悠我?之前外边就跟个鬼城似的,除了几个人的脚步声外,哪有什么枪声?

不过,我又看他的表情很严肃,忍不住就看向文芳,见她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刚回到肚子的心脏,这时又开始悬乎乎的往上飘了。

难道,他们真听到了枪声不成?这怎么会?我一个屁声都没听到啊!

我问赵娇:“妹子,你刚才有没有听见枪声?”

赵娇满脸迷茫,摇着头说:“老板,没有啊!文小姐他们会不会是听岔了,把柴姐姐的枪声听成了孟姐头他们开枪了?”

文芳马上就惊讶道:“什么?你们也开抢了?不可能,我们听见的枪声,明明是从寺院的深处传来的,而且非常乱,不像是一个人开枪的啊!”

顿时,我大如巨鼓的脑袋又大了圈。

这他妈又是遇到哪路神灵跟我们开玩笑了?我们没听见他们说的枪声,他们也没闻到我们的枪声。

他娘的,这两边人马就隔了堵墙,怎么就跟隔了道消音门似的?

一会儿这个念头闪过,一会儿那个想法又飘走,只觉得这个地方处处透着说不明白的古怪。

突然,就听耳边响起了一阵虚弱的咳嗽声。低头一看,原来是地上的病号病恹恹的醒过来了,先前一张粉-嫩滴水的小脸,此刻蜡黄蜡黄的看起来让人心疼。

经她这么一搅,几人暂时便压下心头洪水般的古怪感。墙外的那只百吻水蛭冲不过来,也懒得再去为难它。

于是,由我背上病秧子阿妹。借着月光,向文芳她们听见的枪声处小心前进。

古朴的藏族寺院,在月光下显得神秘而诡异,几人身前时不时有那种红衣僧帽的大和尚穿行而过,无声无息的格外渗人。

很快,之前我们遇见的那道拦路虎回廊出现在身前。一根根朱红色的柱子林立两侧,藏青色的尖顶中,绘满了各种画风奇特的图案。

柴姓小阿妹,有气无力的趴在我耳边解释道:“老板,穹顶上的这些壁画,都是密宗崇拜的一些神灵!您看,那个长着六条胳膊的黑脸画像,便是藏传佛教说的大黑天,也就是大日如来佛!”

“如来佛?”

我左看右看,小阿妹说的那个神像一点也不像是电视上那种金灿灿大耳垂子的如来佛,倒像是长了六条胳膊的黑脸包公似的。

于是,就作怪的在她浑圆的屁股上偷偷抓了把,义正言辞的道:“妹子,你可不能欺负我见识少!这玩意黑的像个非洲人一样,怎么可能是传说中的如来佛?”

柴姓阿妹娇羞的扭了扭身体,正要开口,队伍前方的文芳不屑的道:“知道自己见识少,就把嘴闭上,别在这丢人现眼!柴小姐已经说了,这是藏传佛教的如来佛,更贴近古老的印度教形式,自然与我们平时见到的不同!”

“还有,这个是强巴佛,在中土佛教被称为弥勒佛!”文芳说着,抬手指着前面穹顶的一尊头戴金冠,大耳斜目的佛像。

我歪着脖子瞧了瞧,就嘀咕道:“这藏传佛教他奶奶的就是不一样,这家伙一脸严肃,像是随时要跟人急赤白脸打架的壮汉,哪有传说中慈眉善目的弥勒佛半点神采?”

小阿妹偷偷在我耳边窃笑,说道:“是呢!藏传佛教的形象的确有些刻板严肃,没有中土佛教的安详慈蔼!不过,老板您瞧瞧前面,那是迦叶佛,也就是咱们平时说的燃灯古佛,在.......”

小阿妹话说到一半,突然‘呀’的下叫出声来,失声道:“老板,不对劲呀!这大黑天,强巴佛和迦叶佛,结合在一起就是藏传佛教中的三世佛,分别代表现在,未来,过去。一般来说,是绝对不会将它们同时绘在一个地方的呀!这,这里怎么会........”(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