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死人复生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九章死人复生

中午刚过,两辆车先后驶入了一条靠水的吊脚胡同中。

随后,秦如玉领着我们,见到了洛玲。事急从紧,众人也未多做寒暄,只是给庾明杰他们三相互引荐了一下,便提起了正事。

“小颜,把你的衣服拉开,让我看看那个青痕!”洛玲了解情况后,隐隐似挑衅的看了眼秦如玉,对我说道。

我犹豫了下,就把拉链拉开,亮出了最近锻炼出来的腹肌和那道胎记般的蝎子。可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怎的,总感到这只蝎子的体型隐约变大了一些。

洛玲把头凑上前来,认真的端详着,时不时发出惊疑声。

我本来还自觉无所谓的一颗心脏,迅速就七上八下的在胸口狂跳起来,胡思乱想的暗暗道:坏了,她是不是果真看出了点门道了?瞧她的样子,难道这东西很邪性,老子就要没救了吗?

过了会儿,洛玲把头抬起来。脸上神色却非常难以捉摸,阴晴不定的看着我,说道:“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想先听哪个?”

我咬咬牙,说:“坏的!先听坏的!”

洛玲点头就说:“坏消息是——你身上的这个青痕,应该是一枚‘虫引’,我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没有相应的解决经验!”

我心一沉,文芳在边上急切道:“虫引?洛小姐,你认识这种青痕?能给我们详细说说吗?”

洛玲对我们说:“虫引这种东西,说是很难解释清楚的!”

“见过它的人,有的认为它是一种特殊的虫术,也有的将他归为鬼神灵异那一方面。但是,从来没有人真正下出过准确的结论。不过,根据我祖上的研究,偏向它是一种特殊虫术的可能性比较大!”

洛玲稍做停顿,环顾一周,见我们都聚精会神的盯着看她,接着道:“这种特殊的虫术,具体原理没有人知道,犹如传说中的诅咒,身中之人往往会做出很多怪事,身上也开始出现这种‘虫引’,可时间却不一定。”

“有的在早期,身上就会出现虫引,就像小颜这种情况。但有的甚至一直到死后,虫引才会逐渐出现在尸体上。”

“总而言之,这种虫术超越了目前认知的一切虫术,被见过的人戏称为属于‘虫仙的法术’,基本上无法可解。只能被动的等待,这种虫术渐渐夺去自己的生命。”

我彻底怕了,惶恐道:“那,那照你这么说的话,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个死字?”

“不要!”

秦如玉面色大变,大呼一声,眼圈发红的抓住洛玲的手,叫道:“不,我不许颜知死!玲玲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对不对!”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秦如玉的反应会这么大。让我心头暖洋洋的同时,又遗憾不已,恨自己没有提前拿下这妞!

文芳在这时倒显得比较镇定,问道:“洛小姐,那好消息呢?”

洛玲说道:“好消息嘛,这枚虫引是出现在小颜身上的。按理来说,他那种特殊体质的天然保护下,任何虫术都很难影响到他。”

“我虽说不清楚他身上这枚虫引的具体情况,但可以向你们保证,他短期内绝对不会有事!”

文芳忙请教道:“洛小姐,你能说个具体的时间吗?”

洛玲想了想道:“短则半年之内无虞,长则就不好说了。最后被他的体质吞噬化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个小时后,众人满心期待的过来,又喜忧参半的踏上了回乡的路。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坐在了文芳的车上。

而秦如玉的跑车上,则多出了一个人——洛玲。她对木老头的情况表示很好奇,加上静极思动,想跟我们去市区待一段时间。

长话短说,众人马不停蹄的赶回市区,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

在这期间又发生了一件怪事,我手机上接到了一条未知短信,邀我回市区后,单独去市内唯一一家私人园林百花苑一见,说他有办法破解我身上的虫引。

这封短信让我们猜疑了小半天时间,按照号码拨打过去,却传来了冰冷的电子音,提示我们这是个空号。

众人推测了很久,也没得出个头绪来,不知道对方是谁。

于是,车驶入市区时,众人都没有回去的打算,把秦如玉的跑车交给我,其它人挤到文芳的车上,拉开距离直奔百花苑。

不料,我刚从车上下来,门口就跑过来个油光满面的胖子,对我问道:“请问,您是颜知颜先生吗?”

我愣了下,点头说:“没错,我就是颜知?哥们,短信是你发的?”

胖子忙摇头道:“什么短信,我不知道!我是百花苑的经理,今天来了位贵客把咱这院子包下来了,打发我出来等着招呼您进去呢!”

“贵客?”我急忙问道:“什么贵客?长啥样子?”

胖子不好意思的挠头说:“这不行,人家吩咐我不许告诉你!颜先生,您还是快请进吧!我也能早点回去陪老婆!”

我糊里糊涂的就被这胖子,带进了装饰豪华的大门中,跟着他在我来不及阻止的声音中,‘嘭’的声把大门从外边给关上了。

我骂了两口,给文芳发了个短信,就新奇的打量着四周与天气格格不入的花圃,朝百花苑的深处走去。

转过了两个岔口,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光秃秃的石亭子,里头隐约坐着个人,背对着我,暂时还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等我走近后,这人就转过脸来,我一看,竟然是消失在那个神目内的阿大,当场大脑一片白的愣在了原地。

这时,阿大淡然笑着对我寒暄道:“颜知,好久不见!”

我才反应过来,心中一寒,急忙向后退了一步,指着他语无伦次道:“你,你,怎么会是你?你是人是鬼?别,别过来,老子他妈很厉害的!”

阿大被我反应逗得一笑,无奈道:“颜知,你能不能先过来说话?”

我警惕的盯着他,特别小心的往前走了几步,到亭子底下就住了脚。随后,近距离观察了他几分钟,又自己吓唬自己的看了看他身后有没有影子,才算放下心来。两大步冲过去,左摸摸右掐掐,说道:“卧槽,真是活的!妈的,刚才吓死老子了!”

“我说,阿大老弟,你上次不是死在龙王庙变成鬼了吗?咋现在又复活了?莫不是,见着阎王爷行了贿赂,人家送你还阳了?”

阿大闻言苦笑道:“没有!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活过来的,只记得当时进入那个神目后,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样,什么也不知道了。”

“大概是在昨天,我浑浑噩噩的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身前就出现了一个龟壳.......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暗门街那边。身边还留着封信,让我今天在这里等你,告诉你去一个叫无尽海的地方,那里有破除你身上虫术的东西。”

我听他说的有点邪乎,就问:“那封信呢?拿出来让我看看!”

阿大早有准备,从口袋抓出来一封信。

我打开一看,顿时龇牙道:“妈的,这是孟甘棠那骚娘们的笔迹!龟壳,对了,老子早他妈的该想到她身上......”

说着,我已经快速浏览完了这封信上的内容,与阿大说的如出一辙,让他醒后陪我去那个什么无尽海,她会在那里提前等我们。(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