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五十七章 蝎形青痕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七章蝎形青痕

经过一楼收银台时,今早招待我们的那个小阿妹俏脸通红,好奇的伸长脖子朝我们俩身后的电梯瞧了瞧,‘咦’的一下,似乎在惊讶什么东西。

我怔了怔,发现文芳已经跑出了酒店,来不及招呼,快步追了上去。

俩人赶到医院,见到了躺在病**的木老头,一番折腾下来,他好像又苍老了十几岁,形如枯槁,宛如干尸。

文芳在他耳边轻轻呼唤了几声‘木爷爷’,他才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神色呆滞僵硬,看不见丝毫灵光。文芳跟他说了几句话,也只是‘啊啊嗯嗯’的含糊回应着,给人的感觉好像下一秒就会闭眼完蛋。

我不无责怪的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内疚道:“都怪我,妈的,当时要是瞅清楚点,木老头也不至于会这样!”

文芳叹了口,安慰道:“颜知,你也不是故意的!眼下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弄清楚昨天医生说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过来搭把手,把木爷爷扶着!”

我过去用手轻轻托着木老头,文芳特别小心的分开他的衣服,似乎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瞬间‘啊’的一下,叫出声来。

我手一抖,忙问:“怎么了?这么大声,被外边那愣头青医生听见,又该进来指责我们了!”

文芳却如同见了鬼一般的指着木老头,惊悚到:“你,你自己看,这,这些淤青.......”

我好奇的凑过头去,往木老头胸口上一看,只见木老头的整个胸口,皮肤像是遭过严重的冻伤,布满了一块块触目惊心的青痕,真像是被人拿拳头揍出来的。

只不过,木老头身上的这些淤青,医生已经提前告诉我们了。虽然数量有点吓人,但文芳平时那么镇定的一个人,反应干嘛这么剧烈?

文芳吸了口气,说:“你再仔细看看!”

我古怪的看了看她,聚精会神的再认真瞧过去,瞬间就有了发现:这些淤青是从脖子位置开始出现的,一直到小腹部位,如果连贯起来,整体看上去就宛如一条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紫黑色蝎子。

这个发现,登时让我震惊的手脚冰凉,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文芳这时镇定下来,若有所思的招呼我把木老头放下,盖上被子沉声道:“颜知,我可能已经知道.......昨天咱们在木爷爷家里看见的那只女鬼是什么东西了.......”

我惊讶的看着她。

这时,文芳一字一句的对我说了句耳熟至极的话:“她从神目而来,带着复仇的意志,死亡的英灵将自怨水与神卵中归来......”

我心中马上咯噔一下,出了身白毛汗,结巴道:“你,你什么意思?别,别是想告诉我,那什么天蝎王的鬼魂,缠上木老头了吧?”

文芳很肯定的道:“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颜知,你好好回忆一下资料上的那些记载。当年崇平府的发掘工作,导致天蝎王从‘神目’中归来。”

“根据我们后来的猜测,这个天蝎王在那时,应该找上了第一个发现她的人——李言,并且,借助李言的手,制造出了怨水和那种幽灵,想让‘死亡的英灵’借此归来。”

“最终,她的计划在李言死亡后,应该是失败了。而她,也就此消失!”

我定定的看着她。

她吐了口气,飞快的往下说:“然而,在木爷爷从黑山镇回来的第二天,他就遇到了当年发生在李言身上的‘鬼来信’,很快又陷入了昏迷。我就不信,你对这件事从来没有升起过一点怀疑!”

我可是了一下,皱眉道:“说实话,我是有过这方面的疑虑。但是,木老头毕竟除了鬼来信这件事外,跟当年李言的情况完全不同。”

“你想想,假如真是那什么天蝎王的鬼魂搞的鬼,为何要让他一直躺在**,不去研究怨水,好让那什么死亡的英灵回来呢?”

“还有,黑山镇一行,是我最先发现的那片坟地。又为什么,这天蝎王不缠着我,偏偏要在木老头身上作妖呢?”

我接连两个问题,让文芳立即陷入了沉思中,想破脑袋也踅摸不出半句话来。

最后,等到人家医生以病人需要休息为理由,把我们扫地出门时,文芳还在那种恍惚的状态中。

我烦躁的牵着她往酒店走,黑山镇和龙王庙两件事,就好像是一个神经质的人,就在你以为一切都过去的时候,又猛不丁的跳出来吓你一跳,令人不胜其烦。

回到酒店,文芳还在那种状态中独自纠结着,我听见她肚子叫唤了声,就想给酒店餐饮部去个电话,让他们备点饭菜送上来。

没想到,这种情趣室内并没有安装座机。于是,我只好跑去一楼找那前台的小阿妹,一口气点了几个文芳喜欢的菜品,正打算往电梯走。

“颜先生,请等一下!”

忽然,小阿妹开口喊住了我。

我一愣,转头不耐烦的道:“还有什么事?”

这小姑娘一张脸,居然莫名奇妙的变红了,紧张兮兮的招了招手,让我过去。

见我不肯过去,她便从收银台后头绕出来,对我扭捏道:“颜先生,我,我们这里是正规酒店,最近查的又非常严!如果您和文小姐不是有证的话,说实话,我昨天还不敢给你们开房间的......”

我见她绕来绕去的尽说些没营养的话,烦不胜烦的一摆手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房钱不够吗?手机拿出来,我给你转账!”

这小姑娘咬咬牙,似下了什么决心,对我说:“颜先生,不是房钱的问题!您今天早上,是不是,还带着别的女人去房间了?”

我给她一说,当场就有点蒙,说道:“别的女人?小妹子,这话可不能乱说!房间就我跟我老婆两人,哪来的什么别的女人?”

小姑娘脸一变,声音冷了下来,说道:“颜先生,这件事不是我故意要多嘴,而是最近大雪连天,上边的确查的很严!昨天一天之内,我们这里就被捉了三个老板。您最好让房间那个女人离开,不然的话,出了事别怪在我们酒店头上!”

我听她越说越玄乎,最近发生的怪事就够多的了。房中明明就我跟文芳俩人,这小姑娘怎么一脸肯定的说还有第三个人,并且是个女人?

于是,我就耐下性子来,跟她一番对峙。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小姑娘无奈的说出了实情,并把我带到了收银台后,电脑啪啪啪的一阵敲打,调出来一个监控录像。

看上边的日期,是今天凌晨五点多,我跟文芳刚进房间那会儿。大厅里我在掉头四处张望,文芳在卫生间洗澡。

我生气的看了她一眼。

她赶忙吐着舌头说:“颜先生您见谅,这是酒店的要求。怕有些客人在情趣室玩过头,闹出人命来!放心,这些监控都是我跟一个女同事负责的,等客人离店就会删除,绝对不会外泄的!”

我点点头,她就把进度条拉到了早上十一点多,我跟文芳正一左一右躺**睡觉。忽然,屏幕出现了大约十三秒的雪花。

等画面重新恢复后,旖旎的客厅中,果然多出了一个‘人’......(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