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 孟甘棠的U盘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一章孟甘棠的U盘

我绝望的抬头看着头顶,按照这种波及速度,我们能抢在葬身乱石之前,爬完这五十多米的距离吗?

不过,马上死跟等会死,我们立即就选择了后者,我让黄叔把孙勇拿绳子固定在身上,三人动手各自抓住一根垂下来的铁索,咬紧牙关,顶着石雨就向上爬。

这种环境下,身上又没有安全锁进行辅助,攀爬的难度犹如登天。其中的煎熬更是无法言喻,一边要注意上方,躲开能把脑袋砸开花的石头,一边还得拼命抓紧铁索,防止断裂后让自己掉下去。

我背着孙勇才往上攀登了四五米不到,几乎就没了意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麻木的不让自己停下来。

爬过了当时炸弹爆炸的铁网断层,旁边的黄叔突然一停,抬头朝上看了看,就伸手一推我:“臭小子....臭小子.......”

我浑浑噩噩的反应过来,手脚撕裂般的剧痛让我当场破口大骂:“操,你他妈推我干嘛?疼死老子了!”

黄叔反常的没有反驳,而是抬手指着头顶,侧身避开一块足球大小的石头,古怪道:“臭小子,你听听,上边好像有人在喊你的名字呢!”

我当下就蒙了,有人喊我的名字?

跟着,我就心说这老土匪脑壳是不是被砸了?这地方就我们三个命悬一线的倒霉鬼,谁会喊我的名字?鬼吗?

不过,等我想到这里,耳边突然飘来了一阵接一阵的‘颜知.....颜先生....颜先生....’的密集呼唤声。

我一愣,不可置信的掏了掏耳朵,上方的呼唤声顿时更加清楚了,心中瞬间大喜:“靠,还真有人再叫我!老土匪,你嗓门大,快向上头吼一嗓子!妈的,不管是人是鬼,保不齐是来救咱们的!”

黄叔闻言,手中动作没停,放开了嗓门,腮帮子鼓成了两个气球,抬头大喊道:“喂,上边的是哪位朋友.....还有鬼友?快搭手救我们一把,回去后,阿叔我该票子给票子,该烧纸钱烧纸钱,绝对亏待不了你们!”

这时我们又向上爬了四五米,上边的回应声清晰了很多:“颜先生,我们是佛主派来营救你们的,山体塌方的速度很快,我们没办法下去!等下会扔下去几条登山绳,你们抓住后拉一下!”

佛主派来的人?

我跟文芳对视一眼,心中不由大骂:妈的,那老贼绝对事先绝对知道些什么事情,营救队他妈都派来了!

不过,绝境逢生之下,我来不及多骂几句,就瞅见从两张铁网中间,垂下来几条泛着荧光的绳子。

我们急忙往身上一套,才发现这些绳子上边被涂了夜光材料。

黄叔绝口大赞道:“靠,佛主那老鬼人品不行,做事倒挺面面俱到的!得了,咱们这次算是活下来了!”

说话间,他用力一扯绳头,很快就有人把我们拉了上去。

金属盖在我们被拉到旁边的最后一秒,轰然掉了下去,山体的塌陷却没有向外扩散,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全身虚脱的抬了抬眼皮,发现周围的人还真不少,打眼一看全是人影,最起码也有四五十个人,斜角处的资料室门口还站了十来个人。

很快,就有几个人抬了四张担架过来,把孙勇他们三个抬到了几个医生打扮的人旁边,将我却直接给抬到那个资料室中。

我一路发蒙,等给人抬进门后,这才惊讶的发现,一身黑色女式西装的孟甘棠,居然正惬意的坐在那张檀木桌子后头。

我张大了嘴,愕然道:“孟甘棠!!!!你......你......你怎么在这?”

孟甘棠看见我被人抬进来,意味深长的笑着起身,摆摆手让其它人离开,往担架旁边一坐,就从我腰部的枪托中,取下来那根带回来的珊瑚枝。

一边放在眼前仔细端详,一边对我促狭道:“你忘了,我是佛主的手下啊!佛主派了任务,当然得跑腿喽!”

我脸一沉,突然想到了什么,冷冷的看着她,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孟甘棠同情的看着我,惋惜道:“唉,颜知啊颜知,你还是这么傻?到了现在,你还看不出来被佛主利用了吗?”

我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愤怒道:“妈的,这么说来,你也一直在骗我了?早知道,当时在古云国,老子就他妈该宰了你!”

我没想到,孟甘棠这时突然拿手一堵我的嘴,非常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似乎害怕我的话被其它人听见。

过了会儿,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将手取下来,红着脸小声道:“你,你不许再提古云国的事情!发这么大火干什么嘛.......实话说,这次我也没想到,佛主会派我过来主持这边的事情。”

我看她神色不似作伪,眼神透彻,似另有隐情。再加上对这个女人我总有些特殊的情愫,便让自己冷静下来,吊着脸盯着她看。

看我不说话,孟甘棠就苦笑了一下:“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但绝对没有骗过你!”

说话间,她又往我脸上打量了好几眼,见我依旧吊着脸。抿了抿嘴,就把手伸进饱满的胸脯中间,取出来一只银色的u盘,扔给我说:“算了算了,早知道你会这样!给,这是我偷偷给你拷贝的资料,上边有你想知道的东西!”

“答应我,这东西千万不能让佛主发现了!不然的话,我可就要倒霉了!”

孟甘棠说完,在我呆滞的表情中,拍了拍手,先前那两个抬我进来的人就过来了,把我直接抬起,跟孟甘棠一起向外走。

前一刻还人头攒头的基地,此刻变得冷冷清清,人影稀疏,心头不由一急,张口问道:“文芳他们呢?”

孟甘棠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对我道:“颜先生请放心,你那三个同伴已经被送往地面,就近进行治疗!”

我闻言就放下了心,精神一松懈,全身上下就涌来浓浓的疲惫感,好像到处都在疼,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在担架上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正在一家医院的病**躺着,旁边是抠着脚丫子的黄叔,却没瞧见文芳的人影。

开口一问,才知道这已经是三天后。

当天孟甘棠把我们带上来,立刻送往了镇里的医院,付了一大笔诊金,一句话也没留下便匆忙离开了。

文芳第二天就醒了,接到了秦如玉来的电话,好像木老头那边又出现什么状况。托人留下话给黄叔和我,就十万火急的离开了。

我把孟甘棠交给我的u盘取出来,把事情给黄叔一说,两人一合计,都懒得动弹,便托人去外边买了台笔记本电脑,看起来上边的内容。

u盘上只有一个文档,打开密密麻麻的全是字,两人让护士帮忙把床并在一起,越往下看越心惊:

第一,我们身前这颗珊瑚树,就是崇平府穷究的‘一切尽头’,也是佛主派他此行前来寻找的那颗神树。

第二,根据上边所说,此树似乎存在的年代已经极其久远,有一种被他称为‘净化’的力量。

这种力量的能力十分夸张,类似于一个不断扩散的放射源,似乎专门作用在各种灵知和原灵身上,可以令他们处于一种‘神魂颠倒’的状态,将它们召唤到这座神庙前,对他们进行‘净化’仪式。

具体的净化过程,却说的很笼统,好像佛手他们也知道的不多。

可是,上边却提到我们在路上遇见的那些‘僵尸’、幽灵以及消失在珊瑚树中的‘鬼军’,都是被这种力量净化后的产物。

第三,这颗树的那种力量也并非是无中生有的,而是在地底的最深处,有一个复杂到难以想象的‘燃料供应系统’。

从龙王庙正下方的暗河开始,这个燃料系统其实已经初现端倪。石缝之后的升龙阵,便是‘它’露出地面最明显的部分。

而树冠中的那些灵知卵,排入巨蟒身躯的蓝紫色的**,正是‘燃料供应系统’采用的‘燃料’,用以维持整个燃料供应系统的运转。

第四,此树是何人留在此地?底下庞大复杂的供应系统又是何人修建的?这两个问题无人可知.......(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