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三十三章 幽灵再现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三章幽灵再现

那通道开的十分巧妙,正好位于客厅的左下角。黑魆魆的洞口紧贴着墙面,被施工队弄成了一个倾斜向下的笔直圆柱形,上边有铁架子加固地面。

阿大从一个施工队的人手上,接过来一只安全帽,叩在头上拧开了探照灯,第一个从洞口滑了下去。

其它人见状也有样学样,鱼贯而入,通道上半段能有十来米的地方,都是钻头钻出来的圆滑洞壁。

但是,过了这段距离后,底下就变得很不规则起来,时宽时窄,崎岖不平的令人很难往下走。

我们又艰难的下了二十多米,周围豁然宽松了很多,变成了一道坡度很缓,大约半人高低的岩石隧道,两边明显有人工斧凿的痕迹。

并且,这时我们能隐约听见底下‘哗哗’的水流声。

我估算了一下,这个位置差不多就是木爷爷当年那朋友遇到蟒蛇的地方,不由谨慎了起来。生怕从旁边,猛不丁的窜出一条青花大蟒来。

不过,显然是我想多了。我们一直走完这条隧道,直至下到地下一处很大的人造空间时,也没撞见什么青花大蟒。

反倒是这个地下空间零散修建的很多建筑,以及当面咆哮而过的一条地下暗河,顿时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这些建筑修建的又低又矮,都是依托那条底下暗河修建,地基跟河床持平,每两个中间又被一条狭长的水沟连接。

这些建筑几乎是全封闭的,仅在墙角下有个门洞可堪进入。

我们小心翼翼的钻进去查看了几个,在里边发现了很多暗红色的粉末和惨白渗人的人骨,立刻就知道这些建筑是做什么用的。应该跟黑山镇坟地底下的‘怨水流水线’一样,是专门从死人的血肉尸骸内,提炼那种怨水的。

黄叔骨架大,身上蹭了很多那种红色的粉末,鼻子耸了耸,恶心的直骂娘。

我正想幸灾乐祸的笑笑他,眼角一撇,看见阿大竟然在那里看着前方发呆,不由好奇抬头往前一看,除了零星几座这种‘地堡’外,什么也没有啊!

于是,我就张口想问问他。

这个时候,他却主动开口了,凝重的盯着前方,对我们皱眉道:“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活动!”

一时间,我们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齐齐将手中的灯筒照过去,我全身就出了一身白毛汗,幽深的黑暗中,果然有很多幽灵般的怪影,正在诡异的向我们飘来。

“我靠,那,那是什么东西?鬼吗?”站在我身边的孙勇,没见过这种场面,当即声音发抖的哆嗦到。

我一听见‘鬼’这个字,脑中忽然闪过了一道光,想到了什么,对其它人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们把光线全都聚集在一处。

顿时,那些黑影就清晰的浮现在我们视野内,除了孙勇和阿大外,我们三人马上就长松了口气。

我小声对文芳道:“又是那种幽灵!看来,咱们地方绝对是找对了!你是当家的,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主动出击一下?这些东西虽说没多大威胁,可被它们包围起来,也是个棘手的事情!”

文芳快速想了想,拍了下旁边的地堡,摇头道:“暂时不用!”

“这些幽灵看样子,在这里似乎徘徊了不少时间,说不定能让我们发现点什么!所有人全躲进去,先观察一下再说!”

我们急忙躲进地堡内,文芳趴在门洞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外边幽灵的动静,我则趁机向阿大和孙勇,小声解释了一下这些幽灵的来历。

几人大气不敢喘一下的等所有幽灵经过后,立刻从地堡内鳞次而出,猫腰蹑步的吊在这些幽灵屁股后头。

一直跟着它们往前走了一百多米,暗河上竟然出现了一架摇摇欲坠的木桥。

这些幽灵孤魂野鬼般的从桥上走过,没入了河对面一片黑暗中,文芳耐心等待了片刻,让我们打开手电,从这个位置照向河对面。

跟着,我们惊讶的发现,对面的河岸后,竟是一堵非常宽的石墙。在木桥的正前方,石墙上有一个勉强能容人通过的裂缝。

那条裂缝又窄又长,仿佛是被人用刀劈开的,五只高强度电筒的光线照进去后,只能看见其后隐约有很多诡异扭动的黑影,却瞧不清楚那些东西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那条缝后边,连着传说中的幽冥鬼蜮一样。

众人看见这诡异的一幕,难免心头都有些发毛。

黄叔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土匪也有点怵了,干哑着嗓子冲旁边的孙勇嘀咕道:“孙老弟,你眼力好,能看清楚那条缝后头是什么鬼东西吗?”

孙勇比他还要心虚的摇了摇头,估计是觉得那老土匪指望不上,下意识的往我这边靠了靠,转口问了个同样的问题。

我没直接回答他,而是看着身边目不转睛的阿大,小声道:“怎么,你是不是能看清楚那后头的东西?”

阿大莫名道:“那里,似乎是片地下森林.......”

我一下松了口气,马上又听文芳奇怪的道:“地下森林?不可能吧!这种森林,大多在南方接近火山的地方才会出现。再加上秦岭是地质运动下,褶皱成山。山体厚而实,也没有诞生地下森林的环境啊!”

被她这么一说,阿大瞬间就动摇了。

罕见的揉了揉眼睛,摇头说道:“那大概就是我看错了!不过,那些幽灵既然能进去,证明背后必然是片空间,不如直接过去一看?”

其实他不说,我们也得钻到那条缝里头看看。几人等文芳一点头,颤巍巍的走上木桥,年久失修的桥身,立刻发出难听的吱呀声。

“不行,这桥负不起我们这么多人,你们先下去,我过去看看!”文芳马上让所有人停下,从包里取出来一套绳索,抓在手中迅速做出了决断。

我有点担心,摇头说不行,对面的环境太诡异了,你一个人过去我不放心!要去的话,让我打头!

文芳看了我一眼,沉吟了下,把绳索的一头递给了我,叮咛道:“也好,你自己小心点!过去后,找块坚硬的地方吧安全锁扣住。”

我点点头,深吸了口气,踩着左边木桥的主梁,如履薄冰的向对面缓慢行去,底下暗河咆哮如雷,立足其上只觉脚下生风,随时都有踩空的危险。

一番惊心动魄的心理较量后,不足二十米的木桥,足足被我用了七八分钟,才堪堪走到了尽头。两只脚踩在对面潮湿的河岸时,整个人仿佛都累的虚脱了。

这时,对面传来了文芳的催促声。

我急忙四下看了看,将手中的安全锁插到河岸上一条裂缝中,使劲用脚踩了踩,才大声喊道:“好了,你们可以过来了!”

有了揽绳的保护,文芳他们接下来的安全,已经用不着我去担心。

此时,我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蹑手蹑脚的抓着手电筒,朝那条石墙裂缝走去,刚走近过去,瞬间整个头皮都麻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