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原始诅咒!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七章原始诅咒!

我十万火急的找遍了整栋楼,最终在楼下街上,一家早点铺子找到了正在和阿大,啃着油条的佛主。

这老鬼第一次没戴那张鬼脸面具。

我怎么也想不到,面具底下竟是张有棱有角,刚正方厚的中年人面孔。

他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过来,桌上还摆着一份没动的早点。

此刻见我跑过来,便笑呵呵的摆着手,招呼道:“小颜来了啊,快过来!唉,这豆浆可真是好东西!我就是喝两百多年都喝不够,赶紧趁热乎来一口!”

我实在不习惯这老贼的口气,整的我跟他多熟似的!要知道,上次见面,他可正眼瞧都没瞧我一眼,现在究竟再打什么鬼算盘?

这个点铺子人不少,这些人可不知道他活了两百年的事情,几乎全都看傻子一样的投来了古怪的视线。

我硬着头皮,走进去坐在阿大身边,正想开口。

这老贼抢先抿了口冒着热气的豆浆,咂了咂嘴,意有所指的对阿大说到:“阿大,你仔细品品,这豆浆可不能像你这样,牛嚼牡丹的往肚子里灌!得放在嘴里抿一会,等其中的燥气褪尽后,那味道才算出来哟.......”

我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只好无奈的端起碗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焦躁不安的看着他慢吞吞的吃喝,动手掀桌子的心思都有了。

只不过,想着旁边阿大这号人形暴龙,只能努力的压下这个危险的想法。

但是,事情往往又是柳暗花明。

我不敢掀桌子,可不代表其它人不敢!

这个时候,旁边就有几个油头粉面,只差脸上写着‘我是混混’的小青年,被佛主刚才那番话逗笑了。

有个穿着花格子羽绒衣的小青年,肆无忌惮的嘲讽道:“哟,哥几个听见了没?瞧瞧人家,一碗破豆浆都能说得跟朵花似的,以为自己是谁?白痴!”

“嘿,齐头,您可甭这么说!指不定人家家里就是干这个的!这年头,哪怕是头猪,都想出来蹦跶蹦跶,宣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不是?”

我差点没给乐出声音:哈哈,这几个小哥们有种,他们要知道自己在埋汰什么人,会不会给吓死?

不过,我倒要看看佛主这老贼,该怎么处理这事!

我斜眼瞄着佛主,见他只是滋滋有味的小口抿着碗里的豆浆,似乎没当一回事,不由有点失望起来。

只不过,下一刻阿大就径直给站了起来,在那几个小青年错愕的表情中,闪电般的抬手‘啪啪啪啪’一连串响亮的耳光闪过去,直接把他们给打懵了。

等这几个小混混捂着脸,身体左摇右摆的反应过来,一个个爆发了,大骂着‘曹尼玛,弄死他’,一把掀了桌子,跟阿大揪打在了一起。

登时,整个早点铺子乱成了一团。

有个混混把醋瓶打碎了,黑色的老陈醋溅在了佛主碗里,他皱了皱眉放下碗,淡淡的对阿大说了句:“别闹出人命!”起身,就走了出去。

我见状,怜悯的看了那几个小混混一眼,心中给他们默默做了番祈祷,赶紧快步跟了上去,边走边把木爷爷早上诡异不醒的事情,十分别扭的说给了他。

等我说完,俩人已经走到巷口。

佛主停下来,转头对我说:“你现在想知道了?”

我赶忙点头如捣蒜的道:“想,想!明人不说暗话,你突然给我提这茬,明显是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能让木爷爷好起来,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佛主古怪的笑了笑,摇头道:“你理解错了,我知道木岚的情况是一回事!可让他好起来,我却做不到!”

我眉头一锁,有点不爽了,说道:“人命关天,请你别开玩笑!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救木爷爷?”

佛主眯着眼睛道:“木岚他是中了原始卵中的诅咒了,这诅咒我确实没办法破解!不过,你如果答应我两个要求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我一听这话,心中便冷笑了两口:好你个老贼,图穷匕见了吧!敢情绕了这么一大圈,吊足了我的胃口,在这等着我呢!

于是,我故作不知的问他什么要求。

佛主吟道:“第一个要求嘛,我瞧你小子挺顺眼的,想要你以后在我手下做事!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肯来,我绝对亏待不了你!怎么样?”

我一愣,这老贼已经是第二次明确提出这个要求了,他到底是看上我哪一点了?似乎铁了心,想要拉拢我给他做事?

我可不会自恋到认为,真像他这么说的,被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

尤其是这种活了两百多岁的老鬼,手底下定然能人无数!什么人能没见过,哪用这么稀罕我?一定有深层目的在内!

我沉默了很长时间,想着论心计,自己无论如何也斗不过这老贼,索性开门见山的向他问了出来。

佛主反应很奇怪,诡异的盯着我,沉吟道:“呵呵,看来你自己还不知道......我只能点到为止的告诉你,你的价值,并没有你认为的这么无足轻重......你如果愿意加入我这边,对我的好处.......很大!”

他说完,又郑重其事的肯定到:“不,是非常大!”

我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一边暗暗反思自己有什么价值?对他有什么好处?另一边则观察着他的表情,就知道在问他也不会继续说了。

于是,我暂时压下这个问题,问道:“那第二个要求呢?”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这次,你要想破解木岚身上的原始诅咒,必须得去一个地方!而因为一些原因,那个地方我无法进入!可是,在那里边却有我想要的一件东西!”

“所以,我第二个要求就是,这次你如果过去的话,必须得带上阿大!”

“带上阿大......”

我犹豫了一下,就满口答应道:“行!这两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不过,必须先把木爷爷身上那什么诅咒弄掉后,我才会考虑第一个要求!如何,成不成交?”

佛主想也没想,伸手一拍我肩膀,亲热了许多:“成交!相信我,只要你跟着我,绝对是你这辈子最好的选择!”

说罢,他又给我说起了那个地方来......

回去的路上,我大脑转个没停,一直在思考此次跟佛主会面的过程,以及他最后说的破除木爷爷身上诅咒的那个地方。

根据他提供的资料,那个地方是在秦岭一带的深山中,这让我当时就联想到了木爷爷说的那个‘龙王庙’来。

只不过,后来转念一想,这两者应该没在同一处!他说的那个‘万虫谷’位于山腹,龙王庙却在山脚下。

还有最让我感到棘手的一点。

这个万虫谷据他所说,里边简直就是原灵的天堂,各种异虫层出不穷,基本上已知的异虫,在那一带都有,算是个极为危险之地。

而我们这次要去的目的地,就在万虫谷的腹地。

他说我们到了那里后,应该会发现一颗奇特的树。我们从古云国和黑山镇得到的那两枚蛋,其实就是从那棵树上结出来的果子。

我当时很惊讶的问他:“你说什么?那两颗灵知卵是一棵树上结出来的果子?你可甭蒙我,什么树上能整出来那种东西?”

佛主非常轻蔑的笑了笑:“小子,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这世上有谁敢说自己明察秋毫,烛照万里?这棵树,据说承载着一切异虫的起源,被它们称作——一切的尽头!只不过,这都是传说,至于到底有没有,我也不能肯定!”(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