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十年前的‘鬼来信’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六章三十年前的‘鬼来信’

孟甘棠眼下提到的这件事,也不过是她,从张长老酒后无心闲聊中风闻得知。所谓,道听途说,不过尔尔!

具体的情况,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只模模糊糊的记得,此事在被张长老讲出来后。

又依稀听张长老,醉醺醺的吊着嗓子,对当时在场的人说:“唉,诸位,试问这世上哪有甚妖魔鬼怪?那李长老的事情,我最后搞出了些线索......不,不是鬼,鬼写信......是,鬼就是他.......他.......他接,接触了尽头.......”

孟甘棠的讲述到此结束。

只不过,她在最后惟妙惟肖的复述出,当时张长老的那段话。让我在听完后,脑袋里的思绪不可抑制的乱成了一团麻。

首先,我可以肯定的是,张长老这个故事内的‘主人公’,遭遇到了和木爷爷一样的怪事。

其次,根据张长老那段酒话,我不难判定出来。那个时候的他,似乎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

可是,事情到了这里却出现了断层,产生了剧烈的矛盾和冲突。

张长老先说:世上哪来的妖魔鬼怪?

紧跟着,他又说:不是鬼写信!

从这两点来看,似乎已经足够排除‘鬼怪’的嫌疑。

可他紧随其后,又说:鬼就是他,他接触到了尽头.........

这个‘他’不难理解,十有八九指代的应该是当事人——崇平府的那个李长老。但是,张长老,又怎么会前后矛盾的说他是鬼呢?

还有,‘他接触到了尽头’.........那,这个尽头,又是什么?是一件东西?还是某个抽象的代称词?

接下来,我本想跟孟甘棠一起,琢磨琢磨这件事的矛盾和古怪处。

但是,她却表现的兴致寥寥,敷衍的跟我讨论了几句,便对我开门见山的道:“颜知,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身份了?”

“实话告诉你,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你身上,或许我还会有点兴趣!可那什么李爷爷木爷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一听这话,顿时哑口无言,沉默了下来。

过了会儿,俩人草草的收拾了战场,我打扮整齐的走到房门后。

我正要抬手推门。

这个时候,她的声音幽幽传来:“这次一别,我就要着手忙我的事情,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你自己保重!”

“还有,小心阿大!他已经找到你了.......”

我原地呆了呆,轻轻嗯了下,丢下一句‘不管你的计划是什么,一切小......小心些!’说完,我头也不回的逃出了宾馆。

业已凌晨两点过半,长街清冷,汽车孤零零的停在烟酒行门口。

我胸口憋闷的走到车门前,回头再次看了眼,四楼左角那间冷僻的客房,强打精神上了车。

秦如玉和美玲还没睡,俩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回来,先后跟我打了声招呼,却没半点挪动屁股的意思。

我伸着懒腰,径直过去坐在沙发前的被褥上,接过秦如玉懒洋洋递来的小半杯温奶茶,也没管是谁的,滋溜溜顺着吸管喝了两口。

美玲这时问道:“你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对了,还有老板呢?”

我抹了抹嘴,没好气的说道:“美玲,你这会儿甭在我面前提那老土匪!他娘的,提起他我就来气........”

我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将今天在登记处发生的事情,说给了这两个妮子听。

等我说完,她们两个已然被吓得花容失色,缩着脖子到处紧张的张望着。

我一看这,马上打消了跟她们深入讨论的打算。

瞅准机会,找了个空档,漫不经心的对秦如玉说道:“对了,秦大美女,你们崇平府是不是有个姓李的长老,和那个张长老关系很好?”

“姓李的长老.......”

秦如玉皱了皱眉头,眼睛一亮,恍然道:“噢,你是说李言李长老啊!”

“李言?”

我喃喃重复了一遍,忙道:“秦大美女,你对这个李言了解不?能不能给我说说这个人的事情?”

“我跟他不熟,甚至连面都没见过,怕是不能满足你的要求!”

秦如玉的看着我,摇了摇头,又狐疑道:“颜知,你是从哪儿知道这个李言长老的?我记得,我刚加入崇平府没几年,他就失踪了呐!即使崇平府中,知道李言这个名字的人,也没几个呀!”

我支支吾吾的道:“这个,这个,我是从一个朋友口中知道这个李言的......这个先不忙,你快给我说说,这李言堂堂一个崇平府的长老,他是怎么失踪的?”

秦如玉费解的朝我脸上看了两眼,绞尽脑汁的回忆起来:“说起李言长老如何失踪这件事,当初在崇平府内部,还有许多不同版本呢!有人说他是跟一个役虫人的女人私奔了,也有人说他是被人给害了.........”

“不过,这俩个版本都是在外围成员流传的比较广泛.........”

“直到后来,我成为了解脱者,才渐渐得知.........原来,以前崇平府高层秘密搞过一个叫什么‘进化之源’的基因改造计划。”

“计划期间,似乎发生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李言长老当初是这个计划的总负责人,他好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影响,精神失常了。”

“最终,高层的其它长老通过长老会议后,一致决定对他进行解脱.......”

秦如玉说到‘解脱’两个字,明显有点不舒服,锁了锁眉说:“总之,组织高层对李言长老失踪一事给出的解释——是他们亲手所杀!”

“颜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秦如玉一口气说完,两只手抓住我胳膊,坚定的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你突然向我问起这个,已经销声匿迹三十多年的人,一定是有什么发现,对不对?”

我眼神躲闪,吞吞吐吐的想要敷衍过去。

可谁料,秦如玉此时大有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我犹豫了很长时间,最终将孟甘棠的事情说了出来。

但是,我没敢说我跟她之间真正的关系。

只是说在黑山镇之时,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今天晚上偶然遇见她,俩人喝了会儿咖啡。

这期间,我不小心提到了木爷爷的事情,她就把李言的事情讲了出来。

待我说罢,秦如玉和美玲她们两人,用一种古怪至极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好半天。

过了会儿,秦如玉才憋着笑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勉强可以猜出来,张长老口中的尽头,指的是什么......”(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