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分别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一章分别

孟甘棠给我做出的判断是:我最后遇见的那个‘李朗’,很可能是怨水自己诞生的一个独立意识。原因有三个:

第一,李朗的‘鬼魂’在之前已经死了,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他。

第二,墓室中的怨水根据王陵所说,是由他义父基因实验失败品因缘巧合之下形成的,有一种能吸收死人‘灵魂’的特殊力量。

孟甘棠的原话是:颜知,我们不妨继续用你当时的那个比喻来说。这种怨水就好比一个双燃料发动机,可以被任何能源驱动。

时间一长,发动机内部残余的能源便会互相排斥。但在发动机的作用下,又不得不统一化为动力,带动涡轮的运行。

而这种多种能源混合形成的特殊动力,就相当于怨水中诞生的独立意识。

我几乎没费多大力,便理解了她的意思,让她接着说说最后一个原因。

“至于第三个原因.......”

不知为何,孟甘棠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纠结动摇,在这里停顿了很长时间,方才皱眉说道:“这个原因.......可能跟你自己有关!”

“跟我有关?”

我错愕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孟甘棠回头向身后的客厅望了望,十分刻意的压低声音,对我小声说:“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首先,咱们两个从黑山镇,忽然一下子跑到坟地的原因,我已经弄清楚了........据我的判断,我们当时应该是受了某个异常强大的精神能量诱导,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主动走过去的。而并非是遇到了什么鬼打墙时空穿越过去的。”

我迷惑道:“证据呢?当时的那种感觉......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分明是一下子从黑山镇滚到了坟地那里,怎么可能是走过去的?”

孟甘棠弯下腰,把她左腿的裤子拉起来,说道:“你看我的腿,这就是一个证据!”

我低头一看。

只见孟甘棠左腿从膝盖往下的部位,皮肤竟然隐隐发青泛黑,呈现出一种渗人的颜色。此刻,正在哆嗦个不停。脚踝处的颜色能稍微淡一些,可也十分有限!

我一眼就看出来,她这腿是长时间处在低温环境中,被活生生冻出来的,心中一紧:难道,她没说谎,我们真是从黑山镇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的?

孟甘棠放下裤子,用手搓了搓腿,哈了口气对我说:“除了这个证据,我还能说出来几个........”

“不用说了,我信你!”

我心惊肉跳的一抬手,打断了她后半句话,说道:“不过,你说的这些,跟那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孟甘棠郑重其事的一点头,沉声道:“有关,而且有很大的关系!你昏迷这段时间,我从文警官他们的讨论中,又发现了一个非常蹊跷的地方......坟地中的血月和鬼打墙,似乎只有你在场的时候,它们才会出现........”

“换言之,也就是说,血月和鬼打墙是专门奔着你来的!”

我心头咯噔一跳,后背隐隐渗出了冷汗,忐忑不安的道:“专门为我出现的?这,这,这有什么根据?”

孟甘棠摇了摇头,说:“有是有,但解释起来非常麻烦,还有许多地方经不起推敲。总而言之,我认为是怨水中产生的那个意识,想要通过血月和鬼打墙这种方式,引你去底下的通道中。”

“至于目的何在.......目前还不知道!不过,从眼下所有的线索来整合分析,你能苏醒过来,很可能是因为......它!”

我听她说完,大脑凌乱了很长时间。

横沟中的怨水,能自主产生意识就够神乎其神得了。依她这么说,这不知是鬼是妖的东西,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让我下到那座墓室中?

可是,它这么做的理由呢?

不知为何,我脑海深处恍然间又回**起,最后一次昏迷中,听见的那种机械冷硬的说话声。

我想极其去听,它到底在说些什么。可不管在怎么静心凝神,总觉得自己仿佛与那声音中间,隔着层什么东西,听不真切。

“好了,我给你已经说了这么多,你总该相信我们是真的了吧!”孟甘棠一声薄嗔,让我晃着脑袋,努力压下脑中的声音。

随即,抖擞精神对她嬉皮笑脸道:“信,瞧你这话说的?咱俩什么关系,老夫老妻的我不信你去信谁?”

“对了,我记得你曾经好像让我.......替你保管了一个东西........它是什么呢?”

孟甘棠没好气的一哼哼:“你还是不信我!龟壳,是我让你从古云国遗址中拿到的龟壳!行了吧!”

我干笑两口,继续说道:“那龟壳长啥样子呢?上边有几根线?”

孟甘棠直接瞪圆了眼睛,生气道:“你这混蛋有完没完?那龟壳我又没见过,怎么知道它有几根线!”

我一听这话,心里算是彻底踏实了下来,掏心掏肺的对她说道:“孟大美女,实在抱歉呐!咱说句实话,刚才我真是被那些鬼经历搞得杯弓蛇影,打心眼里怕了!别说看你们,就连这事情没说清楚前,我看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孟甘棠无奈的叹了口,说:“算了,这次你能醒过来,已经大出了我的预料!不过,你必须马上帮我离开这里!”

“离开?”

我一惊,急道:“我这才刚从鬼门关溜达回来,你怎么忽然就要离开啊?是不是怕我再那啥?你放心,咱可以像你保证.......”

孟甘棠低喝道:“闭嘴,少胡说!谁怕你......你那个了!”

“你没醒之前,你这几个好朋友已经当着我面,正儿八经的商量好该怎么把我扔到牢里去.......我目前还没吃牢饭的打算!”

“还有,阿大估计已经再找我了,我必须得尽快赶回去!”

我烦躁的踢了脚边的雪,说道:“行行行,想走就走!老子又不是舍不得......话说,你这一走,咱啥时候能再见面呐?”

孟甘棠脸红了下,快速道:“看情况,估计超不过四五天!”

“别忘了,我跟阿大这次来的任务是什么!按那家伙认死理的性子,不抓到你,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一个激灵,拍腿小声道:“靠,差点忘了这茬!孟大美女,佛主那老家伙没事干抓我是几个意思?就因为上次古云国那点小小的误会?”

“小小的误会?”

孟甘棠古怪道:“佛手一口气死了三十多个人,还有那张长老也折在了底下。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全被你顺手牵羊的拿走了!你给我说,这是小小的误会?”

我哑口无言,孟甘棠神色突然一紧,向客厅回头看了看。让我给她打着掩护,猫着腰快速向院门走去。

到了院门,她转身给我比划了个‘打电话’的手势,便义无反顾的埋头冲进了外边的鹅毛大雪中。

我目送她背影消失,跟着,头就大了起来。

她这潇洒一走,却给我留了个烂摊子。我必须得想个面面俱到,滴水不漏的说辞,能让文芳他们相信,我不是故意放她走的。

不然的话,这几个家伙绝对饶不了我!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只冷冰冰的手,从身后冷不防的搭在了我左肩上,我当场被吓了一跳。

“是我!”

跟着,文芳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转动脖子向后一看,来人果然是文芳,便惊讶道:“你怎么出来了?你不是应该在客厅吗?”

文芳没好气的抬起脚,照着我小腿肚子踹了一下,质问道:“怎么,现在又认识我了?说,为什么要放她走?”

我左右为难的支吾了好半天。

文芳气的又接连踹了我三四下,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这混蛋,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你担心?你倒好,装疯卖傻的把我们支开,原来是想放那女人走?颜知啊颜知,你还有没有良心?”

我见文芳说着说着眼圈儿给红了,当场就吓了一跳:自打认识她以来,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柔弱过。

这次,她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我手忙脚乱的想给她解释,黄叔那大嗓门的声音又从客厅冒了出来,只好临时改口道:“你,我.....嗨呀,文芳,这事能不能等咱们回去以后,容我单独给你解释啊!”

文芳沉默了会儿,转身道:“跟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