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王陵再现!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七章王陵再现!

黑山镇人立而起,打过来的巨掌迅速接近,毁天灭地的气浪,让我登时发出一声怪叫:靠,如来神掌!

当下,我哪敢继续在这多做停留?

快速抬头四处瞅了瞅,哭笑不得的发现,这里竟是黑山镇镇口那个发廊。

被横置的房间中一个角落,蜷缩着几个白条条的身影,此刻身如筛糠,面无人色的搂抱在一起,粉色暧昧的灯光下。颠倒在左侧的玻化瓷砖的地面上,东一块西一块分布着滩滩晶莹的**。

房中,到处充斥着股令人面红耳赤的腥臊味。

“大,大哥,外边地,地震了吗?”这时,角落中的落地窗上有个赤条条的女人,紧张兮兮的冲我问道。

我匆匆丢了句:没地震,你们几个接着玩!

说完,我已经顺手从旁边抓了条带着锁扣的情趣皮鞭,快速向上一抛,锁扣勾住了头顶发廊大门的把手。

容不得试探皮鞭绑的牢不牢固,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对不起,在一个小阿妹的胸口上一踩,借力直接跳了上去。

我双手成功抓住门槛后,迅速的翻身爬上去,黑山镇巨人那一只手掌这时已经近乎压在头顶上。

生死之间,我身体平躺在墙壁上,双手向上一撑,险之又险的在巨掌拍下来的最后一刻,从这条‘手臂’上滑了下去。。

头顶天崩地裂的撞击,发生在我身体凌空的一刹那,街道两边的建筑物顷刻间化为了残砖烂瓦,天女散花般的向四周爆射而出。

我整个后半身一瞬间中,不知就挨了多少块瓦砾的冲撞,等落到地上时,只觉得整个身体都快要散了架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耳边熟悉的奸笑声‘咯咯咯’的回**起来,我如临大敌的转头一看,阴森的人皮鬼脸,已经从左边扑了过来,劈头盖脸的朝我面部盖来。

接连的怪诞遭遇,令我恨不得马上死去,但身体却比思维反应快一步,提前进行了躲闪,顺便从旁边的雪地内,抄起一块尖利的玻璃片,从下自上的捅了过去。

出乎我预料的是,这次匆忙反击之下,居然直接在这张怪脸上捅出来一个大窟窿,令它发出一阵诡异的惨叫声,飞快的退到了后方。

这时,我换了口气,一边躲着头顶两侧建筑物的毁灭余留下来的各种碎片,一边快速冲向那张鬼脸,手中的玻璃一鼓作气的冲它身上斩去。

那张怪脸吱吱哇哇的逃窜着,但之前被我捅出来的那个窟窿,让它好像变成了一只漏气的气球,忽上忽下的漂浮前进,哪有我趁胜追击来的速度快?眨眼间又被我捅出来七八个透明窟窿。

眼看着,我只要再来几下,这张可恶的鬼脸就得彻底完蛋不可时,四周的场景猛的又是一转,居然又来到了张姐楼顶的花园中。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我只是微微一惊,见那张‘只剩下一口气’的鬼脸,晃悠悠的飘到了亭子中,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就要果断宰了他。

这时,那张鬼脸到了亭子底下后,竟停了下来,惨白惨白的人皮,一阵诡异的蠕动,眨眼间变成了一个‘人’!

我翻过花圃,快要冲到它跟前时,那人突然转过了头来,悲伤地的叹了口气:“阿弟,你还要造多少孽才愿意收手啊?你就不怕,阿爹的在天之灵看见你做的这一切后,不得安宁吗?”

我看见这个人的脸后,脑袋嗡的一声变成了空白,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所有动作,惊呼道:“王陵,怎么是你?”

对面的王陵听见我的声音,似乎也怔了一下,蹙眉道:“这.....这不是李朗的声音.....你,你不是李朗!你是谁?”

我提防的盯着他,手往自己脸上摸了摸,感觉有点不对劲,急忙将玻璃放在眼底下一看,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脸不知在何时,居然变得和李朗一模一样,莫名恐慌了一下。

不过,我很快又冷静下来。今天发生的怪事实在太多了,让我大脑的神经表层几乎都麻木了。

一个人糊里糊涂的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让我急需找一个人交流沟通,看见对面的王陵此时似乎没有多少敌意,便一屁股累的坐在雪上,说道:“喂,我问你,你到底是谁?是不是王陵?他在坟地的时候,不是已经被我失手杀了吗?”

对面的王陵一听这话,登时喜不自禁的睁大眼睛,叫道:“颜知,你是颜知颜先生?颜先生,真的是你吗?”

我闻言心道:怪事啊!这家伙,难道真是王陵不成?这怎么回事?

我糊里糊涂的一点头,拍着胸口道:“不错,我是颜知,如假包换!我说,你真是王陵?咋刚才变成那鬼模样?难不成,你被我失手杀了后,真变成鬼了?特意搞出这么大的一堆的麻烦事,想找我报仇?”

王陵也如释重负的坐在了地上,‘唉’的一声长叹,说:“颜先生,见到您可真是让我大大的松了口气!你问问题之前,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李朗的意识......是不是被你已经吸收了?”

“李朗的意识?”我皱眉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王陵嘟囔了声‘奇怪’,又问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无语的心说,这人怎么回事?老子不是被你刚才乾坤大挪移,跟个提线木偶似的弄来的吗?你现在问我是怎么来的,是何居心?

不过,我转念一想,就明白他可能不是问我这个,而是问遇到我之前,我是怎么过来的?

这个问题也正是我心头最迫切的问题,我急忙告诉他说:“嘿呀,说起这事来,那可是怪姥姥卖倭瓜,怪到了姥姥家!这不,那天我冻成了个人棍回去后,有伙朋友过来问讯过来,想要查查那洞底下有什么?”

“本来吧,这事跟我没啥关系,我正在张......你家养伤呢!谁知道大半夜的又接到了镇里王医生的电话,说是镇子里闹鬼了,让我去救他!”

“可你猜怎么着?等我急急忙忙的跑过去,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去镇子里溜达了一圈。出来之后,跟我那朋友一脑袋竟然直接又给窜回了坟地中,把我吓了个半死。”

“于是,我俩商量了一下,就下了那个洞,一番周折找到了个墓室,先是遇到了一群鬼猴子,又在墓室尽头的一条深沟中发现了我那几个同伴.......”

王陵认真的听着,等我说到这里,纳闷的叹了口气,问道:“颜先生,你那几个朋友当时是不是正躺在‘怨水’中?怎么叫都叫不醒?”

我一听这话,忙拍着大腿道:“嗨呀,可不是!兄弟,你说的那种怨水,莫不是沟里头那种红色的**?”

王陵点点头,落寞道:“正是它......那种**叫做怨水,是我......养父通过研究一些被称为什么异虫的超自然生物,从死人的尸体中提炼出来的.......”

我看他似乎对这种怨水了解颇深,想起之前在李朗记忆中看见的那些画面,忙追问道:“兄弟,这种怨水有什么作用?我之前下到那深沟后,无意间被一道黑影给钻进了体内,就像是跟自己的身体给隔绝了,出现了很多个古怪的画面.......”

说到这,我顿了顿,看了他一眼,接着道:“据我的分析和推测,我当时看见的画面应该是李朗的记忆.......还看见了你跟李朗小时候的事情,他被你养父好像失手打死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