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 地底棋盘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五章地底棋盘

我打了个激灵,迅速转身过去,只看见有个黑乎乎的影子从眼皮底下一闪而过,‘啪’的声,脸上就被人重重的打了一下,火辣辣的疼。耳膜似乎也受到了损伤,左耳嗡嗡的响了起来。

这一下几乎将我打懵了,眼睛金星直冒。身体一个趔趄,两只脚没站稳,后脑勺朝下,直接磕在山坡的一块石头上,热腾腾的血瞬间便冒了出来,身体咕噜噜的一直从山丘上,滚进了下方的坟地内。

等我身体停止下来后,近乎已经丢了大半条命,模模糊糊的又看见有个人快速跑过来跪在地上,将我脑袋轻轻捧起,焦急的大呼:“崽子,崽子你没事吧?啊......阿爹不是故意的,好小朗,你快把眼睛睁开,阿爹再也不打你了!”

我极力想抬起眼皮,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可是,大脑昏昏沉沉,根本无法做到。并且在这个时候,又有很多陌生的画面从我眼前急速闪过。

一直努力保持清醒的思维,此时也混乱起来,依稀有个模糊的声音在脑中不断回**:李朗......李朗........你是李朗.......

这声音在我听起来,宛如魔鬼在耳边的低吟一般,带着令人沉沦的魔力,仿佛干扰了我的记忆,**我对自己的身份进行全盘否定,不断引导告诉我:你不是颜知,你是李朗........你是李朗.......

“我是李朗.......”我思维越来越混乱,好像在我脑海内出现了一只吞噬一切的黑洞漩涡,将我的意识蚕食牵扯。

随后,我被黑洞蚕食的记忆,迅速的被闯入大脑的陌生记忆填补占领,无边的寒意笼罩而来,出于本能,我极力想要挣扎反抗这种情况的持续发生。

可在这种力量面前,我的力量却渺小的宛如一只蝼蚁,蚍蜉撼树根本无法阻止这些记忆对我大脑的侵蚀。

这个时候,我仅存的意识中只剩下了一道模糊的声音:记住,你就是你,在古云国把我糟蹋的那个畜生.......一定要记住啊!

我如同漂浮在怒海鼎涛之下的一叶孤舟,意识中反复响起着孟甘棠最后留下的这句话.........

又不知随波浮沉了多长时间后,四周所有的动静瞬间一止,陷入了一片浓郁如墨的死寂黑暗中。

这里好像是一条逼仄狭窄的通道,前后有风吹来,带着令人作呕的臭味,而且,前方不远处依稀有人在说话。

我现在只想弄清楚,眼下我这处境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墓室深沟中那条黑影进入我的身体后,我整个人先是失去了所有感知。

跟着,意识似乎又被从大脑中剥离出来,穿越时空般的进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中。并且,根据我的推断,那个人应该还是李朗?

这种闻所未闻的情况,我相信换了任何一个人,都跟我此刻的心情一样——简直被狗-日了!

我深吸口气,先朝自己的脸上摸了摸,有棱有角,好像就是我自己的脸。我也懒得再瞎琢磨,壮着胆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走了二三十步,前方隐约到了尽头,出现了明亮的火光。

那里似乎是扇门洞,里边的空间很大,从上方垂下来许多铁链子,令我微微吃了一惊:靠,怎么是那个墓室?

接着,便听一道稚嫩的声音从墓室中传来:“阿弟,阿弟你快醒醒啊!阿爹,阿弟怎么了啊?你快叫醒他呀!我不要他睡觉,我要跟他玩.......”

另一个声音,听起来十分暴躁:“滚滚滚!废物,就他妈知道玩,小朗要是死了,我弄死你给他陪葬!”

一听这俩个人的声音,我便怔了一怔,第二个讲话的人,竟然是刚才我在山丘上听到的那个人?

从他的话中判断,他的身份十有八九是李朗的父亲。那这个和他对话的小孩,难道是......王陵?

我壮着胆子,偷偷溜到了那扇门洞的测角,伸长脖子向墓室中快速看了一眼,发现这个墓室非常新,四面墙上的砖块还保持着原色,天井上垂下来的铁链上,锈迹也没有之前那些的多。

不过,墓室尽头处的深沟前方四五米的那段隔空带,却并非是空的,有两间做工极其粗糙的茅屋伫立在那里。

此时,破败的屋前有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看不见面孔,但都跪在地上,在他们中间放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小孩。

也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怎的?我只觉得那个小孩眼睛虽说是闭着的,但却似乎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盯’着我看。

我当场吸了口凉气,急忙把‘头’缩回来,心脏在胸口砰砰乱跳着........

从那个小孩的身上,我心惊肉跳的感受到一种极其可怕的感觉,就好像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将目标,已经锁定在我身上的凶恶猛虎。

“坏了,崽子,坚持住!给老子坚持住,你不能死,不能死啊!!!!”忽然间,墓室中传出来一到撕心裂肺的吼声。

我硬着头皮急忙向内看去,发现地上的‘李朗’似乎死了,那团大很多的人影正痛不欲生的抱着他的头,旁边的王陵也呜呜呜的哽咽起来。

我心里的疑惑几乎到了极点。

对目前的处境,我内心深处其实并非一团乱麻,是有一点猜测的:鬼上身这几个字,始终在我心头环绕着着。之前所有的怪诞的经历,假如串联在一起看的话,当真像极了‘李朗’的鬼魂上了我的身,想要趁机霸占我的身体,借尸还魂!

我现在所看见的一切,某一程度上说,应该是李朗以前的记忆。

可在这个记忆中,李朗在此刻应该已经死了。

可是,眼前的这些画面依旧没有消失。而且他父亲死后,他又跟王陵一起下山生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无数的迷雾瞬息而至,在我想的入迷时,画面猛的一变,我居然又出现在了那个深沟上方。

这个时期的深沟,应该还处于修建阶段,底部是条毛坯未净的陶瓷地面,没有丁点那种‘龙血’的存在。

不过,在深沟的正中心,却有一条黑乎乎的暗道,李朗的父亲骂骂咧咧的指使着王陵,两人一起将李朗的尸体拖进了那个暗道内。

我等他们消失后,赶忙跟了上去,一股浓郁到能将人直接熏死的尸臭,猛不然的钻进鼻孔,我吓得赶紧屏住呼吸。

暗道不深,往下走了能有十几米就见了底。

眼前的一幕,登时,让我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只见地面上到处罗列着长长的‘排水渠’,纵横交错如同一面巨大的棋盘,一眼看不见尽头。

黑色的顶部,一根根铁索凌空而下,深入到这些渠中。

远处隐约有哗哗的水流声,似乎有条河正往这些四通八达的排水渠中注水,浑浊的水面上,到处漂浮着许多白乎乎的东西。

那对父子已经抬着李朗的尸体,沿着‘棋盘’的底线,正往前走。

我蹑手蹑脚的跟上去,接近这些排水渠后,尸臭味已经接近到了嗅觉感知的极点,定眼一看,飘在水面上的这些白色不明物,竟然是一块块被水流带动的人肉。

在这些人肉中,我还发现了许多零碎的骨骼,捏着鼻子心道:没想到,这底下居然是这种场面?

看样子,这些排水渠应该都是李朗那个神秘的父亲开凿出来的......可他为何要弄这些东西?是为了制造那种‘龙血’吗?

水面上那些人肉漂浮团,数都数不清,他又是从何弄来这么多人肉?而且,这些人肉已然近乎肉泥,应该是被人剁成肉泥放进这些渠中的,这又是为什么?

过了一会儿,前面两个身影停在了‘棋盘’中心的一条开阔路面上,那团大很多的人影起身走到一根铁索边,对王陵骂道:“废物,给老子过来..........”(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