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叫不醒的同伴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三章叫不醒的同伴

沟底的**非常浅,仅能勉强淹没至文芳他们几个的耳后根。文芳他们平躺在沟底,双眼紧闭。但脸颊却凸显出一种反常的红润,貌似安详的面容,嘴角却都微微上扬,一种莫名阴森诡异的气息迎面而来。

身后暴躁的猴群环伺,这些畜生却始终不敢越过那道无形的警戒线,只敢盘踞在外边龇牙咧嘴的虚张声势,尖利的叫声令我心中莫名烦躁,面对沟底下的文芳等人兴奋之余,我又觉得好像有哪个地方不对劲?

稍微一想,我很快就找到了这种诡异感的来源...........秦如玉的呼救声,到了这个位置忽然又瞬间消失,这怎么回事?

我们是顺着声音的来源,才找到这里来的,按道理此地的声音应该会到达最高峰,怎么一下子又没了?

我晃了晃脑袋,自我安慰道:大概是这些猴子的声音太烦人,又或者是秦如玉喊累了睡了过去........

总之,无论如何,现在先叫醒文芳他们才是当务之急!

于是,我强硬的压下心头的突兀,拍着大腿‘嗨呀’喊道:“哎呀,我说你们几个好兴致啊!感情这冰天雪地的,特意跑这儿来睡大觉?快醒醒,我来投奔组织怀抱了,还不欢迎欢迎!”

说完,我殷切的等着黄叔那老土匪睁开眼睛,气急败坏的来骂我!

但是,我经由喉咙大喊出来的声音绝对不小,甚至将那些外围的鬼猴子都吓得开始吱哇乱窜。可过了很长时间,文芳他们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仍旧死尸般直挺挺的躺在那滩‘龙血’中........

我抓了抓头皮,心头隐隐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提高嗓门喊再次喊道:“喂,我说你们几个不带这么玩的!我都过来了,还装什么死?快醒醒,我刚被那群猴子差点万剑穿身,急需组织温暖的怀抱依赖一下......”

过了一分多钟,回应我的只有身后猴群更加狂躁的嘶鸣声.......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文芳他们几个的情况有点不对劲:文芳生性警惕,职业的特殊性让她不管在何时何地,对周围始终保持着一种敏锐的洞察力。

我前段时间和黄叔喝酒喝大了,俩人打了个赌,要我在文芳睡觉的时候,摸进她卧室溜达一圈。不想,我前脚刚推门进去,后脚文芳就醒了,抓住我就是一顿胖揍。

可是,我现在这么大声的嚷嚷,文芳却半点反应也没有,就仿佛死了一样,令我整个背部渐渐涌起了寒意。

我转头看向孟甘棠,发现她不断的转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压着声音向孟甘棠问道:“孟大美女,你再看什么呢?底下这几个家伙情况有点不对头呐!你给咱仔细瞅瞅,这里会不会又有个什么精神空间?沟底下的文芳他们,是不是它整出来的幻象?”

孟甘棠满是凝重的停止了动作,摇头道:“......应该不是,这个地方并没有精神能量波动,他们几个是......真的!”

我心底发毛的说道:“那就怪了,既然不是幻象,那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头来?还怎么叫都喊不醒?”

“难不成,他们是被什么东西给袭击了,打晕过去扔到了这里头?”

面对这种反常诡异的情况,我大脑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起来,缩着脖子朝沟底下的到处打量着。

总觉得文芳他们身下正有只看不见的怪物,正从下往上的盯着我们两个。

就在这个时候,我猛不丁的发现,孟甘棠的眼角始终有意无意的看着后方墓室头顶的一处天窗。

我心中一凛:她在看什么东西?为什么不告诉我?

于是,我不动声色的就想转头过去,向那个位置看看!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让孟甘棠想要隐瞒?

但就在此时,孟甘棠猝不及防的身体一横,挡住我的视线,对我说道:“颜知,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我们既然叫不醒他们,也不能任由他们在底下待着,你直接下去捞人!我在上边守着,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及时提醒你!”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恼火的认为她这是在欲盖弥彰,不想让我发现那个天窗处的东西。

可是,这时另外一道声音却在我大脑中猛然出现:“颜知,别往那个天窗看,我已经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相信我!听我的话,快下去!切记,绝对不要让身体接触那些红色**!”

我闻言一惊,犹豫了数秒,快速说:“好,那你眼睛可得放亮点!龟壳的位置只有我一个知道,千万别给咱出什么岔子!一有不对劲,立马提醒我!”

我挽起袖子,将军刀用牙齿咬住,探手就往沟里边滑的时候,耳边突然听见一阵呜呜咽咽的声音。

这声音入耳的同时,让我如临大敌的停止了所有动作,站在原地冷汗涟涟的打着抖,心中疯狂呐喊:这是......这声音,好像是庾明杰的惨叫.......他,他似乎遭受某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平日温和的嗓音变得宛如厉鬼........

更让我心惊肉跳的是——庾明杰痛不欲生的惨叫声,竟是从身后的猴群中传出来的.........

我想转头去看看情况,孟甘棠的声音又措不及放的在脑中响起:“不要管这个声音,快下去!”

我迟疑了一下,咬咬牙决定相信孟甘棠。人非铁石,料想她应该不会害我,否则的话,上次古云国那会儿,我就没命了!

于是,我身体往前一倾,倒进了沟中。

跟着,双手双腿快速抵住两侧冰冷的砖块,按照脑中不断出现的孟甘棠指引,向下划了两米多。然后,腰身猛地发力,调整位置将手落在秦如玉胸口上,两条腿就势往下一收,准确无误的踩在了旁边的黄叔身上。

下来后,我才发现文芳他们几个身下的这种‘龙血’底部,原来是一片非常厚实的陶瓷地砖,烧制的手法十分粗糙,从深沟的另一头一直延伸到尾端,将整个深沟的底部覆盖其下,宛若形成了一口,放大无数倍的陶瓷马厩。

并且,面对墓室那一侧的墙面地脚的陶瓷上,有许多斜斜向上开辟的小孔,非常小,大概有我的拇指粗细,表面布满了许多暗红色的斑痕。不过,排列的却非常有规律,让我不禁疑惑:深沟中的龙血,似乎正是由这些小孔中流过来的?

可是,这些孔又通向什么地方?

它们聚拢过来的龙血,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这时,孟甘棠给我快速丢了句:“先等我一会儿,什么也不要做!”随后,她那边就没了动静。

我踩着黄叔的身体,撑着秦如玉面团般的柔嫩胸脯,小心翼翼的爬到了她的身上,两条腿顶住砖墙,身体下倾伸长脖子在她脸上打量着,想搞清楚她和其它人是怎么回事。

秦如玉本就生的极美,近距离的端详之下,更是有种我见犹怜的柔弱。

她的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却在不时抖动着,白如莹玉的眼皮时起时伏,诱人的团峦胸口,起伏的频率和幅度时快时慢,像是处在一种半梦半醒,极力挣扎的状态中。

可是,嘴角那抹严重破坏美感,给人阴森的弧度却始终保持不变。

我皱着眉头,再向其它人脸上打量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和她一样,仿佛处在一种极力想要醒过来,但无法抬开眼皮的状态中。

这种状态,令我不由联想到了传说中的鬼压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