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九十三章 **的调查

字体:16+-

第九十三章**的调查

宾馆中,我送走刚给秦如玉吊完针的王医生。

我关上门,把放在胸口保暖的热牛奶递给她,顺势坐在床边,掖了掖被角,看着窗外问道:“秦大美女,这件事你怎么看?”

秦如玉娇憨的拿两只手抱住牛奶瓶,咂嘴抿了口,偏头说道:“从目前来看,王医生说的那个李朗,很可能就是文警官说的人为因素!不过,我们也不能彻底排除失踪的那几个人和异虫无关。”

“毕竟,我们才刚到这里,了解的线索太少了。我建议,咱们应该找机会,先拜访一下这位河伯使者,再去想办法,找一找那个幸存下来的打捞队员。”

我惊讶的看了看她,秦如玉性格低调文静。以前有文芳在,很少见她发言。没想到,她思路竟然这么清晰!

她这番话,直接说到了我心坎里。

秦如玉身体还很虚弱,喝完牛奶后,很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给楼下的宾馆老板有打了声招呼,用电话让文芳在市警厅帮忙查了下那个打捞队员的住址后,开车直接赶了过去。

地点不远,当时警方找来的打捞队,都是就近寻找的本地村民。他们生在河边,水性娴熟。

我十点动的身,不到十一点,车已经开到了一个临河的村子中。

还没进村,我就先瞧见村中很多家门口一溜烟的挂着白灯笼,贴着白对联。偌大的村道,却看不见一个走动的人影。

在空中洋洋洒洒的漫天大雪中,整个村子说不出的阴森渗人。

走进村中,我按图索骥,找到了那个叫王陵的打捞队员的家。

抬头看着干净的木门,抬手敲了敲。

过了会儿,门后传来了脚步声。

木门嘎吱一声被人从里边打开,出来的是个三十来岁,穿着一身睡衣,长得不错,皮肤保养也比较好,可一双眼睛却通红异常的中年美妇。

她先是神经质的朝外看了又看,发现门口只有我一个人后,张口便泼辣的问:“你是谁?敲我家的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不管你是哪家找来的人,我家男人都和那件事没关系!”

“他们死了,是他们自己命背!”

我劈头盖脸的被她一阵吼,脑子迟钝的还在发呆时,就见她作势想要关门,一急之下赶忙按住她的手,说道:“大姐,大姐,等等!等等!您误会了,我不是谁家找来的.....我是......我是警察,来找王陵大哥做调查的!”

这女人警惕的看着我,问道:“你是警察?证呢?”

我一愣,有些为难起来,自己哪来的警察证?眼瞅这女人神色越来越不善,急中生智想了个招。

我一边解释着:“大姐,这,这我一时出来的匆忙,忘了带警察证!您稍等,我联系我的同事,她可以给我证明的!”

说话间,我已经取出手机给文芳发了个视频通话,让她配合这女人,又是出示了警官证,又是拉来庾明杰做了第三方证人。

总之,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这女人勉强相信,把我让进了屋子。

进屋后,我就觉得非常蹊跷。

因为在露天的土院子中,停着一辆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跑车。进了客厅,里边奢华的布置,更是令我匪夷所思。

一个普通人的家,哪来这么多钱买这些东西?

这个叫张姐的美妇,请我落座后,端了杯茶上来。

跟着,自己竟然也坐了下来,声音沙哑的对我说:“颜警官,我家男人这几天不在家!他的事情我差不多都知道,您有话就问吧!”

“张陵不在家?”

我皱起眉头,心中有了点火气,以为这老娘们是有心耍我,冷脸问道:“那他人呢?如果不忙的话,还请你打电话通知他回来一趟,配合我做完调查!”

她似乎很焦躁不安,大声道:“他去哪儿我怎么知道!自从那次的事情发生后,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整天混在外边,电话也打不通!把这么一大堆烂摊子,全抛给我一个妇道人家。只知道寄钱回来,迟早要死在外边!”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便问:“大姐,你说张先生自从那此事过后,就没有再回来吗?那他又是怎么把钱寄给你的?如果是转账的话,我们可以通过手机定位,帮您找到他的位置的!”

她放下遥控器,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突然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瑟瑟的道:“不是转账,我,我也不知道那死鬼是怎么做的!每隔两天,他就会把钱装在信封,放在我枕头底下.......”

说话间,她的一张脸猛然变得非常白,身体抖个不停,支支吾吾的道:“有,有天晚上,我,我特意没有睡觉,想看看他是怎么把钱放下来的......”

“可,可是,我,我只看见一个黑影,拿着装钱的信封,像鬼一样的没有半点声音,就从门口直接走到我床边......”

她神经似乎绷到了极限,身体似乎本能的向我靠拢,两只手紧张的抓着我胳膊,弄得我非常尴尬的咳了一声。

但她却仿佛没听见,自顾自的抖着说:“我,我当时以为是那个死鬼,就想质问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回家......”

“可是,等,等我伸手去抓他的时候,他,他身体竟然像是水做的一样,被我一抓,整条......整条胳膊都没了......”

她说到这里,惊恐的眼神渐渐回过神来,直把身体往我怀里头挤,可怜兮兮的对我道:“颜警官,这件事我一直不敢跟村里人说,他们都嫌我家男人一个活着回来了;警方又不相信这些事情。”

“我一个女人家,最近一天好觉都没睡过。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我听她说的脊背直冒寒气,下意识的也没推她。不知怎么回事,反而鬼使神差的将手放在她绵软的大腿上,来来回回的游曳着。

这完全是种潜意识的行为,连我自身当时都没有注意,打了个寒颤问道:“张姐,那你就没想过,这件事可能和那个李朗说的河伯显灵有关吗?”

她哼唧一声:“啊......哎呀.....那,那李朗就是个神棍,旁人不知道他那点事,我却听我家男人说过一些呢.....颜警官,人家好难受啊,再往下点......哎哟,美死了,对,就是那里!”

我此时在她这骚媚的呻吟声中,猛的回过神来。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右手竟已经越过了危险的睡衣火线,直接探入了一片潮湿火热的草丛中,正有意无意的在里边徘徊着。

我第一反应,就是:糟糕,这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把手放这娘们那里去了?

但又看着她主动迎合的姿态,镇定下来,昨晚被秦如玉搞出来的邪火,猛的从腹中窜了上来。

理智瞬间被心底潜藏的欲望打到,非但没有抽出手来,反而更进一步,一把扯掉她的睡衣,双手一抻,直接将她放在了腿上。

一边肆无忌惮的享受着她肥嫩的身体,一边问道:“张姐,给我说说,你听王陵说过李朗的什么事?”

她这个年龄,正值虎狼之年,王陵又很久没有回来,估计已经饥渴了许久。

此时,在我的挑逗下,完全沉沦在欲望的深渊,主动用两只手托起胸前那对软绵绵的乳峰,眼神迷乱的往我脸上凑。

两条腿不安分的摩挲着我的腿面,大声的喘息着:“好....好难受,小颜警官......快用嘴咬,对,使劲点.......噢,美,美死我了!王,王陵那死鬼有,有回神神叨叨的对我说,李,李朗那个废物,能,能通灵哩!有,有天晚上,让他,让他亲眼,亲眼看见了那废物死了多年的老子......哎哟......小颜警官,您要审死我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