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八十章 洞底春情(上)

字体:16+-

第八十章洞底春情(上)

措不及防的一幕,看的我心惊肉跳。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那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身体便在我们眼前,萎缩了七八圈。

又过了几秒,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体内的血肉内脏,包骨头的尸体,再也支撑不住衣服的重量,咯喇喇的塌陷下去。

声音停止后,我后背冒着寒气打眼一看,地面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西装,吞口水的忙将头偏到一边,没有勇气再去多看一眼。

这时,那只进食后的蝎尾雪蛛,白色透明的身体,竟然彻底的变成了红色,体型隐隐都变大了一圈。猛然间,掉转矛头,猩红的双眼转向我们这个位置。令人心底发毛的恐怖蝎尾,左右摇摆着,像是随时要对我们发起猛攻。

“阿大,过去教训一下那畜生!”这时,佛主转头,对身后一个干瘦的黑衣人吩咐了一句。

那人一声不吭,两手空空径直走向了凶威大盛的变异雪蛛。

瞬间,雪蛛被他激怒,狰狞的口器嘶吼一声,八足并用愤怒的向他扑了过来,这一幕,看得我一时忘了呼吸,直直的盯着那人。

只见那人,一不闪,二不躲,原地不动。

等那雪蛛扑到身前时,我只看见一道黑影闪过,在定下神来时,半人高低的雪蛛,已然被他踩在脚下。

跟着,那人弯下腰去,提起拳头冲着雪蛛坚硬的脑壳便是一顿猛砸,砰砰砰的撞击声,甚至压过了大阴河的水浪,清晰的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我震惊的张大了嘴,喃喃道:“亲娘咧,这家伙......还是人吗.......”

那个阿大不知疲倦的举着拳头,将雪蛛砸了个半死后,才一脚踹过去,将它踢到了七八米开外的地方。

随后,拍了拍手,平淡的走回来,一言不发的又站在佛主背后。

我看了他好几眼,就听张长老喊道:“快看,那雪蛛动了!”

所有人重又向前看去,只见那只雪蛛哪还有之前的威风?如同丧家之犬,急速拖着受创的身体,向一处位置跑去。

“快追!”佛主一声大喝,我们就被人推着,朝雪蛛追去。

我担心的掉头看了眼美玲,发现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突然出现在那里,将她一把抗到肩膀上,飞快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那人临走前,似乎还对我晃了下胳膊。

我瞬间反应过来:他奶奶的,是孙勇那家伙!难怪,刚才一直没看见他,原来是在我后边呐!

我们跟着雪蛛,左绕右拐的向前大概跑出了三十来米,到了一片凌乱的石地前。雪蛛在石地中停了下来,像是猎犬一样,低头在地上一个劲的猛嗅。

突然,停在了一堆乱石前,铁鞭般的蝎尾一扫之下,将所有碎石清除掉。

佛主忙让人把探照灯打过去,就看见在那处地面上,居然有个诡异的图案造型,很像古彝族的星盘。

这时,雪蛛挥动尾部,尖利的蝎尾长刺,直直的刺入了星盘的月亮图案上。顷刻间,周围的地面就轰隆隆的震动起来,幅度越来越大。

等我们快要站不稳的时候,地面的震动缓缓平复下来。孟甘棠激动的指着那里喊道:“洞,那里出现了一个洞!”

我们急忙定睛看去,果然在那个位置,出现了一个直径约两米的洞口,雪蛛纵身一跃,直接跳入了洞口内。

佛主快步走过去,向洞口下瞧了瞧,退到一边,对孟甘棠用下巴指了指我们,孟甘棠就点了点头,把我推到洞口前。

她解开我身上的绳子,改用刀子顶着我后背,拿手拍了拍我肩膀,扬着眉毛说:“颜先生,请吧!”

我恼火的瞪了她一眼,伸长脖子往底下一看,里边黑幽幽的一片,似乎有一道十分陡峭的台阶,斜斜的通往底部。

我心知此时容不得我反抗,便活动了一下手脚,无奈的看了眼嘴巴被捂住的文芳和黄叔,接过孟甘棠递来的探照灯,先将一只脚探了下去。

我发现没事后,才小心翼翼的举着探照灯,慢慢往下走。大出我意料之外的是,孟甘棠竟也下来了,跟在我后方两三米的位置,手上抓着一把手枪,黑乎乎的枪口正对着我的后脑勺。

我没在意,步步为营的用探照灯观察着两边的情况,发现这是条人工修造的笔直通道,两边的石壁异常潮湿,布满青苔。

再往下看,只有一个黑点,看不见到底通向何方!

我向下走了大概能有半个小时,身后孟甘棠那骚娘们一声娇喝:“站住!”

我停下来,她枪口对准下方,扣动扳机开了一枪。刺耳的枪声,经过这条甬道的回**,越来越大,一路盘旋了上去。

很快,上方也传来了一道枪声。

孟甘棠又把枪口对准我,突然走了过来,在我错愕的表情中,一只柔弱无骨的胳膊,毫无预兆的搭在我的肩膀上。

不等我明白怎么回事,先是背部被两团惊人柔软的肉团死死抵住。

跟着,腰部一紧,一双火热圆润的大腿,从腰后分开,老树盘根般的夹住了我的身体。两只被白色登山鞋包住的小脚,灵活的贴在我肚子上。

同时,脊椎末端的位置处,忽的被一片超乎想象的柔嫩潮湿的狭长物件,密不透风的紧紧贴合。

只消这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悸动感,由腹部猛然而起,直冲我的天灵盖。

不用孟甘棠多说,我已经主动将双手反转,牢牢地托住了两颗柔韧火热的臀掰。忘却了目前的处境,贪婪地揉捏着,掌指间传来的肉感,令我恨不得立刻马上将这骚娘们扑到在地,结束二十多年可悲的处男生涯。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冷冰冰的枪口抵在了我太阳穴上:“抓够了没有?”

我一个激灵,立刻回过神来。

心说,反正两人已经撕破了脸皮,这娘们还得让我探路,不怕她开枪。

于是,便不爽的哼了下,我行我素的继续享受着她臀部柔软的手感,露骨的道:“孟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自己跳到我身上,还不让我摸,是什么道理?这就咱们俩人,您就明说了吧,是不是饥渴难耐了?我不介意帮你解决生理需求的!”

“你!”

孟甘棠气的一哆嗦,忽的想到了什么,妖冶的咯咯一笑,讥讽道:“呵呵,颜先生说的没错,人家就是痒了,痒得很呐!急需您的......宝贝来安慰呢!”

“不过,老娘就算脱-光了衣服,张开腿躺在你面前,你敢上吗?”

我知道她说什么,无非就是普通人和灵知无法结合,否则会被灵知体内的灵力冲击而死。只不过,这骚娘们千算万算,终究不知道我是请虫人,不在这个范畴内!

我冷笑道:“骚娘们,你还甭吓我!老子如今落到你们手上,横竖都是个死字!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敢脱,老子就敢上!他妈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二十多年,连个腥味都没沾过!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还不如先享受一番。怎么着,你也勉强能算个美女,老子不吃亏!”

孟甘棠被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吓到了,俏脸煞白一片,连连摇头拍打着我的手,说道:“疯了,你疯了!你,你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开枪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