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虫人

第五十二章 神秘的邀请

字体:16+-

第五十二章神秘的邀请

我心中恍然,壮起胆子再次向铁笼中看去,那双猩红色的眼睛消失了,里边依旧很黑,却滋滋滋的向外渗着丝丝的寒风。

文芳这时候从上头跳下来,掏出手机,把光往进一照。

铁笼中立刻亮了起来,十几块冰一样的东西,凌乱的分布在笼底,奇形怪状的像是个虫子四分五裂的尸体。

我心一沉,对旁边的文芳说:“这是暗河中长着蝎子尾巴的那种雪蛛啊!这,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文芳没应声。

她直起身子,严肃的看向刚从笼子另一边走来的庾明杰,问道:“明杰,送这只东西过来的人呢?”

庾明杰说:“那人已经走了!不过,倒是让这位姑娘留下了句口信........”

他说着,抬手一指刚从铁笼上滑下来,那个我们不认识的女孩,然后,满脸不解的道:“那人说什么‘袁武在我这儿’,就留下了一个地址,让文队你,和颜知单独过去找他。”

说到这,庾明杰古怪的瞥了我一眼,似乎有点嫉妒的滋味。

“袁武!”

文芳脸色一变,向我看来。

我心中的震惊也不比她少,这人什么来历?我们才过来两天不到,顺藤摸瓜的查到这个袁武,更是不足半日功夫,他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找袁武?

莫非,那人一直在跟踪我们?

再说那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女孩,该是孟甘棠手下摆地盘子的阿妹。厮混在风月场,见惯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暧昧,哪曾体会过这种能要性命的阵仗?许是先前事关生死,这皮嫩身柔的阿妹顾不得害怕。

此时,安全下来,霎时便身如筛糠,站也站不稳。

还是孟甘棠这位大姐头,见机托腰一扶,替她稳住了身子,又附耳侬声嘀咕了几句。

她方才微微定神,面如土色的掏出来个粉色外壳的手机,抖抖索索的在屏幕上按了按,递向文芳:“地,地址.......”

文芳沉着脸,接过来一看,凝声又问:“那人当时是怎么说的,只让我和颜知过去?”

这阿妹语无伦次的一番解释。

我们费了好大力,总算听明白了。

那个人的确是指名道姓,点着我和文芳的名字,让我们按照地址,过去和他会面。并且,不许其它人一道前去。

我更觉诡异,认为这人身上疑点重重。他既没有留下名号,也没有道明来意,只是送来了这么一只**的东西,留了句话,就想让我们俩人按图索骥的去找他。从哪个方面看,好像都有种来者不善的意思。

庾明杰在这点上,和我的意见一致。

他忧心忡忡的劝文芳,底细不明,我们不能就这么被人牵着鼻子走。要去的话,也得把他带上,多个人也多个帮手。

但文芳思忖良久,抬手说到:“明杰,你不用再说!我已经决定,那人既然指名点姓的要我和颜知过去,可见他对我们的举动一清二楚。如果带着你,只怕那人不会出现!”

庾明杰还想再说,文芳直接打断:“放心,这种情况我又不是第一次碰到,不会有什么意外。颜知,换件衣服,我们走!”

我见文芳决意已下,心知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便回房间换了干净的衣服,随她一起出门又上了车。

地址我也没看,不知道具体在哪儿。不过,文芳把车开到了新街的一家酒吧前,停了下来。

“颜知,你先下!”文芳取出手枪,上了膛,隔着车窗盯着店门紧闭的酒吧,推开车门对我说道。

我提着一颗心,跨出一条腿就往下走。

不料,这时酒吧门一开,有个大波浪,黑吊带,包臀短裙的女人,一身酒气的就往车这边走了过来。

这女人百分百是喝大了,一张脸酡红酡红的,似乎把文芳的车当成了出租,在我目瞪口呆下,径直拉开后门,坐了上来。

“哎,小姐,您........”

好家伙,这女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一上车,就那身上的酒气差点没把我熏晕,我掉头用手一推她,开口正要赶人。

突然,这女人眼睛猛的睁开,哪还有半点醉意?眼神清澈冷静的望着我和文芳,说:“开车!”

文芳握枪的手一紧,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是谁?”

闯上车的这个陌生女人,非常焦急的向酒吧店门看了眼,像是有人在追她。

她快速转头说道:“你是文芳,他是颜知,对吧?老板让我在这等你们,想见面的话,立刻开车!”

文芳看了我一眼,把枪塞给我,直接启动了车子。

文芳按照这个女人的话,很快把车开出了县城。

路上,我们又转了几个弯,将车停在了距离城外十几公里处,一个幽静的四合水平顶大宅前。

“两位请,老板已经恭候多时!”

女人从车上下来,推开院门直直的看着我们,也不进去,就等着我们。

这座宅子很大,以我的估计,差不多都能有凤凰古城近十分之一大小。里边却很安静,典型的南方古四合院形式,一条条走廊能把人转晕。

我和文芳跟着她,也记不清楚穿过了多少条走廊,终于到了一个房间中。见房间左面墙壁下立着个檀木架子,共三层,摆满了透明的玻璃盒子。

每个盒子里头,竟然都放着只奇形怪状的虫子,微微有些吃惊,却没在意。能住起这种宅子的人,身家绝对不低。

有钱人摆脱了衣食之忧,自然会将精力放在其它地方。有人喜欢收集各种古玩珍宝,有人喜好俊男美女,这间宅子的主人,喜欢收集虫子,也不算什么震古烁今的奇闻。

那女人请我们落座,出去请他老板过来。

几乎她前脚刚一走,文芳后脚便腾的起身,快步走到一只盒子前,稍一端详就吸了口气,不可置信的震惊道:“这,这是原灵巴翅飞蜈的幼虫.......”

马上,她又看向了旁边的玻璃盒,又抽了口气:“这是尖刀森蚺......”

文芳发了魔怔一样,一只盒子一只盒子的看过去。她每挪一步,就发出一声惊呼。我听她报出一个个名字,心中已经掀起来滔天巨浪。

檀木架子上摆的东西,居然全都是各种原灵的幼虫。文芳报出来的名字中,甚至有许多我都没听过。

这个四合水宅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他是从哪儿收集到这么多原灵幼虫的?莫非,他跟文芳一样,也是引虫人?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急忙轻轻咳了下,让文芳坐下,两人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静静等待着来人。

坐在紫木靠椅上,我此时暗暗嘀咕:看来,我们之前的担心是多余了!请我们过来的这人,对我们应该没有什么邪念歹心,应该是另有目的。

进门的是个中年男人,能有五十多岁,熊腰虎背,穿的很随便,背心短裤,充满爆发力的肌肉,让我不禁自惭形秽。

脸上挂着笑,一双能刺透人心的眼睛在我和文芳身上扫过,我能察觉到,自己胳膊上的汗毛,顷刻间都立了起来。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又像是才过了一秒。

这人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迈步间虎虎生风的走到文芳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对文芳说道:“小侄女,文启那家伙,近来可好?”

我一听,立刻就有点蒙。

他把文芳叫小侄女?

还有文启那家伙?

这他娘的不是文芳老爹的名字吗?莫非,这人认识文芳他父亲?

文芳脸上的惊讶,一点也不比我少。

只不过,她听这人开口就道出老爹的名字,也不敢怠慢,别扭的笑着,恭敬问道:“您认识我父亲?”

这人哈哈一笑:“认识?哈哈哈哈,我跟那家伙打了几十年交道,哪是一个认识能说清楚的?小侄女,你这名字,还是我给你取得呢!”

文芳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惊喜道:“您,您是黄锦辉黄叔叔?”(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