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苍穹传说
字体:16+-

第五章 清雅妖艳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龙墓要回到学院,也就是魔兽城的中级魔武学院,龙墓在这学院已经三年了,今年是最后一年,之所以特别是因为龙墓毕竟是今天,真正的去学院.

魔兽城的魔武学院是魔兽城的最大也是最好的学院,占地面积五万亩,分魔法和斗气两个系。

在这个世界能修炼的人很多,但可以成为战者的人那可是很少的,战者都是大自然的宠儿,只有实力超过五级才能称为战者!

踏在这所学校的大理石一样的地面上,看着这里的建筑,心里却想到不亏是有几万年的历史,巧工能将真的不是盖的。

他今天还是穿的素衣,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剑眉星目,漂亮如女子只是以前是委琐现在则是阳刚一点,加上他的气质变化竟然没人认出来,只是都奇怪看着他,一般穿这衣服的都是平民,但这素衣穿在他的身上竟然有些出尘的意味。

“呦,这不是我们的白痴三公子吗,我还以为被人给打死了呢。”

龙墓看着向着自己走过来的三男二女,走在前边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脸上挂着笑容,是那种皮笑肉不笑,一双眼睛带着戏谑的看者自己。

通过记忆他知道这是欧阳剑,欧阳家在魔兽城属于名门望族,实力也是庞大,龙墓以前在他手上占不到便宜,没有自己那帮狐朋狗友一般都是躲着走,今天龙墓落单,欧阳剑怎么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呢。

身边的二男是魔兽城的扬家和柳家的,他们三家一向走的及近,扬冲和柳蟒也是以欧阳剑马首是瞻。

扬冲长的一幅修长的身躯,一张脸有点秀气,只是被那双眼睛把整张脸都破坏,那双眼睛就象一双毒蛇一样。柳蟒长的倒是肩宽腰圆,是那种空武有力的,动手不动脑的那种。

至于那两个女的妖艳、**的狠,前凸后翘看来没少被欧阳剑开发。

龙墓回国神来看着欧阳剑笑着淡淡的说道:“这是谁家的狗跑出来乱呸粪怎么就不知道拴好呢。”

欧阳剑脸刷的一下涨红,没想到龙墓就一个人竟敢这么嚣张,嘴里发着狠,咬牙切齿:“小子你自己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龙墓确实如痞子般的“调戏”:“咬人的狗是不叫的。象你这么是咬不到人的,牲口也要有原则。”

欧阳剑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相反他很聪明,不然身边也不会有扬冲这些人跟随。但他看不出龙墓有什么仗势,难到脑子被真的打坏拉,以前他不学无术也就初级剑士的实力和自己是没的比的,短短几个月能有什么进展,想想还是决定试下这小子,看他是不是虚张声势。

他向柳蟒看了下,柳蟒什么也没说直接向龙墓走去,全学校都知道龙墓是一级实力,自己是四级实力相差不是一顶半点,连剑都懒的拔,再说龙墓也是空手。

柳蟒走向龙墓二话不说直接一个直拳打去,又快又猛,一个一级实力的人是不可能躲开这拳的,就在这拳即将到龙墓的胸口时,龙墓消失,是的,是消失,不是躲开,但又快速的出现在柳蟒的身后,就连欧阳剑在场外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现在柳蟒的身后,脸上不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柳蟒在龙墓躲开时也感觉到他出现在身后,只见柳蟒突然下蹲拧身一拳比刚才更猛的向身后的龙墓打去,一拳打出就感觉很别扭怎么说呢,就象打在棉花上没法着力,难受急了就象和女人xxoo衣服**做足拉她告诉你今天不行来月经了。

柳蟒真的怒了,没想到连个一级的垃圾都拿不下,也太丢人,可就在这时候,打出的拳还没收住就感受到一股扯力把自己向前扯了个狗吃屎。

柳蟒一滚起来,两眼通红,脸都发紫当然是被气的,这要传出去自己被个一级的垃圾摔个狗吃屎就不用混了。所以他要把龙墓打倒,打残,来为自己翻身。

可接下来事就更让人目瞪口呆,柳蟒拼劲全力,每次都是摔个跟头愣是没摸到龙墓的一片衣角……龙墓的动作说不出的飘逸,涨弛有度,借力打力,永远不和柳蟒正面碰撞。脚下的步法更奇妙诡异。

柳蟒把剑都已拔出来,龙墓看者柳蟒的大剑,这个世界的剑都是这样,想龙墓前世的剑估计只能算个大点的匕首吧。

就在龙墓看着柳蟒喷火的眸子想个看到红色的公牛,心里想到看来这世界四级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就在这时欧阳剑突然说:“柳蟒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柳蟒瞪拉龙墓一眼不甘的回来。心里窝屈的要死,在这学院再也抬不起头。

龙墓以为欧阳剑会和自己比试,他也能感觉到欧阳剑比柳蟒要高明的多,可就在这时候欧阳剑却说:“山不转水转,日子还长呢,我们慢慢玩。”

就这样带着人离开。

这算什么吗?虎头蛇尾,龙墓咂咂嘴以后,以后把你老家端掉,最看不惯就拿吧自己当个人物的骚样。

龙墓靠着记忆向着自己的班级走去,想起刚才的战斗心里对着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斗志。

他还不知道他刚才的战斗已经传遍学校。

你们听说没废物男把四级实力的柳蟒打爬下了,欧阳剑都不敢和废物男比斗。

龙墓还没走到教室就听到有很多人在议论着什么废物男打爬柳蟒。

打爬柳蟒、、、那不是自己吗?废物、我是废物。天那我龙墓是废物,我靠,龙墓郁闷道。

算了还是不理会这些了,越争辩反倒落了下乘。向着自己的教师走去。

“报告,我可以进来吗?”懒淡的声音传到安静的教室,教室里正上课,龙墓也不好意思不打招呼就进去。

教师里有八十多人全都一下子看向自己,大部分是惊讶,有的更是好奇,还有是的是迷惑。

龙墓有股无力感,发出一丝苦笑,估计同学们在想,这家伙不是吃错药了吧来上课,或这家伙什么时候知道打报告,这家伙今天搞什么竟然穿着平民的衣服,装b吗?

“进来吧。”一声柔和的声音响在耳边,竟然有点魅惑的感觉。

不由的抬头看向说话的老师,这老师他认识,而且还很熟悉,是他们的辅导员任雅旋。

任雅旋25、6的年纪,身材高挑,更可贵的是身材够火,前凸后翘,因身材苗条显的更挺。但这些在她身上只是点缀而已,在这学校她当之无愧是第一美女是因为她的容貌。

她的脸是那种冷艳的脸,冰肌玉肤,气质高雅,但那双眼睛本该也是冷清的,这样的话十足的就是一个冰美人,但她的眼睛也算冷清、也有点冰冷、明眸皓齿,可带有三分妖艳,就这三分妖艳让她变的有了妖异的魅力,加上她那魅惑的声音,使男人见她就象三月没见过骨头的狗看到最好的骨头一样前仆后继,死而后己。

但没听说谁曾勾搭上她的,关于她的谣言倒也有,估计也是吃不到葡萄葡萄酸在作怪吧。

龙墓看着他的眉间没有散淡,双腿总是紧闭没有一丝缝隙,应该还是处女。

在他带着记忆观看任雅旋时,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只是目光竟然有恼怒,鄙视,哀怨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

鄙视?她鄙视我做什么,恼怒,我**过她吗?恼怒、、、、

突然一段记忆出现在自己脑海里,龙墓的脸色变的古怪起来。自己以前还是个用药的高手呢,不过是**,任雅旋就尝试过,怪不的鄙视自己。

想起那段记忆,心里也郁闷,这身体以前就是因为太迷恋任雅旋,知道自己没希望竟然买通女同学给任雅旋下**,自己再不经意间走过,来个英雄救美。谁知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就在关键时刻任雅旋竟突然清醒过来,身上可能有什么宝物起到清心作用,龙墓那个郁闷劲就别提。

从那开始任雅旋就防着龙墓,那女同学也被开除,因为龙墓的身份只被记个大过,再说并没有得逞,不过搂楼摸摸,亲亲的到是做足,就因这样看龙墓的眼光恨不的杀了他。

龙墓摸着自己的鼻子看着任雅旋突然委琐的笑笑。

心里却想着以前这身体既然这么迷恋她,要不要帮他实现这个目标吃掉任雅旋呢。

任雅旋看者龙墓的笑容差点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