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苍穹传说
字体:16+-

第三六八章 魔兽城被屠

夜晚来临,龙墓一行人加上玄老已经在失落文明的大门那等待即将来临的子时,只有过了子时失落的大门会失去以往的法力,像玄龟这样强大的灵兽能短暂的打开片刻。

说是打开,其实就是稍有松懈,只要是半仙实力以上的人在老乌龟打开失落文明大门瞬间可以强行穿过。

等待是漫长的,龙墓的心中很焦急,因为出去以后是神龙国,还需要向着七月皇朝的魔兽城赶去。

终于子时到了,龙墓的心从没有这么焦急过。

“玄老,拜托你了,他日一定侯报您老人家。”龙墓真诚的看着玄老。

“哈哈,年轻人,即使你到了外陆还是有机会来看我的,说不定我也会去外陆,到时你小子可不要假装不认识我这老头子。”玄老呵呵的笑说。

“小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呢。”

子时刚过,只见玄老变回老乌龟模样,个头到时比以前小很多,只有五六米大小,身上紫光流溢,一种玄奥的力量蔓延开来。

突然玄龟向着那厚重庄严的失落文明大门吐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珠子同样是紫光缠绕,只是紫光更加纯净有种妖异的美,就连整个失落大门都呗照射的紫光腾腾。

龙墓看到这一切,心中暗道:“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看了这个世界,以前在前世知道修妖的可以修出内丹,没想到这老乌龟就是修妖的,而且还是强大的修妖者。

“等到大门变得透明时你们迅速穿出去,我就不送你们了。”脑海里听到老乌龟的传音。

珠子带着令人炫目的紫光越转越快,那大门呗染成的紫色也是越来月淡,甚至已经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外面东西。

龙墓知道即将可以出去,他的心从没有想这么激动,又过了片刻,大门已经全部透明。

龙墓知道是时候了!

拉上两女以及脚上小猴子和那野猪:“走!”

“玄老,谢了,小子以后再来看您老人家。”

龙墓说完这话已经带着两女传出了失落文明。

也许是晚上,这里门口又是神龙国的重兵把守之地,所以看不到人。

已经耽误一天,龙墓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赶回龙家,以防迟则生变!

“虹姐,兰丫头,我的迅速赶回去!”龙墓一处失落文明大门向着两女说道。

也许是事情紧张,兰诺并没有责怪龙墓喊他兰丫头。

“我们和你一起回去吧也好能帮你。

“我自己回去还会快一点,只要我能赶回去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那好,我们后面就过去,你现在赶紧走吧,要不让小猴和你一起去。”兰诺很是识大体的说道。

“不应,他在你们身边我才能放心,好了,我要走了!”说完转身一闪直接消失在两女面前,龙墓隐约停到两声保重,要小心的话语。

龙墓一刻不敢停留,咫尺天涯像是不要钱的向着魔兽城赶去,他心急如焚,三年前的事情历历在目,还有父亲爷爷死在自己面前的情景再次映入眼前,母亲的的死亡,而如今灾难不知道回事什么样子。

他不要看到悲剧重演,前世的他不知道亲情,修炼的是无亲无情之道,本以为无情可以迅速提升修为而且没有弱点,但后来却好似被死死束缚,难以突破。

上天待他不薄,让他这一世体验到亲情的可贵,可是却又残忍的一个个剥夺而去,爷爷、父亲、母亲、大哥、如今囡囡也是下落不明。

每一次家中有事龙墓都会心神不安,这一次他发现心情更加慌乱,越是慌乱就越着急,一刻不停的运转神力,缩尺成寸加上咫尺天涯,毕竟咫尺天涯。

半天,在天刚刚发亮的时候龙墓进入了魔兽城,此刻的龙墓已经有点狼狈,长时间的耗费神力最重要的是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当他一颗不停的赶到龙家时已经闻到漫天的血腥味,这一刻龙墓的心很疼,很疼。

此时已经听不到打斗声,除了漫天血腥味街上也不断的躺着尸体,抬头看去竟然一直蔓延下去。

“屠城!”

龙墓不是没听过,只是如今是第一次见到,却是自己住的城被屠,龙墓抬着沉重的步子走进龙家。

满地尸体,个个都是呗一击致命,手段干净利索。其中大多是那些魔兽城的孩子。

看血液未干,应该屠杀不超过三个时辰。

龙墓在尸体中寻找,他不希望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他的心在滴血。

突然看到家中唯一的一个丫鬟雪云,她此时已经是一具冰凉的尸体,龙墓的眼神再次向着远处看去。

“雅旋?”

龙墓急忙跑过去,当看到确实任雅旋时,龙墓的泪水滑落,模糊了他的视线!

再看,东方兰芝也是倒在血泊之中,只是没有看到它和龙骑士的孩子。

中间更是许多已经辨不清到底是谁,甚至辨不清男女。

曾几何时,龙墓灭他人满门,曾几何时龙墓自信慢慢说要给她们幸福。

善恶循环,因果不断!

“贼老天,既然你给了我这么多为什么又要一点点再剥夺回去。”

“大姐!”

龙墓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大姐,身子微微拱起!

龙墓已经欲哭无泪。

当他把龙雪抱起时发现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这一刻他感觉悲喜交加,毫不犹豫的拿出血芝草喂龙雪服下。

虽然血芝能生死人肉白骨,但如果死的超过一盏茶时间就回天无力。

当喂龙雪服下血芝后,龙墓吃惊的发现怨怨躺在那里,生死不明。

龙墓的心瞬间游踪碎裂的感觉,抱着龙雪慢慢蹲下,感受到怨怨只是昏迷后心情总算平静下来。

龙墓一手抱着龙雪,另一只手抱着怨怨。

“怨怨怎么没有和玉树在一块,难道玉树、、、、、”

龙墓不敢想下去,将龙雪和怨怨放在已经冰凉的任雅旋和东方兰芝的旁边。

接下来所看到的让龙墓心沉谷底!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滴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