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生艰难:娘子是个伏妖师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八章:就不必麻烦别人了

今日见着了公孙姐妹,展黎总算是送了一口气,没有让她们抢先一步来到逍遥坊。只是自己和暖放都受了伤,若是再有其他人下山可真就很难应付了。

“黎儿。”刚刚运功过的花暖放一脸憔悴的从里面走出来,缓缓落座在凳子上。

展黎转首看了看只手捂着胸口的花暖放道:“你的伤势如何了?那两姐妹的身手不凡,都是顶尖的伏妖师,能从冰凌十七步法阵中走出来的人,都不简单,我们不得不为之后做打算才是啊!”

花暖放点了点头,“伤已经无碍了。黎儿所言极是,如此,你我便不得不去别处暂避一下了。”

言罢,花暖放用另一只手握上了展黎的纤纤玉手。

能去哪儿呢?

展黎垂眼叹气,天地之大,伏妖族的探测之术洞察秋毫,除非躲到天上去。

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王上,梅菱求见。”

花暖放沉默了片刻便沉声道:“何事?进来说话。”

门被推开,梅菱看了看坐在桌边的两人,又瞥到了二人紧握的双手,眼神瞬间落寞了起来。

语气低沉的开口道:

“王上,经过今日之事后,坊内损失严重,花妓受伤之人不计其数,我等花妖亦被伤及数十,最主要的是,如今流言四起,都说逍遥坊内有花妖,客人都不敢登门了。”

花暖放长舒一口气道:

“无妨,花妖又如何?我等又未曾伤及凡人性命,传本王命令下去,让大家不必惊慌,该怎样就怎样。”

“是。”梅菱点头应道。

还想再说什么,只是,看到依偎在一起的二人,所有的话都咽到了肚子里。

行了个礼后,梅菱便悻悻地退下了。

“暖放,此次圣女的意思是让我们三人做最终的考验,谁若能降了你便会成为最终的圣女储君,所以,坊内其他的花妖应该不会有事,当下最该避开的人是你。”

“黎儿,难道你要我放弃坊内的花妖吗?我可是花妖之王啊!不能不庇护我的族人。”

“这……”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不能躲避,那她就只能拼了性命保全暖放了。

最终二人思忖了良久,还是决定留下面对这一切。

“黎儿,如今你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了,我不能让你有名无分的跟着我,要不,咱们拜堂成亲吧!让所有花妖族的族人为我们作证,生气契阔,与子成说……”

展黎闻言后面色一红,目光有些闪躲。面对如此美男深情告白,任这世间哪个女子都会羞涩。

“眼下危机重重,还是先缓一缓吧!”

“可是……我不想委屈了你。”

花暖放一脸认真道。

“无妨,等到我们解决了眼下的麻烦,再成亲不迟。”

轻轻揽过展黎的肩头,花暖放内心一阵感叹。

该是怎样的缘分,竟让他们百年之后仍能再续前缘?

百年前她便说,等此役结束,她便向陛下请旨赐婚。可是,他终归没能等到她凤冠霞帔金銮车马,最终却等来了一具冰冷刺骨的尸身,一路被他怀抱着回到帝都。

“嗯,反正那日你我已经洞过房了!”

花暖放忽然坏笑道。

展黎面颊绯红,一记粉拳捶在花暖放的胸口上。

“讨厌!”

二人相拥坐于桌旁,面颊靠的很近,展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花暖放的呼吸,扑在脸上,痒痒的。

花暖放感受到目光,憋着笑道:

“怎么?是不是被我的美貌所迷惑了?”

花暖放所言不错,展黎确实被他精致的五官深深吸引住了。

这家伙,怎么就生的这么好看呢?从她的角度看,两片圆润饱满的唇,被白色的肌肤称得无比娇嫩,英挺圆润的鼻,狭长的双眸,轻一眨眼便叫人脸红心跳。

妖孽,绝对是妖孽。

哼哼!她身为一个伏妖师呢!此等妖孽,她必须收服身下,就不要祸害他人了。

花暖放未等到答案,双唇却在下一刻被封住了。

在他尚未反应过来时,展黎已经反身坐在他的一条腿上了。

花暖放没有想到展黎会突然有此举动,一时竟不知作何反应,任由她吻着。

展黎很喜欢他此刻的懵怔反应,吮上他沁凉的双唇,鼻尖絮绕着他好闻的花香。

展黎不由自主的双臂攀上了花暖放的脖颈。

舌尖轻起,试图撬开对方坚硬的贝齿,找寻最深处的柔软。

花暖放被她吻得心潮澎湃,随即轻轻环抱住了展黎的腰肢,主动回应了起来。

忽然,花暖放一声低呼出声,二人皆停止了动作。

原来是展黎不小心碰触到了他的伤口。

展黎急忙紧张的查看起了他的伤势。

“没事吧?”

看着展黎一脸紧张的模样,花暖放摇着头扯出一抹笑容道:

“无妨,黎儿,做我娘子吧!”

二人深情对望,展黎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被花暖放拦腰抱起,朝着床榻方向走去了。

“别,你身上有伤……”

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展黎急忙摇头道。

花暖放却并不打算就此作罢。

“黎儿,人家已经被你撩拨了起来,不能就此罢休!”

“不!不行,绝对不行,改日,改日好不好?”

展黎小心推搡着拒绝道。

明明刚才她还那般主动的坐在人家腿上舌吻人家,现在却一副娇羞的小女人状,花暖放越看心越痒,一个翻身便将展黎压在了身下。

房内的喧嚣透过窗棂传出几丝暧昧与娇.喘。

女子蹲在窗下,双眼含泪。

自打王上坐上妖王宝座时她便跟随其左右,原以为他只是清心寡欲,专心修道,却不想是因为他的心里早已住了个女子,一住便是五百年。

听着房中若隐若现的声音,梅菱终归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她本以为,只要自己努力,王上终有一日会对她动心,可是,她错了,这么多年来,王上从未正眼瞧过她,他一贯的温柔也不仅仅只是对她。

或许对于王上来说,她从未入过他的眼吧?

是夜,展黎偷偷起身下床,蹑手蹑脚的来到窗边,看着高挂的月牙,困意全无。

此刻的她,应该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吧!没有什么是比和爱人相守在一起更加幸福的了。

转身望向榻上轻纱中睡熟的男子,展黎笑的一脸温柔。

难以置信,这如玉般的男子竟然与她有着宿世情缘,该是积攒了几世的福报啊?才会有如今的造化?

公孙姐妹不知何时还会卷土重来,圣女并未定下期限,只要能抓住花暖放就可以做伏妖族的圣女,也就是说,只有杀了公孙姐妹,暖放才是安全的。

想到此,展黎竟不免有些犹豫了。

她本便不想杀戮,但她更不希望暖放有事,万不得已时,她也

不得不对那两姐妹下手了。

但似乎公孙姐妹的术法并不在她之下,所以,要想取了她们的性命,还是要她们自相残杀才行,否则一旦她们拧成一股绳,那便不好办了。

一夜未眠,次日清晨,展黎尚在熟睡之中时,却被外头的打斗声吵醒了。

闻声后展黎赶紧起身穿好了衣物。

持鞭推门而出。

正巧见到了外头斗法的二人。

“妖王,你今日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雅莉对你的心思你不会不知,怎么就任由她被伏妖师杀害也不见你知会我们一声?还是说,原本雅莉便是你伙同伏妖师杀害的?”

一妖媚女子舞剑飞快,语速却也惊人的快道。

花暖放只是一味的闪躲。

“粟允,这原本便是一场误会,朱前辈之事本便是她自己误食了赤粉金莲子癫狂伤人,本王说过,只要本王在位,便不允许手下花妖伤人性命,是她自己犯了忌讳,怨不得旁人!”

女子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剑刃几次就要刺到花暖放了。

“粟允姑娘,王上有伤在身,你若敢伤他一根汗毛我花妖一族定与你南牟族势不两立!”

此时梅菱提剑姗姗来迟道。

展黎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女子名唤粟允,应该和先前她伏的那只茉莉花妖有些交情,如今得知了那茉莉花妖被杀,所以前来找暖放要一个说法。

只是,讨说法便讨说法吧!怎么还动刀动剑的?

“这位姑娘,有话好说,别冲动。”展黎抬手出言道。

女子冷冷的睨了展黎一眼,但仅此一眼便停止了对花暖放的攻击。

半晌,女子指着展黎对着花暖放怒道:

“这女子是个伏妖师吧?”

花暖放立即挡在展黎身前道:

“粟允,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雅莉对我南牟一族有大恩,这一点你应当再清楚不过,当年之事,若非雅莉劝阻,我们南牟族早就被豫南国的皇帝下令灭族了,如今,你身为妖王,却勾结伏妖师杀害了雅莉,你……”

“粟允姑娘,事情并非你想的那般。”

梅菱上前一步道。

“那是如何?”粟允冷声道。

“粟允,你误会了,黎儿是伏妖师不错,可是她是被伏妖族的长老洗去了记忆强行收至门下的,恰逢当日朱前辈意欲伤害淮水一代的村民,所以黎儿才出手伏诛了她。”

花暖放耐心解释道。

粟允沉默了片刻,眼神中带着怒意。

展黎怎会看不出,女子眼神中的不甘,于是再次上前一步道:

“没错,那茉莉花妖确实是伏诛于我鞭下的,与暖放无关,冤有头债有主,你若真心想为那花妖复仇,冲我来好了,莫要难为暖放!”

展黎此言一出,粟允再次猩红了双眼。

“该死的伏妖师!或许对于你来说,雅莉不过是个修为千年的花妖。可是于我而言,她却是救下我父母双亲以及我全族的大恩人,无论她如何的大奸大恶,但在我这儿,她是我一家子的救命恩人。”

粟允也并非什么道理都不懂。

她今日这般毫无理智完全是因为她实在接受不了雅莉被伏的事实。

她知晓雅莉对花暖放的爱,也曾劝阻过她不要去天池偷那赤粉金莲,但雅莉一再坚持,所以她也便不再阻拦。

只是,数月前她还曾亲自送雅莉出门,叫她一路平安,如今却永远与之诀别了,怎能叫她不心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