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生艰难:娘子是个伏妖师
字体:16+-

第十七章:驾临北月宫

北月宫,为花妖族在漠北的分舵,宫主禅月数百年在此镇守,说起来,花暖放也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过这里了。

漠北的风景实在糟糕,即便是花妖族的分舵北月宫也不免荒凉,一路走来,周遭的环境让花暖放连连皱眉。

“弟子春尧恭迎主人回宫。”

禅月刚一露面,一侍童便立即俯首拜道。

禅月微微有些不悦,毕竟妖王在此,不问妖王却要先恭迎她,岂不错了规矩?

“大胆,看不到妖王到此吗?怎的平日里智雅男便是如此教导你们的吗?把你们左护法叫过来问话!”

小童吓得瑟缩了一下,偷偷瞄了一眼禅月的身后,确实是妖王花暖放,这下彻底慌了神。

“弟子不知王上驾临,实在该死,求王上和主人宽恕。”

花暖放敛眉看着吓得惊慌失措单膝抱拳的小童,摆了摆手道:“罢了,也不是他的错,是你走在了本王的前面,挡住了侍童的视线。”

花暖放此话一出,禅月顿感脸烧如火。

她常年待在漠北,无召不回总舵,所以一时摸不透花暖放的脾性,以为是在责怪自己,立即抱拳道:“属下并非有意僭越王上,请王上宽恕。”

花暖放一愣,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多虑了,本王没有要责怪谁的意思,只不过是要你不要刻意为难这小童罢了,再说,本王连这小童都不责备了,又怎会怪你呢?走吧!前面引路,本王都好久没来你这北月宫了。”

“是。”

禅月依旧心中忐忑,只是依照吩咐在前面小心引路。

待花暖放走后,身后的侍童才微微松了一大口气。

禅月将花暖放引到了北月宫正宫殿内,正殿匾额上提笔四字“花开四季”引起了花暖放的注目。

“这匾额写的不错,是何人的笔迹啊?”

禅月扫了一眼上方的匾额,恭敬答道:“是左护法,智雅。”

“智雅?”花暖放咀嚼着这个名字,“方才听你提到过这个名字。”

“是,智雅男是整个北月宫的管家,专门教导手下如何守规矩的。”

禅月点头道。

“嗯,这笔迹刚柔并进,看着大气却不凌乱,不卑不亢。有道是见字如见人,此人应堪当大用。”

正说着,门外忽然大步走进一男子,器宇不凡,眉眼开阔,双眼炯炯有神,走上近前抱拳一礼。

“属下不知王上驾临,主人回宫,未能远迎,特来请罪。”

花暖放瞧着这位的神韵甚是欣赏,忍不住挪动步子走到男子身前。

“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贱名方智雅,王上叫我智雅就好。”

“原来你就是智雅男。”花暖放有些喜出望外。“瞧着神韵该是君子兰吧?”

“回王上,正是。”

花暖放点了点头,“起身吧!”

“多谢王上。”

花暖放大步走到主位上坐定,瞧着殿内的陈设十分简朴便询问道:“这殿中陈设为何如此简陋?是北月宫银钱方面吃紧吗?”

禅月立即回道:“不是的,王上,这殿中陈设皆是智雅安排的,这样样器具陈设皆是价值不菲的宝物,尽管看上去不起眼,却都是殷月国中最贵重的陈设,就连殷月国的皇上使用的器具都未必比得过北月宫。”

花暖放来了兴致,随意拿起案几上的一个不起眼的檀木扇,打开来观察了一番。

“嗯,果然如此,这扇面上可是名家字画,当代大学士李清安的手笔,不俗!不俗!”

花暖放本想为禅月疗伤,却不想遭到了拒绝。

“属下不敢劳王上费心,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算算日子,再有八日便该是黎儿的血月神劫了,既然禅月不需要他为她疗伤,那也该打道回府了。

“好,那就不在你这里吃茶了,本王还有要事要办,先走了。”

“恭送王上。”

花暖放大步朝殿外走去,在路过智雅男的时候,欣赏的地看了他一眼。

待花暖放走后,智雅男赶紧上前扶住了禅月。

“宫主怎么这样不当心,受了如此重伤也不让王上为您疗伤?”

禅月表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别说了,先扶我去卧房休息。”

“是。”

待智雅男将其扶到**躺好时禅月已经苍白了脸颊。

方才只是苦苦支撑着,原因无他,就是不想让花暖放为她耗损灵力。

“快去,请瑰画宫主前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

智雅男没有过多耽搁,健步如飞的奔了出去。

禅月面无血色的躺在**,紧闭双眼。

她不是不想王上为她疗伤,只是,这几日相处下来听得妖王一直提及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展黎。

她再清楚不过此女子是何人了。当初虽未亲眼目睹妖王和那女子的相处,却也听得不少关于二人的传奇事迹。

展黎是妖王最深爱的女人,也是这世上唯一让妖王动心且牵肠挂肚之人,如今展黎该是再度转世投胎了。之前听天神和妖王的对话也能猜出了八九,那女子应该是又有劫难要渡,而恰巧这一次,妖王再次是那个需要用性命去搭救她的人。

以她对王上的了解,这一次,妖王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倾尽一切去挽救他的爱人。

她身为一个属下,本该做好分内之事即可,而不是为妖王平添负担。

若王上去了,那么整个花妖一族必将大乱。

且不说那虎视眈眈的伏妖古窟,单单是内乱就足以让整个花妖一族不复存在。

东镜宫镜兮,自成一派,对王上的位置觊觎已久,尽管是个女流之辈,却也绝不是个省油的灯,紫罗兰本就是仅次于水仙花的花妖,镜兮又是个修为八百的花妖魁首,若妖王真的去了,她定会争夺王位。

再说南水宫的漠水,手握雄兵,在江南一带有着自己的势力,整个豫南国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携天子而令诸侯的主儿,漠水虽修为六百,却是个水仙花妖,水仙花本在花妖一族便是贵族中的贵族,依漠水的脾性,也定不会放过这次竞争妖王的机会。

四宫中只有瑰画才是真正的淡泊名利,因为出身玫瑰花妖,即便是上等花妖,却也不是什么显赫的花种,修为即便已达到了七百年,却还是个整天逍遥快活会偷懒的家伙。

而她自己,是个最不起眼儿的郁金香,既没有显赫的出身,又修为尚浅,只有区区四百七十年的修为,做个一宫主位已算勉强,怎么可能奢望做什么妖王。

只是,若妖王真的为那女子而丢掉性命,那么整个花妖一族顷刻间便会争个你死我活,妖王身边的人她不清楚,紫念是否有野心她也看不出来,至于郁织,也绝对有这个实力

去争夺一下,尽管同是郁金香,但人家修为颇深,且头脑精明,真要是斗起来,镜兮和漠水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还有那个整天跟在妖王身边“哥哥”、“哥哥”的花暖如,更是一个不容小觑的角色。

据说紫念还对他一往情深,若是有紫念的帮助,那么最终的妖王之位又不知会落入谁手了。

脑子乱乱的,想了这么多,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智雅男将瑰画请到北月宫时已是一个时辰之后了,禅月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轻轻褪去肩膀处的衣物,查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伤,瑰画皱了皱眉。

“你先出去吧!本宫在这里就好了,嘱咐底下的人,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

“是。”

待智雅男关好房门后,瑰画才将一只手指变成了一根长长的瑰刺,瑰刺划破那红肿的肌肤,绵软的割开,流淌出来的并不是血液,而是淡黄色的**。

瑰画用事先准备好的帕子将毒液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每擦拭一次便会有新的毒液流出,直到最终流淌出的是正常的白色花茎液后才停止了擦拭。

以自身真气灌入伤口,一盏茶的功夫,禅月的伤便一点一点愈合了,只是伤口处还是留下了印记。

瞧着之前呼吸不畅的禅月此刻变得呼吸顺畅了许多,瑰画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毒本是银塑针的塑阴之毒,将毒排出体外还需好好静养才行。

禅月再次苏醒时已是午夜,瞧着床榻边上拄着自己的额头不断打瞌睡的瑰画突然觉得心头一暖。

“瑰画?”她小声唤他,他立即惊醒。

瞧着她恢复了血色,一颗心终归是放下了。

“谢天谢地,你可算是醒了!”

“你来了多久了?”

听着三更天的钟声,瑰画坦然道:“已经有三个多时辰了。”

“又劳你费心,真是过意不去。”

禅月敛睫道。

“若真的过意不去以后就不要老是受伤,打不过就跑嘛!迂回战术,迂回你懂不懂?”瑰画翻着白眼道。

惹得禅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挣扎着坐了起来。

禅月瞧着打着哈欠的瑰画,蹙了蹙眉。

“瑰画,你知不知道,展黎出现了。”

展黎?这个名字真的是很久都没听到过了。

“你怎么知道?”

“此次我随妖王收服空山道人,在王上与天神谈话时提及的,他说为了黎儿便留下自己一条贱命去为她渡劫。这天下间难道还有第二个叫黎儿的人值得妖王用自身性命去搭救吗?”

瑰画思忖了片刻,忽然笑了。

“出现就出现嘛!与你我何干?”

禅月眼神满是急切,“怎能与你我无关?若妖王为展黎渡劫牺牲了妖身性命,花妖一族必定会内乱的!”

“傻丫头,妖王定会有所安排的,你就不要费心此事了,还是把自己的伤养好再说吧!”

瑰画不是不知道禅月的担忧,她是怕伏妖家族趁此机会一举灭掉花妖一族,只是,当一切没有来临之前,所有的担忧都是多余的,他相信妖王会对此事有所准备的,若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那一刻,他也定会护她周全,不会让禅月受到伤害。毕竟他还是很在意这个小丫头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