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124章 婆媳和好 明家被斩

镜花宛里,所有人都盯着明玉儿,明玉儿虽然心里有些不安,但是脸上却是认真的神情,望向花惊羽,淡然的说道:“那就请北幽王妃拿出证据来吧,。”

花惊羽眼神冷冷,唇角是幽寒的笑意,望向明玉儿一字一顿的开口:“你当真以为你所做下的真的天衣无缝吗?那么本王妃来告诉你,你给小世子下的药并不是毒药,乃是一款迷幻人心志的药,名天葵菊,乃是深山林里的一种植物,你知道吗,黑蚁是最喜欢天葵菊的,不如我们来试试如何?”

花惊羽说完,明玉儿身子轻摇,脸色瞬间不太好看,但是仍然支撑着,坚定的说道:“试就试。”

哥哥不是说没人能识得这天葵菊吗,怎么这死女人竟然识得天葵菊啊,不对,这女人天生会使毒,所以识得天葵菊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他们兄妹两个没想到她今日会出席这满月宴啊,所以他们这是栽了吗?

明玉儿的心里害怕又不安,但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仍然力求镇定,因为她所害的人可是庆王府的小世子,还有公主府的小小姐,这罪名若是落实的话,她只怕生不如死啊。

花惊羽已经不再理会她,而是吩咐身后的青竹:“去花园的老树根下挖一些黑蚁过来。”

“是,王妃。”

青竹闪身便走,镜花宛里,所有人盯着明玉儿,细心的人看出明玉儿洁白的脸上有细密的汗珠子沁出来,脸色透明的白,眼神有些慌乱,看她这种样子,一些人了然,看来今儿个对庆王府小世子下药的真是这位明王府的小郡主,她这是找死啊,竟然胆敢挑拨庆王府和公主府。

上首的庆王妃脸色冷寒到可怕,手指紧握起来,狠狠的瞪着明玉儿,这个死女人,差点就害了她,害了她的儿子。

若是今日坐实了她儿子恶毒的名声,日后即便玄月登上了帝皇,儿子的身上却是有污渍的,以后稍微有一点事被放大了,那么儿子很可能就不会成为东宫太子。

一想到这些,庆王妃一身的后怕,看向明玉儿的眼光更是如刀子一般的锋利。

青竹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瓶中装的正是黑蚁。

花惊羽示意青竹把黑蚁倒出来,又命令一人注意保护小世子,不能让黑蚁上身,这黑蚁可都是很凶猛的,虽然要不了人的命,却让人十分的痛苦。

四周的人一听到花惊羽的吩咐,吓得脸色微变,纷纷的往后退,花惊羽笑望着大家:“大家别惊慌,这黑蚁天性喜欢天葵菊,若有天葵菊的存在,它们不会理会别人的。”

也就是说,除了明玉儿和小世子,别人是不会有事的,因为黑蚁不会爬上她们的身。

这些女人总算放了心,认真的盯着地上爬行的黑蚁,开始的时候团团的乱转,后来分成了两批,一路往明玉儿的方向爬去,一路往小世子的方向爬去。

两队黑蚁,就像两队军队一般整齐有序,形成长长的队伍,一丝不乱,果然如花惊羽所的,并没有理会别人。

这下所有人都望向了明玉儿。明玉儿脸色如纸一般的白,豆大的汗珠子滚落下来,尖叫连连:“不,不能凭着这个什么黑蚁便认定我对小世子下毒手。”

上首的庆王妃此时早愤怒异常了,森冷的唤人:“来人,给我掌嘴,先打二十耳光再说。”

庆王府侍候小世子的嬷嬷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一把按住明玉儿的头,便有人上前煸耳光。

啪啪作响。

人群里谁也不敢话,而且不少人心知肚明,明玉儿这是按的什么心啊,竟然想挑动庆王府和公主府两大皇室府邸的事情,这种事她们可不好插手。

别人不说话,一直躲在人群后面的明玉儿的母亲,明妃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挨打啊,扑通一声爬了出来哀求:“庆王妃,你好好的查查,玉儿这样柔弱之人如何会心狠至此呢,王妃明查啊。”

庆王妃并没有让人停下打明玉儿,倒是阴骜无比的盯着明王妃:“明王妃,明玉儿所做的这件事,你明王府究竟有没有在其中搅合,本王妃会禀报我家王爷查清楚这件事情的。”

庆王虽然以前低调行事,但是最近的行动,十分的强势,雷霆手段让人不敢小觑,同时他十分的睿智,朝中有不少的官员支持庆王为太子的。

除了江家一派的人,还有一部分拥皇派的人,别的都是支持庆王的。

镜花宛里的人一听庆王妃的话,更沉默了,同时心里知道这庆王妃也是个狠的,没想到明玉儿所做的事情,竟然上升到明王府在背后指使的了,这下明王府可有麻烦了。

“王妃,玉儿这件事和我们明王府没关系啊。”

“明王府没人指示,明玉儿敢这么干吗,她一个闺阁女子,竟然胆敢对庆王府的小世子动手脚,这是不是太荒唐了。”

这下不但是明玉儿,就是明王妃的脸色也一片惨白,身子一软便往地上栽去。

此时明玉儿已经被嬷嬷打了二十耳光拉了过来,明玉儿一张柔媚的脸肿涨得像馒头,血丝都被煸了出来,虽然她挨了打,可是先前庆王妃所说的话,还是被她听到了,今儿个稍不留意,不但是她,就是明王府只怕都要栽了。

“这事是我做的,和明王府没有任何关系,我就是看大家都生活得很幸福,只有我这样落魄,所以才会一怒对小世子动手脚的。”

明王妃听了女儿的话,直接的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没想到这事真是女儿做的,玉儿她想干什么啊。

明玉儿的话一落,一侧的永乐郡主,早闪身冲了出来,抬起一脚便把明玉儿给踢飞了出去,永乐郡主的一脚,可不是寻常人能受得了的,一脚之下,只踢得明玉儿心窝子疼痛异常,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饶是这样,永乐郡主还生气的发火:“贱人,竟然如此胆大,算计到公主府的头上了。”

明玉儿挣扎了一下,最后昏迷了过去。

庆王妃扫视了四周的人一眼,沉稳的开口:“今日乃是公主府的喜事,不能让人坏了这事,所以先把她送回我庆王府关押起来,回头本妃把这件事禀报给我家王爷看如何处理这件事。”

四周没人说话,南宫凌天眼神示意了一下,北幽王府的手下立刻上前把明玉儿提了出去,送到了庆王府上去。

镜花宛里,明王妃也被长公主命人先带下去休息了。

等到办妥了这件事,天色已不早了,长公主赶紧的招呼着人入宴,永乐郡主和欧阳离情抱着自个的女儿进住的地方去休息了,女儿受了伤,做人爹娘的自然伤心,哪里还吃下去饭,只管去陪女儿去了。

这里众人入宴,镜花宛里全是女宾,唯有南宫凌天一个男人,他从头到尾没有看别人,只照顾着自已大肚子的女人。

因为碍于北幽王往日嗜血残酷的名声,所以看到他在场,很多人不敢大声的说话。

不过南宫凌天和花惊羽等人并没有和朝中的命妇坐在一席上,而是和皇室的人坐在了一席上,别人便自在了不少。

最上首的宴席,坐的全是皇家的人,南宫凌天上首端坐着的正是庆王妃,庆王妃此刻一扫先前的冷厉,满脸温婉的笑,望向花惊羽道谢:“谢谢弟媳刚才的出手了。”

若不是花惊羽出手,今儿个吃亏的肯定是庆王府。

花惊羽伸手拉着庆王妃的手,笑道:“皇嫂和我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是一家人。”

花惊羽很聪明,这位可是未来的皇后娘娘,她自然要多多亲近,而且她看这位庆王妃,也足以堪当未来的国母,该温婉的时候温婉,该狠厉的时候绝不手软。

庆王妃一听花惊羽的话,脸色越发的高兴,点头关心的问着花惊羽肚子里宝宝的情况,然后她想起什么似的叫了南宫夜过来。

“夜儿,还不过来谢谢皇婶婶,若不是你皇婶婶,今儿个你可就吃亏了。”

南宫夜虽然只有六七岁,但是被庆王妃教导得小大人一般的端庄有礼,再加上他的舅舅可是皇甫青云那个怪胎,所以他更是举手投足有一股气度,小小年纪便显不凡。

听到母妃的话,立刻走过来端庄的对着花惊羽行谢礼。

“夜儿谢过皇婶婶了。”

“嗯,夜儿起来吧,”花惊羽拉他起来,打量了一番,这小家伙确实可爱得紧,眉目清俊,长大了绝对是一个令女子倾慕的男子,还很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想到眼前这位可能是未来的皇帝,花惊羽自然更乐意亲近了,和皇帝打好关系,这很重要啊。

“谢皇婶婶了。”

南宫夜很喜欢花惊羽,看到花惊羽肚子圆圆的,不由得惊奇的开口:“皇婶婶,你是怀了小宝宝了吗?”

“是啊,夜儿喜欢小弟弟小妹妹吗,等皇婶婶生了便和夜儿玩。”

花惊羽努力的拉近和夜儿的距离感,夜儿一脸的惊奇:“真的可以吗?”

先前他看到小妹妹长得好可爱啊,粉粉嫩嫩的,可是她受伤了,都是他造成的,夜儿小脸蛋上有些黯然。

花惊羽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摸摸他的头:“夜儿别自责了,不关你的事情,夜儿可是个好孩子。”

南宫夜总算露出了笑脸,一脸稀奇的望着花惊羽的肚子:“婶婶你的肚子好圆啊。”

花惊羽极有耐心的说道:“婶婶肚子里住着的可是两个小宝宝喔。”

“真的吗?”南宫夜惊奇得不得了,睁大着一双眼睛,又萌又可爱,花惊羽真的很想**这家伙,不过人家的娘坐在旁边呢,她还是按捺些吧,伸手拉着南宫夜的手,温柔的开口:“是啊,夜儿要不要摸摸,和小弟弟小妹妹打声招呼,因为他们会听到你的说话喔,将来一定会喜欢夜儿的。”

南宫夜望了望花惊羽的肚子,有些胆怯,他不想再害到小弟弟小妹妹,可是又好想摸摸看。

他真的很喜欢小弟弟小妹妹喔,南宫夜抬眸望向自个的母妃,看到母妃向他点头,便小心的伸出小手去摸花惊羽的肚子,正好这时候花惊羽肚子时的小宝贝动了起来。

南宫夜满脸的惊奇的叫起来:“婶婶,他们动了?”

花惊羽点头:“是的啊,他们知道哥哥在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便动了,以后他们一定会很喜欢哥哥的。”

“真的啊,那婶婶你快点把小弟弟小妹妹生下来,我会好好的保护小弟弟小妹妹的。”

南宫夜一语成畿,未来这两家伙可是一直寻求他的保护来着,可是狠狠的让他保护着的,保护到他手里有啥好东西都给保护走了。

花惊羽赶紧的说道:“那婶婶替小弟弟小妹妹谢过小夜儿了。”

“没事,这是我做哥哥应该做的,”南宫夜很自豪的开口,一旁的庆王妃一头的汗,儿子啊,你被你皇婶婶坑了你知道吗,你将来要是做了皇帝,今日之言可是一言九鼎的,要是你说话不算话,你皇婶婶铁定会拿今日这话阻你。

南宫凌天则是无语的抽唇角,心知肚明羽儿是在替儿子拉保护值呢,真是个操心的母亲啊。

接下来的宴席虽然不是特别的热闹,但是也相安无事。

宴席过后,天色已不早了,有人率先告辞回府了,不想再待了,若是再出什么事怎么办。

庆王妃也带着南宫夜离开了,她们庆王府里还有一个明玉儿呢,该如何处置这个胆敢陷害庆王府小世子的罪魁祸首,她还没有想好呢。

镜花宛里,最后只剩下一小部分人了,公主正在送这些命妇离开。

花惊羽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落在了最后面,而且她还没有认真的看过自个的宝贝干女儿呢,所以决定去看看干女儿,不过孝亲王府的孝亲王妃和晚儿郡主在等她,待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母女二人便过来了。

孝亲王妃望着花惊羽的肚子,眼里便是羡慕,瞧北幽王妃这都大着肚子了,可是她家呢,一想到家里的那个,孝亲王妃的脸色便暗了。

“羽儿啊,我有话要对你说。”

“好。”花惊羽知道孝亲王妃要与她说的事情肯定是关于青枫的,所以没有推辞,两个人走到一边去说话,晚儿郡主和南宫凌天跟着她们两个到一侧去坐下。

“婶子是不是为了青枫的事情啊?”

孝亲王妃一听花惊羽的话,知道她已经知道了,不由得点头,恼火的开口:“没想到这丫头竟然骗了我们,说什么去南方卖田地,原来竟然跟着瑾儿去了战场,你说她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一个女人竟然掺合在男人当中去打什么仗,现在好了,竟然不能走路了,不能走路回来还作,非要让瑾儿休掉她不可。”

最近孝亲王府就没有安宁,原来花青枫腿伤了神经,所以不能走路了,这样的她自认为不配为孝亲王府的小王妃,所以便让南宫瑾休了她,南宫瑾如何会休掉她啊,若不是青枫忽然的出现,推开了他,伤的就是他,只怕一条命都有可能没有了,青枫救了他,自已的腿却伤了,他如何会休她啊。

孝亲王妃的话落,一侧的南宫晚儿不赞同了,不满的说道:“娘,嫂子是为了救哥哥,若不是嫂子,哥哥就没命了。”

南宫晚儿以前不喜欢青枫,但是现在却对她不错,因为自已也是一个女人,知道青枫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是因为爱他哥的原因。

但是她知道她哥哥爱的人是羽儿姐姐,所以最苦的那个人其实是青枫嫂子。

孝亲王妃脸色幽暗了一下,不满的开口:“我让她救了吗?虽说是为了救你哥,指不定当时是什么情况呢?”

自古婆婆和媳妇就是天敌,所以孝亲王妃才会百般不喜欢青枫,若是今日换成羽儿是她的儿媳妇,恐怕同样有话。

花惊羽伸手拉着孝亲王妃的手,真诚的说道:“婶子,你别怪青枫,她是爱瑾小王爷的原因,虽然她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人无完人,婶子慢慢教导她就是了,做人母亲的最希望的无非就是儿子的幸福,有这么一个爱自已儿子的儿媳妇,婶子不高兴吗?有些人虽然做了一辈子夫妻,可是却未必爱。”

孝亲王妃愣住了,想想花惊羽的话,自然是认同的,这京城各家的夫妻又有多少是相爱的,只不过是相互的利用,维持着本来的体面罢了,女人真正爱一个男人的又有多少呢,就算本来爱,也被时间磨灭了,而花青枫替儿子所做的,确实是不容易的。

花惊羽看孝亲王妃似乎听进去了,又语重心长的说道:“婶子,你想想,若是换了一个女人会原意付出自已一双腿去救一个男人吗?”

这下孝亲王妃是一个字说不出来了,若是问她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她恐怕还是要犹豫的,像花青枫这样义无反顾,那究竟有多爱一个人啊,这样一想,她倒是替那个孩子心疼了一些,也觉得自已以往所做的是苛刻了。

想着不好意思的抬头望向花惊羽:“羽儿,是婶子有点过份了,好,以后婶子尽量改。”

花惊羽点头,伸手拉着孝亲王妃撒娇:“婶子可是个心善的人,青枫妹妹也是个温柔的人,所以你们啊一定会成为一对好婆媳的。”

如此一番,果然使得孝亲王妃心动了,心里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对青枫这个媳妇儿好一些。

一侧的晚儿郡主看母亲态度转变了,不由得暗中朝花惊羽竖大拇指,还是花姐姐有办法,她都和自个的母妃不知道说了多少回了,愣是没让她改变主意,花姐姐几句话的事儿,母妃就改变主意了,果然是有办法啊。

孝亲王妃站起了身:“那我先回去了。”‘

她要回去劝劝媳妇儿,别让瑾儿休掉她了。

花惊羽点头:“嗯,婶子回去吧,我先去看一下我小宝贝,回头去孝亲王府看望青枫。”

“好,”想必青枫现在心里不好受,要不然也不会要求南宫瑾休掉她,她一定要去劝劝她,让她振作起来。

孝亲王妃和南宫晚儿母女二人招呼了一声便走了,长公主过来和南宫凌天花惊羽一起前往永乐郡主住的院子。

路上长公主忍不住向花惊羽道谢:“羽儿啊,今儿个的事情真是多亏了你啊,若不是你,只怕庆王府和我们公主府要有矛盾了。”

她不想这样,身为庆王的姑姑,若是没有矛盾,等到庆王当了皇帝,她这个皇室大长公主,也是没人敢得罪的,所以她感谢羽儿。

同时长公主又想到另外一件事情:“还有你劝劝永乐那个孽女,真是气死我了,老娘和她好说歹说,让她嫁给龙月的离王爷,她愣是不理我。”

长公主虽然为这离王爷休掉自个的女儿很生气,但是最近这离王爷可是一直表现良好的,她便同意让女儿跟他回龙月了,偏这个孽女不理她,还百般的刁难离王爷,若是这男人一怒走了,看她到哪里哭去,就知道作。

花惊羽笑了起来,接口道:“姑母放心吧,我已经和永乐说了,给欧阳离情一年的时间,待到小宝贝一岁的时候,如果离王爷表现良好,就让他把永乐带回龙月去。”

“她同意了?”长公主惊喜的开口,花惊羽俏皮的朝长公主眨了眨眼睛:“她若是敢不同意,我就敢把她打昏了送上花轿。”

这一下,长公主欢喜不已,这么说女儿同意了,她的一颗心也真正的落地了,忍不住伸手抱住羽儿:“羽儿,你真是乖孩子,姑母谢谢你了。”

她说完睨向南宫凌天:“以后你若是胆敢欺负羽儿,我饶不了你。”

南宫凌天无语,这说着说着扯到他头上干什么,他怎么可能对羽儿不好呢。

“姑母放心吧,本王不会对她不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长公主放开了羽儿的身子,一路高兴的往永乐郡主所住的院子走去。

永乐郡主所住的院子里,小宝贝已经睡觉了,花惊羽端坐在床前打量着她,小小的脸蛋儿,粉粉嫩嫩的,挺挺的小鼻子,淡粉的小嘴巴,只是脑袋上伤了一片,若是不治,很可能会留下疤痕,但是花惊羽不担心,她会替这小家伙治好的。

“永乐,小宝贝叫什么名字啊?”

永乐坐在花惊羽的身边,一起看着女儿,今儿个的一幕真是吓死她了,若是女儿真的出了什么事,她和庆王府没完。

好在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她叫昭华。”

“昭华若韵,芳华相思长,不错的名字,”花惊羽笑道,伸手轻摸了昭华的小脸蛋,又粉又圆说不出的可爱,脑海中意念一动,开口:“昭华有小名字吗,一般小孩子取了小名字,易养活。”

“喔,还有这一说。”

永乐郡主稀奇,站在床边的长公主出声:“这倒是真的,很多人家都会给小孩子起小名,不如羽儿给昭华起一个小名如何?”

花惊羽点头:“你们看她圆圆嫩嫩,可爱动人,好像一个小丸子似的,不如我们叫她小丸子吧。”

“小丸子,”这小名朗朗上口,又易记又好懂,永乐郡主最先同意了:“好,就叫小丸子。”

房间里的人全都笑了起来,但是永乐又说了一句,有人笑不出来了。

永乐摸着女儿的脸蛋说:“小丸子,这可是你婆婆给你取的小名啊,你要记着长大了好孝顺她啊。”

房间里,长公主和欧阳离情全都愣住了,长公主是错愕,随之想想这事也挺好的啊,若是小丸子长大了嫁进北幽王府,可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啊,这事可行。

欧阳离情却忧怨了,为什么小丸子这么小她娘便想她嫁人啊,她多可怜啊。

离王爷的眼睛盯上了花惊羽的肚子祈求着,老天啊,让北幽王妃肚子里的两个孩子是女儿吧,千万不要是男孩子啊。

花惊羽并没有把永乐的话当真,孩子们的事情还很远呢,而且最重要的要他们彼此相爱才行,她可不会强迫自已的孩子喔,当然小丸子也一样。

花惊羽取下了腰间垂着的一块玉佩,这是上次南宫凌天送她的,一直系在腰间,现在送给干女儿了。

“小丸子,这是干娘送的礼物喔。”

永乐接了过去,挂女儿脖子上又来了一句:“这是定情信物。”

这下不但是欧阳离情和长公主了,就是花惊羽和南宫凌天也抽嘴角了,她们这还没生呢,连定情信物都有了,要是生的是女娃子,定什么啊。

欧阳离情都快要暴走了,可是不敢啊,现在的他没地位啊,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小丸子,小丸子,你等着父王翻身的那一刻,等父王翻身了就给你做主,绝对,绝对不要嫁进北幽王府去。

房间里的人又热闹的说了一会儿,本来花惊羽还想逗弄逗弄小丸子,可是这小家伙太能睡了,房间里这么吵,愣是没把她吵醒,她睡得别提多踏实了。

最后花惊羽想起自已还要进孝亲王府看望青枫的事情,所以便起身告辞了,说了以后再来看小丸子。

永乐领着人把南宫凌天和花惊羽送出公主府,没忘了叮咛花惊羽:“羽儿,你肚子不小了,小心些,千万不要大意。”

“是,”花惊羽应了声,南宫凌天抱了她上北幽王府的马车,等到马车驶动,南宫凌天忍不住开口:“羽儿,你身子重,今天先回北幽王府去休息,明日再去孝亲王府吧。”

花羽确实有些累了,这怀孕比不得别的什么事,再加上她肚子里是两个,更是各种的累,但是先前她和孝亲王妃说了今儿个过去的,而且她也不放心青枫,腿不能走对她打击一定挺大的。

“我还是过去一趟吧,我会早点回来的,你别担心。”

南宫凌天拿她没办法,她决定了前往孝亲王府一趟,他就算阻止她也不会理他的,何况花青枫是她在意的人,所以她是不可能不去的。

“不过我们早点回来。”

这一点南宫凌天坚持,她的肚子可禁不起这样折腾。

“我知道了。”

花惊羽现在身子重,只要稍微坐久了,就想躺下来,所以此刻躺在南宫凌天的怀里,先休息一下,等到进了孝亲王府才有精神说话,南宫凌天看她这么辛苦,自然心疼,同时无奈的说道:“真是拿你没办法,既然这么累,为什么非要进孝亲王府去呢?”

花惊羽闭目休息,听了南宫凌天的话,不满的争议:“凌天,别说话,让我睡觉。”

马车一路驶往孝亲王府而去。

孝亲王府门前,早有人正等候着,正是小魔王南宫瑾,今时今日的南宫瑾不复当初和花惊羽初见时的张扬跋扈,那时候的他还带着一些青涩,但是今时今日他整个人透着股子沉稳睿智,不过那黑瞳般清亮的瞳眸之中,还是有一些希翼,听到母妃说羽儿要过来,他早早便迎了出来。

听说她怀孕了,他真的想看看她怀孕时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这事做得有点不地道,青枫为了他腿都不能走,他现在应该收收心好好的待青枫,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已想来接她。

她是他的一个梦,在年少时候刻在心底,自然是美好的。

北幽王府的马车停了下来,南宫瑾迎了过来,车帘掀起,南宫凌天率先下来,然后抱着花惊羽下来。

南宫瑾看到花惊羽圆滚滚的肚子时,不由得愣住了,忍不住笑起来:“羽儿,你的肚子好像一个球啊。”

花惊羽没想到这家伙一见面竟然说她的肚子像个球,不由得恼火的瞪着南宫瑾:“球你妹的球,还以为你进军营一趟。成熟稳重了,看来还是和过去没什么两样。”

南宫瑾看到她炸毛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过去,哈哈笑起来,一笑掩饰掉心底的愁怅和刺痛。

“我可不再是营千总了,现在的我可是参将了。”

南宫瑾说完挤眉弄眼的很是得意,花惊羽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原来是参将大人了,三品的官员了,了不起啊,小女子拜见参将大人。”

花惊羽故意恶心他,南宫瑾似毫不以为意,一副洋洋自得的开口:“起吧。”

南宫凌天看他们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互相戏弄,心里十分的不畅快,冷着脸望向南宫瑾:“本王看你也没有出息在哪里,就知道和女人逗嘴皮子。”

他一说话,花惊羽便听出这货吃味了,赶紧的伸手挎着自家王爷的手臂:“凌天,我们不理这个疯子,我们去看青枫。”

“好,”南宫凌天是舍不得对花惊羽发火的,所以她一开口,他便拉着她的手一路往孝亲王府里走去,身后的南宫瑾赶紧的陪着笑脸,一路往孝亲王府走去。

路上,花惊羽问青枫的情况。

“她现在怎么样了?听说是为了救你才伤了腿的,请了大夫没有,大夫怎么说?”

提到花青枫,南宫瑾的神情严肃得多了,收敛起玩笑的神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是为了我才受伤的,当时西陵把我们引进了一个包围圈,上面不少人推下了巨石,我是先锋,自然走在最前面,巨石落下来的时候,我只管招呼着大家赶紧的撤出包围圈,完全没有注意到悬崖之上落下来的巨石,青枫看到了,她冲了过来推开我,我是没事了,可是那巨石却砸到了她的腿上,所以她的腿?”

南宫瑾想到当时的情况,他宁愿受伤的是自已,不想让青枫受伤。

想到她为了他受伤,他心里就不好受,明明他爱的喜欢的人不是她,可是她却偏偏不顾生死的救了他,这让他一想起来便认为自已自私。

“她的腿没救了吗?”

花惊羽最关心的是这个,青枫的腿是不是真的没救了,南宫瑾接话:“当时让军医看了,军医说腿骨可以接起来,但是伤到了腿上的神经,所以要想好,恐怕很难,只怕她要终生坐在轮椅上了,不过那军医说了,也不是没有站起来的例子,就看各人的意志,没事就多锻炼,再加上自我的按摩,说不定哪天经脉舒通了,也就没事了。”

不过这种例子却是少之又少的。

花惊羽没说话,青枫的腿这样,她心里很不好受,甚至于后悔当初应该阻止她前往边关,可是若不是她前往边关,南宫瑾只怕就会出事,所以说世上事,没有十全十美的。

“她一定信心大失,所以才会让你休了她。”

花惊羽低低的说道。南宫瑾尊重其事的说道:“我不会休她的,她就是我南宫瑾的妻,唯一的妻子。”

这个女人救了他,又包容着他的种种,他不会休掉她的,哪怕她一辈子不能走路,他都不会休她。

南宫瑾和花青枫夫妇二人住在孝亲王府的瑾风院里,此时瑾风院门前,花青枫正坐在轮椅上翘首张望,她身后紧随着几位嬷嬷和丫头,其中两丫头望向花青枫的时候,眼神隐有不屑,一个残废还想霸着小王爷不成,好在现在有自知之明,自求下堂去,她们倒是拍手欢迎,小王爷这样凤翥龙翔的人物,岂是这种女人宵想的,当初这女人就不该嫁进王府来,没白的给孝亲王府丢脸。

这两个丫头乃是孝亲王妃赐过来的,孝亲王妃原来的意思是想给南宫瑾找两通房,所以便把这两个生得娇艳的丫头放在这座院子里。

现在她压根是早就忘了这件事了,也没想到这些丫头会对花青枫不敬。

花青枫之所以一心想让南宫瑾休掉她,也少不得这两个丫头平常阴阳怪气的在耳边嘀咕,所以使得她更加坚定了自已心中所想,她这样一个废人,还占着这样的位置做什么,礼该把位置让出来才是。

不过这两个丫头在别人面前惯会装模做样,所以才会没人发现这样的事情。

花青枫又不是个快嘴的,再加上这是婆婆放进来的,她心知婆婆的意思,所以更想让了这位置了。

瑾风院外面,很快就一队人走了过来,为首的风华绝艳的男子,正一脸紧张的陪同着一个肚子圆滚滚的女人走了过来,身侧跟着的同样是清俊洒脱的男人,左手边的是南宫凌天,右手边的自然是孝亲王府的南宫瑾。

花青枫一看到那圆滚滚的身影,眼泪便汪在了眼里,看到羽儿,她就想哭,她的委屈不想在任何人面前哭,可是就想在羽儿面前哭。

花惊羽走过来凝望着花青枫:“青枫。”

“羽儿,”她叫完,想控制不流泪的,可是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花惊羽知道她心里一定不好受,好好的一个女人腿废了,如何不难受呢,伸出手拉着她:“没事了,青枫,一切都会好的,咱们振作起来。”

花青枫没说话,花惊羽身后的南宫凌天倒是开口了:“羽儿,我们进去再说吧。”

至少要让羽儿坐下来说话啊,她一直站着可是受不了的。

南宫凌天的眼里,别人是死是活跟他完全没关系,他眼里心里记挂着的也就这么一个,看不得她受苦,看不得她受累,别人吃苦受累那是活该。

南宫凌天一说话,花青枫便醒过神来,眼下羽儿怀着孕呢,她净顾着伤心了。

“羽儿,我们进去。”

花惊羽应身,直起腰来,一抬首便看到花青枫身后两个穿着秀丽的丫头,那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南宫瑾了,那眼神赤祼祼的让人看出她们在想什么,花惊羽一看就来火了,这两个贱婢,主子这里伤心呢,她们竟然想勾引小王爷。

“南宫瑾。”

南宫瑾立刻走过来:“羽儿。”

花惊羽指着那两个丫鬟问南宫瑾:“这两个是什么东西啊,在这里挤眉弄眼的,这是想勾引你呢,还是想爬上你的床啊。”’

花惊羽的眼里一向是揉不得沙子的,若是别人家的事倒也罢了,可是这事牵扯到了青枫,她可就不好说话了,脸色阴森至极。

南宫瑾一看小羽儿发火了,再看那两个丫鬟,确实行为不端,不由得脸色阴沉的冷喝:“来人,把这两个贱婢给本王打下去打二十板子,然后卖出去。”

“是,”孝亲王府的侍卫一拥而上,拽了两个丫鬟下去准备打板子,那两个丫鬟没想到前一刻她们还在幻想嫁给小王爷呢,后一刻便被拉下去打板子,还要被卖,个个花容失色的尖叫起来。

“小王爷,我们是王妃赐进瑾风院的,我们是王妃的人。”

南宫瑾根本不理会,他才不管是不是他娘的人呢,先打了再说。

花青枫却开口了:“南宫瑾,还是别打她们了,必竟她们是母亲身边的人。”‘

花惊羽听了她的话,挑了一下眉,心里不由得有些恼火,这孝亲王妃做的叫什么事啊,看来历来做婆婆的就没有一个好的,幸好她没婆婆,要不然指不定也和青枫一样受罪,花惊羽心里想着,嘴上说道:“你别管,这事让南宫瑾处理。这种专门想爬主子床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打死了最好,而且看她们的样子,应该平时没有少欺负你吧。”

花惊羽一说,花青枫脸色暗了,南宫瑾这回是真生气了,直接的命令那侍卫:“别卖了,把这两个贱货,直接的打死扔出去。”

“是,小王爷。”

两个丫鬟嗷呜一声惨叫,直接的昏了过去,她们做梦也没想到会被直接的打死,侍卫才不管她们昏不昏迷,拖了就走。

一行人往瑾风院走去,南宫瑾推了花青枫的轮椅,推着一路往瑾风院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青枫,你是孝亲王府的小王妃,若是这些奴才欺负你了,你完全可以收拾她们。”

他是不知道竟然有这等欺主的奴才在的,而且他要找自已的母妃好好的谈谈了,究竟想干什么啊。

花青枫没吭声,一行人一路进了瑾风院正厅,南宫凌天赶紧扶着花惊羽坐下来,心里十分不放心羽儿,恨不得立刻回自家的王府去。

花惊羽拉着花青枫的手:“枫儿,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让南宫瑾休掉你啊?”

花青枫低首无力的说道:“羽儿,我现在成废人了,我不想再待在孝亲王府了,我想回花家去。”

花家虽然不比从前了,但是还不至于没落,她爹一贯是疼她的,她若是回花家去,他们不至于不要她,她这一辈子也不想嫁人了。

花青枫一说话,南宫瑾便反驳:“我不同意,你别想着回花家去,若是你真的走了,别人怎么说我,不是指着我骂吗?”

花青枫心里苦涩,她知道南宫瑾是个好男儿,很负责任,因为她是为他受的伤,所以他才会要负责,但是她不想要他负责啊,她这是自已心甘情愿的,她不后悔啊。

“没人会骂小王爷的,等时间长一些,这件事就过去了。”

这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谁会记得啊。

“青枫,本王是不会答应这件事的,只要本王活着的一天,你就乖乖的待在孝亲王府里,不要想着回花家去,以后本王会好好的待你的。”

羽儿是他心头一辈子的梦,以后青枫是他的妻,他会好好的善待她的,也许没有少年时炽热的爱,但是一定会有夫妻情份的,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种炽烈的爱的。

花青枫还想说什么,门外一道声音响起来:“对,本王妃也不同意你回花家去。”

几个人抬首望去,看到门外走进来的竟然是孝亲王府的孝亲王妃,看到她,南宫瑾的脸色最先不好看,直接没好气的开口:“母妃,你又来替什么乱啊。”

母妃一直不喜欢青枫,没少在他的面前说是非,以往他只当没听见,没想到她赐了两个人进瑾风院竟然是别有目的的,这让南宫瑾很生气。

孝亲王妃被儿子一喝,脸色不好看,这一次连花惊羽都没帮她说话,明显的生气了,倒是花青枫开口了:“母妃,你来了。”

孝亲王妃听了媳妇这么一句话,真正是舒服得多,还是儿媳妇疼她啊,看来以往确实是她做得过了。

“青枫啊,母妃过来是听说那两个丫头的事情。”‘

花青枫脸色一下子暗了,飞快的开口:“母妃,是儿媳的错,儿媳不该?”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孝亲王妃便开口了:“青枫,以往是母妃做是过了,你是个好媳妇,你能原谅母妃吗?”

花青枫没想到孝亲王妃竟然向自已道歉,一下子愣住了,待到醒过神来,直接的哭了:“母妃,你别这样,儿媳受不住。”

“你就说原不原谅母妃就行了。”

孝亲王妃拉着花青枫的另外一只手,真挚望着自个的儿媳妇,日久见人心,这个儿媳确实不错,若是自已做得过了,儿子也会恼的,所以孝亲王妃不想再做惹人厌的老人了。

花青枫早点头了:“母妃,我没怪你。”

“那就好,如若原谅母妃了,就别再提休提你的事情,你是我们孝亲王府的儿媳妇,永远都是。”

孝亲王妃的话落,花惊羽便先接口了:“枫儿,你要知足知道吗,我婶子可是这天下最好的婆婆,这是你的好福份,以后要孝敬婆婆知道吗?”

“我?”花青枫还在纠结,孝亲王妃紧握着她手,眼巴巴的望着她,这种时候她再说让南宫瑾休掉她的话,似乎就有些讨人厌了。

最后花青枫总算什么都没有说,花厅里,南宫瑾和孝亲王妃笑了起来。

花惊羽也很高兴,唯一不高兴的就是南宫凌天了,这一天下来的,羽儿的身子如何受得了啊,眼看着花青枫没什么事了,他伸手抓着羽儿的手,霸道的说道:“羽儿,我们该回王府了。”

说完不等花惊羽反驳便霸道的抱起了花惊羽往外走去。

花惊羽还在不满的抗议:“我还有话没和青枫说呢。”

南宫凌天严厉霸道的声音响起来:“有话以后再说,今儿个是不行的了。”

身后的正厅里,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就是南宫瑾也是满心的祝福,低头望向花青枫,花青枫正好抬头看着他,只见他唇角是温融的笑,伸手握着她的手,有什么东西似乎放下了,青枫的心倒底温暖了,孝亲王妃看着这一幕,悄然的退了出去。

南宫凌天抱着花惊羽一路坐马车回了北幽王府,一回到王府便躺**起不来了。

“凌天,太累了,这两坏小子,怎么这么累啊,等生下来后一定要打他们一顿,”

花惊羽不满的抗议,南宫凌天瞪她一眼:“知道累还不早点回来休息,还折腾什么啊。”

这下花惊羽不吭声了,一会儿的功夫便睡了过去。

南宫凌天伸手轻抚她的脸,眼神慢慢的移到了花惊羽的肚子上,圆圆的像个球似的。

羽儿怀孕后有多累,他是知道的,心里也了解了原来一个女人怀孕是这么累的一件事,男人若是不爱为自已生儿育女的女人,真是猪狗不如。

南宫凌天等到花惊羽睡熟后,走了出去,叮咛了颜冰和阿紫等人:“好好的侍候王妃,别让她太辛苦了。”

“是,王爷。”三个丫鬟含笑点头,王爷是真的很疼王妃的,和一般的男人不一样。

南宫凌天之所以离开,乃是前往庆王府,今日明玉儿胆敢陷害小世子,他们倒可以借着这件事把明王府给一举端了,因为他已经得到消息,这明王府可是和宁王府连在一起的,那明碧晟虽然当初腿被羽儿打残了,但这男人可没少给南宫少庭出主意,所以除掉明王府就是断了南宫少庭的一臂,何乐而不为。

两日后,明王府满府被查抄,王府里的所有人都被押入大牢,获罪的罪因是暗害皇室子嗣,调唆皇室相残,意图谋逆,这桩桩大罪扣下来,帝大怒,立刻下旨查抄了整个王府,主犯立刻斩首,王府的下人男发配充军,女发配为军妓,永世不得回京。

一时间,枭京哗然,议论纷纷。

不少人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掺合到皇子之争中还有得了你的好吗,所以这是找死啊找死。

眼下皇储争斗得最激烈的时候,若不想死,就离得远远的。

北幽王府的琉园之中,阿紫正把外面的情况禀报给花惊羽。

“王妃,明家的人全都被抓了,今日正是问斩的日子,大街上好多人都去看热闹了。”

花惊羽懒洋洋的歪靠在贵妃榻上,旁边颜冰剥了一颗荔枝喂进她的嘴里。

一听到今日是明王府问斩的日子,花惊羽的眼神亮了,很想去看热闹。

“不如我们去看看热闹如何?”

她一开口,颜冰阿紫等人脸色可就变了,颜冰立刻反对:“王妃,你这么大的肚子怎么去看啊,今日街上可是人流如潮的,你还是不要去看了。”

花惊羽知道自已怀孕不适宜去看,可是一想到没看到明碧晟和明玉儿这两个贱人的惨样,便觉得心里怪可惜的。

门外一道声音响起来:“羽儿,你是不是想看看明碧晟和明玉儿的惨样。”

南宫凌天从门外走了进来,花惊羽一看到他进来,赶紧的点头:“嗯嗯。”

“本王带你去,不过咱们不去看斩人的场面了,便看看他们落魄的样子便行了,怎么样?”

“好,”虽然看不到斩首的场面有些可惜,不过能看看明碧晟和明玉儿落魄的样子,也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啊。

南宫凌天走过来弯腰抱住了花惊羽,一众人坐了北幽王府的马车,一路离开了王府,前往临街的一家茶楼。

街道上人山人海,热闹异常,议论声不时的响起来,不但是街道上,就是酒楼茶肆里也是坐满了人,今日押解犯人的囚车就会从这条街道经过,所以才会这么多人,茶楼里也都爆满了。

不过南宫凌天的身份,要想找个地方,可是简单的一件事。

虽然街上人很多,北幽王府的马车,可没有人敢挡,所一路缓慢的驶了过去,进入了一家茶楼,掌柜的早把位置给这位爷留下来了。

南宫凌天抱着花惊羽一路上了二楼,两个人叫了一壶好茶,点了满满一桌的点心,喝茶吃点心,凭栏欣赏风景,好不快活。

街道上,一声:“囚车来了,”

所有人都惦脚引颈的张望着,果然看到一长溜的囚车缓缓的驶了过来,街道两边的兵将维持着则序,除了这些官兵,京畿大营还派出了不少人来押解这些犯人,暗处还潜伏着不少的兵将,以防有人劫囚车救走犯人。

囚车一路遥遥而来,哀哭之声便响了起来,囚车最前面的是明王府的明王爷,然后是明小王爷,还有明王府一些庶出的男丁,后面是明王妃,明玉儿,还有别的明家的女眷。

长长的一串,凄惨不已,哭声更是惊天动地的,大叫着让皇上饶命。

前面的明老王爷脸如死灰,沉默不误,想起自已支持宁王南宫少庭的事情,这件事被皇上拿住了,皇上说什么了,煸动皇子相残,意图谋逆,皇上是一心想处死明家啊。

他怎么最后就犯了糊涂,掺合到皇子之争中去了,若是他们不掺合进去,也许就不会死了,待到新帝登基,说不定还能谋求一条出路,都怪他啊,都怪他。

明老王爷在囚车里忏悔过错,相较于前面的男子,后面的女子则要脆弱得多,个个哭得撕心裂肺的,花惊羽看到了明玉儿,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婆子,此刻的好她目光呆痴,眼神泱散,好像没有知足一样木愣愣的坐在囚车之中。

茶楼里的花惊羽冷然的打量着这女人,慢慢的收回视线望向了前面马车上的明碧晟,明碧晟端坐在其中,此刻的他明眸清亮,似毫没有半点的落魄,面容透着一股俊秀,那种阴柔之气忽地烟消云散了,少见的俊朗。

他抬头望天,一副老神在在,只不过是一死而已,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他生为明家人,注定了是这样的结局不是吗?

忽地,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视线望过来,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临街一家茶楼,茶楼上,一个乌发亮瞳的娇丽女子,正笑盈盈望向他,那一瞬间的风华,竟然让他怦然而动,忍不住唇角扯出笑,来生,他是否也能真正的自由的洒脱的去爱一个人,不要这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