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122章 羽儿怀双胎 凌天吃醋

西陵城门外,几匹骏马驶过,最前面的一辆骏马上,本来坐在马后面的人,被抱到了前面,马上的人温声轻语:“羽儿,你感觉怎么样,可有不舒服?”

说话的人眼瞳凌厉,若是羽儿和孩子出了什么事,他不会放了赫连轩的。

花惊羽挑高了眉,摸了摸肚子,觉得暂时还没有大碍,但是她这种状况是没办法骑马的。

她的动作以及想说的话,马上的人自然是知道的:“羽儿,你别担心,本王已经让人在前面备下了马车。”

“嗯。”花惊羽把脑袋靠在他的靠胸前,吸呐着他的气息,忽地心便安定了,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一行人驶了不长的一段路,官道边果然有两辆马车,马车边停靠着的几个翘首盼望的人,正是墨竹颜冰和紫儿等人,两三个丫头一看到端坐在马背上的花惊羽,高兴的叫起来:“王妃,王妃/。”

骏马稳稳的停了下来,南宫凌天轻手轻脚的抱了花惊羽下马,颜冰和阿紫等人围了上来,眼泪汪汪的望着自家的主子,花惊羽伸手每人抱了一下:“好了,我不是没事吗,现在该高兴才是,这么伤心干什么?”

颜冰点头:“是的,王妃回来了,我们该高兴才是,伤心什么。”

她说完后,飞快的望向花惊羽的肚子:“王妃,你没事吧。”

“我没事,”花惊羽摇头,她待在赫连轩的太子府里,可是一直很注意这件事的,要不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她早就脱离了赫连轩的掌控了,又如何会被他所制呢。

身后的南宫凌天等人去掉了脸上的易容,脱掉了身上太子府的侍卫装,最后走了过来,望了一眼花惊羽和几个小丫鬟:“有什么话回头再说吧,羽儿,我们该离开了,以免赫连轩派人追出来。”

“好,”花惊羽应声,南宫凌天伸手拉了她上了前面一辆马车,颜冰阿紫绿儿上了后面的马车,其余的手下骑马而行,一众人一路离开了西陵,往琅琊城方向驶来。

马车里,两个人凝眸相望,花惊羽看到南宫凌天俊魅的面容上,竟然瘦了一大圈,眼里也有红红的血丝,很显然的这一阵子他备受煎熬了,不由得心疼至极。

“凌天,你瘦了。”

一句浓浓的你瘦了,道尽了无尽的相思和绻恋,两个人相互凝视,然后狠狠的搂在了一起,好久没有分开,彼此感觉着对方的存在,这一刻他们才全然的放松了下来。

南宫凌天俯身望着怀里的小脸蛋,深深的吻住了她,一个刻骨相思的吻,辗转缠绵,慢慢的满脸心疼和怜惜,轻轻的放开了她,搂着她坐在马车里。

“羽儿,没事就好。”

花惊羽点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凌天有没有把她的爹娘救出来。

“爹和娘救出来没有。”

南宫凌天点头:“嗯,你别心急,他们就在前面五十里地的地方等着我们。”

听到南宫凌天这话,花惊羽算是真正的放下了一颗心,依偎在凌天的怀里,这一别短短的数日,真正是恍然如一梦啊。

马车里的两个人不说话,紧紧的搂靠在一起。

车行五十里,忽地拉僵停了下来,侍卫的声音响起来:“王爷,王妃,玉前辈和苗前辈在前面等着呢。”‘

一听到爹娘在前面,花惊羽立刻高兴的掀帘往外张望,这激动开心的样子令得南宫凌天有些吃味,不过看到她开心他还是高兴的,伸手拉着花惊羽的手,以免她就这么跳下去。

“羽儿,小心些,。”

南宫凌天率先下马车,伸手抱了花惊羽下马车。

大道一侧的靠着一辆马车,几匹骏马,马车边有两个人正在张望,一看到花羽出现,两个人便走了过来,前面的正是玉倾城,后面跟着的正是苗听雪。

玉倾城一看到花惊羽,长开双臂抱住了她:“羽儿,你没事吧,那个赫连太子没有为难你吧?”

玉倾城眼睛瞄向了花惊羽的肚子,她已经听救她的墨竹说了,羽儿之所以被困在赫连轩的东宫太子府里,是顾虑自已的肚子里的孩子,没想到羽儿竟然怀孕了,玉倾城越想越兴,她这是做外婆了,能不高兴吗?

苗听雪也很高兴,但是他最高兴的事情是当初毫不犹豫的把琅琊城的兵符送给了女儿做嫁妆,正因为有了这兵符,才会救了他们一命,若不是有这兵符,现在只怕他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一想到苗冷靖那个狼子野心,狗心狼肺,黑心黑肺的家伙,苗听雪的脸都绿了,当日他和倾城回到琅琊城是半夜,怕惊动别人,也想悄悄的查清楚琅琊城内究竟出了什么事,所以他没有从城门进去,直接的从大阵的阵眼进去了,谁知道等他进了府后,城主府里竟然有一个局等着他。

苗冷靖竟然骗他说抓住了一个意图在琅琊城祸乱的敌人,还是他相识的人,所以他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才派人通知了他回来处理这件事,没想到等到他进了城主府的地下迷宫密室,竟然被别有用心的的苗冷靖给推进了那座用来囚禁犯人的牢笼,更甚至于还用他来威胁倾城,若是倾城不进去,他便杀掉了他。

倾城为了他,毫不犹豫的走进了牢笼,两个人进了那困住他们的牢笼,才知道那水池里竟然被苗冷靖给换上了化功水。

一想到那个该死的混帐东西,苗听雪周身涌起了杀意,眼神都绿了,他这么多年收养他,倒是养了一只狼,所以说人不要随便做好事,有时候做了好事,只会害了自个儿。

前面玉倾城还还在和花惊羽亲热的说着话,竟有长谈的打算。

南宫凌天眉一挑,望了过去,眼下可不是亲热的时候啊,他们这还是在西陵境内呢,赫连轩不会善罢干休的,定然会设下天罗地网的。

“娘,羽儿,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好,”两个女人想起了眼下的状况,总算停止了说话,不过玉倾城依旧拉着花惊羽的手没有放开。

南宫凌天望向苗听雪,沉稳的开口:“赫连轩肯定在西陵的境内布下了防线,所以我们此次回琅琊城,并不是那么容易,大家要小心应对,眼下我们应该想想是走水路还是走陆路。”

苗听雪想了一下说道:“走水路吧。”

他之所以选择走水路,一是水路离得琅琊城比较近。二是水路上布置设防没有陆地上那么容易。

西陵通往琅琊城共有三道河渠,就算赫连轩有通天的本事,他也未必每一条河道上都设下布防,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就省事得多。

南宫凌天听了苗听雪的话,也同意了他的建议,眼下走水路确实是最好的途经。

“走,我们立刻前往江夏小渡口,”这是离他们这里最近的一个渡口,而且他们并没有打算从江夏的渡口直接的上船,而是准备从江夏的小渡口上船,南宫凌天早就做好了走水路这一条,所以先前命了两名手下在江夏小渡口准备了一条船。

几个人纷纷上马车,前往江夏小渡口,花惊羽直接的被玉倾城给拉上了她的马车,南宫凌天无语的望着那被拉走了的人,这叫什么事啊,那是他的女人啊,怎么他好好的救个人,竟然被人抢了。

花惊羽回首看南宫凌天一脸忧幽的样子,挤了挤眼睛,然后跟着玉倾城上了马车。

南宫凌天无奈的转身,身侧响起了苗听雪略显得意的声音:“走吧,我们两个男人做伴。”

两个男人一先一后的上了马车,众人上马车的上马车,骑马的骑马,一路直奔江夏渡口。

前面的两母女自然是亲亲热热的说着话,别提多温馨暖人了,玉倾城关心的叮咛花惊羽怀孕的人要注意哪些事,要吃什么东西才会对宝贝好,让宝贝生得又白又嫩又健康,花惊羽不时的惊叹着,她倒是没想那么多,看来生过人和没生人的确实不一样啊。

后面的马车上,两个男人就像两斗鸡,互看不顺眼,各占一半的位置,自成一体,占山为王的冷肆对恃着,南宫凌天是率先开口的那一个:“苗前辈,你瘦了不少?”

这话是挪谕,讥讽苗听雪识人不清,竟然收了一个白眼狼,这眼光得多差啊。

苗听雪的脸色冷了,一提到这个便是剜他的心啊,眼睛阴森森的盯着南宫凌天:“你也瘦了,彼此彼此。”

南宫凌天立刻不赞同的摇头了:“此瘦非彼瘦,本王这是为了心爱的女人瘦,苗前辈这是为儿子瘦,不一样的,。”

苗听雪头上冒火了。这个死小子,亏得他先前对他有了些好感,没想到他这么讨人厌,可恶的小子,竟然明知道那苗冷靖是他的痛,还直戳他的痛处,他不好过也不让他好过,苗听雪忽然的怒极而笑,一脸优雅的开口。

“往后我也就不瘦了,女儿回来了,肚子里还带了一个小外孙,这下我们琅琊城有指望了。”

南宫凌天的脸色立马就黑了,苗听雪这话是想让羽儿留下来掌管琅琊城吗,他做梦,他可不稀憾这么一座城池。

“羽儿她是不会留下的。”

苗听雪一脸不以为意的点头认同:“那倒是。女大不中留啊。”

他一言留,南宫凌天的脸色好一些了,可是苗听雪又来了一句,差点气得他喷血:“不过我有小外孙啊,我肯定要把他培养成琅琊城最英明神武,威风八面的城主大人。”

这下南宫凌天气得想喷苗听雪一脸血,他的儿子他才不会让他留在琅琊城里,一个破小城子,还想留着他的儿子,做梦。

“那个不可能。”

“你只能二选一。”苗听雪闭上了眼睛,一脸得意的说着,看到南宫凌天气闷火大的样子,只觉得心里很爽,小子,让你去郁闷去,老子宁愿你郁闷也不想自个郁闷,好不容易认的女儿被你得了去,还敢这样对老子。

马车里气氛越发的冷了,不过没人再开口说话了。

江夏小渡口,只停靠一些过往的客船或渔船,并不让任何的商船停靠,再加上这里的山势险要,群山崎岖,有不少的流匪贼寇生活在这种地方,所以平日很少有人走在这里,所以这小渡口平日是最冷清的地方,但这几日却明显的不一样,竟然有官府的人不时的在小渡口晃悠,所有的船只经过都要检查,确认无事了才放行,而且这些检查的兵将手里,人手一张画像,一一的比对,如果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便扣押下来。

江夏小渡口不远的地方,南宫凌天和花惊羽等人正席地而坐的休息,隐在群山之中,并不担心有人发现,南宫凌天派了青竹以及另外一手下去江夏小渡口打探一下情况。

剩下的人休息兼吃一些东西,尤其是花惊羽,怀孕了,自然更要多吃东西,随时补充体力和营养。

青竹很快领着一人出现,脸色清冷的禀报:“王爷,王妃,江夏小渡口竟然被官兵把守了?”

南宫凌天脸色幽暗,眼里闪过寒冷凉薄的杀意,赫连轩不会赶得及如此快的在江夏小渡口布下局,也就是说他早就在这里设下了局等着他了,想来除了这江夏小渡口,别的河道渡口也被他把持住了。

玉倾城望着南宫凌天,蹙眉问道:“没想到这赫连太子竟然早就动了手脚。”

玉倾城没想到赫连轩这样的人中龙凤,竟然也喜欢羽儿,还有龙月的那位离洛也喜欢羽儿,看来她们家的羽儿是个吸引人的娃啊,做为羽儿的母亲,玉倾城心里高兴,咱的女儿就是一块香馍馍,不过眼下她们该如何离开西陵啊。

这赫连轩也是个厉害的家伙。

南宫凌天凝眉思索,然后招手示意青竹和墨竹过来,吩咐了他们,让他们去做的事情。

二人应声把能用的人都带上了,颜冰阿紫绿儿全都跟着他们去办事。

花惊羽看到他们离开,忙唤住了他们:“你们两个到最近的江夏小镇去帮我买些东西来。”

“什么东西,王妃请说。”

青竹和墨竹垂首询问,花惊羽眼神清亮,沉稳的吩咐:“硫磺粉,木炭粉,还有硝酸粉。”

在场的所有人都望向花惊羽,不懂她要这些做什么,这些东西是用来做烟花所用的材料,不过都被官府禁止采卖了,一般人买不到这些东西。

南宫凌天望向青竹和墨竹:“立刻去办,有多少买多少,想办法一定要搞定。”

“是,”青竹和墨竹闪身领着人离开,玉倾城望着花羽柔声问:“羽儿,你要那些做什么,那可是危险的东西。”

花惊羽柔柔一笑:“没事,等买来你们就知道什么用处了,既然赫连太子设下了层层布防,我们总要准备一些东西不是吗?”

只可惜她要买的东西是官府禁止采卖东西,所以就算青竹和墨竹等人找来,怕也不多,所以制造不了几枚火药弹,但有总胜过无。

众人不再追问花惊羽买那些东西做什么,此时天色刚中午,众人吃了东西后,南宫凌天建议大家早点休息,天黑后看戏,然后准备离开江夏小渡口,几个人应了一声,各自上马车休息。

这一次玉倾城没有坚持拉着花惊羽坐自已马车,而是让人家小两口子独处,要不然她真成了没有眼色的人了。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待在马车里,花惊羽笑望向南宫凌天:“凌天,你让青竹和墨竹去做什么?”

南宫凌天俯身琢了她一口,温柔的开口:“别操心了,来,睡一会儿,别想那么多了,眼下你的身子要紧。”

花惊羽点了一下头,偎在南宫凌天的怀里休息,马车里一片温馨,南宫凌天望着羽儿娇艳妩媚的脸蛋,还有那日渐丰盈的身子,越发的曲线玲珑,令得他呼吸急促起来,喉结不由得滚了几下,可是羽儿现在可是怀孕呢,根本不能做这种事。

南宫凌天强行压迫自已的心中的念头,可是实在是难以抑制,本来偎在他怀里休息的花惊羽抬首望进了一双情潮遍布的眼瞳,呼吸急促而浓烈,一看他这样的神情,便知道这家伙想什么了,不由得好笑的抬头亲吻了他一下,这一下如导火线引发了某人体内火热的欲一望,俯身恨恨的吻上了花惊羽的小嘴,两个人拥吻在一起,南宫凌天的手不由自主的向下,引发了更高的热潮,恨不得狠狠的压倒怀中的人,可是潜意识依然警醒着,不能这样干。

只到一只手滑落下去,引来了他的一声轻嗯,一种既痛苦又舒服的声音从他的口中泻出来,马车里一片活色生香,还有某女满脸温情的笑,又不是非要那样做,她可不想让他压迫得最后不能人事了。

榜晚,青竹和墨竹等人回来了,既完成了王爷交待的任务,又完成了王妃让他们采买东西的事情。

密林中,暗淡的月光透着枝叶洒照下来,林中的几个人全都围在花惊羽的身边,看她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其实花惊羽只是把三样东西简单的配对了一下,最后把这些东西装在先前让青竹和墨竹等人找来的瓶子里,一枚简易的火药弹便装好了,到时候应急了用。

“这些什么东西啊?”

颜冰好奇的问道,另外几人全都一脸奇怪的盯着颜冰手里的东西,然后望向花惊羽,花惊羽笑道:“这是火药弹,别小看它,威力还不小呢,只可惜这些材料太少了,要不然多做几个,我们一路上要方便得多。”

“火药弹,”几个人好奇,真那么有效果吗?还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呢。

南宫凌天没有说话,对此深信不疑,他知道羽儿所说的这个东西,肯定是她们那个世界里的东西,既然她说有用,肯定是有用的。所以命令手下的几个人:“把这些东西收好了。”

“是,”青竹和墨竹等人收了起来,花惊羽没忘了叮咛他们几个:“小心些,千万不要裂了,到时候伤的可就是我们自已了。”

虽然这些火药威力不大,但是也足以毁掉一条船了,若是船毁了,他们这些人全要受伤。

她如此一说,青竹等人才重视起来。

夜越来越深,江夏小渡口响起了厮杀之声,南宫凌天和花惊羽等人听到动静,全都纷纷起身望了过去,只见火光冲天间,人影绰动,呐喊声厮杀之声交错在一起。

墨竹从不远处奔了过来,飞快的开口:“王爷,王妃,我们走吧,前面打起来了。”

原来先前南宫凌天命令青竹和墨竹等人放出风声,说今晚有几条大鱼要从江夏小渡口经过,江夏小渡口附近全是山,山上窝着不少的贼寇,这些人平时就靠着这条河流吃饭,没想到官兵竟然把持了这里,使得他们多日无进项,个个正一肚子怨气,正好得到消息说今晚有几条商船要经过,听说大船上有不少的宝贝,这些人岂能不动心,也不管官府不官府了,直接的领着人便便往江夏小渡口来劫船了,所以和官府的人打成了一团。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南宫凌天拉着花惊羽,后面数人尾随,一路直奔江夏小渡口,不过他们并没有从江夏小渡口而进,而是从小渡口另外一道小道闪了进去,此时有一艘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船正隐在苇塘之后,船上立着的人正是青竹等人,一听到王爷等人过来,赶紧的招呼了上船,待到众人全都上船了,大船开动,驶离了江夏小渡口,直进的驶进了大河流。

此时岸边和贼寇杀成一团的江夏官兵,已经看到离去的大船了,不由得大叫起来:“快,追那艘大船/。”

可惜那些匪贼,比他们更着急,他们想抢劫啊,一边忙着杀人,一边着急的想追赶上大船,结果两帮人打得更激烈了,倒是让南宫凌天和花惊羽等人顺利的出了江夏小渡口。

远处遥遥站在船头的南宫凌天遥望着江夏小渡口杀成一团的兵匪,冷冷的笑着,赫连轩,这下你有事做了,本王送你件事情做做,。

赫连轩若是知道这些土匪坏了他的好事,自然要清理这些土匪,他这不是就有事做了吗?

此时夜深了,众人全都进大船的二楼房间,团团的坐下来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南宫凌天面容冷冽而严肃:“接下来一路上不会顺利,端看小小的江夏口便布下了重兵,想必赫连轩在这一路上定然是布下了不少的布防,所以我们要小心为上。”

他说完又望向自已的数名手下:“大船每到一个地方便停下休息一下,你们用小船先去前面探查,然后回来禀报。”

“是,王爷,”众人恭敬的领命。

玉倾城和苗听雪望着南宫凌天沉稳的布署着一切,倒是很看好这家伙,人长得俊,能力也是一流的,不错不错。

第二道布防设在炎谷山口,炎谷山口依山傍水,河流的一边是气势磅礴的大山,悬崖削壁,千山叠嶂,另一边是险峻峥嵘的奇峰,中间的河道口只容得下一条大船穿行而过,偏偏在最正中的河道口竟然堆满了巨石,阻住了他们的去路,若是要想迅速从此处河道口穿过,必须要速度极快,否则隐于深山峡谷的弓箭手,很可能会让他们万箭穿心,所以他们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穿过此道谷口。

这时候就用了花惊羽先前做出来的火药弹,先炸开河道口,等那些家伙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炸开了河道口,穿行了过去。

对于花惊羽所做的火药弹,众人先开始没有信心,倒是南宫凌天对这种东西极有信心,命令众人全速前进。

当第一枚火药弹扔出去引起爆炸声的时候,不但吓了颜冰和绿儿等人一跳,就是埋伏在山林间的西陵国的弓箭手也吓了一跳,等到反应过来,大船竟然穿过峡谷口驶了出去。

直气得西陵兵将放空箭,没有似毫的办法。

大船上,众人欢呼的击掌,满船都充斥着胜利的喜悦。

本来赫连轩布下了这重重布防,人人恼火生气,但是现在倒是斗上瘾了,既然他设下了布防,他们就一一的破解掉他的布防,看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第三道布防……

第四道布防…。

……

二十五天后,众人终于穿过十八道布防,到了琅琊城外的河道口上了岸,回首遥望着那遥远的天幕,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上可谓惊心动魄,险象环生,步步为营,处处破解,终于一路有惊无险的闯了过来,不过今日他们遭受的种种,他日必还给西陵。

南宫凌天周身笼罩着阴霾,俊魅的面容上是嗜血的杀气,赫连轩,总有一日本王要把今日这种种数偿还给你。

苗听雪此时心急的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他要亲手手刃了苗冷靖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走,我们进城。”

花惊羽却阻止了苗听雪直接进城:“爹,我们悄悄的进去,先与黑甲军的戴武等人会合,然后再来图谋,如何第一时间抓捕了苗冷靖,苗冷靖虽然没有兵符,但这么多年他掌管着琅琊城,里面有不少他的亲信,若是我们贸然进去,保不准受伤的就是我们。”

苗听雪想了一下,最后点头同意了:“好。”

一帮人和上次一样从大阵的阵眼进去了,前往黑甲军的的兵衙去找黑甲军的统领戴武去了。

西陵太子府,一名手下正在向上首面容冷峻肃杀的男子禀报事情。

“回太子,燕云的北幽王殿下带着王妃已经接连的闯过了十八道的布防,他们已经到达了琅琊城,我们的人全都失败了。”

赫连轩手指一握,周身的气息更冷,不过这结果早在他意料之中,南宫凌天是什么样的人啊,若是连十八道的布防都破解不了的话,那他还配做他的对手吗?

南宫凌天,你等着再接招吧。

“知道了,下去吧。”

赫连轩经过最初的盛怒,恢复了平静,面容潋潋如皎月,一片温融,只有瞳底的煞气越发的森冷。

……。

琅琊城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两帮对立派这些日子互相厮杀,死伤了不少的人,大街小巷上冷冷清清,百姓都躲在各自的家中,不敢出来。

黑甲军的府邸,戴武坐在正堂之上,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他手下有不少的黑甲军遭到了西冷靖一派的攻击,不但是黑甲军中有人受伤了,就是琅琊城的官员也有不少遭到了袭击,琅琊城的知府韩明就遭到了袭击,现在身受重伤躺在家里呢。

戴武正在正堂上发火,门外又有手下奔跑了进来,戴武一看便心惊肉跳的,现在他最怕就是生事,不由得沉声问道。

“又发生什么事了?”

那手下飞快的禀报:“戴统领,城主,城主回来了。”

“城主回来了,”戴武愣了一下,只见门外数道身影走了进来,这一次进来的不仅仅有城主,还有先前出现的大小姐,后来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还在想着,大小姐是不是遭到苗冷靖的敌手了,没想到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苗听雪望着木愣愣没反应的戴武,不由得脸色冷沉了,森冷的喝问:“戴武,这是怎么回事,城里怎么乱七八糟的啊?”

戴武总算醒神了,飞快的奔到了苗听雪的面前,激动的开口:“城主,你可回来了。”

戴武并不知道苗听雪曾经被苗冷靖给关进了城主府的地下密室里,只当他才回来呢,苗听雪也没有说这件事,只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先往正堂上走去,当中坐了下来,其他人也陆续的找了位置坐下。

花惊羽端坐在南宫凌天的身边,什么都没有说,既然爹爹回来了,这些事就不是她的事情了。

此时的戴武已经回过神来了,飞快的上前禀报:“城主,苗公子疯了,不但命令黑甲军攻北辰的边境,还在城中大肆杀官员,连韩明韩大人都被他命人给打成了重伤,现在琅琊城内一片混乱,若是再不抓住他,只怕要更乱了。”

“这个孽子现在在何处?”

“回大人的话,属下等一时找不到他的下落,他东躲**的,根本找不到他的下落。”

戴武等人不怕苗冷靖,可是这苗冷靖太阴险狡诈了,并没有住在城主府里,现在的他四处藏身,根本让人找不到,所以才会三番两次的让他得手。

这一次苗听雪没有开口,倒是花惊羽冷声说道:“这一次就算他藏在老鼠洞里,我们也要把他找出来。”

她一言落,直接的命令青竹:“青竹,带小白进城主府,找到苗冷靖的衣服,让小白闻一下气味,定然要找到这个贼子的下落。”

“是,”青竹领命,戴武一听大喜,立刻唤了黑甲军中的营千总,吩咐下去:“立刻召集三五营的黑甲军,跟着这位兄弟,去查反逆之贼苗冷靖的下落。”

这一次定要让苗冷靖死无葬身之地。

那名营千总大喜,赶紧的跟着青竹出去,这里戴武又和苗听雪禀报起城中的情况,花惊羽有些恹,连日坐船,再加赫连轩的布防,她是真的有些累了,南宫凌天立刻扶起她,向苗听雪和玉倾城二人打招呼:“羽儿累了,我先陪她回城主府休息。”

苗听雪一听,也不和戴武再多说什么,只扔了一句:“有事回头再说,眼下先抓住那个贼子再说。”

“是,”

一众人出了府邸,一路往城主府行来,路上,不少的兵将看到了苗听雪,纷纷的放下长枪跪地请安:“属下等见过城主。”

“城主回来了。”

“真是太好了,城主回来了。”

琅琊城内的人一下子振备了,本来各自躲在家中的百姓,纷纷的拉门跑到了大街上,看到苗听雪的身影,个个兴奋的叫起来:“真是城主回来了,”

一时间满街都是人,一扫先前的冷寂,热闹了起来,南宫凌天和花惊羽等人不由得暗抽嘴角,这可真是热情啊,苗听雪不时的朝街道边的百姓点头,一路领着花惊羽等人进了城主府。

城主府里的根本没什么下人,只有为数不多的粗使下人,别的人都因为苗冷靖的叛孽而逃离了城主府,生怕招到城主的报复,所以诺大的城主府里,竟然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气。

苗听雪亲自送了花惊羽和南宫凌天进了城主府最好的院子休息,自已和玉倾城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傍晚,整座琅琊城都沸腾了,因为苗冷靖被抓了,他手下的一干亲信全都被杀了,那些小爪牙也都见风转舵的弃械投降了,一时间满城热闹,所有人都奔到了东城偏僻的绞刑场上去了。

琅琊城已经很多年没有执行过绞刑了,这是多年来的唯一一次,还是苗冷靖这个执掌琅琊城的大公子,现在竟然要被绞死了,全城的百姓都奔走相告,拍手欢迎,可见这么多年苗冷靖在琅琊城百姓心中是多么的糟糕。

东城绞刑场,人山人海十分的热闹,花惊羽和阿紫绿儿等人站离得远一些,望着高台之上脸如死灰的苗冷靖,此刻的他满眼绝望,不停的张望着,痛苦的挣扎着,不时的扯着嗓子尖叫:“义父,我错了,我不敢了,别绞死我,别绞死我啊。”

可惜四周欢快的叫声掩盖了他的痛苦哀求声,没人理会他。

直到人群中有人叫了起来:“城主大人来了,城主大人来了。”

本来热闹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迅速的分出一条道来,一群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白衣胜雪的苗听雪,身后跟着的乃是黑甲军的统领戴武,琅琊城知府韩进,还有另外一些琅琊城的官员,一众人越过众人走了过来。

苗冷靖一看到苗听雪便挣扎着叫起来:“义父,我错了,我不敢了,你饶过我吧。”

他话音一落,人群中便有人率先叫起来:“城主,不能饶他,此贼该死。”

不但引兵攻北辰,还引人在城中厮杀,这就是祸乱的孽贼。

一人高叫,最后所有人都叫起来:“处死他,处死他。”

所有的手都挥舞了起来,苗冷靖望了四周一眼,腿发软,瞳眸中最后一丝希望落在苗听雪的身上,这个义父一向心地仁厚,但愿义父能放他一命。

上首高台正中。苗听雪一举手,所有人停住了,只听得他幽冷如霜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响起来。

“我苗听雪向琅琊城的百姓道歉了,因为是本城主收了这个狼子野心的孽障,才给大家带来了这样的不幸,今日就由本城主亲自下令,绞死这个孽障,还我琅琊城清静。”

“城主英明,城主万岁。”

所有人吼叫了起来,这才是他们的城主,城主是英明的,公正的。

苗冷靖腿一软,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身子一软倒在了高台上,苗听雪看也不看苗冷靖,一挥手命令身侧执刑的黑甲军:“上绞架。”

“是,城主,”两个人走了过来,提着苗冷靖,直接的上了绞架。

苗冷靖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终于得到了应得的报应。

所有的人看到这个坏人终于得了应得的报应,全都拍手称快,兴奋的笑起来。

苗听雪走到高台正中,再次开口:“各位,接下来我要让大家见一个人。”

人群中看热闹的花惊羽一听苗听雪的话,直觉上说的就是她,赶紧的掉头就走,她并不想让所有琅琊城的百姓都见到她,她又没打算一辈子活在琅琊城,所以还是不要见了吧。

可是上首的苗听雪已经笑意盈盈的开口:“那就是我有一个女儿,我想让大家见见我的女儿。”

苗听雪话一落,四周一下子安静了,城主的女儿,那不就是大小姐吗,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城主有女儿啊,众人议论纷纷,不过有人反应过来,欢呼叫:“见过大小姐。”

“大小姐千岁。”

花惊羽听得耳朵的欢呼,一阵头皮发麻,她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前方呼啦一声,奔出数十名身着黑色盔甲的黑甲军,这些黑甲军迅速的挡住了她的去路,拦住了她,齐声开口:“属下等见过大小姐。”

这些黑甲军一出动,四周的百姓自动的分让开来,然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响亮的声音响起:“见过大小姐。”

“见过大小姐。”

一浪高过一浪,花惊羽脸上满是无奈,望了一眼身侧的南宫凌天,早知道她不来这看什么绞刑了,不过现在这样了,她不出面好像不行了,南宫凌天给她一个笑意盈然的眼神,示意她上台。

花惊羽只得领着三个小丫鬟,一路上了高台,站到了苗听雪的身边,没好气的瞪了自个这爹一眼,。

“爹,你绝对是故意的。”

苗听雪得意的笑,再次大声的开口:“这就是我的女儿,我们琅琊城的大小姐。”

所有人再次欢呼:“见过大小姐。”

花惊羽望了一眼,黑压压的一片,全都跪在绞刑场四周,抬头看看绞刑架上的苗冷靖,花惊羽的唇角忍不住勾了起来,这还真是讽刺,苗冷靖一心想控制琅琊城,最后却害得自已身首异处,若不是他一心谋逆,她根本不会来琅琊城。

一边想一边望向台下说道:“大家都起来吧。”

虽是极平淡的声音,但是却穿透了每个人的耳膜,使得方圆数里的人都清晰的听得到,这声音一入耳,不少人便知道,这大小姐武功十分的厉害,这露出来的一手就不容小觑。

众人再抬首去打量高台上的女子,更是兴奋,大小姐不但武功厉害,人也长得好美啊,最重要的是和城主很像,父女二人站在一起,一看就是亲生的,果然是城主的女儿啊。

花惊羽从来不知道琅琊城的百姓这么热情,她这个城主的女儿,就好像他们自家的大小姐一般,真正是让她受之有愧,她可没有半点留下来的心思啊。

苗听雪又说了几句话,便吩咐百姓四下散开回府,不少人走远了还回头望花惊羽。

绞刑台上,父女二人相揩着离开,苗听雪想起高台上还有个人呢,便吩咐身侧的手下:“把这人扔出城去喂野兽。”

“是,城主,”手下立刻上绞刑台把苗冷靖给解下来,拖出去命人扔出去喂野兽。

一行人转回了城主府,玉倾城在城府门前等他们,一看到他们回来便迎了上来,最先拉着花惊羽嘀咕。

“羽儿啊,你怀孕了还去凑什么热闹啊,那绞犯人的场面,你看什么,要是影响到了孩子怎么办啊?”玉倾城十分不认同的训责花羽,花惊羽但笑不语,并没有反驳什么,一众人往里走去,走在最前面的玉倾城忽地拉住花惊羽的身子停住了,脸上布满了担心。

“羽儿,娘忽地发现一件事情?”

众人齐齐的停了下来,一起望着玉倾城,连带的花惊羽也望着她,玉倾城轻声的开口:“娘上次听你说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可是你这肚子怎么看着有些毛病啊?”

玉倾城话一落,身后一道身影冲了过来,正是南宫凌天,一把拽着玉倾城,连娘都忘了叫,心急的问道:“毛病,什么毛病,羽儿的肚子什么毛病啊?”

玉倾城忽然住了口,脸色如常了,镇定的望向南宫凌天:“我也不知道哪里古怪,就是看着有些古怪,对了,还是传个大夫进府来检查检查吧。”

“好,”南宫凌天一声应了,立刻命令墨竹去找大夫,苗听雪叫住了墨竹,自唤了城府的一名下人:“去把赫大夫请过来,就说大小姐身子不舒服,让他过来检查一下。”

前面,南宫凌天大手一伸抱起羽儿,大踏步的往里走去。

颜冰阿紫还有绿儿等人跟着自家的王爷身后进了城主府。

玉倾城和苗听雪落在了最后面,苗听雪先前看出了玉倾城神色有些不对劲,这会子没人,立刻压低声音问道:“羽儿的肚子怎么了?”

玉倾城见四周没人了,才小声的说道:“我看着羽儿的肚子怎么有点大啊,三个多月不应该显怀的,她这都露出肚尖儿了,我看着倒像四五个月的样子?”

她的话一起,连带的苗听雪的脸色也暗了,随之直接的否决了自已脑海中不好的想法,更多的是担心:“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玉倾城也觉得自已多想了,女儿可是极爱这位北幽王爷的,怎么可能有别的心思,是她想多了,那么就是肚子有问题了,这样一想,玉倾城的脸色变了,大踏步的跟上前面的身影,一路进了城主府的正厅。

赫大夫乃是琅琊城的军医,医术十分的高明,一听到城主府的下人禀报说大小姐身子不适,早挎着药箱奔了过来。

城主府的正厅里,众人正焦急的等待着赫大夫,一看到他出现,苗听雪就免了他的礼,让他给花惊羽检查一下,看看胎儿是否出了什么问题,羽儿的身体如何?

所有人都望着赫大夫,赫大夫立刻上前认真的替花惊羽检查。

一只手检查完了,换了一只手,然后脸上便露出了笑意,起身满脸喜气的对苗听雪恭喜:“恭喜城主了,大小姐肚子里有两道脉息,只怕这肚子里有两个孩子?所以她的肚子看起来比常人大一些。”

赫大夫话一落,正厅里的人全都呆了,肚子里有两个,这是说羽儿怀的是双胞胎吗?最先醒过来的花惊羽,想起先前玉倾城古怪的神情,不由得抗议的叫起来:“娘,”

娘一定先前是乱想了什么,所以才一脸神色古怪的。

玉倾城听女儿一叫,立刻自责的开口:“娘的错,娘胡思乱想了,该打。”

实在是她没想到羽儿竟然会怀上两个孩子,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正厅里所有人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南宫凌天是彻底的呆了,待到反应过来,第一个念头是,他为什么这么命苦啊,本来有一个家伙来抢羽儿的,这会子竟然来两个和他抢,他以后再也不要让羽儿怀孕了。

别人哪里知道南宫凌天这样的想法,还当他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坏了,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全都上前向他道喜。

“恭喜王爷和王妃了。”

“是啊,最好生个一儿一女的,那就是心想事成了。”

玉倾城发着感概,满厅都是高兴,苗听雪立刻下令:“赏。”

从赫大夫到城主府的下人人人有赏,一时间满府都是喜悦,人人都知道大小姐怀的是双胞胎,这可是高兴的喜事儿。

南宫凌天陡的起身,抱了花惊羽,大踏步的往外走去,身后的正厅里的人,个个满脸笑的望着离去的两个人。

苗听雪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那小子怎么就这么好命了,娶了她的女儿,竟然得了两个孩子,真正是好命得让人嫉妒。

可是某个别人认为好命的家伙,却紧蹙起眉,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花惊羽窝在他的怀里,奇怪的问他:“凌天,怎么了,你好像不太好高兴。”

南宫凌天一边走一边不满的说道:“本王是不高兴啊,本来一个来和本王抢羽儿,可是现在是两个人抢啊。”

他光用想便头疼了,老天这是故意为难他吗。

花惊羽不由得失笑,这是哪跟哪啊,哪有人和自已的孩子吃味的,忍不住伸手点着南宫凌天的脑袋:“你啊,怎么说你好啊,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和自已的孩子争位置,羞不羞啊。”

“本王不怕羞,本王只想一个人霸占着羽儿,本来想分一点点位置给肚子里的小子,可是现在两个啊,两个,”

南宫凌天一想到未来有两个或者更多的家伙和他抢羽儿,他就百般不乐意,自从羽儿怀孕,他们多久亲热一次了,虽然羽儿会用?可是他不想一直那样啊。

他决定了,以后再不让羽儿怀孕了,对,就这么干,南宫凌天狠狠的想着。

------题外话------

亲爱的妹纸们,羽儿怀的是双胞胎喔,你们认为二男好,还是两女好,还是一男一女好呢……为双胞胎的宝贝求个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