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117章 羽儿怀孕 故人相遇

皇宫刺杀案很快过去了,另外一件热门的话题又被人传得纷纷扬扬的。

通敌叛国的花雷将军被按察司的人找到带回了京城,听说他并没有通敌判国,而是手下的亲信颜平颜副将军通敌了,所以才会使得花家军在落马坡一战中死伤无数,颜家满门被斩。

花家的人被皇上下旨全都放回了花家,抄出来的家产也全部返回了。

只是经此一劫,花家明显的受了重创,花雷也在落马坡一战中受了重伤,他的一只眼睛瞎了,一只手也被废了,本来必死无疑的,最后被当地的一个猎人所救,侥幸得了一命,但是从此后再也不能上阵杀敌,金戈铁马,纵横疆场了。

花家军也在这一战中死伤了不少人,剩下的被皇帝如愿编进了别的军队里,花家剩下的只有花慕将军手里的一支花家军了,老皇帝也格外的恩赐,把这一支花家军保留在花慕将军的手里了,至此皇帝的心里终于放松了对花家以往的压制,花家已不足为惧了。

花府,花雷所住的院子里。

花惊羽和南宫凌天来看望花雷。

此时的花雷十分的狼狈,一只眼睛瞎了,一只手臂废了,动都动不了,神情不复从前的杀戳果断,威武霸气,显得萎萎缩缩,精神不济,看来他伤的不仅仅是眼睛手臂,似乎还有他的信心。

他看到花惊羽的时候,苦笑着念叨:“报应啊,报应。”

花惊羽来花府并不是来落井下石的,她是来说明一件事的,她并不是花家的女儿,她认为这件事至少要让花雷知道。

“花将军,你还好吧?”

花惊羽的话里听不出关心,只是淡淡的询问,花雷抬眸望着她,想起从前的种种,恍然一梦啊,眼泪便流了出来:“羽儿,爹对不起你,你别恨爹。”

花惊羽摇头:“花将军,我今儿个来就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我,其实并不是你的女儿,我不是花家的女儿。”

“这?”花雷抬眸,错愕,那忏悔的神情还挂在脸上,瞳眸是难以置信,然后摇头,女儿之所以这样说,也许是心中怨恨他,怨恨他从前对她的不管不问。

“羽儿啊,是爹错了,你原谅爹吧。”

花惊羽淡淡的笑,认真的开口:“花将军,从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是花家的女儿,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知你一声。”

花雷说不出话来,看花惊羽的神情,确实也不像是骗他的,他忍不住长吁短叹的,完全是一个垂暮的老者,不过这不干花惊羽的事情,她徐徐的起身,准备离开,不过想起了花青枫来,便问花雷。

“花将军,不知道你是否在边境见过青枫?”

花雷飞快的点头:“我见过她,就是她找到我的。”

本来花雷被人打伤,被一个猎人所救,他的信心大失,不想再出现在众人面前,每日里醉生梦死的只管喝酒,谁知道有一日青枫竟然找到他了,还说出了花家满门入狱的事情,这样一来,花雷不敢再躲着了,只得回营地向按察司的秦和供出了真正害死花家军的人,乃是他手下副将颜平,落马坡一战,他发现了颜平和西陵勾结,可是已经来不及回头了,所以花家军死伤无数。

“那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

花惊羽挑起了眉头,若是被孝亲王妃知道这件事,只怕能让南宫瑾休掉她,不过花惊羽又想到了凌天先前派人通知南宫瑾的事情,南宫瑾应该找到了青枫了吧。

她正想得入神,花雷苦笑着开口:“你别担心,青枫和瑾小王爷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一起找到的她。

花惊羽一听花雷的话,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有南宫瑾看护着青枫,她算是放心了。

“凌天,我们走吧。”

花惊羽望向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眼神森冷阴骜的南宫凌天,自从进花家,南宫凌天的脸色就不好看,因为这里的人欺负羽儿,不过他知道这些人欺负的是从前的花惊羽,而不是现在的羽儿,所以他才没有收拾他们,否则谁也别想活。

南宫凌天拉着花惊羽往外走去,以后他们再也不会来花家了。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花惊羽还是好心的开口:“花将军何必长吁短叹,信心大失呢,虽然牺牲了将军一个,可是却保全了花家,将军应该高兴才是啊。”

她说完也不理会身后的花雷,和南宫凌天一先一后的走了出去,身后的花雷睁着眼,浓眉紧蹙了起来,眼睛慢慢的亮了,不复之前的垂头丧气,没错,皇上本来一心压制着花家,视花家为眼中钉,可是现在呢,却对花家放心了,他们花家在此一劫中躲了过去,虽然现在的荣华与从前不能相比,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若不是自已废了,只怕最后花家真能落得一个满门抄斩,所以说他的牺牲是值得的,花雷如此一想,整个人精神了,不过一想到那举手投足优雅大气,光华流离的人,并不是他的女儿时,他的心里竟然十分的不好受。

花府门外,花家的一干大小恭敬的送了北幽王和花惊羽上马车。

马车里,南宫凌天伸手点着花惊羽的小鼻子:“你啊,就是心太善了。”

羽儿就是那种人强她强,人弱她弱,看不得别人受苦受折磨的。

照他说,先前就不该提醒那花雷,让他自怨自怜去,干他们什么事啊,偏这丫头提醒了他。

花惊羽知道南宫凌天的意思,笑道:“从此后我与花家再无半点关系,他们也得到了应得的报应,所以过去的都过去了。”

若说从前的她蛇蝎心肠,阴狠狡诈,但是有了凌天的爱后,她的心境已经相对的平和了很多。

两个人一路回了北幽王府,马车一驶进去,青竹走过来禀报事情。

“王爷,王妃,我们得到一个消息?”

南宫凌天掀帘往外张望:“说。”

青竹飞快的说道:“琅琊城的黑甲军竟然对北辰发起了攻击,本来北辰在西北的地方和西陵开战,我们占了优势,但是现在琅琊城竟然在这种时候,对北辰的边境发起了攻击,那我们和西陵的战争,将增加了难度,而且伤亡会很大。”

青竹的话禀报完,南宫凌天的挑高眉,一脸的高深莫测,黑如点漆的瞳眸中,更是遍布了阴霾之气。

同时马车之中的花惊羽脸上也布上了若有所思,飞快的想着,琅琊城乃是她爹的地方,她爹是喜欢云游四海的人,根本不喜欢战争,而且他明明知道她在燕云,没道理在燕云和西陵开战的时候,派黑甲军攻击北辰啊。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二人想了一会儿,两人的脸色齐齐的变了,花惊羽失声叫了起来。

“不好,我娘和我爹恐怕有危险,这个下命令攻击北辰的人绝对不会是我爹下的命令,而是另有其人,所以说琅琊城内部出了什么问题,这可怎么办?”

花惊羽一下子着急了起来,南宫凌天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以羽儿她娘喜欢她的心,决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兵犯北辰的边境的,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说琅琊城内有变,他的岳父岳母很可能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羽儿,你别急了。”

花惊羽如何能不急,很可能自已的爹娘遇到了危险了,所以她必须立刻前往琅琊城一趟。

虽然和爹娘相处时间不长,但是花惊羽很喜欢他们两个,他们对她也是极好的。

“我决定前往琅琊城一趟。”

花惊羽说完,南宫凌天自然义不容辞的要陪她走这一遭。

“好,你在府上准备准备,我进宫和父皇说一声,等我从宫中回来,我们立刻启程前往琅琊城。”

前往琅琊城不但事关羽儿父母的性命,还事关燕云的命运,那琅琊城很可能和西陵联手了,要不然不会在这种时候选择向北辰开战,按照道理,琅琊城就算有心动北辰,那也是等他们和西陵两败俱伤之后,坐收渔翁之利,不过现在他们没有这样干,这说明琅琊城和西陵联手了。

“嗯,”花惊羽点头,下了马车,南宫凌天又急急的命侍卫立刻进宫。

花惊羽则是吩咐身后的阿紫和颜冰二个人,收拾东西,她们准备立刻前往琅琊城走一趟。

宫中,老皇帝正在明德宫的寝宫里大发雷霆之火,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封边关的急报。

正是关于琅琊城攻击北辰的急报,这于燕云的战争是不利的,这份急报说明了,他们和西陵的战争越来越严峻了。

寝宫外,太监走进来禀报:“皇上,北幽王爷进宫来了。”

“让他进来吧。”南宫凛伸手揉了揉眉心,神容透着憔悴,自从被皇后刺了一刀,他的身体就时好时坏的,御医让他静养,这如何静养啊,朝堂上的事情一出接一出的,他根本静不下心来休养,所以身体越发的不好了。

门外,南宫凌天大踏步的走进来,见父皇的脸色不好看,心里便有些猜测,看来边境的急报已经送到父皇的面前了,所以他才会如此的焦急。

“儿臣见过父皇。”

“起来吧,看看这个,”南宫凛伸手把面前的急报递到了南宫凌天的面前,南宫凌天大略的瞄了一眼,随之沉稳的开口:“父皇,看来我们和西陵的战争,越来越严峻了。”

“嗯,朕一想到这个就头疼啊,本来以为可以狠狠的教训西陵的,没想到西陵竟然如此难缠,看来他们早有野心啊。”

“是的,若没有野心,也不会把爪子伸进北辰和我们燕云。”

“天儿,”南宫凛望向南宫凌天:“若是我们和西陵讲和有几分把握。”

南宫凌天一怔,没想到父皇竟然想在这时候和西陵讲和,这怎么可能,本来是西陵欺到燕云的家门口了,两家现在打得正激烈,他们忽然的讲和,那么西陵就会以高势态提出各种无理的要求,轻的可能是让燕云每年上贡大量的礼品,重的很可能是割地赔偿之类的无理要求,最重要的若是他们退而其次的求和,燕云往日强国的威名可就要被西陵取代了。

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南宫凌天周身涌动凌厉的煞气,深沉幽寒的开口:“父皇,儿臣不同意讲和。”

他说完望向自个的父皇,发现他乌发之间竟然生出了许多的白发,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先前的雄心壮志似乎都被磨灭了。

“可是这样打下去,我们很可能会败,到时候会很无脸面。”

自从落马坡一败,不但是老皇帝失了信心,就是燕云的兵将,不少人也失了信心。

南宫凌天嗜血的开口:“父皇,儿臣准备前往琅琊城走一趟,定然要让琅琊城收回黑甲军。”

老皇帝脸上有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我们和琅琊城一惯无交集,他们如何会收兵呢。”

“儿臣会去处理这件事的,父皇相信儿臣,定不负此行的,定然要让琅琊城收兵,另外儿臣会随时注意燕云和西陵的战况,我们燕云绝不会败的。”

一瞬间周身浓烈的煞气,南宫凛望着南宫凌天总算不说话了,沉重的开口:“你要小心。”

“是,父皇。”

南宫凌天转身准备离开,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住了回首望向老皇帝:“父皇,儿臣不在京城的日子,父皇若是有什么事,可与六皇兄商量,儿臣相信,六皇兄定然会帮助父皇的。”

南宫凛一怔,望着那大踏步的离开的南宫凌天,重重的叹口气,其实他本来蓄意的太子人选是天儿,现在看来天儿却是无意太子之位的,或者说他为了报答柔妃过去的恩情,所以选择放弃了太子之位,这个孩子啊。

南宫凌天出了明德宫,一路出宫而去。

北幽王府里,花惊羽已经让丫头们收拾好了该带的东西,一切准备就绪了,等到南宫凌天回来,又调派了一下随行人手,天黑时方悄悄的离京,一路直奔西北的琅琊城而去。

两辆马车,数名随从,马不停蹄的轻装而行。

一个月后,众人终于赶到了琅琊城不远的一个小镇子,这是当初花惊羽和玉倾城所待的小镇,还是一样的客栈。

只不过客栈里的掌柜和小二并没有认出花惊羽来,因为当初她是戴了斗篷的,这一次来又是易了容而来的。

他们这一行人,都是易容而行的,因为俊男美女的实在太醒目了,所以个个易容而行。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易容成中年的夫妇,阿紫绿儿和颜冰易容成小丫鬟,南宫凌天手下的青竹等人易容成平常的随从,就连小狐狸小白都被藏了起来。这样一来,别人眼里,他们至多是一队有钱的富商。

客栈里,南宫凌天抱着花惊羽一路上二楼,这一路上不停的赶路,众人都没有怎么休息,所以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了琅琊城。

不过南宫凌天发现羽儿最近十分的容易累,而且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小脸蛋瘦了一大圈子。

刚开始的时候,南宫凌天以为她是因为心急她爹娘的事情,所以没有在意,可是后来越来越不对劲,她不但容易累,而且还特别的喜欢睡,就是不爱吃东西,这让南宫凌天心急了,担心死了,偏偏花惊羽还说没事,坚决不同意在任何地方停留,催促大家马不停蹄的赶路。

此次之所以留宿在这家客栈,乃是因为这里离琅琊城很近,他们要好好的安排一下如何进琅琊城,还要打探一下琅琊城的消息。

虽然这里不是琅琊城内部,但是却隶属于琅琊城的地界,所以一般寻常的消息,这些人还是知道的。

不过眼下南宫凌天只关心羽儿的身体状况,他命令了青竹:“立刻去请掌柜的帮着请一个大夫过来。”

“是,爷。”

青竹转身往楼下走去,看到王妃这一阵子瘦了一圈的样子,他也不好受,心里祈祷,王妃千万不要生病才好啊,若是她生病,王爷非急死了不可。

花惊羽窝在南宫凌天的怀里,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凌天,我没事,有没有病我还是知道的,我能吃能睡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她是真的没觉得自已哪里有毛病,虽然吃得少一些,睡得多一些,又没什么精神,但是别的真没什么,她觉得可能是自已太着急了,又连日坐马车的原因,所以才会这么容易累,又喜欢睡觉。

南宫凌天把她抱进房间,安置在**,温柔细心的替她顺了一下鬓边滑落下来的头发,心疼不已。

花惊羽拉着他坐下来,房间里的阿紫和绿儿还有颜冰三人退了出去,带上门在外面守着。

房间里,南宫凌天也脱了鞋上床,拉了花惊羽靠在自已的怀里休息,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但是花惊羽知道南宫凌天心里正担心她呢,一直很紧张,看来只能看大夫了,只要大夫说了她没事,凌天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大半个时辰后,大夫被请了过来,是一个年老的大夫,胡须一大把,年纪也一大把了,连走路都有些磕磕碰碰的,肩上挂着一个药箱,几乎是被青竹给提了进来的。

南宫凌天一看这大夫,便先不满意的蹙起了眉,眼神阴沉嗜血,面容笼罩上一层冰霜,好似地狱之中骇人的鬼差,老大夫生生的被吓住了,接连的咳嗽起来,青竹赶紧的开口。

“爷,这是小镇上唯一的大夫。”

其实青竹更想说,爷别吓人家了,瞧人家这么大的年纪,怪不容易的。

花惊羽也适时的开口:“有劳大夫了。”

她一边说一边推了南宫凌天一下,南宫凌天下床,让了位置出来,阴骜的开口:“给夫人检查一下,最近夫人总是没精神,而是容易磕睡。”

南宫凌天大致说了一下花惊羽的症状,那老大夫抖抖簌簌的走过来,忙索了好大一会儿,才坐下来,南宫凌天又有发火神态,花惊羽赶紧的瞪他一眼,若是再发火,估计这老大夫能被他吓死。

南宫凌天总算不说话了,老大夫伸手替花惊羽检查,房间里安静一片,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虽然南宫凌天鄙视这老大夫,可是心里还是下意识的紧张,不知道羽儿究竟怎么样了,她不会是生了什么病吧,千万不要有事啊。

老大夫检查了一遍,神色有些古怪,然后又换了一个手检查。

大家都因为他的举动而下意识的紧张起来,阿紫竟然无意识的一把握紧了青竹的手,而她毫不知足,一侧的青竹眼神错愕了一下,随之好笑的望着阿紫,倒也没有提醒她。

南宫凌天更是心急无比,等到老大夫放开了手,他早着急的一把提起了老大夫的身子,冷沉的问道。

“怎么回事,夫人她是生了什么病不成?”

老大夫的衣襟被他提了起来,勒着脖子,不停的咳嗽了起来,墨竹赶紧的进醒自个的爷。

“爷,人家没办法说话。”

南宫凌天放开了老大夫的衣襟,喝问起来:“快说,我家夫人她怎么样了?”

老大夫不敢耽搁,刚才差点没有勒死他,这些人就是暴力狂啊,若是他再耽搁,一条老命就别想有了。

“大人,你家夫人不是生病了,她是有喜了。”

“有喜了,有喜了是什么意思?”南宫凌天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追问道,房间里其他人却反应了过来,一起盯着花惊羽,有喜了,王妃有喜了,这样是说北幽王府要有小主子了,这真是太好了啊。

那为人父的人也醒过神来了,盯着老大夫,又望向**的羽儿,有喜了,这是说羽儿怀孕了,怀了他的骨肉里。

南宫凌天一瞬间呆怔住了,不知道做何反应了,**的花惊羽也呆愣住了,随之有些不好意思,她竟然忘了这个月她的月事没有来,真是太丢脸了,这样的事情本来她是该有数的,但是连日来坐马车,哪里会在意月事有没有来这样的事情啊。

房间里,老大夫虽然害怕南宫凌天,但还是负责任的小声开口。

“夫人的胎脉有点弱,所以要小心,若是搞不好,很可能会流产,她要注意休养,等头三个月过去,就没事了。”

一声流产,使得房间里的人脸色全都不好看起来,南宫凌天直接的命令青竹:“送大夫出去。”

“是,爷,”青竹领命,身子未动,瞄向了阿紫,阿紫姑娘见青竹望着她,不由得奇怪的望过去,才发现自已紧拉着人家的手不放,脸颊一下子红了,噌的一下赶紧的把手放开。

房间里的人全都望着她,阿紫姑娘恨不得找地洞钻进去,她记得自已先前太高兴,拉住了绿儿的手,怎么变成拉着青竹的手了,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青竹唇角擒笑,送了老大夫出去,并奉上十两的诊银,老大夫一下子眼睛亮了,认为先前所受的气值了,

这个地方太穷了,每次他替别人看诊,只有二十纹钱,没想到这次竟然有十两银子,实在是太高兴了。

二楼的房间里,绿儿和颜冰等人向花惊羽道喜:“奴婢恭喜王妃了。”

花惊羽笑着点头:“嗯。”

可是南宫凌天却高兴不起来,没想到羽儿竟然这时候怀孕了,胎儿竟然还不稳,现在可怎么办?立刻启程回燕云,安心养胎。

“你们都下去吧。”

南宫凌天示意房间里的人先出去,待到没人了,他走过去伸手拉着花惊羽,好半天一言不吭,花惊羽看他的神色,知道他担心,笑着调侃:“我怀孕了,凌天不会不高兴吧。”

“羽儿,我们回燕云吧,回去安心养胎。”

南宫凌天忽然的开口,花惊羽脸色微变,哪里会同意啊,都到了琅琊城,怎么可能再回燕云啊,那她不管爹娘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对他们不管不顾的。

“不行,都到了琅琊城,岂有不进去的道理,而且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爹娘不管不顾的,至于孩子,我会小心的。”

先前是因为不小心,所以才会使得胎脉有些弱,这下她知道了,肯定会小心的。

南宫凌天还是一脸的担心,坐到床边望着花惊羽的肚子,那眸光既担忧,又新鲜,还有种种不安的情绪,从来没当过爹,不知道原来当爹该如何,总之现在的他很不安,心中既有兴奋,还有着说不出的感觉,生怕羽儿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问题。

花惊羽拉着南宫凌天的手,安慰他:“你别担心,我会小心的,孩子肯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南宫凌天还想说什么,花惊羽却阻止他开口,认真的说道:“我不能不管我爹娘是不是?”

南宫凌天总算不说话了,总之接下来他们要小心一些。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最先的紧张不安过去了,南宫凌天又担心起另外一件事来。

“羽儿,若是生下了孩子,你是不是很爱他。”

花惊羽不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点了点头:“是的啊,这是我们的孩子,我肯定爱他啊。”

“那是爱我比较多一点,还是爱他比较多一点呢?”

堂堂的北幽王殿下吃起味来了,若是儿子生下来,羽儿不是被他给霸占了吗,这会他有点担心自已的地位了。

花惊羽有些哭笑不得的盯着这家伙,爷你确定你是大人吗,怎么跟个讨糖吃的小孩一般呢。

不过南宫凌天可不理会她,霸道的伸手抱着花惊羽,讨要她的承诺:“羽儿,要是儿子生下来了,在你心里我还是第一是吧?”

“是的,你第一,儿子第二,这下行了吧。”

花惊羽没好气的说道,南宫凌天总算满意了,伸手抱着花惊羽,让她睡一会儿,不要太累了。

花惊羽因为怀孕,确实容易累,所以依言闭目休息,等到她睡熟了,南宫凌天俯身亲了她一下,才轻手轻脚的放下她,走了出去,示意阿紫和绿儿等人守在门外,自已领着青竹和墨竹等人到另外一边的房间去商量接下来要进琅琊城的事情。

南宫凌天派青竹和墨竹二人乘天黑的时候,一路赶往琅琊城,看看什么地方可以进城。

琅琊城和别处不一样,一年四季城门不开,除非有城主府的令牌,或者有官府出的手谕,方能进出城/。

其实花惊羽手里有一块人面兽形的令牌,正是调动黑甲军的兵符。

可是眼下他们对琅琊城的情况不了解,所以不能贸然动用这块令牌。

所以先派人在琅琊城四周打探一下,看看是否有办法进去。

青竹和墨竹二人领命,带着几个人下楼连夜前往琅琊城去打探消息了,看看能不能找到进城的隐秘之地。

这里南宫凌天径直回房,陪着花惊羽睡了。

想到花惊羽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不由得又高兴又无奈,甚至于还有些吃味,一双狭长深邃的凤眸紧盯着羽儿的肚子,轻轻的嘀咕道:“小子,千万别和本王抢你娘,若是你胆敢抢你的娘,本王不介意把你发配边疆去。”

说完这句话,心里才安定下来,又高兴了起来,这可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啊,真是好奇妙的感觉啊,南宫凌天一会儿笑一会儿苦恼的样子,若是被别人看到,恐怕要惊掉一嘴的大牙。

等到他折腾了一通,最后才心满意足的揽了花惊羽休息。

半夜的时候,青竹等人还没有回来,倒是来了一批马贼,这种荒凉的地方,只要有一个富商经过,便会出现马贼盗匪之类的家伙,不过今晚注定是他们的死期,南宫凌天领着阿紫和绿儿等人把十几个马贼给杀得一干二净。

二楼的栏杆上,睡了大半夜的花惊羽,心情很好的歪在栏杆上边看杀人的戏码,边磕瓜子儿。

现在的她不能动,不能打的,只能看看戏了。

饶是这样,南宫凌天还不满意,伸手捂住她的眼睛。

“羽儿,你现在怀孕了,不能看这血腥的东西。”

花惊羽叹口气,好吧,她必须承认一件事,自家的这位爷,患上了孕妇焦虑综合症了,比她这个准妈妈还紧张,什么叫孕妇不能看血腥的东西,她肚子里的这个还是个小肉球呢,懂什么啊。

“凌天,我饿了,”

她是真的饿了,睡了大半夜,所以特别的饿,反正现在也睡不着。

南宫凌天一听,立刻吩咐了阿紫和绿儿去准备吃的东西过来,现在的羽儿可不是一个人吃,而是两个人吃。

吃的东西很快准备了上来,虽然有点简单,不过还不错,花惊羽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青竹和墨竹等人正好回来了,走进房间禀报事情。

“回王爷的话,我们在琅琊城外打探了一圈,发现琅琊城的城墙之上,设了大阵,一般人要想进大阵是不容易的事情,不过墨竹已经找到了阵眼,所以我们要想进去,不是什么难事。”

南宫凌天点头,轻嗯了一声,挑高眉望向青竹,直接的下命令:“明日你们出去打探关于琅琊城的消息,晚上的时候准备进城。”

“是,王爷,”青竹墨竹应声,南宫凌天挥手让他们下去休息,劳累了大半夜,早点休息吧。

青竹临离开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紫,阿紫的脸色一下子红了,狠剜了这家伙一眼,不就是拉了一下他的手吗,至于阴阳怪气的吗?

房间里,南宫凌天挥手让阿紫和绿儿把东西撤下去,自已陪着花惊羽说话。

因为花惊羽怀孕的关系,做为准爹爹的人特别的担心,时不时的问一声:“羽儿,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羽儿,你累不累,要不要躺下。”

花惊羽看着南宫凌天夸张的样子,不由得狠抽了嘴角,现在才一个多月,这到哪天才是个头啊,忙伸手拽了南宫凌天:“凌天,你别紧张了,孩子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有事的,所以你别紧张了,你一紧张搞得我也紧张了,这样对我和孩子可没有好处。”

她说的是真心话,南宫凌天一听,立刻安份了很多,深邃的凤眸中拢上了一层蒙蒙的雾气,好像碧波的的湖水一般的潋滟,整个人都是温融,伸手抱了花惊羽:“夜深了,我们还是睡觉吧。”

不过花惊羽睡了大半夜,并不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她很担心自个的爹娘,不知道她们在琅琊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恨不得立刻进琅琊城。

“凌天,你说我爹娘他们?”

南宫凌天知道花惊羽很重视这份亲情,所以安慰她:“不会有事的,他们吉人自有天像,肯定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花惊羽点了一下头:“但愿吧。”

一只嫩白的手抚上了自已的肚子,心里默念:“宝贝,你们一定要保佑你们的外公和外婆平安无事啊。”

夜越来越深,两个人慢慢的又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青竹和黑竹等人便出了雅间,悄悄的出去打探消息了,南宫凌天留在客栈里陪着花惊羽。

傍晚的时候,打探的人全都回来了,不过消息少得可怜,只知道眼下掌管琅琊城的管事乃是城主的侄儿,全名西冷靖,至于其他,没人清楚。

南宫凌天听了青竹的禀报,周身笼罩着高深深莫测,眼神幽暗凌厉,最后下了决定。

“走,今晚夜进琅琊城,有什么消息,我们进城再打探。”

众人同意了这决定,天一黑从客栈离开,一路前往琅琊城,这个小镇离得琅琊城有半日的路程,半夜的时候,一行人方到达琅琊城。

黑漆漆的夜幕之下,天上星辰密布,淡淡的轻辉洒照在琅琊城上空,映照得这座城池像一座黑色的铁塔,卧立在天地之间,庞大得好似一头巨兽,张着獠牙的巨口,等待着随时吞噬别人。

南宫凌天等人在琅琊城外二十里的地方,便把两辆马车藏在树林里,以防暗夜之中,马蹄声惊动琊城城内的人。

听说琅琊城内的黑甲军是天下最厉害的神兵利将,他们大意不得。

暗夜下,几道身影好似幽灵一般,鬼魅的一路飘荡,直奔琅琊城而去。

琅琊城高数十丈,高大古老的城墙上空,不时的有巡逻的兵将走过,而且城墙上空还布了大阵,大阵半圆形,像一只倒扣的金钟,包裹着整座城池,若是找不到阵眼,只会碰触到大阵,引起警铃声,警铃声一响,便会惊动里面防守的兵将,所以一般人要想进琅琊城是很难的事情。

至于南宫凌天这一行人,幸好墨竹深黯大阵之道,每一座大阵都会有阵眼,只要找到阵眼便可轻松的进去了,事先青竹墨竹等人前来打探消息的时候,已经找到了阵眼,所以这一次众人只管跟着他的身后,一路直奔琅琊城大阵阵眼的方向,待到赶到大阵阵眼的地方,天色已微明了,这时候若是再不进去,只怕又要等下一个夜晚了。

墨竹抢先一步施展了轻功跃上高墙,直奔阵眼而去,后面的数人一点也不耽搁,紧随其后的施展了轻功跃了进去,阿紫的怀里还抱着小狐狸小白,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二人最后而行,一众人总算顺利的从阵眼进入了琅琊城。

此时天色亮了。

青幕的光芒映照着琅琊城,这是一个古老的城池,恢宏雄威,青砖古道,青色的石头搭建成的房子,一眼望去好似二十世纪古罗马城市,一座座圆形塔尖的房屋,说不出的奢侈华丽,随处可见的的店铺上面都是石头刻成的字迹,远远望去好像一座古老的永巷,总之一切都透着古老的气息。

此时虽是早上,但是街道上已经忙碌了起来,不少店铺打开了门,做起生意来。

这里虽然比不上燕云的枭京繁华,但是却也不如想像的那般荒凉,而且城池很大,人不少。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等人隐在街道的一角,发现这些人说话的声音和她们一样,衣着也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这些人喜欢穿披风,人人身上披着一件披风。

南宫凌天和花惊羽望了一眼,很快有了主意,吩咐阿紫:“立刻去买几件披风来,我们每人一件。”

初进城,千万不要惹人眼目,阿紫领命正准备去买披风,花惊羽叮咛她:“记着,小心些,别露出破绽。”

虽然他们是外来者,但是这座城池很大,只要不引人注目,相信没人会认出他们不是琅琊城里的人。

“是,王妃。”阿紫领命去买披风,南宫凌天拉着花惊羽的手。四下张望,他想找一家客栈,几个人先住下来再说。

可是张望了一番,他又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琅琊城里什么样的店铺都有,但是竟然没有客栈。

因为这座城池不允许外来的客商进入,所以根本不需要客栈什么,所以这城池里竟然没有一家客栈。

没有客栈他们住哪里啊,几个人的脸色瞬间幽暗下来,尤其是南宫凌天,脸色更是难看,羽儿眼下还怀着孕呢,没有客栈怎么办啊?若是受累,孩子可就不保了。

花惊羽伸出手拍了拍南宫凌天的手,示意他稍安忽燥,既然他们进来了,就有办法找到住的地方。

很快阿紫买了披风过来,几个人每人发了一件穿上,再走在大街上,就不显得特兀了,为了不引人注目,南宫凌天示意一众人分成两帮行走,自已和羽儿还有三个小丫头一路,青竹墨竹还有几个手下一处,随时注意着动静,保持着联系,两帮人分头行动,打探这座城池内的消息,晚上统一结合一下。

几个人一路闲逛着,看到不远处有一家早点店,便打算走过去用些早点,不想人还没有走过去,便听到不远处的街道上整齐的马蹄声响起,街道边的人纷纷的退让开来,花惊羽和南宫凌天等人也纷纷的退让开来。

眨眼的功夫有数匹骏马驶了过来,为首的竟然是一名劲装红衣女子,女子高坐在马上,张扬拔扈,狂傲不可一世,手中的一条黑色的马鞭不时的甩过,一不小心便会有人被马鞭抽到,可是被抽到的人谁也不敢吭声,赶紧的忍着疼,往旁边让去。

花惊羽和南宫凌天不由得蹙眉望过去,这女子眉眼倒是生得不错,可是这张扬拔扈的个性实在是要不得,尤其是被抽到的人竟然一声也不敢吭,很显然的这女子身份很高贵。

长长的车队一驶而过,除了前面的数匹骏马之外,后面还跟着两辆豪华的马车,车帘紧闭,看不清内里端坐的是什么人。

眼看着这一队人要过去了,不想前面忽生变故,一个小孩子手里拿着一个包子,因为先前受了惊,所以包子没有抓住,竟然滚落到街道中间去了,小家伙一看包子滚了,立刻直奔着包子去了。

变故一起,所有人呆了,小家伙的母亲直接的呆若木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领头的红衣女子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马匹的速度都没有降一下,所有人的脸都黑了。

那粉粉嫩嫩的小家伙啊,难道就要惨遭烈马踏足不成,多少人不敢看,飞快的闭上了眼睛。

花惊羽看到小家伙,想到了自已肚子里的孩子,第一时间便想动了,不过有人比她更快一步的动了。

一道洁白的冰蚕丝从后面的一辆马车里飞了出来,迎风破浪一般,眨眼即至,拦腰卷起了小家伙,嗖的一声凌空而起,此时那红衣女子的马刚好踏了过去,红衣女子一看有人出手救了那小孩,脸色陡的大怒,便想发火,不过待到她看清出手救人的乃是身后马车中的一人时,脸上立刻拢上了娇艳的潮红,娇羞的跃下了马车,直奔那辆马车而去。

“赫连皇子,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收马不及,幸好赫连皇子出手及时的救了这小孩子的一命,金凤谢过赫连皇子的出手了。”

马车上一只洁白如玉的手伸了出来,轻掀起车帘望了出来,外面围观的人倒抽一口冷气,所有人都呆呆的望着马车上的人。

只见马车上端坐着的乃是一名男子,这男子五官立体而俊美,眉若霜裁,眼如妖魅,眼瞳深邃幽冷,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周身冰冷,可是又控制不住的想看,此人着一袭黑色的绣龙蟒袍,那凌厉的的金蟒,狂妄独尊,他端坐在马车之中,自成一方天地,好似帝王临驾一般的尊贵,令人不敢小觑。

此时他的手中还揽着先前所救的小孩子,小孩子的母亲此时已经回过神来,飞快的奔了过来,连连的磕头:“谢谢恩人,谢谢恩人。”

马车里小孩子一点也不知道自已的危险,只是觉得救了自已的大哥哥长得好美啊,忍不住欢喜的笑着开口:“大哥哥你好俊啊。/”

马车之中端坐的正是西陵的皇子赫连轩,赫连轩听到这童言童语的,不由得眉色微融,温软叮咛:“以后当心点。”

他说完放下了小家伙,小家伙的母亲一把抱了过去,随之还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那身着红衣张扬拔扈的女子。

果然看到这女子正偷偷的拿眼狠剜她,这妇人吓得赶紧的抱着儿子掉头就走,再不敢留下了。

赫连轩微挑眉望向马车之外的女子,琅琊城的大小姐西金凤,瞳底一闪而过的嫌戾,若不是这女人还有点用处,他真想一掌毙了她的命。

“苗小姐还是小心点的好。”

赫连轩面无表情的放下了车帘,马车外面的苗金凤不由得失望,不过很快脸色又红艳了起来,她就不相信自已嫁不了这位赫连皇子,她一定要求了哥哥让她嫁给这位赫连皇子,眼下西陵有求于琅琊城,若是这赫连皇子不依她,她就让哥哥撤回黑甲军/

苗金凤狠狠的想着,马车之中的赫连轩却忽地一掀车帘往外张望,刚才他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当然现在外面很多人都盯着他,但这种感觉却是不一样的,但是一个眼光就让他心悸,似乎她来了一般。

可是四下张望一圈,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不由得自嘲的轻挽唇角,她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走吧。”

一声令下,马车再次的驶动,直奔城主府而去,苗金凤也上了马车,跟上车队一路回城主府而去。

等到车仗离开,街道上不少人凑在一起说话,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二人赶紧的凑过去听别人议论,这种时候一定会听到很多内幕。

“这大小姐越来拔扈了,耀武扬威的,城里有多少人吃过她的亏了。”

“呸,她是哪门子的大小姐,不就是因为城主收养了她的哥哥苗公子吗,搞得她就好像我们琅琊城的大小姐一样,凭什么啊。”

“你快别说了,若是让她听到,又要有罪受。”

有人提醒说话的人,别的人又开始他一言你一语的议论了起来。

“刚才那俊美的男人好像是西陵国的皇子,他进我们琅琊城做什么?”

“好像西陵要和我们琅琊城联手攻击北辰。”

“我们凭什么和西陵联手啊,若是打败了北辰,到时候西陵再来收拾我们怎么办啊?”

“谁知道苗公子怎么想的,城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若是城主在就好了。”

众人三三两两的分散开了,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一行人走进了街道边的一家早点店,吩咐了小二上了几样吃的东西,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南宫凌天。

“没想到这该死的混帐,竟然出现在琅琊城,看来他真的和苗公子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苗公子才会出黑甲军攻打北辰。”

花惊羽没吭声,眉毛轻蹙起来:“城里的人竟然没人知道我爹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没有回琅琊城,要不然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她话落,便又自否定了:“我记得我娘临离开的时候,明明和将军府的人说了,她要陪爹前来琅琊城处理私务,既然他这么说,肯定回来了。”

“很可能这些人并不知道苗前辈回来,他回来的消息被人给掐断了,而且他很可能被那家伙给抓住了。”

“你是说我爹娘被这个什么苗公子的动了。”

花惊羽的眼神瞬间摒射出杀气,如果真是这样,她不会放过这个坏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