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107章 圣旨赐婚

琉园里,花惊羽劝了永乐郡主半天,愣是没让这家伙改变自已的主意,她是一门心思的决定了要生自已的孩子的,不嫁任何人,也不嫁给龙月的离王欧阳离情。

等到永乐郡主离开后,花惊羽又是感叹了一番,不过最后对于这样的事实也认了,并心里幻想起来,若是永乐生下小娃娃,自已可就一个现成的干娘,想着一个人傻笑起来。

明德宫。

因为太子的事情,老皇帝南宫凛受了一些刺激,所以最近身子有些不大好,下了早朝后一般都在明德宫里。

南宫凌天进了明德宫,先是请了安,然后提了自已要娶花惊羽为王妃的事情,请求南宫凛下旨赐婚。

南宫凌天的话一落,南宫凛的脸色便有些古怪。

“天儿啊,朕有一件事要与你说。”

南宫凌天看南宫凛的神色,似乎有什么事,而且还是关乎到他婚姻大事的事情,南宫凌天的脸色阴骜了,眉色幽寒,沉稳的开口:“父皇请说,儿臣听着呢。”

南宫凛正打算说话,殿外响起了太监的呼叫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殿门前数道身影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雍拥华贵的太后和皇后。

不过南宫凌天的眸光落到了太后身侧的两道身影上,一个乃是严老夫人,另外一个自然是严湘儿,严湘儿穿一袭明黄的水袖长裙,明艳妩媚,一双大眼睛含羞带怯的望着大殿正中那光华四射的男人,好似天地间的主宰一般。

严湘儿不禁心如小鹿般的乱跳起来,呼吸困难了,这个男人将会是她的夫婿,光是想的,她便觉得自已快要晕过去了。

老皇帝南宫凛一看到太后和皇后过来,温声开口:“母后过来了。”

太后点了一下头,领着严老夫人和皇后往上首走去,经过南宫凌天身侧的时候,太后停住了:“天儿你进宫来了,哀家正准备传你进宫呢?”

“孙儿见过皇祖母。”

太后一脸慈详的拍拍南宫凌天的手:“乖孙儿。”

皇后脸上挂着招牌的笑容,若是细看不难看出这女人的笑就像一个面具似的,一点表情都没有,僵硬而冷。

看到南宫凌天,她的瞳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气。

不过很快就维持了脸上的笑容,也就是她的一层面具。

太后和皇后两个人一先一后的往大殿上首走去,皇后走到皇上的面前,恭敬的开口:“见过皇上。”

南宫凛伸手扶了皇后起身,自从南宫元徽死了后,皇帝对皇后又多了一抹怜悯之情,不过南宫凛不知道的是皇后现在心中无情,而且恨他,所有的表面和善都只是一种伪装。

皇后谢了恩,走到一边坐下,太后也坐在了皇上的另一边。

大殿下首的严老夫人看都不敢看南宫凌天阴骜暗沉瞳眸,飞快的拉着严湘儿向上首的南宫凛请安。

“臣妇见过皇上。”

“臣女见过皇上。”

严老夫人曾经是南宫凛的岳母,对于她,南宫凛还是给些面子的,尤其是严家一直是安份守已的人家,更是在蓝妃离世后离开了京城,偏居于澎化城,这让南宫凛很满意,挥手示意严老夫人起身,并看了座。

“严夫人请坐。”

“谢皇上。”

严老夫人谢了恩后走到一侧坐了下来,上首的老皇帝望向南宫凌天,沉稳的开口:“天儿,你可是看到了,你外祖母带着你表妹进宫来了,听说你母亲有遗愿,让你表妹为北幽王妃,严夫人进宫便是让朕为你和严小姐赐婚的。”

南宫凛知道南宫凌天想娶花惊羽为小姐,这花惊羽也确实是个奇女子,不但夺了去年的武魁之争,还夺了地凤榜第一名的名次,这样的人配他的天儿确实不亏,本来为他们两个人指婚,他也乐意。

可现在这位严老夫人拿了当年蓝妃的一件紫玉镯进宫,说蓝妃当年有遗愿,要让严湘儿做自已的儿媳妇,这紫玉镯便是证据。

见镯如见人,这紫玉镯还是当年南宫凛送给蓝妃的,这一对紫玉来自于小国的贡品,乃是南洋紫玉,十分的珍贵,而且少见,现在这镯便在严老夫人的手里,南宫凛也不清楚蓝妃当年究竟有没有这样的遗愿,但东西在人家的手里是事实。

如若这真是蓝妃的遗愿,他不想拂了蓝妃的心意。

那个温柔似水的女子,可是南宫凛心中喜欢的女子,所以这么多年,南宫凛对南宫凌天这个儿子也各种的疼爱。

大殿正中,南宫凌天周身笼罩着阴骜的煞气,瞳眸之中满是冷戾,抬眸扫向大殿一侧的外祖母,若说之前他还能容忍这个外祖母的话,那么现在他不会再忍受她了,她以为她又是个什么东西,仗着自已的身份,便胆敢盘剥起他的人生了,可笑。

南宫凌天阴狠森冷的眼神落到了严老夫人的身上,严老夫人立刻抖簌了一下,不安的望向别处,不敢看南宫凌天的眼神/

南宫凌天已经看也不看她,掉首望向大殿上首的老皇帝:“父皇,儿臣只会娶羽儿,不会娶别的任何女人,而且儿臣也没有什么表妹。”

严湘儿一听,小脸立刻白了,委屈的嘟嘴,眼泪汪汪的开口:“表哥。”

严老夫人一看,赶紧的拽着她,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说话,一切有皇上做主呢。

老皇帝蹙起了眉,一侧的皇后满脸慈爱的笑:“七皇子,你这外祖家可不假,快别说这种伤人心的话了。”

南宫凌天眯眼望向了皇后,发现皇后眼中冰冷的挑衅,忽地灵光涌动,他知道为何严老夫人和这个严湘儿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皇后在其中搅出来的,皇后定然派人暗中去了澎化城,说动了严家,所以严老夫人和严湘儿才会心动来枭京。

这个女人打的好算盘啊,她这是开始动手了吗?

可惜严家被人拿来当耙子竟然毫不知情。

南宫凌天不由得冷嗤一声,抬眸望向上首的老皇帝南宫凛:“回父皇的话,母妃临死的时候,儿臣便守在母妃的床前,母妃并没有说到要儿臣娶严家之女为妻,而且母妃还送了一只紫玉镯给儿臣,说这是给儿媳妇的见面礼,如若母妃给儿臣定了严家的女儿为妃,为何又要与儿臣说这话呢?”

南宫凌天的话一落,大殿一侧的严老夫人脸色变了,若是皇帝相信了南宫凌天的话,她犯的可就是欺君之罪,这罪大了去了。

严老夫人飞快的跪下,惶恐的回话:“皇上,蓝儿在生病之前曾召了臣妇进宫见了一面,当时臣妇把湘儿给带进宫里来了,蓝妃娘娘一看便喜欢得不得了,当时脱下了手中的一只紫玉镯说送给湘儿当见面礼,日后可做天儿的王妃,要不然两家便断了关系了。”

严老夫人一口咬定了这是女儿送给严湘儿的见面礼。

大殿内,老皇帝望了望南宫凌天又望了望严老夫人,究竟哪一个说的是真话,一时还真分辩不出来。

南宫凌天扫了一眼旁边的严老夫人一眼,看眼神慌恐,分明是有诈的,他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女人就是被皇后拾撺了的,偏偏她还不知道,真正是乡野蠢妇,虽然是自已的外祖母,也就这样了。

南宫凌天望向南宫凛继续说道:“父皇明察,这只紫玉镯定是母妃送给外祖母的念想之物,并无他意。”

“不,这是定情信物。”

严老夫人坚持。

大殿上首皇后又开口了:“皇上,严老夫人乃是蓝妃之母,又有蓝妃信物为证,这桩婚事想来不会有假,若是皇上不赐婚,外面的百姓只怕会说皇上是非不分,皇上明察。”

“这,”南宫凛心神动了,不过看下首站着的儿子一脸的坚决,分明不想娶严湘儿为妃的,若是他坚持指婚,只怕他会恼羞成怒,那么做出什么来也有可能,

老皇帝想起了上次江家的江月雅,不由得头疼起来。

皇后又说道:“要不然就让严湘儿和花小姐二女共侍一夫吧,二个女人都喜欢七皇子也该着七皇子有齐人之福,让严小姐为正妃,花小姐为侧妃吧,这样岂不是两全齐美。”

南宫凌天想也不想,冰冷的接口:“儿臣不会娶别的女人,谁也不行。”

他一言落,直接的向上首的老皇帝告安:“儿臣累了,先行告退了。”

南宫凌天说完看也不看上首黑了脸的南宫凛,也没有看别的任何人。

严老夫人望着他绝决离去的背影,心里倒底有些不安,随之望向皇后,总觉得皇后似乎有针对南宫凌天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大殿上,皇后浅浅的开口:“皇上,你看七皇子这种行为?”

她说到这儿停住了,适可而止也是一门好学问,说得多了便招人烦了。

皇后唇角微翘,南宫凌天花惊羽,从现在开始,本宫不会放过你们的,凡是以前招惹过徽儿的,本宫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大殿一侧的太后瞄了下首的严老夫人一眼,又望了望皇后,最后望向南宫凛:“皇上,要不然让那位花小姐为王府正妃,这严小姐为侧妃吧。”

太后认为这严家的小姐可比不上花小姐,花小姐上有将军兄长,自已能力又强,这个什么严小姐的有什么能力啊,凭什么让她做正妃啊,老太后越看越觉得严湘儿只配为侧妃,就算有紫玉镯为信物,也只能给她这么个位置了。

何况当年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还真没人知道,若是严老夫人撒谎呢,太后的眼神有些凌厉。

大殿下首,严老夫人还没有说话,严湘儿叫起来:“臣女不想为侧妃。”

太后不喜了,蹙着眉望向严湘儿:“你以为北幽王府的正妃是那么好做的吗?那花小姐乃是去年燕云国武魁之争的魁首,她还是六国争霸赛上地凤榜排名第一的高手,另外她曾十八样才艺打败过第一美人西陵的赫连云芙,试问一下严小姐,你哪一样比她强,”

严湘儿脸色白了,上首的老皇帝眼神灼亮起来,没错,他先前倒一心只顾想这是蓝妃的遗愿,却忘了这严湘儿根本不足以当天儿的正妃,那花惊羽乃是天下第一奇女子,才貌双全,这样的人足以当天儿的正妃,这个严小姐只能为侧妃。

若不是有蓝妃的紫玉镯。她连侧妃也没得当。

严湘儿的脸色白了,手指绞着自已的衣角,眼泪流了下来。

殿内没人同情她,女人哭,算个什么本事。

严老夫人却震憾了,原来住在王府里的那个女人这么有本事啊,想到自已先前骂她的时候,她倒是没有出手,若是她出手,只怕她的一把老骨头早就没了,严老夫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再看上首太后和皇上的神情,看来湘儿想为正妃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为侧妃了,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

严老夫人赶紧紧的伸手拉着严湘儿跪下:“我们湘儿任凭太后和皇上做主。”

太后总算满意了,望向大殿一侧的南宫凛:“哀家来劝劝天儿吧,让花惊羽为正妃,这严湘儿为侧妃,想必他会同意的。”

殿上的皇帝也认为南宫凌天会同意,他们必竟依了他的意思让花惊羽为正妃了,这严湘儿只不过是一个侧妃,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何况只是一个侧妃。

“好,有劳母后了。”

太后点了一下头起身望向下首的严老夫人:“老夫人和严小姐随了本宫住在慈安宫里吧,这件事哀家会和天儿好好谈谈的。”

“谢太后娘娘了。”

严老夫人虽然不满意,但也没有办法了,尤其是这件事若是闹大了,让皇帝知道这紫玉镯只是女儿送给她的念想之物,只怕她就要倒霉了,所以严老夫人不敢再坚持让严湘儿为正妃了。

两个人向上首的帝皇帝后告安,起身跟着太后娘娘的身后离开了。

大殿上,南宫凛头疼的伸手揉脑门,皇后起身走过去替南宫凛揉脑袋:“皇上你别头疼了,事情不是解决了吗?那严湘儿为侧妃,花惊羽为正妃,天大的欢喜。”

皇后的眼神狰狞而阴森,唇角是嗜血的笑意,她要让这两个人给她的儿子陪葬,徽儿你不是最恨这两个人吗,母后定然要让他们为你陪葬。

南宫凛闭目叹气,似毫不知头顶上方的皇后可怕阴森的神色。

“就怕这家伙连侧妃的位置都不给那严家的小姐,他可是说过只娶那花惊羽一个女人的。”

“皇上的圣旨若是下了,七皇子是不会抗旨不遵的。再说那可是他娘舅家的人,难道他真的不顾虑了,皇上想多了。”

皇后继续温声开口,唇角却是得意的笑,以她对南宫凌天的了解,他是不会娶严家的小姐的,若是皇上下旨,他可就是抗旨不遵,她倒要看看皇帝会如何收拾这个儿子,一次可以,两次呢,皇后眼神放出幽光。

殿内再无半点声响。

南宫凌天因为这件事,一怒坐了马车准备出宫,却被一名太监拦住了去路。

这太监乃是柔妃宫中的人。

柔妃娘娘就是六皇子南宫玄月的母妃,南宫凌天母妃去世后,皇帝便把他指在了柔妃名下,柔妃待他极宽厚,在他心目中和自个的母妃一般无二。

“王爷,柔妃娘娘有请。”

南宫凌天应了一声,下了马车一路进了柔妃的宫殿里。

柔妃全名皇甫柔,长相温婉可人,进宫后深得圣宠,生下六皇子南宫玄月,柔妃背后的娘家在朝中倒没有特别大的权势,但是她娘家的人多出经商奇才,皇甫家族可是很有钱的家族,每年都会做善事向朝廷募捐一大批的银响,老皇帝对于皇甫家的人可是极爱护的。

皇甫家族现有的朝廷官员就是皇甫柔的一个兄长,官至礼部尚书,还有一个侄子皇甫青云年纪轻轻便是内阁学士,这皇甫青云虽然年纪轻,不过却十分的睿智,在内阁之中,十分的受欢迎,深得南宫凛的看重。

柔妃的宫殿里,南宫凌天脸色遍布冷霜,柔妃一眼便看出他心中的不高兴了,忙问道:“天儿,这是怎么了,脸色如此的难看。”

皇甫柔走了过来,望着南宫凌天,南宫凌天本来正欲行礼,皇甫柔拽起了他,两个人走到大殿一侧去坐下说话。

南宫凌天不想说先前的糟心事,抬眸望向柔妃:“母妃,你召儿臣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我找你是因为昨儿晚上得到消息,你的外祖母严老夫人进了宫,竟然还进了皇后的宫殿。”

柔妃一直知道皇后和凌天不对付,严家身为凌天背后的娘舅家,竟然出入皇后的宫殿,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南宫凌天听了这话,脸色更暗了,很显然的这次外祖家的人出现,便是受了皇后的盅惑,可问题是她们还不自知,竟然使命的在里面掺合,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柔妃看着南宫凌天的神情,知道他已经知道了:“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皇后并不是善茬,柔妃在宫中生活了二十多年,对于皇后的手段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女人真的很阴险,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会叫的狗会咬人,指的大抵就是皇后这样的人,她能稳坐宫中二十多年的地位,可见是个厉害的。

现在她的儿子死了,她发现这女人越发的阴沉了。

不过皇上似乎一点都没有发觉,因为这个女人在皇上的面前,永远是最完美的一面。

“母妃别担心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总之他是不会娶严湘儿的,他只会娶羽儿为妻。

“嗯,你心里有数就好,总之小心一些。”

柔妃叮咛南宫凌天,她对南宫凌天倒是挺好的,因为南宫凌天很小便送到她跟前了,和她的儿子南宫玄月两兄弟的感情也挺好的,柔妃很欣慰。

南宫凌天应了一声,起身准备离开,柔妃想起南宫凌天婚事的事情来:“对了,你把花小姐带进宫来让我好好的瞧瞧,你们很快就要大婚了吧,我想看看她喜欢什么,好准备一些大婚的贺礼。”

“行,”南宫凌天爽快的同意了,并没有把严老夫人让他娶严湘儿的事情告诉柔妃,总之他是一定会娶羽儿的。而且他很快就会拿到父皇的旨意的,羽儿见柔妃他是放心的,他自个儿没有母妃,柔妃从小带大他的,她就是他的母妃,他要娶媳妇了,自然要让柔妃看看。

“去吧,小心些,”柔妃叮咛,对于南宫凌天的能力她还是相信的,不会轻易吃了皇后的亏。

南宫凌天起身和柔妃道了一声安,出了柔妃所住的宫殿,一出大殿,南宫凌天的眼神凌厉了,严湘儿这个女人竟然想嫁他,真正是做梦,他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了。

南宫凌天一路慢悠悠的走着,脑子飞快的动着,如何收拾这严湘儿。

一行几个人走出去不远,看到慈安宫的太监奔了过来,本来这些太监是去拦南宫凌天的马车的,后来听到南宫凌天来了柔妃的宫殿,他们便过来请人的。

“见过王爷,太后娘娘有请。”

南宫凌天对这个皇奶奶倒挺喜欢的,皇奶奶不是那等子强势的人,对他们这些孙儿都很好。

“走吧。”

南宫凌天一边往太后的慈安宫走,一边招手示意青竹过来,小声的嘀咕了几句,青竹点头转身离去了。

一行人往慈安宫走去,太后正在慈安宫的大殿内候着他呢,一看到他走进来笑着招手让他过去。

“天儿过来。”

南宫凌天坐到太后的身边,太后伸手拉着他的手,慈爱的看着他,这个孙儿确实不错,所以说只有花惊羽那样的女人配得上他,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若不是突然的冒出个严湘儿,皇上一定会为他们两个指婚的。

天儿不想娶别人,只想娶花家的小姐,她也不认为不好。

可问题是严家拿着蓝妃的信物,说实在的严家的脸面还是要给点的,所以太后才会主张让凌天娶严湘儿为侧妃。

王府里有两个女人也不算多,若是天儿以后不想娶,不娶就是了。

“天儿啊,你皇奶奶叫你过来是有事要与你说的。”

南宫凌天一听这话,便知道太后要与他说的定然是关于指婚的事情:“皇奶奶我是不会娶严湘儿那个女人的。”

“可这是你母妃的意思。这样,皇奶奶做主了,你娶花家小姐为正妃,严湘儿为侧妃怎么样?”

南宫凌天眉蹙紧了,望着太后尊重的声明:“皇奶奶,除了娶羽儿,本王是不会娶别的女人的,即便是侧妃也不行,就算把她娶进府不碰她都不行,本王可不想让别人来恶心羽儿。”

太后眼神微暗,这孩子倒是重感情,看来他还真不适合当皇帝。

若是当上了皇上怎么可能只娶一个女人的,为免外戚干权,一家独大,也是要娶好几个女人以求平衡朝中的势力的。

太后叹气:“可那是你母妃的意思啊。”

“母妃是不可能让我娶严湘儿为妻的,母妃临死的时候我在她身边,她特别的叮咛我,那个紫玉镯是送给未来儿媳妇的见面礼,如果真是定了严家的人,为何不与我说呢。”

太后眼神深邃,先前听到南宫凌天这样说,不以为意,这次又听了一遍,倒是重视了。

“你说你外祖母欺君犯上。”

太后的脸色难看了,这严氏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若是真的欺君犯上,那严家有几个脑袋够砍啊。

南宫凌天望向太后,虽然不喜严老夫人,但是却很喜欢太后:“皇奶奶你别恼了,这件事交给孙儿来办行不行?”

太后望向南宫凌天,这孩子一直很出色,其实当皇帝倒是不错,可惜他却是个痴情人,身为皇帝痴情是不好的,自古情字伤人,这可是一个人最大的致命弱点。

本来太子逝世,她一直在想谁最适合当燕云的太子,首当其冲第一人便是天儿,可是看天儿对花家小姐的痴情,看来他不适合当太子,不是说太子不能只娶一妻,而是太子重情,就是给人一个重大的破绽。

“好,”太后同意了。

南宫凌天伸手拽了太后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道:“皇奶奶,孙儿不会娶别的女人,此生只娶羽儿一个,孙儿不想让她受委屈。”

“你啊,”太后叹气,这样一个人中龙凤,痴恋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是何等的福气啊,当然那个丫头确实是挺出色的,也难怪天儿喜欢她,以往天儿可没有看中任何一个女人,就是那江大上姐,他也是不放在眼里的。

“回头把她带进宫里来让哀家好好的瞧瞧,哀家还一直没有仔细的看过她呢。”

虽然见过几次面,但细瞧倒真没有过。

南宫凌天答应了,正在这时,殿外有人走了进来,这走进大殿的人手里还提着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模样儿甚是恐怖的女人,此时这女人的一双腿拖在地上,不时的痛苦哼着,连大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太后吓了一跳,飞快的望过去,这走进殿来的乃是南宫凌天的手下青竹,他手里拎着的人竟然是严湘儿。

原来先前南宫凌天吩咐青竹的事情,便是把严湘儿带下去好好的打一顿板子,专往这女人的腿上打,打断了最好,让她没事往京城跑,还宵想不该宵想的东西。

另外南宫凌天让青竹撬严湘儿的嘴巴,看看严湘儿吐不吐实话。

这种女人一般没有多少的意志力,一打就招了。

青竹把严湘儿带出去,打了二十板子,严湘儿竹筒倒豆子般什么都招了。

nbsp;“王爷,严小姐招了,听说这紫玉镯根本就不是蓝妃娘娘给她的定情信物,而是蓝妃给严老夫人的念想之物。”

这个结果南宫凌天早就猜到了,因为母妃若是定了蓝家的女儿为他的王妃,断然不可能不说的。

南宫凌天凌厉的瞳眸慑人的射向了严湘儿:“是这样吗?”

严湘儿此刻再没有了想嫁南宫凌天的念头,原来的她以为自已是南这凌天的表妹,他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对自已怎么样,可是没想到这男人竟然直接的命手下把她的腿给打断了,她现在若是还以为这男人会念什么情,那她就是大错特错了。

严湘儿哭着大叫:“表哥,不干我的事情啊,这是祖母的主意。”

严湘儿的话一落,大殿门外有人脚步跄踉了一下,差点没有昏过去,这人正是严老夫人,先前在偏殿休息,听到手下的宫女禀报说严湘儿被天儿的手下打了,她心知不妙,赶紧的奔了过来,没想到正好听到湘儿的这么一句话。

严老夫人的脸色一下子白了,飞快的奔进来,看到自个的孙女,头发凌乱,一双腿上血迹斑斑,分明是被人打断了腿的,不由得失声哭了起来。

“天儿,你为什么这样做啊。”

她以为这天儿好歹是她的外孙,无论如何她是长辈,他不可能对她怎么样的,现在看来,这个外孙眼里未必当她是长辈,那么事情便大条了,再加上湘儿交待了这只紫玉镯是她的所有物,并不是什么定情的信物。

南宫凌天阴沉着一张脸,这一次连太后的脸色都难看了,这分明是欺君犯上啊。

“严氏你竟然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太后身为皇家的人,一身不怒而威的仪容,只简单的一句话,便吓得严老夫人簌簌发抖了,飞快的跪下开口:“太后明见,这紫玉镯真的是蓝妃?”

严老夫人还想咬着口,不过她话没有说出来,一侧的严湘儿尖叫了起来:“祖母,你招了吧,招了吧,湘儿的腿疼,我的腿没了,快让御医给我治啊,”

严湘儿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心里连严老夫人都恨起来了,她为什么这么倒霉啊,要跟这个祖母进宫来啊,先前明明是走了的,现在生生的被打断了一条腿了,腿断了以后她还能嫁给谁啊。

严湘儿直接的大哭起来,一连哭一边痛心疾首的扯着嗓子叫:“我不嫁他了,我不嫁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把手上的紫玉镯给往下撸,因为太用力了,一下子给甩了出来,摔在大殿上给摔碎了。

严老夫人的脸色一下子黑了:“湘儿,你做什么?”

这时候严老夫人也害怕了,她这是欺君犯上啊,若是往大了说,严家可就要灭门了,往小了说,她的一条老命也没有了。

上首的南宫凌天阴沉着脸,森冷的盯着严老夫人,沉声开口:“外祖母,说吧,这是谁拾撺了你来京城的,还用这紫玉镯来搞出这么一出局来。”

严老夫人哪里敢说,头垂得低低的,

南宫凌天冰冷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这种时候了,你还不说吗,你是不是打算把严家一门的人全害死了才甘心,若是这样,我倒不介意把这件事捅到父皇的面前,让你们落得一个欺君之罪。”

严湘儿一听叫起来:“祖母你说吧。”

严湘儿并不知道是皇后派人拾撺了她。

严老夫人望向大殿上首的南宫凌天,周身笼罩着煞气,俊美的面容上是阴风飕雨,瞳眸腾腾的杀气,她心里明白,若是她再不说,这个外孙未必不会杀她,而严家,一想到这个严老夫人不敢再推搪了,扑通扑通的磕头,脑袋磕在板砖上,似乎不觉得疼,脑门上很快磕出血来。太后看她年事已高,又是蓝妃生母,若是真是什么人背后拾撺了她的,倒也罪不至死。

“好了,别磕了,说吧,倒底是什么人拾撺了你进宫的。”

这一次严老夫人一点也不耽搁,飞快的开口禀道:“回太后娘娘的话,是皇后娘娘派的人去的澎化城,本来老身也是不想来的,因为蓝妃娘娘临死前,叮咛了老身,我们严家永世不进京,所以这些年老身一直谨记着这件事,可是那去澎化城的人说,眼下王爷风头很盛,严家可以派人先进京探探路,或者可以嫁一个女儿进王府,为日后进京做准备。”

严老夫人禀报完,又扑通扑通的磕头:“是老身糊涂了,老身贪慕虚荣,不该不记着女儿的话。”

上首的太后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是没想到皇后竟然做得出来这种事。

一直以来皇后在太后面前还是注意自已的形像的,所以太后看到的并不是皇后真实的面貌。

“这,怎么可能?”

太后低喃,下首的严老夫人连连的哀求:“老身没有说谎,一句谎言都没有说,求太后饶恕,老身该死啊。”

太后没理会下首磕头磕得起劲的严老夫人,这件事给她的冲突实在是太大了。

皇后啊,皇后竟然出手对付皇家的皇子,这实在是太荒渺了。

一直以为皇后是个母仪天下的皇后,没想到却是这样的。

太后心里很失望,连带的连处置严老夫人的事情都不想理会了,望向南宫凌天:“天儿,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禀报你父皇吗?”

太后说完又自否决了,摇头道:“皇后指使严老夫人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皇上了,最近因为徽儿的死,皇上对皇后正愧疚,你禀报他这件事,他他未必相信,要是到时候皇后反咬一口,只怕皇上处罚的人就变成了严家了。”

南宫凌天蹙眉,望着下首的两人,一个是他的外祖母,虽然做事荒唐,不过好歹是他母妃的娘,一个严湘儿已经收拾了,打断了她的腿。

“皇奶奶,这件事还是不要惊动父皇了,”

太后没说话望着南宫凌天,南宫凌天继续开口:“孙儿立刻派马车悄悄的把外祖母和严湘儿送回澎化去,”

太后知道眼下只能如此做了,虽然严家老夫人不象话,可是这事牵扯到皇后就有些麻烦,眼下皇上怜惜着皇后呢,这事闹大了,吃亏的是严家。

虽然严老夫人可恨,但是凌天应该不想让严家被灭。

“好,这事就这么办了。”

老太后同意,南宫凌天望向下首的严老夫人,冷厉的开口:“外祖母,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容你,你以后好自为之吧,严家最好安心待在澎化城,不要想着上京城来,若是你们上京,只会给严家带来灭顶之灾,这暗下里多少波光诡谲,稍微不慎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南宫凌天所言,严老夫人知道不是唬她,她也知道了皇后派人进澎化让她们上京,分明是不安好心的,她是被利益冲昏了脑子,竟然犯下了欺君犯上的罪,这事若是闹到皇上的面前,只怕他们严家就要倒霉了。

所以说凌天倒底还是她的外孙,关键的时候饶过了她们一次。

“我知道,以后再也不来澎化城了,再也不敢了。”

南宫凌天望向下首的青竹,命令青竹:“立刻把严老夫人和严小姐秘密的送出城,一路送进澎化城。”

“是,王爷。”

青竹从殿外唤了几个人进来,带着严老夫人和严小姐秘密的离宫,一路送往澎化城。

慈安宫里,太后望着南宫凌天:“天儿啊,你和花家小姐的婚事包在皇祖母的身上了,你先出宫去,皇祖母去找你父皇,定会让他下旨为你们两个指婚的。”

南宫凌天一听太后的话,立刻眉眼温融了,周身的潋潋轻辉,嘴巴也甜了起来:“谢皇奶奶成全了,皇奶奶,孙儿想下个月十二大婚,行吗?”

太后一听眉就挑了起来:“这么急啊,这是不是太赶了。”

好歹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北幽王殿下,一个是花将军的妹妹,无论如何这大婚也该隆重的办啊,下个月十二,不到一个月的日子,实在是太仓促。

不过南宫凌天急啊,拉着太后的手臂一阵摇晃:“皇奶奶,我想和南宫瑾一天成亲,就那二月十二好了。”

太后想起下个月正是南宫瑾和花青枫成亲的日子,一脸无语的瞪着南宫凌天:“真是拿你没办法,好,就下个月十二的日子吧,不过你现在就让府里的人开始准备。”

“皇奶奶太好了,”南宫凌天难得的如此温软,以往这家伙可都是冷冰冰的,现在的他和从前还真是天差地别啊,不过太后很喜欢这样的他,看来是那花小姐影响了他,太后越发的有了想见花惊羽的念头,不过她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对了,听说花惊羽和花家断决了关系,那么宫里的赏赐回头直接的送进花千寻将军的新府邸吗?”

“嗯,羽儿和花老将军府没有半点的干系。”

她是琅琊城的大小姐,根本就不是花家的女儿。

“好了,哀家知道了,”太后挥了挥手,南宫凌天欢喜的起身道了谢,出宫去了,太后多久没有看到南宫凌天这样愉悦的神情,不由得心情受了影响,也高兴了起来。

殿外,太后身边的李嬷嬷领着人走了进来,笑着说道:“娘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王爷真是从未有过的高兴啊。”

李嬷嬷侍候了太后多年,就没有看到这位爷这么高兴的时刻,这还是第一次。

太后无奈的摇头:“是我答应了他会让皇上给他和那位花小姐指婚,所以他高兴坏了。”

李嬷嬷一听太后的话,收敛了笑,担心的开口:“可是皇上不是让王爷娶严家的小姐吗?太后若是插手这件事似乎不太好。”

先前严老夫人和严湘儿的事情,李嬷嬷没有看到,所以不知道内里的变故,再加上青竹等人带严老夫人和严湘儿离开,并没有走大门,直接的从侧首的小门离开的,所以没人看到。

太后没有多说,徐徐的起身:“走吧,难得的孙儿这么高兴,哀家总不能扫了他的兴,去见见皇帝吧。”

李嬷嬷不再说话,上前扶着太后一路前往明德宫而去。

北幽王府,南宫凌天正陪着花惊羽在琉园的花厅里吃饭。

花惊羽天生心思敏捷,看南宫凌天神色,虽然高兴但绝口没提皇帝赐婚的事情,明明先前他很高兴的进宫去请皇上赐婚的,这会子回来绝口不提了,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所以忍不住开口询问:“凌天,你不是进宫请皇上为我们两个赐婚吗?怎么了,皇上不同意吗?”

按照道理不会啊,上次南宫凌天直接当着老皇帝的面说了喜欢自已,老皇帝也没有为难他们。

南宫凌天抬起脸,一抹凌厉隐于瞳底,看到花惊羽满脸的担心,他温柔的笑起来,

“是出了点问题,不管已经解决掉了,相信圣旨会很快到王府来的。”

花惊羽不关心圣旨,倒是关心这其中是出了什么事,因为她知道依照南宫凌天想娶她的心,无论如何都会拿到圣旨的,

只是究竟出了什么事啊,她很好奇。

“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啊,说来给我听听。”

南宫凌天倒也没有隐瞒花惊羽,最主要的是他想让羽儿知道皇后的嘴脸,皇后开始动手脚算计他们了,这个女人本来就看他们不顺眼,现在因为南宫元徽的死,只怕更疯狂了。

“我外祖母领着严湘儿进宫去了,还拿出我母妃的紫玉镯出来说事,说是我母妃给严湘儿的定情信物,父皇因为这个信物,所以便想下旨把严湘儿指给我。”

花惊羽嘟起了嘴,倒不是嫉妒,而是生气,没想到这严老夫人竟然进宫了,先前明明送她们出宫了。

“本来以为她们离城回澎化城了,没想到竟然没走,还进宫了,那最后皇上是如何说的,要把严湘儿指给你吗?”

南宫凌天点了一下头,看到花惊羽脸色变了,立刻说道:“不过本王没有同意,而且本王知道这绝对不是母妃的意思,我母妃死的时候,我就陪在她身边,她拉着我的手,叮咛我一定要努力的变强,只有自已强大了才会受人尊敬,没有人可以欺负,她说,她死了这个世上没有真正疼我的人了,要想活得好就要自已努力,我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已,所以后来我一直很努力,别人在玩的时候,我在学习看书,半夜的时候别人睡觉了,我在练武,”

听到他这么说,花惊羽可以想像他小时候吃了多少苦,不禁心疼,心里更是决定了,以后嫁给他,一定要百般疼他。

从小没有母妃,吃的苦比别人多得多,虽然能力不凡,可是却和他的努力是离不开的。

花惊羽伸手握着他的手:“现在一切都好了。”

“嗯,”南宫凌天唇角勾出温暖的笑,现在他只想娶小羽儿,因为这世上真正属于他的人一个都没有,不管是父皇还是兄弟,每个人都建立在利益的前提上的,没有一个人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为别人付出的。

但是小羽儿却和他是一体的,所以他只想娶她一个,不想娶任何人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羽儿,你知道我外祖母和严湘儿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北幽王府吗?”

花惊羽本来就聪明,听到他特别的提示,一下子多想了,飞快的问道:“难道是有人拾撺了严老夫人。”

南宫凌天沉稳的点头,想到皇后现在正式的开始出手对付他们,他的心里有些不踏实,不过羽儿很聪明的,所以他不担心。

“你猜这背后拾撺外祖母的人是谁?”

南宫凌天高深莫测的说道,花惊羽飞快的思索着,小心的开口:“不会是宫中的皇后吧。”

因为能拾撺了严老夫人,这背后的人肯定是个很厉害的角色,要不然说动不了严老夫人啊,想来想去,身份厉害又与她们有仇的人就是皇后了。

南宫凌天拍拍手,一脸赞叹的开口:“羽儿实在是太聪明了,没错,正是皇后。”

花惊羽的眉蹙了起来:“没想到真是皇后,皇后现在可能是恨死我们了吧,尤其是我。”

以前退了南宫元徽的婚事,本来就不乐意见她,就想收拾他们呢,现在太子死了,只怕皇后更想替儿子报仇了。

“她是把爪子伸到我们身上了,我们和她的较量看来开始了。”

花惊羽说完又关心起严老夫人和严湘儿来:“那严老夫人和严湘儿呢。”

“我命人把她们两个送回澎化城了,让她们以后千万不要随便的出澎化城,要不然严家不会有好下场的。”

南宫凌天还是放过严老夫人一次了,若是别的人,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但是严老夫人倒底是他的外祖母,他总不能真的打她一顿,但是严湘儿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直接被他命人打断了腿,以后嫁人都困难了。

不过南宫凌天并没有把严湘儿腿被打断的事情告诉花惊羽,他高兴的是另外一件事。

“皇奶奶说了,她会让父皇给我们两指婚的,只要她开口,父皇定然会为我们两个人指婚的,所以你就安心的等着当新娘子吧。”

这句话使得花惊羽的脸颊红了。

屋内灯光照射着她的神容,楚楚动人,可人至极,一颦一动莫不牵动着南宫凌天的心魂,看着这样子勾人心魂的她,南宫凌天恨不得明儿个便把她给娶进来。

花厅里分外的安静,一个娇羞不已,一个痴痴的看着。

直到屋外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来,墨竹领着两三个手下急急的奔了进来,飞快的禀报:“皇上,花小姐,宫中来了宣旨的太监,请王爷和花小姐去前面的正厅接旨呢。”

一听这话。南宫凌天笑了,舒展了凤眉,眼神深邃而潋滟,周身光华流转,伸出手牵了花惊羽的手,愉悦的开口:“羽儿,走,接旨去。”

墨竹等手下皆感受到了主子的喜悦,看来是赐婚的圣旨没有错。

这一对折腾了这么久,终于要成亲了,再不成亲,他们都累啊。

王府的正厅里,管家领着下人黑压压的站满了一厅堂,白管家满脸笑的和宫中出来的太监在交谈,十分的热切。

等到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二人出现的时候,太监李文立刻手捧明黄的圣旨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的恭喜南宫凌天。

“杂家恭喜北幽王殿下和花小姐了,。”

&nsp;“好说,”南宫凌天今儿个的心情特别的好,连带的说出口的话也分外的和融。宣旨的李文还从来没看过如此和颜悦色的北幽王殿下,不免受宠若惊了一把。

李公公放松了不少,以往宫中的太监最怕的便是进北幽王府宣旨,宣得好便罢,宣得不好,直接的能踹死你。

一般人进北幽王府那是提着十二个小心的,这会子倒是与往常不一样。

大太监李文立刻恭敬的说道:“王爷,那杂家宣旨了。”

“宣吧,”南宫凌天拉着花惊羽跪下,北幽王府的下人黑压压的跪了一地。

李文李公公赶紧的宣读圣旨,乘王爷现在高兴,赶紧的办完差事,说不定还能得些封赏,读慢了搞不好惹得这位爷生气,封赏别说了,还把他给踹出去,所以李文一点都不敢拿乔,俐落的打开了圣旨宣读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有花将军之妹花惊羽,才貌双全,兰心慧质,深得朕心,今特婚配给北幽王南宫凌天,择良辰吉日二月十二完婚,钦旨。”

“谢父皇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殿内一片欢声笑语,南宫凌天接了圣旨起身,笑眯眯的望着满厅欢喜的下人,大声的下令:“白竹,今儿个满府下人皆赏。”

“是,王爷。”

南宫凌天望向了一侧的李文,同时的命令白竹:“赏李公公。”

“是,王爷,”白竹立刻过来请李文出去,李文高兴得眉开眼笑的,欢喜不已,走过来向南宫凌天道了喜,跟着白竹走了出去,正厅里所有人的下人皆齐声的向南宫凌天和花惊羽道喜。

“恭喜王爷和花小姐了。”

“嗯,下去吧,”南宫凌天等到所有人都退了下去,上前一把抱住了花惊羽在正厅里打转,愉悦的声音响起来:“羽儿,我们下个月要完婚了,这一次真的要成亲了。”花惊羽唇角擒着醉人的笑,眼睛晶亮好似星辰,水灵的脸蛋红艳艳的十分的动人,同样的高兴,搂着南宫凌天的脖子不停的娇笑着。

“别转了,我头晕。”

南宫凌天飞快的放她下来,一伸手揽了她的腰,痴痴的望着她,俯身便给了她一个缠绵的吻。

直吻得喘不过气来才放开了她。

“羽儿,终于要大婚了,今天爷真是太高兴了。”

他说着便又笑了起来,邪魅异常,花惊羽感受着他的喜悦,心情也百倍的好起来,主动的掂脚给了南宫凌天一个吻。

“嗯,终于要大婚了,不过我不知道大婚该准备什么东西,而且刺绣什么的我都不会。”

她是听青枫说自已亲手绣百子被鸳鸯枕套什么的,青枫也和她一般什么都不会,但是被她娘逼着在府里绣枕套,别的都让府里的绣娘绣了。

花惊羽说完,南宫凌天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俏鼻子,逗她:“你啊,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乖乖的当新娘子就行。”

------题外话------

妹纸们,终于赐婚了,不容易啊不容易,来,投票票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