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83章 二美相斗 十面埋伏

太监的唱诺声落地,一道旋风般的身影从不远处扑了过来,一把拽住了花惊羽,这拽住花惊羽的人自然是永乐郡主,永乐本来和司马清苏正说着话,听到殿外太监的唱喏声,直接紧张的弃了司马清苏,扑向了花惊羽,小声的嘀咕起来。

“羽儿,我好紧张,马上就要看到他了,好紧张啊。”

花惊羽拍着她的手,温声细语的安抚:“没事,别紧张。”

她一边说一边和永乐郡主一起抬首望向大殿门外,此时殿内不少的人抬首望去,对于这位传闻中的离洛皇子,个个都很稀憾,因为这位皇子曾是龙月国的傻皇子,虽然人傻,却偏偏生得国色天香的绝色姿容,而且听说他现在不但恢复正常了,还十分的聪慧,有谋略。

所以大家自然想见见。

大殿外面,走进一众人来,为首的一男一女两个人,都是风华绝色的人,女子花惊羽是认识的,正是欧阳慕秋,欧阳慕秋身材高挑,五官艳丽,穿一袭紫色的烟霞裙,说不出的雍拥华贵,慕秋公主身侧紧随着一个光芒四射的男子,这男子穿一袭玄色长衫,映衬得五官越发的清俊逼人,瞳眸深邃,散发着清冽冷寒的光芒,优雅冷澈,让人一眼便看出此人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主。

他的周身好似笼罩着薄冰,三尺之内皆有冷意,使人不敢随意的靠近。

花惊羽盯着这位离洛皇子,确实生得极端的出色,在她的印像中,能与这位离洛皇子相提并论的男子,也就是燕云国的南宫凌天,还有西陵的赫连轩。

这三人堪称天下绝色,三人三种丰姿,南宫凌天好像嗜血的彼岸血花,赫连轩像骄阳,温暖人心,而这位离洛皇子更象是天山雪莲,透着清冽的幽冷的香气。

不过这位离洛皇子究竟是不是她所要找的宁睿哥呢,花惊羽紧盯着不远处的男人。

一侧的永乐郡主也盯着不远处的欧阳离洛,大殿内不少的女子都盯着欧阳离洛。

这个男人一出现便吸引了殿内不少的视线,不过他似毫不以为意,优雅的一路往里走去,很快有人迎了过来,把欧阳离洛和欧阳慕秋给迎了过去。

殿内再次的响起了议论之声,这一次很多人说的都是这位离洛皇子,不少女子脸颊红艳,止不住的心如小鹿乱跳。

虽然北幽王殿下和西陵的赫连皇子也生得龙翥凤翊的美姿,可是这两个男人好像都心有所属了,对别人视而不见,倒是这位离洛皇子,传闻他以前是个傻子,现在刚好,所以说他心中肯定没有女人,那她们不是有机会了。

而且此次龙月国的使臣前来燕云,便是想和燕云联姻的,她们一定要努力了。

殿内,**迭起。

今晚的宫宴前所未有的热闹,因为今天晚上出席宫宴的使臣,全是各家最英俊的皇子和公主,就是燕云国也出动了很多的青年才俊,所以一眼望去,满殿清俊之色,令人目不暇接。

五国使臣全都到齐了,宫中的皇子和公主也差不多到齐了,现在差的就是燕云国的皇帝和皇后还有老太后,以及太子殿下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殿外总算响起了太监的唱诺。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后娘娘驾到,太子殿下驾到。”

今晚的主要角色总算粉墨登场了,大殿内,众人立刻分列到两边,恭敬的跪下恭迎皇上和皇后娘娘等,各国的使臣只是微弯腰行了半礼,一起恭候燕云国的老皇帝。

南宫凛领着一干人从殿外走了进来,看着满殿关不住的春色,心情大好起来,挥了挥手命令:“起来吧。”

“谢皇上。”

众臣子起身,各国的使臣也站直了身子,南宫凛一目扫下去,只见各国的使臣尽是出了杰出的皇子公主,看来此次各国是真的打了联姻的旗子的,事实上南宫凛心知肚明,这些国家之所以派出使臣,无非是看到北辰国想和他们联手,所以生怕失去了制衡,所以才会急巴巴的赶来燕云国,同样的要求联姻。

不过他们燕云国是不会和各家联姻的,这于他们不利,这些皇子公主的可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到时候燕云国可是被各国虎视眈眈的给盯上了。

老皇帝领着皇后太后等人走到了上首的位置坐下来,挥手示意大家。

“各位远道而来的使臣辛苦了,请坐。”

大殿下首,热闹再次,上首是老皇帝位置,下首的两侧台阶之上,便是各国皇子公主的位置,他们的后面安置的乃是各家的臣子,再往下,便是皇室的皇子公主,然后是朝中的大臣。

花惊羽的哥哥花千寻乃是朝中的将军,今晚也来参加了宴席,花惊羽几日没看到他,自然是想了,她正打算着坐到自已哥哥身边去,正好一边吃饭一边说说话,不想永乐郡主紧拉着她,愣是不放手,今晚这女人有点怯场,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在自已喜欢的男人出现后,她愣是娇弱得像个不黯世事的小女人,还是那种比一般人更紧张不安的小女子。

花惊羽有些无语,安抚她两句还想走,永乐不依,紧拽着她按到自已的身侧。

花惊羽只得在永乐郡主身侧坐下来,这样一来,她的位置便靠前了。

永乐郡主身为公主府的人,乃是皇亲国戚,自然是紧靠前面坐的,她和皇家的公主坐在一起。

花惊羽现在可不是太子妃,她只是寻常的臣女,所以她这么往前面一坐,立马引来了无数嫉妒的眸光,下首的那些朝中的大员的各家千金个个眼露嫉妒之色的望着她,不时的嘀嘀咕咕的。

花惊羽自然是知道的,瞪了永乐郡主一眼:“瞧你给我招的事。”

永乐郡主立马抬首一一瞪视回去,下首的那些朝臣这女总算不敢说话了。

大殿内很快井然有序的坐好了,永乐郡主和花惊羽的下首端坐着的正好是孝亲王府的南宫晚儿,南宫晚儿看到花惊羽,笑眯眯的打招呼:“花姐姐,好巧啊。”

花惊羽点点头,对南宫晚儿她可是极喜爱的,两个人小声的嘀咕了两句话。

大殿上首,老皇帝咳嗽了一声,殿内立时鸦雀无声,个个都望着上首的老皇帝,南宫凛扫视了殿内一眼,满意的开口。

“今日宫宴,乃是为了招待各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希望今晚的宴席能让客人尽兴,朕在此谢过各位使臣不远千里前来燕云国为太后贺喜。”

五日后便是太后的寿涎,寿涎事小,拿着寿涎说事倒是真的,要不然往常太后的寿涎也没有见到别国这么劳师动众,偏今年的寿涎如此尊重了。

下首台阶之上的几国皇子纷纷的起身。

东璃国的皇子凤九率先开口:“我东璃和燕云一向交好,适逢太后娘娘寿涎,我们东璃自然要前来为太后娘娘贺喜。”

南芷的皇子司马斌接着开口:“我南芷和燕云一直是姻亲,太后寿涎之喜,自然要来祝贺的。”

西陵的赫连轩清冷沉稳的说道:“我们西陵希望以后和燕云国永结友好之情,联手让天下太平。”

赫连轩的话一落,殿内各人神色不明,尤其是北辰国的皇子夜无尘,直接冷哼一声:“天下太平?赫连皇子当真是当别人是瞎子不成?”

现在的北辰国和西陵国直接的交恶了,他们北辰差点被西陵国给灭国了,所以岂会给这西陵国人半点脸色。

他们一直当西陵友好之国,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主意打到了他们身上,这能让他们高兴吗?

赫连轩没有说话,赫连云芙却深沉的开口:“夜无尘,这里是乃是燕云国,不是你北辰国,请注意自已的言行举止。”

赫连云芙身为西陵第一美,同时也被封为天下第一美人,美艳动人,此时她一开口,大殿内不少人望向她,不少男人眼露倾慕的光芒,盯着这位美人,女子多是嫉妒。

她算是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下首的花惊羽飞快的望向孝亲王府的南宫瑾,只见南宫瑾也紧盯着这位西陵的第一美人,眼神深邃,一眨不眨。

花惊羽不由得叹息一声,替南宫瑾担心,这位西陵第一美人,绝对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子,南宫瑾喜欢上这样的女人,只怕是自找苦吃,。他是她的朋友,她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帮帮他呢?

花惊羽正想得入神,上首的北辰国皇子夜无尘脸色陡的一沉,便待反击,不过想想又按捺了下去,这里乃是燕云国的地方,赫连云芙这话说得没错,他还是不要惹事生非了。

夜无尘望向上首的老皇帝南宫凛,沉稳的开口:“我北辰国愿与燕云国两国联姻,永结同盟之谊,我父皇特别的下旨,愿许出我北辰太子妃之位,以示我北辰的永结友好之心。”

夜无尘话一落,大殿内哗声一片。

别国的使臣皆脸色幽暗,没想到北辰国竟然许以太子妃之位来迎接燕云国的人,可见其心确实是想两国永结友好之国的。

对于北辰此举,别国都心知肚明,知道北辰国险遭西陵的暗算,若不是燕云国,就要灭国了,所以许以太子妃之位,确实也不过份,可是这太子妃之位,是何等的重要,竟然让别国的女子坐太子妃之位,这不是置自已国家于险境吗?

燕云国的老皇帝南宫凛脸带笑意,望向下首的夜无尘,满脸温和的开口:“请代朕向你父皇致以谢意。”

夜无尘微微的躬身,缓缓的坐了下来,一脸的气定神闲。

对面西陵国的使臣脸色却十分的难看,既恼恨北辰国的人,又恼恨燕云国的人,因为若没有燕云的横插一手,他们西陵便要得手了,至少夺下北辰国的一半江山,没想到最后却失利了。

不过西陵虽然恼恨,却也不好在这种时候得罪燕云国,现在燕云和北辰联手,若是两国想灭西陵,未必不成功,现在危险的反而是西陵,所以西陵调兵五十万阻守在北辰和燕云国的交界点,若是两国有一点的异动,他们便兵临城下,拼死一战。

不过正因为五十万大军被调派在边境,所以西陵境内一时不敢有任何的动作,这实在是可恨至极。

西陵的赫连轩望向上首的燕云国皇帝,沉稳的开口:“西陵也愿意与燕云国永结友好之盟。”

赫连轩话一落,东璃和南芷不承多让的接口:“我东璃也愿与燕云永结友好之国。”

“我南芷愿再与燕云亲上加亲。”

一个个的抢着要与燕云国联姻,就是不想让燕云国和北辰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若是他们联手,六国平衡便会失允,天下肯定是要乱的。

这所有的使臣之中,只有龙月国的使臣没有动静,离洛皇子和慕秋公主自始至终优雅的笑望着别国的人。

他们此来并不是为了联姻,只是为了看看各国的动向罢了。

龙月国和燕云国并称两大国,并不需要靠联姻来稳固地位。

大殿上首的南宫凛把殿内各国使臣的态度看得清清楚楚的,眸光深邃的开口:“朕感谢各国对燕云国的厚爱,不过联姻之事不急,此次联姻之事,朕决定给大家一个公平的机会,若是我燕云国有人愿意嫁或者有人愿意娶的话,朕定然会她们指婚,进行两国联姻,如若他们不乐意嫁往别国,或者不乐意娶,朕不想强人所难。”

老皇帝南宫凛的话,给人一种仁慈之感。

事实上在座的都是人精,个个都听出了个中的门道,因为几国都要求联姻,所以老皇帝南宫凛没办法指婚,最后干脆来个推托,全凭他们自已发展,如若有人愿意嫁或者愿意娶,也算成全了联姻之事,不过他这话说出来,真的有人愿意嫁或者愿意娶吗?

燕云国朝中的大臣,略一思考,便明白了老皇帝的意思,立刻叮咛府上的儿子女儿的,千万不要想嫁给别国的这些皇子或者娶别国的公主。

一时间满殿私语,很多人脸上失望,男子皆失望不能娶别国这些如花似玉的公主,女子却失望不能嫁这些出色的皇子。

殿上,老皇帝南宫凛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今晚只是招待大家的宫宴,不谈联姻之事,联姻之事后议,来,朕敬各位一杯。”

老皇帝率先端起了酒杯,殿下一片附和之声,个个端起了酒杯,满殿酒香之味。

第一轮风波总算过去了,接下来总算是歌舞升平了,宫宴惯例,先是宫廷歌舞,然后是各家的小姐登台表演为宫宴助兴。

下首,各人敬酒的敬酒,欣赏歌舞的欣赏歌舞,一片和乐融融。

花惊羽望着上首台阶之上的龙月国的皇子欧阳离洛,心里暗自猜测着,此人究竟是不是她宁睿哥呢,她真想站起来过去问问他是不是宁睿,可是如果不是呢,这可就太唐突了。

花惊羽正想得入神,一侧的永乐郡主伸出手拽她,不满的抗议:“小羽儿,你不会也被离洛皇子迷住了吧,。”

那离洛皇子可是她的,小羽儿可是有了凌天表哥了,不准再和她抢了。

花惊羽一惊回神,望向永乐郡主,无语的开口:“我什么时候和你抢人了?我是好奇这位离洛皇子本来是傻子,怎么就说好就好了,这太没有依据了。”

除非这个男人和她一样,是换了一个灵魂,否则就算傻子好了,。也没有理由这么聪明啊。

永乐郡主听了花惊羽的话,总算满意了,对于花惊羽后半段的话压根没注意,她拽了拽花惊羽的手臂,小声的说道:“我要不要去给离洛皇子敬杯酒。”

花惊羽直接的阻止了:“不要,你还是不要莽撞了,看这位离洛皇子不是好相处的人,若是他拒绝你,你可是会丢大脸的。”

永乐郡主想了想确实是这样的,可是她真的好想与这个男人说说话啊,永乐郡主各种猫抓心的痒痒,可是又没胆上前敬酒,若是这男人真的甩她一个脸子,这脸可就丢大发了。

大殿正中,一曲歌舞毕,舞姬退了下去。

上首的皇后娘娘描金绘凤的手轻敲手边的凤椅,优雅的开口:“我燕云一向好客,各国使臣不远千里而来,自然要好好的款待各位,让各位领略我们燕云特色。”

她说完娴雅一笑,眼睛扫向下首的一众臣女,那眸光在花惊羽的身上停得略有些长。

不过很快越了过去,落到后面的一排臣女身上。

看来接下来是各个朝中大臣之女的才艺表演,以贺别国使臣驾临。

关于今晚的才艺表演,皇后早就拟定了旨意,立了花名册,所以皇后的话音一落,她身侧的大太监宁全立刻捧出花名册,宣读起来。

“江丞相府二小姐江若心表演才艺,满江红。”

殿内,燕云国的朝臣皆是一愣,江家第一个出场表演他们是想到了,可是却没想到这出场的竟然不是江家大小姐江月雅,而是二小姐江若心。

众人齐齐的望向江月雅,江月雅的脸色十分的阴骜,她也没有想到皇后娘娘竟然让江若心这个女人登台表演。

江若心徐徐而起,微福了一下身子恭敬的开口:“臣女谨遵皇后娘娘之意。”

江二小姐五官艳若桃李,身材高桃,妩媚动人,她一出场便吸引了不少的视线,不但是各国的皇子公主,就是燕云国的朝臣,似乎也才这时候认识了这位江家的二小姐,原来江家还有这么一个美艳动人的二小姐啊,竟不比江月雅差多少,而且相较于大小姐的清高,二小姐似乎更娇媚动人呢。

一时间不少议论声起,江月雅的脸色更是难看。

江若心已经登台表演了,她表演的是琴,满江红。

四周所有的视线落到了江若心的身上,再也没有人注意到江家大小姐。

江月雅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手指也下意识的握了起来,没想到今儿个她竟然丢了这么大一个脸子,最近她真是连连的倒霉。

江月雅望向江若心,这个二房的嫡妹,此刻意志风发,风光满面,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力,真正是让她愤恨,这个贱人,江月雅暗骂。

今日的宫宴,她可是做足了准备要出场的,因为之前在武魁之争上失了算,后来又在玉锦坊门前丢了丑,所以她想在这场宫宴上大放光芒,拉回自已的人气,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让江若心表演,却不让她表演,这实在是太让人愤怒了。

宫宴上,悠扬的琴声响起,好一曲声情并茂的满江红,筝筝美妙之音在殿内回旋,江家二姐的琴声确实动人,立时便为她引来了无数的赞美之声。

“江家二小姐人美琴声也美,是个妙人儿啊。”

“是啊,不知道这位二小姐有没有婆家,我看着她是个温婉有礼,知进退的,若是没有婚事,我要请媒人去江家试试看。”

暗下不少人在评价着,虽说这些朝臣之女表演节目是为了招待各国的使臣,可同时的也是为了让别人看清楚自已,而为自已选一个良婿,这在座的各位臣子将军的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或者哪家没有娇儿啊。

江月雅脸色越发的难看,端起酒杯喝起了闷酒。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宴席上热闹至极,花惊羽唇角勾出幽冷的笑意,望向上首的皇后娘娘。

皇后这一着,可是给江家挑起了矛盾了,只怕江家大小姐江月雅受不了这待遇,会闹出什么事,而这正合了皇后的心意。

看来皇后和太子接下来要对宁王和德妃动手脚了。

花惊羽唇角是阴暗的冷笑,这些和她有什么干系,如若说皇后不是什么好东西,江月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让她们去闹去斗,她正好瞧热闹,。

花惊羽正想得入神,殿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原来江二小姐的琴弹完了。

四周不少人鼓掌,不但是这些人鼓掌,连别国的使臣也鼓起掌来,可见江二小姐的满江红弹得确实挺成功的。

等到江二小姐谢恩过后退下,殿内开始了敬酒的**,别国的使臣开始向皇上敬酒,老皇帝满脸高兴的一一喝了,又有朝中的大臣向别国的使臣敬酒。

一时间热闹非凡。永乐郡主一个耐不住,竟然端起酒杯往龙月国的位置走去。

花惊羽不由得错愕,她一个没注意这女人便端酒过去敬酒了,不由得无语,不过相信这龙月国的离洛皇子在众目眈眈之下,不会为难永乐郡主的。

永乐郡主一动,殿内不少人惊讶,个个都看着这位,看看她是打算向谁敬酒。

要知道这恶霸似的女人,什么时候给谁敬过酒啊,所以对于她要敬酒的对象众人十分的好奇。

不但是燕云国的朝臣,就是老皇帝和太后娘娘等人也奇怪起来,个个盯着永乐郡主,殿内一下子竟然分外的安静。

永乐郡主的母亲,长公主也十分的好奇,自个的女儿是打算向谁敬酒啊,说她向皇帝舅舅敬酒吧,她是打死也不相信的,除了皇上,还有谁啊?

长公主忍不住侧过身子问花惊羽:“小羽儿,永乐这是向谁敬酒?”

花惊羽头疼的小声的嘀咕:“她是打算向龙月国的离洛皇子敬酒。”

“你是说?”长公主惊呼,眼神升起热切,难道说女儿春心荡漾了,看中了龙月国的离洛皇子了,如若真是这样的话,她一定要想办法让她嫁给离洛皇子,有这么一个男人总比没有好。

花惊羽点点头,长公主长舒一口气,掉头望去,此刻永乐郡主已经走到了龙月国的位置前,她端了明晃晃的琉璃酒杯,明媚灿烂的笑望向离洛皇子:“离洛皇子,本郡主敬你一杯。”

欧阳离洛清冽的瞳眸微微的幽暗,望着眼面前这个张扬夺目的个性美女,并没有被迷惑,只是略勾了勾唇角,端起了桌前的酒杯,清幽的声音响起:“永乐郡主客气了,请。”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喝了一杯,永乐郡主竖起手笑道:“爽快,好事成双,再来一杯如何?”

她说完一招手,倒酒的太监赶紧的上前又给她斟上了酒。

欧阳离洛眼神越发的深邃,望着永乐郡主,这女人什么意思,挑上他了,还是看上他了?可惜他不喜欢这样嚣张张扬的美人,或者说没人入得了他的眼,只除了?想到那个人,眼神忽地涌上了哀伤,举高酒杯和永乐郡主又喝了一杯。

永乐郡主妖魅一笑:“离洛皇子果然是爽快之人,永乐佩服。”

她说完端着酒杯退回了座位,大殿内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们是生怕永乐郡主闹出什么事,这必竟是宫宴,还是接待各国使臣的宫宴。

老皇帝南宫凛眯眼望着下首的永乐郡主,对于永乐郡主的婚事,他可是一直惦记着的,这丫头是看上了龙月国的离洛皇子了吗?南宫凛眼神深邃,龙月国和燕云国是六国之中最强的两国,若是两国联姻倒也无不可,只是这欧阳离洛喜欢永乐吗?他可不能冒失。

长公主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越看这位离洛皇子越满意,这小子不错,和自家的女儿挺相配的,只是她该如何开这个口呢,若是人家不同意呢,长公主没了把握。

大殿上首,太后娘娘端了酒杯望向下首的各国使臣,满面慈爱的开口道:“各位使臣远道而来,为了哀家的寿涎而来,哀家先敬各位使臣一杯了。”

老太后年岁颇大,又是一国太后,各国的使臣自然不敢怠慢,纷纷起身,和太后喝了一杯。

太后敬完了酒,便宣称自已年老了先告退了,领着人离开了。

众臣起身恭送太后离开,等到太后娘娘离开,殿内再次恢复了安静,皇后招手示意大太监宁全上前,小声的叮咛了几句,宁全恭敬的点头,殿内响起他尖细的响声:“接下来永乐郡主为大家表演一段剑舞助兴。”

本来这才艺人选中并没有永乐郡主,虽然永乐只是一个小小的郡主,但是皇后可不敢招惹她,以免她不乐意。

可是永乐的举动,再加上皇上的神色,皇后便心中了然,才会临时的把永乐郡主加进去。

这一回永乐郡主倒是没有推辞,翩然起身,身形一跃,灵动好似灵雀一般,腰间软剑随之化为游龙拭了出去,殿内一片安静,个个都认真的观赏。

永乐郡主跳舞,谁敢说话,又不是找死。

花惊羽也认真的欣赏着永乐舞剑,原来盈盈竟然会跳舞,花惊羽倒是有些意外,她从来不知道永乐郡主竟然会跳舞,而且还跳得这么好,她身姿柔软,着一袭火红的八福罗裙,银亮的软剑挽成剑花,在火红的的云霞之中飘过,大殿之上,只看得见一朵硕大火红妖艳的花朵,其中点缀着无数银亮的小花。

一人一剑便是一场美景,大殿内,众人都被吸引住了,不少人脸露诧异之色,没想到这女魔头竟然还有这一面,真正是出人意料之外,不但是燕云国的朝臣,就是各国的皇子公主也都被吸引了视线。

花惊羽的视线落到了龙月国的离洛皇子身上,想看看他对永乐是否有意,不过她只看到离洛皇子高深莫测的神情,看不出似毫的端睨,这个男人太深沉了,花惊羽感叹,忽地又无比的纠结,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她的宁睿哥呢,她实在看不出来。

忽地一道慑人冷寒的视线射了过来,花惊羽蓦然心惊,望过去便看到龙月国的这位离洛皇子竟然冷冽的扫视了她一眼,花惊羽不由得心惊,此人好敏捷的感觉啊,满殿的人,他竟然轻易便感受到自已对他的注视,看来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这一眼,花惊羽认真的想着,是否有宁睿哥的影子呢,冷冷冰冰的酷样,还别说真有点像,如此一想,花惊羽激动了,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恨不得立刻跑过去问这位龙月国的离洛皇子,你是我宁睿哥吗?可是如若此人根本不是宁睿哥,他会不会当她是傻子呢,所以她要想一个办法确认一下才行。

花惊羽的视线落到了大殿正中剑舞已接近尾声的永乐,忽地有了主意,如果她也表演一样拿手的才艺,就那首十面埋伏好了,这可是宁睿哥教她的,如果这位离洛皇子真的是她的宁睿哥的话,那么他肯定会认自已的,如此一想,越发的觉得此法可行。

大殿上首永乐郡主的剑舞已经表演结束了,殿内响起了如雷的掌声,花惊羽也高兴的替永乐鼓掌助兴。

只是她刚拍了两下,后面便有人拽了她一下,花惊羽飞快的掉首望去,便看到南宫凌天的手下亲信青竹一脸怪异的望着她,飞快的递了一个纸条给她,然后迅速的退了下去,此时殿内众人正热切的鼓掌,自然没人注意到她们这边,花惊羽打开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龙飞凤舞的字。

“小羽儿,你眼睛往哪乱瞄呢?”

花惊羽一看这纸迹便知道是谁写的,除了南宫凌天还有谁呢,花惊羽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抬首望向上首的位置,总算注意到南宫凌天的脸色有些幽暗,看到她抬首望他,正用忧怨无比的眼神望着她呢,就好像他是一个怨夫一般,花惊羽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收回了视线,这下南宫凌天心中的郁结更重了,手指也紧握了起来,周身寒潭幽冷之气,身侧紧挨着他的人个个都有些压抑,这位爷好好的又生什么气啊,谁招惹他了。

永光郡主从大殿正中笑意盈盈的退了下来,临离开的时候,瞄了一眼离洛皇子,正好看到这男人深邃幽暗的视线落到她的身上,不由得心如小鹿乱跳,飞快的走了下来,坐到花惊羽的身边。

花惊羽调侃她:“原来盈盈的剑舞竟然舞得这么好啊,仿似高天上的流云,更似碧溪里的清水一般,令人觉得畅快之余,留连至极。”

永乐郡主邪魅一笑,伸手拽了花惊羽的手,小声的嘀咕:“为什么那个男人却没有一点心动的样子啊?”

若不是为了他,她才不会表演什么剑舞呢,可是刚才她观察了一番,发现那个男人压根就没有半点心动的样子,那她不是白费了一番心思了。

花惊羽好笑的敲她的头:“人家和你又不熟悉,总不会凭借着一支舞蹈便爱上你吧。”

“那倒也是,”虽然她和他初次见面,却也知道这位离洛皇子很高傲,一般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所以说她要想如此快的掳夺他的心,几乎不可能,不过她找了他三年之久,所以不会轻言放弃的,她一定要把这男人拿下。

永乐郡主的自信心又回来了,花惊羽却纠结了,她究竟要不要当殿试一试呢,还有如若离洛真的是宁睿哥的话,他会爱上永乐郡主吗?会娶她吗?这些还真是麻烦。

大殿内,气氛越发的热切起来,皇后扫视了殿内的皇子公主一眼,最后视线落到了西陵国的公主赫连云芙的身上,慈善的开口。

“赫连公主才惊天下,不知道我等是否能一饱眼福。”

赫连云芙徐徐而起,艳丽无双的精致面容上,唇齿温柔的笑,这神容使得她越发的明媚亮丽,她一起身便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殿内不少的男子被她给吸引了,西陵的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赫连云芙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来:“皇后娘娘高赞了,云芙受之有愧了。”

一言落,又为她赢来了不少的赞美,这位公主不但人美,还很谦虚,落落大方,实在是难得的妙人儿。

个个都盯着赫连云芙,赫连云芙璀璨的一笑,清淡的开口:“皇后娘娘开口,云芙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只是这样表演实在太没有意思了,不知道皇后娘娘可否允许云芙挑选一个人来做做伴。”

温润如水的声音响起,徐徐好似花开,光是声音便使得不少的男人觉得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花惊羽一听赫连云芙的话,心里忽地觉得不好,这女人不会是想挑上她吧,如此一想觉得有可能,本来正气恼,忽地想到自已正想表演一曲而找不到机会呢,这女人若是挑上她,岂不是主动给她送上这么一个机会。

大殿上首,皇后慈爱的望了赫连云芙一眼,心里却深知,赫连云芙要挑的人不出意外便是花惊羽,皇后笑着点头:“好,公主想挑何人做伴啊?”

赫连云芙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厚,眸光温柔的望向了花惊羽。

那眸光果然是好温柔,只有花惊羽才看得到她瞳底的凌厉寒气,这个女人是想借此机会收拾她吗?只可惜她不会让她如愿的。

“花小姐,可以吗?”

赫连云芙声音温柔,望着花惊羽,花惊羽缓缓的起身,迎视向赫连云芙,优雅的开口:“公主都开口了,我若是推拒,岂不是让别人笑话了,再说公主乃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乃是燕云国的臣女,若是不遵,岂不是授人以话柄。”

花惊羽此言一起,殿内燕云国的朝臣皆觉得花惊羽深明大义,这位花家的小姐虽然退掉了太子的婚事,有些失分寸,不过那也怪不得她一个人,因为太子并不想娶她,她都十八岁的大龄了,还没有嫁进太子府,可见太子是不想娶她的,她退婚也不全是她的错,今日这不卑不亢的势态,倒是让人高瞧。

上首的皇后和太子二人眸光幽暗,一言不吭。

南宫凌天望着花惊羽,眸底是一份骄傲与自豪,羽儿好样的,可是看到赫连云芙挑上花惊羽,他总觉得心里不安,南宫凌天想着望向大殿一侧的欧阳离洛,又望了望上首的赫连轩。

赫连轩的眸光沉痛又带着别样的光芒,紧盯着花惊羽,一点也移不开视线。

南宫凌天看着他的眸光,慢慢的不满起来,可是这样的眸光他却是阻止不了的,所以他不能给别人机会,如若不给别人机会,他要如何牢牢的拢着羽儿的心呢,南宫凌天忽然很认真的想这个问题。

自已不能再招惹羽儿生气,不能让她不开心,要宠她,对,就是这样,宠她上天,疼她入地,她就会一直是自已的,如此一想,南宫凌天的心豁然开朗起来,唇角是潋滟的笑意,眸光深邃宠溺的望着不远处的花惊羽。

不远处的花惊羽自然立刻感受到了南宫凌天的视线,看到他眸光温柔而深情的注意着她,心顿时柔软下来,唇角勾出笑意望了他一眼,这一眼更让南宫凌天觉得自已的主意是对的,小羽儿生来该宠着的,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霸道而自以为是。

这一瞬间,南宫凌天的心从内到外的接受了一次洗礼,仿似脱胎换骨了一般,获得了新生。

大殿内,别人没有注意到南宫凌天和花惊羽之间的互动,但是赫连云芙却注意到了,她的眸光陡的暗沉下去,性感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花惊羽,这样的一个女人凭什么独占了南宫凌天这样人中龙凤的视线,这样的天之骄子生来是该配她这样的女人的。

身为西陵美人,天下第一美女,她一直认为自已该配世上最好的男子,而这个人非南宫凌天莫属,因为高傲,所以她在等,她相信南宫凌天也会喜欢她的,可是没想到这男人竟然喜欢上了这么一个女人,却没有前往西陵求娶她这样的女子,这让她不甘心的同时,愤恨不已,所以此次才会主动带使臣从西陵一路来燕云国。

先前她之所以进北幽王府,就是想看看花惊羽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竟然可以霸占南宫凌天的心,虽然这个女人确实挺美丽的,比起江月雅之流要高得多,但是和她比起来,她自认比不过她,所以要配也该是她配上他。

赫连云芙心中涌动起嫉恨,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唇角慢慢勾出笑:“花小姐,听说你的琴技十分的高超,本宫想与花小姐高台切磋一番,不知道是否可行?”

花惊羽回她一个璀璨的笑:“我正想一睹公主惊人的才艺,只不知道公主想如何比试?”

“本宫不在意如何比试,或者是比试什么,只要花小姐开了口,本宫都接下来,花小姐选一样吧?”

这是自信吗?花惊羽唇角璀璨妖艳的笑,眼神幽暗,似笑非笑的望着赫连云芙,天下第一美人便如此自信吗?如若自已把她从天堂重重的摔下来,这女人会依然这样自信吗?想着花惊羽淡雅的一笑,开口。

“既如此,不如我们一样一样的比试如何?”

花惊羽话音一落,殿内雅雀无声,个个都盯着她。

花小姐的意思是?不会吧,个个满脸的若有所思,更惊讶的是对面的赫连云芙,她以为比一样就够这女人受的了,没想到她竟然想一样一样的来,这是自信还是愚蠢啊,既然她想找死,她便成全她。

“好,”赫连云芙一口应下了,今日她便要重创这个女人,让南宫凌天这个男人看看,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配不上他。

花惊羽望向大殿一侧的太监:“取笔墨来,我要立下所比试的才艺,并列下规矩,然后和赫连公主一样一样的比试。”

大殿内,众人面面相觑,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盯着大殿上的两个女子,一个明艳高贵动人,一个清幽淡雅神秘,众人更多的是看花惊羽,想像着花惊羽从前在花家的不得势,再想想她最近的举动,不由得恍然,这女人隐藏得可真深啊,还有今晚她为何要蒙着脸啊,这花惊羽可是很美的一个人,却为何要用丝帕挡住脸。

众人谁也没有往北幽王南宫凌天的身上想,谁会想到这是南宫凌天这家伙生怕太多的男人盯着他家的宝贝,而特别的替他家的宝贝戴上的。

小太监早在皇后的指示下去准备了笔墨纸张过来,殿内所有人没有说话,一起望向这位花家大小姐,只见她清幽动人,脸上戴着一方丝帕,只露出一双明亮耀眼的瞳眸,那漆黑的美眸比明珠还动人,周身的气势淡然自得,并不输于第一美人赫连云芙。

两个人立于大殿之上,就像两朵全然不一样的娇花,一人好似明艳高贵的牡丹,一人却似空谷幽兰,相较于牡丹,众人更多的是被幽兰的吸引,大家全都在猜测着花惊羽打算比什么。

小太监的东西很快准备好了,摆了案几,设了文房四宝,自有人上前磨墨。

西陵国的位置上,赫连轩脸色深沉的瞪视着赫连云芙,阴暗无比的说道:“云芙,你在做什么?”

赫连云芙唇角一勾,幽暗的轻声开口:“皇兄这是心疼了吗?待会儿也许皇兄会更心疼的。”

赫连云芙话落,赫连轩的手指握了起来,阴森的瞪着赫连云芙,眸中怒火升腾,不过当着这满殿之人的面,他不好发作起来,以免让人看出西陵国的人起内乱,这可是笑话。

赫连轩的视线收回来,落到大殿一侧的花惊羽身上,暗自猜测着羽儿为什么要每样都比呢,虽然他知道她琴画不错,赌术也很厉害,难道说她还会别的什么东西,赫连轩的心中隐有期待。

殿内所有的视线都落在花惊羽的身上,大殿一侧的惊宫凌天,满脸的自豪,心中甚至于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感,不过谁也别想从他的手上抢人,否则别怪他不惜毁掉此人。

大殿正中,花惊羽翩然如仙,优雅从容,举笔自信的在宣纸之上落笔,姿势优雅,一笔一捺无不透着洒脱飘逸,看得人心中惊叹,这个女人当真是个深藏不如的高手啊,端看她写字的姿势以及从容,不难看出她的书法颇有造诣,看出这个女人的金贵,众人便又看向了太子南宫元徽,太子可是看走眼了,虽然说太子挺聪明的,可还是不够聪明啊,否则为什么看不出来这女人如此的深藏不露呢,所以说来说去,这个女人比太子还厉害,可惜太子却无缘娶得这样的女子。

众人一阵稀吁,太子南宫元徽脸色阴沉而幽寒,一言不吭,只端着酒杯喝酒。

除了太子心中郁结,花家的一干人也很郁闷,怎么也没想到花惊羽会有如此引人瞩目,光芒四射的时候,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可是这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女人能力一流,才艺一流,品貌一流,还被北幽王放在了心上,如若她现在还是花家的女儿,那么花府只怕会得到庇佑,可是现在一切成梦,花雷忍不住心中苦闷,端起酒喝着。

大殿正中,花惊羽一气呵成的写了比试的才艺,然后取了宣纸优雅的看了看,满殿肃静,她仿若无人,好似只有自身。全然忘了这里是大殿,无数的人正望着她。

花惊羽眼看着宣纸上的墨水差不多干了,招手示意太监近前,把宣纸递到太监的手里,示意他递到赫连云芙的手里。

小太监依言行事,把手中的纸捧着一路递到赫连云芙的手里。

赫连云芙看了一会儿,脸色一下子暗了,唇角是似笑非笑,望向从大殿正中位置走下来的花惊羽:“花小姐竟然打算和本宫比试三十样才艺。”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三十样才艺,这是真的假的,个个都盯着赫连云芙,然后望向花惊羽,这女人竟然会三十样的才艺吗?怎么可能。

这下不但是燕云国的朝臣,就是各国的使臣也来了兴趣,一起盯着花惊羽,唇角勾出兴味的光芒。

东璃皇子凤九的桃花眸眯起来,唇角是诱人的笑:“赫连公主,本皇子可以看看所要比试的才艺吗?”

赫连云芙的视线从花惊羽的身上收回来,望向了东璃皇子凤九,虽然凤九只是一个皇子,不过却是斗倒了太子的一个皇子,东璃眼下可没有太子,虽然这个男人看上去很花一心,但事实上却是个深藏不露的,所以赫连云芙不会得罪他,所以吩咐了太监把手中的纸递到了凤九的手上。

赫连云芙掉转视线望向花惊羽:“你确定你要比吗?”

“既是我写的,如何不比呢?公主挑上我,不就是为了和我比试一番吗?”

“好,但愿你不要后悔。”赫连云芙幽暗的声音响起。

大殿内,众人的注意力不在二女身上,都在凤九手上的纸上,个个想和知道花惊羽写下了哪三十样的才艺,三十样啊,不是一样两样,也不是琴棋书画。

凤九不负众望,一边拿着纸,一边当殿读了起来。

“一,琴,同台表演,双双同时弹琴,不限时间,一首琴轮番弹奏,直到一方受不了干扰出局。”

“二,棋,双手同时下棋,中间不停隔,若是停隔了或者慢了的为输。”

“三,书,一柱香的功夫作出三首以菊为题的诗,必须是即兴自作的,若是发现做假的话,此局为败。”

“四,画…。”

大殿内,没有别的声音,唯有凤九妖娆清透的声音响起来,众人只觉得无法回神,这里的每一样都是十分苛刻的,别说三十样了,就是一样,也许很多大家闺秀都完成不了,更何况是三十样。

这花家大小姐真的会这些东西吗?如若真是这样的话,她可真是天下第一才女了,绝世奇女子了。

凤九的三十样才艺宣读完毕,满殿喧哗,情绪高涨,很快人议论纷纷,对于宫宴的真正用意已经不在意了,此刻众人便想看看,这两位女人的比试,一定是极精彩的。

大殿一侧的赫连云芙,脸色微暗,这三十样才艺中,不但包涵了琴棋书画等常规的才艺,其中竟然还包括了各种的赌术,武功等等,说实在的赫连云芙对于其中的一些,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但现在自已若是提出异议,分明是承认败了,而这样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何况她自认她做不出来的,花惊羽未必做得出来,自已所会的恐怕比这个女人要多得多,所以她何必担心,赫连云芙的唇角是潋潋的笑意。

花惊羽迎上赫连云芙的视线,唇角微弯,眸底是懒散的笑意。

大殿内,皇后娘娘一声令下:“备下所有的东西。”

太监和宫女立刻动手脚,很快该准备的东西准备下了,大殿四周众人齐齐围坐在一起,观看着中间的比试。

赫连云芙望向花惊羽:“请。”

“请,”两个女子幽然的往殿中走去,两个人都很自信,举手投足说不出的风华,殿内所有人都被吸引了视线,一起盯着正中的位置。

第一项才艺,比试弹琴,赫连云芙素手扶上琴弦,叮咚之声如山泉一般欢快的从指间流淌出来,一出手便知其底蕴不凡,众人立刻被吸引了视线,目露赞赏之芒。

花惊羽的视线落到了大殿一侧的离洛皇子身上,手指轻按着琴弦,慢慢的琴音响起来,殿内众人只觉得心神一凛,一股沙场的悲凉之气传来,竟然是花惊羽上次表演过的十面埋伏。

她琴音一动,只见得大殿一侧的一直懒散歪靠着的龙月国的离洛皇子,忽地动了一下,眼神陡的拢上了难以置信,随着花惊羽琴音的升起,他的眼里慢慢的拢上了诧异,惊喜,激动,难以抑制的喜悦充斥在他的周身,本来冷酷无情的一个人,一瞬间清艳似莲,徐徐盛开,高洁动人,慢慢的,他控制不住的身子一动想站起来,冲过来紧紧的抱着花惊羽。

木木吗?真的是木木吗?别人听不懂,但是他却是听得懂的,这十面埋伏,正是他当初教导她的,她身上所有的本事都是他教的,所以她一弹琴,他便听出了这是属于木木的琴。

------题外话------

他们终于相遇了,亲爱的们,扔点票票庆祝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