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66章 发酒疯

花惊羽辞别了长公主,领着人坐马车离开公主府,公主府离得花家不算太远,所以她并不担心有人半路拦截什么的,路上并没有人找麻烦,马车顺利的回到了花家,花惊羽进了轻羽阁休息。

谁知道她的房间里,柔和的灯光下,竟然有人,慵懒的歪靠在榻上看书,三千青丝浓黑仿似闪光的锦绸,柔顺的滑落在半边的肩上,如玉的面容上,狭长的凤眸微挑,邪魅惑人,懒洋洋的神情完全当这里是他自家的三分地,看到花惊羽出现,悠然迷离的开口:“花儿回来了。”

花惊羽嘴角狠狠抽了抽,一脸冷声的开口:“南宫凌天,你若是再胆敢叫我花儿,就给我滚出去。”

花惊羽一言落,不等南宫凌天开口,又冷哼道:“你是不是习惯了半夜翻墙,怎么每回都半夜跑来这里呢?”

南宫凌天不以为意的挑高凤眉,漆黑的长睫毛轻轻的煸情的眨了一下,成功的电到了花惊羽,同时让她惊悚的风中凌乱了,这可是堂堂北幽王殿下啊,刚才他是在卖萌吗?不过说实在的,这男人卖起萌来,绝对是令人无法抵挡啊,本就长得出色,若是再把他无尽的魅力发挥出来,什么人吃受得住啊。

“殿下眼抽筋了?”

虽然被电天了,花惊羽飞快的想到了南宫凌天断袖之事,所以压根没把南宫凌天的邪魅放在心上,没好气的开口,然后走进去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倒了茶来喝,这茶自然是雪山银毫,先前南宫凌天让人送过来的。

小白自动自发的歪靠到一侧去睡觉了,好累啊,睡觉。

南宫凌天眉微凝,有些无奈的望着花惊羽,心里叹息,这是有多不解风情啊,咋生就这么一个笨脑袋呢,看来要再激再厉啊,反正他过来不就是为了逗她吗?

“小羽儿,你说我身为奸一一夫能不自觉,总不能堂而皇之的从大门进来吧,”这一次南宫凌天总算不再叫她花儿了,先前纯属逗她的。

“奸一一夫?”花惊羽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他什么时候又升级成她的奸一一夫了,如果他是奸一一夫的话,她是什么啊?想到这个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是奸一夫,我是什么啊?”’

“**一一妇啊,我们正好一对。”

北幽王殿下说完邪魅而笑,花惊羽只觉得脑冲血,这个该死的混蛋,身子腾的起身,冲着南宫凌天闪了过去,这一次她完全忘了以往的忌掸害怕,冲到北幽王南宫凌天的面前,手一伸朝南宫凌天的脖子掐去,嘴里还愤怒的叫起来。

“我让你说,我让你说我,你个死玻璃,死断袖的。”

南宫凌天被花惊羽一扑,身子往榻上倒去,一瞬间漆黑的瞳眸拢上了凌厉的杀气,这是他的本能,但是很快退了下去,依旧是邪魅懒散的样子,也没有反抗,任凭花惊羽按着他,掐他的脖子,他的唇角是惑人的笑意,瞳眸深邃潋滟,似明珠染辉,似日月光华,带着炽热璀璨,死死的盯着花惊羽的脸,花惊羽望着这样的眼神,一时间倒下不了狠手的去掐他了,最后只得收回手气狠狠的命令:“以后不准说我?”

“不说你,本王说自已是奸一一夫可行?”

南宫凌天慵懒的享受着身上的柔软的触感,此刻花惊羽几乎趴在北幽王殿下的身上,两个人挨得极近,花惊羽总算后知后觉的发现两人的气氛有些不对,赶紧的抽身欲退,不想这一次南宫凌天却快速无比的动了,长臂一伸便捞了她的身子,身子一翻,便把她给按在了软榻上,然后一只手按着她的肩,邪魅妖娆的躺在她的身侧,一双火热的瞳眸好似能融化了花惊羽整个人,使得她只觉得脸颊烧烫,身子僵硬,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南宫凌天唇角是诱人的笑意,美奂绝伦的立体五官上,肌肤若雪,浓黑斜飞的眉,衬得瞳眸愈发的深暗,情潮涌动,暗磁的声音充满了迷离低沉,带着酒酿之清香:“不说羽儿,只说本王好了,羽儿可行?”

花惊羽一惊,正想反驳,南宫凌天修长的大手轻拂她的颊,一寸寸,温柔如抚摸至宝,使得花惊羽的身子再次的一僵,几乎不能呼吸了,望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只见他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眼瞳越来越亮,慢慢的俯身,脸颊越来越近,吐气如兰的呼吸喷到了花惊羽的脸颊上,使是她陡的一震,彻底的清醒了过来,身子一动,使劲的推开了南宫凌天,南宫凌天的眉心一跳,没想到这种时候了,这丫头还能醒过神来,不错,不错,果然不亏是他看中的人啊。

花惊羽一推开南宫凌天便跟炸了毛的鸡似的,跳了开来,远远的和南宫凌天保持了一截距离:“南宫凌天,你又玩我,你这个混蛋。”

她气呼呼的伸手端了一边的茶过来喝,不过心跳得特别的快,刚才她差点又被亲了,不过不可否认一件事,她被这家伙迷惑了,可真够要命的,她竟然被一只断袖给迷惑了,啊,啊,此刻花惊羽想尖叫,不过当着这混蛋的面,她才不会叫呢,所以大口的喝茶借以掩饰自已的心跳。

对面的南宫凌天一言不吭的盯着她,那眼神像看着猎物,又像看着自已喜欢的宝贝,不过他却把花惊羽的举止看进了眼里,心不知不觉的跳跃起来,看来这小丫头也不是对他一无所动啊。

“小羽儿。”

南宫凌天一开口,花惊羽直觉的想跳起来,随之发现自已有点大惊小怪的,又平复了一下心神才没好气的开口:“北幽王殿下,我累了,想睡了,您老还是快点回去吧。”

“羽儿,你最近有点不干正事,”南宫凌天一脸好心的提醒花惊羽,花惊羽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帮我吗?可是最近本王没感受到你帮本王啊。”

南宫凌天眉慢慢的蹙了起来,似乎很是懊恼,他一说,花惊羽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不那么不自在了,她想到了今天晚上的江月雅,唇角勾出笑来,望向南宫凌天:“你找人试过了,还是不行吗?”

“本王没找人,不过看着没什么感觉?”南宫凌天的语气有点冲,只要一想到这丫头让他随便的找人试,他就心情郁卒,他今晚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一是为了逗她的,因为逗她会让他的心情大好,二是为了提醒她的。

“那江月雅可不是什么善人,你可要小心点。”

“嗯,我知道,”江月雅身为丞相府的大小姐,又是去年武魁之争的魁首,这个女人肯定很厉害啊。她从来没有小觑过她。

“听说今晚羽儿很威风,一下子从江小姐的手里赢了九万多两的银票?本王在此恭喜羽儿了。”

南宫凌天言笔晏晏,懒懒的动了一下身子,坐了起来,花惊羽眉一动,来了兴致,听着南宫凌天:“北幽王不会是心疼了,怜香惜玉了吧,这样,若是你老人家心疼心动了,我把那九万多两的银票还给你,你送去给江月雅,说不定从此后能博得美人心呢。”

“无聊,”南宫凌天俊眉的脸色一下子阴暗了,眼神凌厉幽寒,性感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周身上下显示出爷心情不好,他身形一动,飘然而起,径直闪身往窗外闪去,不过临离去的时候还没忘了扔下一句:“为夫走了。”

花惊羽呆了一下,然后吐了一口唾液,冷哼:“呸,去死吧。”

死玻璃死断袖,咒你一辈子不得好。花惊羽正骂得痛快,外面幽寒的声音传进来:“小羽儿,你竟然胆敢骂本王。”

花惊羽惊悚的望着外面,难道这家伙还没有走,赶紧的扬声:“我发牢骚呢,没骂人啊。”

只听得夜风轻吹,窗棂轻晃,一点回应都没有,花惊羽暗骂自已没骨气,就骂他的怎么样,就是骂他的。

夜深了,花惊羽洗盥了一番躺下休息,睡着前想了一回先前南宫凌天所说的话,又狠狠的骂了一回,才睡着了,不过临睡着前,她的神色却带着自已都没有发现的笑意。

京城,庆王府的书房里,庆王南宫少庭正和一个美貌的夫人说话。

“你说太子一直以来表现的都是假的,太子隐藏了自已的真面目。”

南宫少庭一脸的惊骇,如果真是这样,他们是有多粗心大意啊,一直以来他们都轻视了太子殿下,最近他们更甚至于想对皇后和花惊羽动手,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躲在暗处的太子,将会以雷霆手段迅速的把他们铲除了啊。

“是的,今天晚上花惊羽和她的丫鬟说话,我和鲁王妃一字不漏的听到了,是这么一个意思。一直以来太子表现无用的表面,其实都是假的,真正的太子殿下十分的精明睿智,有谋略。”

“这事要慎重,近期之内所有的计划暂停,先查清楚太子的真面貌,看看太子是不是真的隐藏了自已的一面,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太子是个很厉害的对手。”

庆王心中有些沉重,今日花惊羽所说的事情,如若换成之前的她说出来的,他不会相信,但是现在的花惊羽可是不比从前的,她说出来的话,恐怕真的值得人深思啊。

“王爷,你要小心点。”

“嗯,本王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庆王挥了挥手,庆王妃退了出去,房间再次的一片寂静。

庆王府的一幕,同一时间也在鲁王府里上演了,庆王和鲁王这两个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太子之位的皇子,立刻警觉了,停止了所有的计划。

第二日一早,花惊羽还在睡觉,温柔打了水进来,响声惊动了**的人,花惊羽懒洋洋的睁开眼睛,望了温柔一眼,然后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会儿,温柔已经走到床前,恭敬的开口:“小姐,孝亲王府的瑾小王爷过来了,还有晚儿郡主一起过来了。”

“南宫瑾,南宫晚儿。”花惊羽一听到这两个人,倒是没有再赖在**,动作俐落的起身,盥洗清爽,领着温柔走了出去,门外阿紫和晚儿二婢恭敬一福身子:“小姐。”

花惊羽点了一下头,径直领着三婢往轻羽阁的正厅走去,正厅里,南宫瑾和南宫晚儿二人正说着话,两个人似乎都很高兴,一听到门前的脚步声,齐齐的回头,便看到花惊羽从门外走了进来,南宫晚儿飞快的跳了起来,奔到门口拽住花惊羽的手臂。

“听说昨儿个晚上,公主府里发生了好玩的事情,可惜了我却没有去。”

南宫晚儿嘟起了嘴巴,十分的不高兴,她昨夜之所以没有去公主府,乃是因为她被母亲罚了禁足令,待在孝亲王府,不准出王府一步,所以错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了,今儿个一早便听到这些消息了,所以他们兄妹二人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花惊羽一听便知道南宫晚儿所说的事情便是昨天晚上她和江月雅赌骰子的事情,想必这件事今儿个传遍了整个枭京。

南宫瑾爽朗的笑起来,望向花惊羽挪谕:“小羽儿,你可是够厉害的啊,竟然能赢了江月雅近十万两的银子,这次可大发了,不但是江月雅,就是江家也是挨了一记耳光了,让他们以后狂,活该。”

南宫晚儿也连连的点头,不屑的冷哼:“那江月雅,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只不过是个丞相家的孙女儿,竟然一派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她是什么高贵的公主似的,其实不就是有点本事吗?狂得跟天下第一人似的,这一次花姐姐教训了她,真是大快人心啊。”

兄妹二人同时的点头,南宫瑾想到一件事,脸色严肃了,望着花惊羽:“小羽儿,虽然你赢了江月雅令人高兴,不过有一件事你要心中有数,江月雅可是个有仇必报之人,虽然你现在的功夫不错,但是对上江月雅,依旧要小心,而且再过不久便到了燕云国的武魁之争,你和她对上,更要当心了,她一定会找你算帐的,到时候在武魁之争上,就算她下了杀手,错手杀了你,太子以及皇室中的人都不好说话,只能说刀剑无眼。”

“我知道,”花惊羽沉声应着,不过唇角勾出阴森森的笑意,阴骜冰寒的开口:“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究竟鹿死谁手就不知道了?”

她一开口,南宫瑾和南宫晚儿二人飞快的望着她,只见她神容冷冽,周身嗜血的寒意,那瞳眸中的凌厉的杀气,竟然令得她们二人心惊,他们二个人一下子想起了花惊羽的能力,今时今日花惊羽早就不同以往的她了,之前她和永乐郡主的那一战,可是不输于永乐郡主的。

一想到永乐郡主,兄妹二人满脸的惊奇:“没想到永乐竟然没有为难你,还和你十分的要好。”

南宫瑾稀奇的开口,南宫晚儿撇了撇嘴,相当无语的说道:“永乐一直是个怪胎,她的想法永远和别人不一样,算了,我们也别纠结她的想法了,只要她不为难花姐姐就行了。”

“嗯,她没为难我,你们两个不要担心了。”

花惊羽笑着开口,南宫瑾和南宫晚儿二人总算不担心了,花惊羽示意温柔替两位客人上茶,温柔应声上茶,南宫瑾一抬首看到花厅一侧立着的阿紫和晚儿二婢,眼神不由得拢上了惊骇,这阿紫和晚儿二人身为南宫凌天的暗卫,他可是认识的啊,这两个人一个是十二,一个是十三,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花惊羽的丫头,这说明什么事,说明南宫凌天真的很在乎花惊羽,那也就是小羽儿是凌天的人了。

如此一想,南宫瑾嘴巴张大,脸色一时间有些白,南宫晚儿没看过阿紫和绿儿,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家的哥哥。

“哥哥,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啊?”

南宫瑾赶紧的摇头,他当然不能把阿紫和绿儿二人的身份说出去。

花惊羽端了茶杯,示意南宫瑾和南宫晚儿二人喝茶,然后关心的询问南宫瑾:“南宫瑾,上次我听赫连轩说你喜欢他的妹妹云芙,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赫连云芙这个人,花惊羽并不了解,但是南宫瑾喜欢她,想必这个人不会太差。花惊羽猜测着,谁知道南宫晚儿一听花惊羽的话,不由得脸色微微的变了,小脸蛋十分的不好看,冷哼道。

“哼,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吗。”

南宫晚儿的话一起,南宫瑾脸色不好看了,脸色黑沉,眼神阴森,瞪着自个的妹妹,大有要揍南宫晚儿一顿的意思。

南宫晚儿似毫的不畏惧,反而挑衅的开口:“哥哥,你不会为了那个女人要揍我一顿吧,我可是你的妹妹,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还说什么天下第一美人,我想问问,这天下有多少美人,她都见过吗?她怎么就知道自个儿长得最漂亮了。”

南宫瑾的脸色越发的黑沉了,冷森的警告主南宫晚儿:“南宫晚儿,你的皮在痒是不是,别以为我不敢打你,你再说信不信我揍你。”

花惊羽没想到事情变成这样,不由得急急的开口:“好了,你们兄妹两个做什么,好好的怎么闹起来了?”

南宫晚儿一听花惊羽的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泪眼模糊的望向花惊羽:“花姐姐,哥哥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要打我,这样的哥哥我不要了,他以后再也不是我的哥哥了,我要与他断决兄妹关系。”

“断就断,你以后再敢骂云芙,我就和你断决兄妹关系。”

南宫瑾的脸色黑沉而阴森,瞳眸腾腾的冒着火花,大有要与南宫晚儿断决关系的意思,南宫晚儿一听他的话,气得跺脚,哭得更凶了,花惊羽有些头疼,这件事是她招惹出来的,其实她只是随口一问,压根没想到南宫晚儿会如此反感那个赫连云芙。

“好了,晚儿别哭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提,你别恼了。”

她说完瞪向南宫瑾:“你也少说两句吧,晚儿可是你的妹妹,你的亲妹妹,犯得着吗?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南宫瑾神色总算好一些了,并没有再开口,不过脸色依旧不好看,花惊羽看他的神情,竟然为了一句话,便和自已的亲妹妹翻脸,看来南宫瑾对西陵国的这位云芙公主十分的痴心,想到这个,花惊羽心中有些不安,替南宫瑾担心,真不知道这件事是好是坏,可惜她没有见过云芙公主,否则倒是能替南宫瑾拿一个主意。

南宫晚儿还在掉眼泪,花惊羽起身拉着她,安抚:“好了,晚儿,和自家的哥哥生什么气,平时你哥哥什么不是让着你的,犯得着吗?快别掉眼泪了,你的金豆子可是值钱得很的。”

一说南宫晚儿噗哧一声笑了,然后抬首望向花惊羽,一脸认真的说道:“花姐姐,若是你不想嫁给太子,你嫁给我哥哥,做我的嫂子吧。”

南宫瑾正好在喝茶,噗哧一声的全都喷了出来,脸色泼墨似的红,完全被自个的妹妹给惊到了,待到抬起头来,南宫瑾咆哮了:“南宫晚儿,你竟然敢乱说。”

“怎么了,什么叫乱说啊,花姐姐这么好,要是她嫁给你,我不知道多高兴呢,以后她在我们孝亲王府我就有人玩了,而且以后我回娘家也不用担心遇到不合心的嫂子,生闷气。”

南宫晚儿振振有理的说道,南宫瑾无语的想抓头发,妹啊,这位可是你凌天哥相中的人啊,你若是动了他的人,只怕他能把咱们孝亲王府给灭了,南宫凌天那个人,从小到大只要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要不到的,他若是要不到,这天下没人能得到。

所以他如何敢沾惹上他想要的东西啊,看他派出十二和十三给花惊羽,这事便一目了然了,这可不是他瞎猜瞎想的,是有人证的。

花惊羽不知道南宫瑾的想法,看他因为南宫晚儿的一句话,竟然喷出了一大口的茶,满脸泼红,不由得心里不快,阴森的瞪着南宫瑾,危险的幽芒笼罩在身上:“南宫瑾,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配不上你吗?竟然吓成这样。”

南宫瑾哑口无言,妹啊,我能不被吓吗,你是上头那位太吓人了,谁敢动你啊,又不是找死。

花惊羽看南宫瑾一脸的苦色,更恼了,逼近南宫瑾:“说,你是不是嫌我,是不是?”

虽然她从来没想过嫁给南宫瑾,可是被人当面嫌成这样是不是过份了,所以她才会恼怒,南宫晚儿这个唯恐天下不知的丫头,拍手称好的叫道:“哥哥,花姐姐其实是愿意嫁你的,她这是想嫁给你的啊,你快说愿意娶她,快说。”

花惊羽和南宫瑾二人满脸的黑线条,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头怒吼了一句:“闭嘴。”

南宫晚儿委屈的闭上嘴巴,不过一双大眼睛注意着花厅内的情况,花惊羽吼完了南宫晚儿,掉头望向南宫瑾:“说吧,是不是嫌我?”

“我没有嫌你啊。”

“那你先前吓成那样是什么意思?”花惊羽的心情依然不好,先前南宫瑾可是因为南宫晚儿的一句话,吓得把茶全喷了的,这让她的心情十分的不快,眼神危险的眯起来,大有南宫瑾若不给她个交待,便和他没完的样子,南宫瑾嘴角抽了抽,这种时候,他自然不可能笨到说是因为小羽儿是南宫凌天的人,所以他可不敢动她,眼下小羽儿头上还顶着太子妃的名头,这种事不是他可以随便乱说的,还有谁知道凌天是怎么想的,他又不是不想要头上的脑袋了。

“其实我不是嫌你,我是?”

南宫晚儿立刻接了哥哥的口:“我哥哥是怕高攀不上花姐姐。”

南宫瑾一听有种想掐死这小混蛋的念头,都是她给他整出来的这种事,现在还添乱。南宫瑾眼睛一瞪:“南宫晚儿,回去我肯定要和你算帐。”

他说完抬头笑望向花惊羽:“小羽儿,我不嫌弃你,我怎么敢嫌弃你呢。”

“你不嫌弃我,那我要是嫁给你,你会娶我吗?”花惊羽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南宫瑾的脸色瞬间惨白,不要啊,她若是嫁给他,凌天只怕会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可是他的白脸落到花惊羽的眼里,只当这男人听说要娶她,吓白了脸呢,不由得气恼的叉起腰:“南宫瑾,我有这么吓人吗?瞧把你吓成这样。”

“我,不是,我是?”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孝亲王府的小魔头,此刻有些张口结舌了,最后看花惊羽满脸火大的样子,不由得头疼的站起身:“小羽儿,你说一句话,你要是真想嫁给我,等太子的婚事一退,我立马下骋礼娶你做孝亲王府的小王妃。”

这下总行了吧,南宫瑾的话一落,花厅一侧的阿紫和绿儿二人脸色可就不大好看了,阴森森的瞪着南宫瑾,好啊,南宫瑾你的胆子大了啊,竟然敢和我们爷抢人了,你的小命看来不想要了。

二婢眼里冷飕飕的刀子往南宫瑾的身上钻,南宫瑾只当没看到,南宫晚儿在一边欢呼起来:“好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花惊羽听了南宫瑾的话,心里总算舒坦一些了,其实她知道南宫瑾吓得不轻,这货胆子太小了,自已只不过和他开个玩笑罢了,谁又真嫁给他了,吓成这样,难道她就真嫁不出去了,就算嫁不出去,也没的逼着别人娶自个儿的理吧。

花惊羽伸手拍拍南宫瑾的肩,一脸和气的说道:“南宫瑾,瞧你这点出息,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吗?至于吓成这样吗?我不就是长得黑点吗?至于让你吓得脸都白了,罢了罢了,以后我不提这件事了,省得要了你的一条命。”

花惊羽说完退后,坐到先前的地方,南宫瑾一身的冷汗,透心的凉啊,娘的,这女魔头比他还要狠,他哪是被她要嫁他的事情吓的啊,他是被南宫凌天给吓的好吧,若是南宫凌天知道这件事,只怕他要倒大霉了。

偏偏花厅里的南宫晚儿听到花惊羽的话,满脸的阴骜,十分恼火的说道:“哥哥,瞧你那点出息,花姐姐黑怎么了?她可是长得很漂亮的,娶她你可是占了便宜的,她又聪明武功又厉害,怎么着也比那个西陵国的公主强。那女人摆明了阴险。”

“南宫晚儿,”南宫瑾受不了的咆哮,他刚水生火热的差点没晕死过去,她竟然再提这种话题,南宫瑾阴森的起身,冲到南宫晚儿的身边,一把拽起妹妹的身子,然后和花惊羽招呼一声:“小羽儿,我带晚儿回去了。”

“行,你别伤着她了,她不是有意的,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你那云芙公主又不是豆腐做的。”

花惊羽挥了挥手,南宫瑾赶紧的把自个的妹妹给拽走了,身后的花厅里,花惊羽撇了撇嘴,十分不满的开口问阿紫和绿儿:“你们两个过来?”

二婢恭敬的走过来:“小姐。”

“我真的有那么差吗?南宫瑾吓得脸都白了?”花惊羽冷哼一声,脸色十分的不好看,阿紫和绿儿二人想了一下,心中已经了然,瑾小王爷绝对不是为了小姐嫁不嫁的事情,他肯定是认出了她们二人,既认出了她们,肯定心中多少猜出花小姐是她们爷喜欢的人,所以他才会因为花小姐的一句话吓白了脸。

不过她们二人才不会告诉小姐呢,阿紫一脸温和的笑:“小姐可是很漂亮的,瑾小王爷吓白了脸,只能说他肤浅,看不到小姐美好的地方。”

“是啊,小姐不是听到了,瑾小王爷喜欢的是西陵国的那位云芙公主,那云芙公主和瑾小王爷又不是太熟,他之所以喜欢那位西陵国的公主,还不就是因为她长得美吗?所以说瑾小王爷是个风一一流花一一心的男人。”

花惊羽想了一下,点头认同了:“看来真是这样,算了,不理会这家伙了,反正我又不是真的想嫁给他。”

花惊羽总算不纠结这件事了,阿紫和绿儿二人立刻笑了起来,太好了,总算抹黑了瑾小王爷。

门外,温柔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小姐,太子殿下过来了。”

“喔,”花惊羽脸色微冷,瞳眸中隐有暗芒,不过并没有动声色,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高大挺拔的身影走进来,正是太子南宫元徽,南宫元徽此刻的脸色微微有些深沉,一走进来便挥手让花厅里的人退了下去。

阿紫和绿儿二人望向花惊羽,花惊羽点了一下头,花厅里的人退了下去,只剩下太子南宫元徽和花惊羽二人,南宫元徽不紧不慢的问道:“羽儿,听说昨夜你和江月雅斗了起来,还从她的手上赢得了近十万两的银子。”

“是的,殿下真是好灵通的消息啊。”花惊羽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转身走到一侧坐了下来,南宫元徽走到她的左手边坐下,一身的肃沉凝重。

花惊羽一脸奇怪的开口:“殿下,怎么了?”

南宫元徽温和的笑起来,一脸为花惊羽着想的样子:“羽儿,你昨夜不该和江月雅斗起来的,她们江家可不是什么善茬,你和江月雅斗起来,只怕以后江月雅会惦记上你,以后你不是就麻烦了。”

花惊羽一脸稀奇的望着南宫元徽:“殿下这话说得好奇怪啊,那江月雅再厉害也只是丞相孙女,我现在是太子妃,昨夜可是她找上门的,难道身为太子妃,我会怕一个小小的丞相之女,若是我忍了,别人会如何说我这个太子妃呢?”

花惊羽瞳眸阴寒的冷意,这南宫元徽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顾虑江家的权势,生怕在这种时候节外生枝罢了,不过早就节外生枝了,他胆敢利用她,她不会让他顺利的除掉庆王和鲁王呢,不斗个你死我活的,别想收手。

太子南宫元徽神色微微的幽暗,清浅的瞳眸中,眸光慢慢的深邃,望着身侧的花惊羽,感觉这个女人似乎有些不一样,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花厅里,一时间没人说话,太子只顾着打量花惊羽,这女人周身笼罩着迷蒙一样的光芒,令他有一种想拨开迷雾仔细看清楚的感觉,可是他越往里拨,迷雾越深重,她便包裹在这样的浓雾之中,令人看不清琢磨不透。

“殿下,怎么了?”

南宫元徽收回视线,眸光慢慢的清明,唇角是温和的笑容,心里却有些警戒了,这两天,他总觉得有事发生,还是小心些吧。

“没什么事,只是觉得羽儿虽然有点黑,可却是一个不错的美人,即便黑也不输于那些大家闺秀。”

“喔,”花惊羽挑眉,唇角是嬉痞的笑意,凉凉的望着南宫元徽,那眸光中毫不掩饰的冷讽,如若她真的这么出色的话,太子为何一再的嫌弃她而不娶她呢,南宫元徽在这样的眸光里,颇觉压力,一时竟然如坐针毡般的难受。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令得他松了一口气,温柔恭敬的走进来禀报:“小姐,西陵国的赫连皇子拜见。”

花惊羽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南宫元徽的眉挑高,眼神闪过凌厉,英挺的面容上满是冷霜之色,冷冷的开口:“这赫连轩又来做什么?”

虽然一直以来他是利用了花惊羽,就是到现在她也是他计划中的一枚棋子,但是这个女人却令得他升起了想娶的念头,这是唯一他认为能配得上他的女子,无关乎容貌,而是她的心性能力令他另眼相看了,这样的女子虽然品貌差了一点,但是东宫太子妃注重的是能力,既然他决定了要娶她,就容不得这女人和别的男人有牵扯,每次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的,他便觉得十分的恼火。

南宫元徽一言落又开口中喝令温柔:“去和西陵皇子说羽儿今日不想见客,让他回去。”

不过太子的命令下了,温柔并没有动,而是望着自家的小姐,她可是小姐的丫鬟,又不是太子的丫鬟,太子再大再牛,在轻羽阁里可什么都不是。温柔跟在花千寻的身边,胆子可是有的,不是那种被身份权势一压便害怕得失了色的丫鬟。

花惊羽唇角浅浅的笑,赞赏的眸光落到了温柔的身上,这丫鬟胆力倒是不错,是个可用的人才,她丢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给温柔后,掉头望向南宫元徽时,脸色已经不好看,冷冷的,眼神是阴沉的,唇角勾出冷讽的笑,冷骜的开口:“太子殿下,我好像说过,西陵的赫连皇子乃是我的朋友,你没有权利阻止我交朋友。”

“身为未来的东宫太子妃,最好少和这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

南宫元徽火大的开口,一双深沉的瞳眸瞪向温柔,这小小的丫鬟竟然不听使唤,等到日后进了东宫太子府,他第一件事便是杀了这丫鬟,温柔挺着胸,抬着头,就像没看到太子的神色,心内冷哼,我们家小姐都不想嫁你,你还指望收拾我,做梦吧。

花厅里,花惊羽怒极反笑,眉眼张扬,妖媚懒散的开口:“太子殿下,关于我交朋友的事情,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认同我的观点,二是立刻进宫去和皇后娘娘说废掉我太子妃的身份。”

南宫元徽眼神眯了起来,危险的暗芒拢在瞳底,慢慢的浮起迷雾一般幽暗难明的雾气,唇角是阴骜的笑:“这大概就是你的希望吧,本宫记得你一直不想嫁给本宫的,是吗?你别想了,本宫一定会娶你做太子妃的。”

这个女人越是不想嫁他,他越是要娶她,等到他娶了她,便要好好的驯服她,让她知道什么叫夫纲,以夫为天,夫的话就是天就是命令就是圣旨,唯有奉夫君之言才是正道,不过现在与这个女人说似乎不通,南宫元徽沉默了,不过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花惊羽懒得理他,她可不想把客人留在外面。

“温柔,去请了赫连皇子进来。”

花惊羽挥了挥手,温柔恭敬的应声,退了出去,去前面把赫连皇子请进来。

轻羽阁的花厅里,花惊羽望向南宫元徽:“太子殿下若是有事,自去忙吧,我陪赫连轩说说话便成。”

“本宫不忙,”南宫元徽简洁的开口,眯眼望着一侧的花惊羽,发现这女人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多变,人也十分的善变,前一刻可以变得冷漠无情,后一刻又阳光灿烂了,而且收放自如,灵活运用,这样的嘴脸倒真是适合当他的太子妃,面对着不同的群体,有着不同的面孔,对上可以温和柔软,对下可以威严冷漠,高高在上。

不过南宫元徽想起花惊羽要参加武魁之争的事情,这个女人可是一心不想嫁他的,不过恐怕由不了她。

“你以为拿到魁首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去年拿到魁首的可是江家的大小姐江月雅,今年你要拿到魁首之位,便要打败江月雅。不错,你最近是有些能力,武功也高了不少,不过你以为凭这样的身手就可以打败江月雅,那你的想法还真是天真了些。”

花惊羽脸色很难看,这个男人还口口声声的说想娶她呢,这就是想娶她的男人的嘴脸吗?宁愿相信别人也不相信她,这种男人送给她她也不要。

门外一道冷冽清悦的声音响起来,好似高洁的梨花,带着淡淡的清冽之香。

“殿下这是长她人之气灭自家人威风了。”

一道优雅如竹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白色的锦袍,衣襟袖口还有衣摆皆用银丝勾勒出海水纹的图案,雪丝织成的的锦锻,本就柔滑飘逸,再添加上名家刺绣出的海水纹图案,行动间,好似海水轻漾,说不出的华丽尊贵。

精致的五官上,肤若暖玉,散发出温融的光泽,就像那洁白的梨花般透着淡淡的浅粉,令人下意识的被吸引,墨黑的长发用一枚白玉簪挽起,细长的眼瞳深邃而幽暗,屋外的金光碎进他的瞳眸中,好似燃烧着两小簇的火花,潋滟动人。

这男人一走进花厅,满厅生色,他一个人便自成一道华丽的风景线。

花惊羽笑意盈盈的望着他,眼里是欣赏的光芒。赫连轩果然不亏是惊才艳艳的西陵皇子,这份姿容,女子们只怕打破了头都想嫁给他。

相较于花惊羽的欣赏,一侧的南宫元徽却是满脸的阴骜,看到花惊羽言笑切切,他便觉得分外的刺眼,这个女人对他从来不假以辞色,可是面对别人,永远是阳光灿烂的一面,实在是让人郁卒。

不过花厅里的两个人谁也不理会她,花惊羽抬手招呼赫连轩。

“赫连,请坐。”

她说完吩咐温柔:“还不给赫连皇子上好茶啊,这可是贵客。”

花惊羽把贵客二字咬得分外的重,南宫元徽的脸色更难看了,温柔应了一声,自去彻茶,很快上了茶水。

“赫连,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有事啊。”

赫连轩唇角是温融的笑意,深邃神秘的瞳眸中拢上氲氲的雾气,他抬眸望向花惊羽,视线便绞在了她的身上,他能说是因为她一直没有去书院,他有些想她了,所以特别的来看看她的吗?不过还是等到她退掉了太子的婚事再说吧。

相较于花惊羽的迟钝,南宫元徽的脸色噌的一下黑沉了,男人对于男人的眼神是一目了然的,所以南宫元徽一眼便看出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位西陵国的皇子喜欢他的太子妃,虽然这件事有些不可思议,花惊羽长得这么黑,这位西陵国的人中龙凤,怎么会瞧上她了,可是这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位西陵皇子的眼神赤一一祼祼的显示出他喜欢花惊羽,喜欢他身侧的这个女人。

一想到这个,南宫元徽怒火升腾起来,森冷的瞪着赫连轩,赫连轩自然看到了太子殿下剑拔弩张的样子,不过却像没看到,只是望向小羽儿淡淡的说道:“我有事要和你说。”

花惊羽一听,心中了然,看来有些话不便当着太子殿下的面说,想到这,花惊羽望向南宫元徽:“太子殿下,你有事自去忙吧,我来招待赫连皇子吧。不劳烦殿下陪着了。”

南宫元徽气得几欲滴血,说实在的,他自认自已的修养很好,但是碰上这个女人,再好的修养也破功,这个女人有本事折腾得人死去活来的,这样的女人他真的要娶进东宫太子府吗。这是折腾自个儿呢,还是和自个过不去呢,可是心底他还是想娶她。

“本宫?”

南宫元徽正想说本宫没事,花惊羽飞快的开口道:“若是殿下喜欢我的轻羽阁,那我和赫连皇子出去说事也成?”

这话摆明了是威胁,你要是胆敢再呆在这儿,我就立马带赫连轩出去。

相较于出去,南宫元徽更愿意他们两个人呆在这里说事,而且青天白日的也做不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所以南宫元徽权衡利弊之下,总算阴骜的起身离开了花厅,花惊羽欢快的吩咐温柔:“温柔,立刻送太子殿下出府,太子殿下有事要去办。”

这欢快无比的声音显示出说话的人心情十分的好,似乎巴不得把人撵走似的,相较于花惊羽的欢快,太子南宫元徽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骨节分明的大手紧握成拳,青筋暴突起来,显示他的怒火快要暴发了,身侧的手下侍卫,沉声开口:“殿下。”

太子总算清醒了一些,压抑下自已的怒火,转身领着人大踏步的离开,身后的几名手下脸色阴沉的回望了身后的轻羽阁花厅一眼,冷冷的想着,太子妃真是太过份了,竟然如此对待太子殿下,对别的男人倒是和颜悦色的,这个女人配不上太子殿下,根本就是个水性扬花的女子。

花厅里,没有了南宫元徽,先前沉重压抑的气氛一扫而光,花惊羽望向赫连轩,关心的问道:“赫连,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啊?”

她的眼神清澈透亮,像明珠一样清光艳艳,令人心动,却又让人看得明白,这个丫头是没有半点私心的,心思通明又清纯的,只当他是朋友来看待的,这样的她,令他既心动,却又气恼得牙痒痒的,赫连轩既恼又无奈的样子,倒是让花惊羽惊讶。

“赫连,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你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花惊羽一脸关心的起身,走到了赫连轩的身边坐下来,关心的望着赫连轩,近距离的看赫连轩,越发的觉得他好似梨花一般高雅动人,精致立体的五官上,面容散发着柔和的光泽,眼神明艳动人,这份姿容竟不比女子差半分,最主要是没有一点阴柔之气,透着高雅清澄,尤其是他的一双深邃的眸子,好似一潭深不可测的湖水一般幽暗深沉,赫连轩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人物,他现在只不过是龙困浅滩,将来绝对是一头一飞冲天的蛟龙。

赫连轩望着花惊羽,看着那漂亮得如绝世明珠的瞳眸,这样一双眼睛,一个人,可抵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他只想揽于怀中,当至宝永不离身,为了这样的一个宝贝,他要努力,赫连轩眼神愈发的深邃而暗沉,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的一握,望着花惊羽说道。

“羽儿,听说你昨夜赢了江家大小姐近十万两的银票,是真的吗?”

花惊羽一听赫连轩问这件事,笑着点头:“嗯,这事倒是真的。”

原来赫连轩问的是这件事啊,她看他神情古怪,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赫连轩看花惊羽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一急,伸手抓着花惊羽的手,柔滑的触感,令得他的心跳得极快,虽然这只手有些黑,可是握在他的手掌心里,竟然分外的契合,不过为免小羽儿发现异样,他飞快的开口:“小羽儿,你千万不要大意,江月雅是个难缠的人物,你要小心些,这个女人输了这么多钱,只怕不会善罢干休的。”

花惊羽因为赫连轩的话,所以倒没有急着抽回自已手,脸色微微的沉凝,看来这江月雅确实是个厉害的人物,要不然赫连轩和南宫凌天等人不会都如此说,所以她要小心,不但要小心,还要尽快的提升内力,同时最近一段时间,她要练花家的至高秘笈千佛手,这个千佛手她还没有练得大成,练得大成了,威力十分的强大。

“看来最近我要闭关练功了,不理会别的任何事了。”

赫连轩听了她的话,点头赞同:“嗯,你多练功,还有一个多月便到了武魁之争了,你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此次武魁之争应该和往年一样在潭州举行。”

“潭州?”潭州离京都有几百里地的距离,不算远,但也不近,书院的人应该会提前前往潭州,看来她最近真的要闭关了,不能再耽搁了,最近为了别的事情耽搁得太多了。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有事要离开枭京。”

赫连轩温和的说道,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柔和温润,好似高天的晓月一般,眸子里融着幽暗的光芒,包裹着花惊羽,小羽儿,我要努力,以后就有能力保护你了,我不会轻易的放手的。

花惊羽一听赫连轩要离开,不由得关心的盯着他:“你要离开枭京,是回西陵去吗?”

她以为赫连轩是想回到西陵国查清楚当年对他下毒手的事情,所以才会有此一问,赫连轩愣了一下,温雍如竹,优雅的摇头:“不是,我有另外一件事要办,至于回西陵,现在还不急,我已经暗中派人查那件事了,不过我自从服了你的解毒药以后,现在的内力又提升了不少,现在我的内力又达到了六重。”

想到这个,赫连轩的眼里拢上浓厚的神彩,眸光清幽璀璨的光泽,紧握着花惊羽的手道:“小羽儿,谢谢你了。”

“呵呵,”花惊羽笑了起来,抽出自已的手,拍拍他的肩,一脸哥俩好的说道:“赫连,你是我的朋友,朋友就该互相帮助,你别总是说谢谢,这多见外啊。”

赫连斩望着那只落空了的手,心里满满的愁怅,他真的愿意永远的握着这只柔夷,握着它,他的心似乎便有了靠头,好像找到了靠岸的地方一般,满满的温情,现在一下子落空了,心似乎一下子空了似的,不过他在等,等小羽儿退婚,只要她一退掉燕云国太子的婚事,他便要向她表白,告诉她自已喜欢她,他要带她回西陵,离开这里的一切。

不过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赫连轩璀璨一笑,越发的颠倒众生的皮相,花惊羽笑着打趣:“赫连,你真是个妖孽啊,长得比女人还美,以后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你啊。”

“我只娶我想要的,无关乎容貌,无关乎家世以及别的任何外在的东西。”

赫连轩尊重其事的说道,美如雅竹的容颜在阳光之中,如美玉一般无暇,花惊羽惊叹的点头:“赫连真不亏是真男子。”

她说完想起正事:“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还是不回来了。”

想到赫连轩可能不回来,花惊羽还是有点落寞的,赫连这样的朋友是真的不错的,赫连轩看到她的落寞,心里分外的高兴,脸上涌起如水的笑意,一笑三尺之内皆温暖如春,让人周身融融的舒服。

“到时候我会在潭州和你会合的,我会去给你加油的,而且我在燕云国当质子的时间还有一段日子呢,等这件事办完我又回来了。”

听说赫连轩会前往潭州给她加油,花惊羽立刻高兴的笑起来:“好啊,那我在潭州等你,。”

“嗯,那我走了。”赫连轩起身,他真怕自已再待下去,都不想离开了,花惊羽看他要走,忙起身道:“天都中午了,你何必急着走啊,不如我请你吃一顿再走如何?”

赫连轩站在门前的阳光里,回首笑颜如花,轻摇螓首:“不用了,羽儿,我们在潭州会合吧。”

“好,我等你,”花惊羽挥手道别,赫连轩大踏步的离开了,很快的融进阳光里消失不见了,坐在花厅上的花惊羽心头有些落寞,千寻哥前往北辰国去了,南宫瑾因为先前自已吓他的事情,恐怕短时间不会出现,现在赫连也离开了,她身边的人似乎都有事离开了,倒剩下她一个人了,想想便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不过她想到了一个多月后的武魁之首,精神又回来了,缓缓的起身,凝眉深思,这段时间既然没人来,那么不如闭关练功吧,虽然她的功夫现在不差,可是那江月雅可不是吃素的,所以她一定不能大意,只是眼下有个问题,她要在哪里闭关练功,若是在轻羽阁里练功,总是有人会打扰她,花惊羽认真的想着,忽地灵光一闪。

“阿紫,绿儿。”

二婢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垂首而立等候花惊羽的命令,花惊羽吩咐她们:“我要去一趟公主府。”

听说公主府在城外有一处别院,她可以和永乐郡主招呼一声,前往公主府的别院闭关练功,那样就没人知道,正好可以让她一心一意的练功,不理会京城的事情。

“是,小姐。”

花惊羽吩咐了温柔一声,若是有人来便说自已出外有事去了,她带着阿紫和绿儿二人悄悄的离开,没有告诉任何人前往公主府去了。

公主府月锦小筑里,此时乱成了一团,永乐郡主又喝酒了,长公主心疼她所以夺了她的酒杯,永乐郡主便在月锦小筑里发起了酒疯,追着公主耍酒疯,月锦小筑里的丫鬟大惊失色,尖叫连连。

“郡主,郡主。”

“公主,公主。”

花惊羽到的时候,月锦小筑门口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而且她也没有从正门进,直接的从侧门跃墙进来的,这会子望着眼面前的发生的情况,目瞪口呆的不知道做何反应了,上次听到永乐郡主说公主动了她的酒杯,她足足追杀了公主三天,她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票的使劲投啊,笑笑累死了,本来昨天那一章应该发在今天的,结果俺发到昨天去了,今天又现码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