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57章 花如烟断腿

小白总算不说什么,身形一动,白色的幽光已经飘浮了出去,速度奇怪无比,根本没人注意到它的离开,看着它顺利离开,花惊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望向颜冰:“颜冰,你小心些,看来这背后的人是想要我的命,或者说要我命的人正是太子南宫元徽。”

花惊羽的眼里一片冷意,阴森森的开口,颜冰用力的点头,准备好了出战。

外面,马车缓缓的前行着,保护的几名亲卫队成员也感受到了四周峰涌而来的杀气,为首的亲卫队一挥手,阻止马车前行,他打马走到花惊羽的马车外面,沉声说道:“大小姐,不好了,有杀气。”

这话一落地,四周数道幽灵似的身影从枝林间飘了过来,每个人都身着黑色的锦衣,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鬼面獠牙的面具,阴森森的好像无数个张着血盆大口的鬼面修罗。,峰涌而至,团团的包围住了花惊羽的马车。

为首的鬼面獠牙的首脑一声令下:“杀。”

数道身影冲了过来,马车前的十几名亲衣卫,身形一跃飞身而出,迎了上去,同时的有人叫道。

“大小姐,快走,”花惊羽和颜冰二人陡的从马车里脱身而出,这么多人围攻,明知战很可能死,但是她却不能弃这些人不顾,想着身形一动,掌心凝聚出强大的劲力,迎战了上去,一时间双双厮杀成一团。

虽然对方的人多,不过她们这边的人员也不在少数,所以应该会没事,她们只要坚持住,相信很快赫连轩会赶过来,花惊羽一边战一边吩咐身边的人:“大家小心些。”

身侧的人同时的应声,小心的应敌,双双此战此退,慢慢的往外围退去。

忽地天空黑压压的乌云似的东西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花惊羽和颜冰二人脸色陡的变了,飞快的的开口喝令:“大家快退,有危险。”

一座大阵从天而降,竟然笼罩住了花惊羽和颜冰二人。

阵法之中黑压压阴森林的浓黑气流,令人窒息,花惊羽脸色难看,飞快的伸手取了两枚解毒丸,递了一颗给颜冰,又自已服了一颗:“小心,这阵法有名堂,阵法之中竟然设有毒障,此阵非等闲之阵。”

花惊羽的话一落,一道响亮的笑声响起,随之一道傲气凛然的声音响起来:“人人都说燕云国的太子妃聪明,果然是真的,”随着笑声,三道身影从浓黑的黑烟之后走了出来,并排而立,离得花惊羽极近。

花惊羽望着对面的三个女子,个个都长得妩媚娇艳,是难得一见的女子,这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算计她:“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杀我。”

这些人摆明了和外面的人不是一路人。

即便此刻身陷险境,花惊羽也似毫不惧,微凝眉望着对面的三个女子,不放过她们脸上的任何神情,三女同时的笑了起来:“你虽然没得罪我们,可惜却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今日你必须死。”

花惊羽飞快的思索着,难道这些女人是太子南宫元徽手里的人,可是南宫元徽从来没有直接出手对付过她,他不想毁掉自已的声誉,所以以往最多借别人的手来对付她的,难道这一次他想除掉她。

花惊羽心里念头一落,冷哼道:“原来你们是南宫元徽的人。”

“哈哈,”三女笑了起来,为首的一人开口:“你还是别猜了,受死吧。”

三人同时的运起劲气,强大的劲气充斥在黑色的毒障之中,其中一人竟然是七重的功力了,另外两个是六重的内力,花惊羽看得倒抽一口气,心底冰冷,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厉害,难道今儿个她和颜冰要死无毙身之地了,可是她实在是不甘心,竟然平白的在这里丢掉了性命。

花惊羽的眼神嗜血的煞气,南宫元徽啊南宫元徽,我花惊羽今日在此发誓,他日必然要让你生不如死,你会为你今日所做的付出代价。若是今日我花惊羽死在这里,也是我命该绝于此,我绝无怨言。

花惊羽念头一落,手指一凝,一道淡淡的黄色劲气包裹着她,而身侧的颜冰只是橙色气体,两人的气力一展开,对面的三人不由得哈哈笑起来,眼神怜悯,看她们两个人就像看两个垂死挣扎的蝼蚁一般:“大师姐,还等什么,上吧,速战速决。”

三女中的一个最小的女子,飞快的开口,然后一道强大的青色劲气铺天盖地的笼罩了过来,这道青色的劲气好似强大的飙风一般,一路撕裂开空气和黑烟,花惊羽的内力在这样强大的气流下,节节的被撕碎,同时伴随着哧的一声响声。

那女子的五指像五爪一般抓向了花惊羽的前胸,她的前胸立刻血肉模糊,破碎的衣服上道道的血迹,花惊羽飞快的爆退,脸色惨白一片。

一出手便是败了。

颜冰看到花惊羽不是这女人的对手,不由得心急的大叫起来,拦在花惊羽的面前:“我和你们拼了。”

她说着抢身而上,可惜她更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了,这一次迎上颜冰的不是先前的那个女子,而是另外一个女子,这女子并没有用功法,只是五指成拳,运起内力轰的一声对着颜冰狠狠的砸了过来,轰的一声响,颜冰整个人被砸飞了出去,落在花惊羽身侧不远的地方。

花惊羽看得心疼不已,大叫着开口:“颜冰,颜冰,你没事吧。”

颜冰的胸前断了几根肋骨,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痛苦的挣扎着望向花惊羽:“小姐,看来今日我们要葬身于此了。”

她说完哇的一口吐出血来。花惊羽飞快的伸手取了疗伤的药塞进颜冰的嘴里,做完了这些,她缓缓的起身望向对面的三个女人,这些女人脸上挂着同情的笑,为首的女子缓缓的开口:“花惊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自我了断吧。”

花惊羽盯着这三个女人,想到先前听到其中一个女人叫为首的女人大师姐,这些人应该是什么门派中的人,门派中的人如此的厉害,这样的门派应该不是一个小门派,既是门派,又是大门派的,还如此厉害的,这答案一下子脱水而出。

“你们是云霞宫的人,”

没错,这些人是云霞宫的人,先前她们说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个人应该是花如烟吧,哈哈哈,花惊羽大笑了起来。

“原来你们是花如烟的同门师姐妹,所以才会要杀我是吗?花如烟啊花如烟,为了当上燕云国的太子妃,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对面的三个女子一听到花惊羽的话,不由得脸色变了,飞快的开口:“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们也懒得瞒你,没错,我们正是云霞宫的人,云霞宫紫霞门门下的亲传弟子,那花如烟正是我们的师妹,你活着便是挡着我师妹的道,所以今儿个你必死。”

“必死吗?”花惊羽哈哈大笑,对面的三个女子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阴森的瞪着花惊羽,死到临头,这女人还笑得如此的猖狂,真是找死。

花惊羽意念一动,手中已握了一枚火云弹,这枚火云弹正是上次在皇后的藏宝阁里顺手拿到的,想让她们死是吗,她就先炸死她们,花惊羽的唇角勾出冷笑,手指一扬,运力催开火云弹,同时喝声响起:“炸。”

火云弹抛了出去,同时的她身形飞快的闪到了颜冰身边,拽起颜冰便躲。

轰,轰,轰,强大的爆炸声响起来,漆黑的黑烟之中,只听得身后尖叫声响起。

“啊,啊,”同时有人痛苦的咀咒,这个该死的女人,杀了她。

这强大的爆炸力量,冲撞了花惊羽和颜冰二人,虽然她们两个人跑远了一些,可是火云弹的爆破力不是寻常的爆破力,何况她们的内力不高,所以还是被袭击到了,两个人被气流给抛飞了,重重的抛落到七八米开外的地方落下来,叭叭的摔下地面,两个人只摔得血气往上涌,尤其是颜冰,伤得更重了,哇哇的大口吐着血,脸色难看极了,同时的身子往后一倒,直接的昏死了过去。

花惊羽脸色难看的上前的扶住她:“颜冰,颜冰。”

她再次的摸了一枚疗伤的药塞进颜冰的嘴里,可是血却怎么也止不住,花惊羽心疼得快抽搐起来,自从穿越过来,颜冰一直陪着她:“颜冰,你不要有事啊,坚持住,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她正抱着颜冰说着,身前不远的地方响起了脚步声,花惊羽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不远处两个女人被炸得半死不活的,一人断了一条手臂,一人断了一条腿,其中受伤最轻的人便是大师姐,不过这大师姐也好不到哪里去,头发像鸡窝似的竖起来,脸上斑斑血痕,皮肉外翻,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竟然被毁得如此的彻底,她身上华丽的长裙被炸得七零八落的,那白晰的肌肤,伤痕累累。

花惊羽正打量着这凄惨不已的女人,不远处的两个女人痛苦的叫起来:“师姐,杀了她,杀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没想到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事情,竟然让她们伤得这么重。这为首的大师姐脸色狰狞,眼神狠毒,恨不得吞食了花惊羽,手指一凝,浓厚的蓝色内气直朝花惊羽的脑门拍来,这一掌若是被击上,不是死也是重伤。

花惊羽的脸色难看极了,同时的大叫起来:“你们以为我只有一枚火云弹吗?”

她一言落,再次的摸出一枚火云弹,快速无比的对着这打算一掌拍死她的女子扔去,这女子一听花惊羽的话,不由得脸色大变,飞身急退,可是倒底还是慢了一步,轰轰的响声再次的响了起来。

这一次,火云弹爆炸的时候,竟然炸裂阵法,大阵不攻自破,同时强烈的气流直袭向花惊羽和颜冰,两个人被强大的气流给轰飞了出去。

花惊羽只觉得心口痛不可言,嘴里一片血腥,意识在这一刻昏迷过去,她忍不住低喃起来,看来我真的要毙身于此了。

不过在最后的关头,她还是听到一道痛心的叫声传进耳朵里:“羽儿。”

赫连轩的声音,他终于在最后一刻赶了过来,可惜,她恐怕活不了了,赫连轩,你多保重,随之无尽的黑暗淹没了她整个人。花惊羽和颜冰被轰飞出去之后,翠绿的林间小道上,飞奔而来数道身影,为首之人正是一身风华绝艳的赫连轩,赫连轩看到那被爆破力轰飞出去的一道瘦弱的身影,他的心在这一刻抽搐起来,心痛莫名,只觉得自已不能呼吸了,他忍不住发出怒吼声,如一只负伤的狮子一般:“羽儿。”

赫连轩身形腾空一跃,纵身而来,凌空接住了花惊羽的身子,只见她的气息呼弱飘渺,似有若无,似乎只剩下一口气了,同时她的身子一点温度都没有。

这一刻赫连轩明白了自已的心,他喜欢这个小丫头,喜欢这个一身傲气,倔强的小黑丫头,哪怕她没有傲人的面容,他还是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

赫连轩抱着花惊羽,望了一眼四周,那些黑衣人被他周身嗜血的煞气所骇,节节的退了下去,其中有一些黑衣人,把阵法之中受了重伤,只剩下一口气的三个女人也带走了,最后四周一片死样的寂静。

“主子,现在怎么办?”赫连轩立刻取出一枚药喂进花惊羽的嘴里,然后命令:“立刻送她回花府。”

不管怎么样,羽儿她是花府的大小姐,又是未来燕云国的太子妃,她受了重伤,务必要送回花家去,而且宫中有最好的御医,一定可以用最好的药替她续命,他的手里并没有好药,再加上受了伤的还有花家的其他人呢,这些人必须得到救治。

赫连轩抱着花惊羽,领着几名手下带着受伤的一些亲卫,一路赶回花府,小白一直紧跟着他,回了花府,至于颜冰,却早不见了踪影,生死不知。

花家,花惊羽受了重伤,只有一息之气的事情,立刻惊动了花家的所有人,花千寻刚刚回府,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疯了,赶到了轻羽阁,一把拽住赫连轩:“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花千寻现在几欲疯狂,今儿个早上他只是进宫一趟,回来羽儿便这样了。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小昭坐在床边,伤心的哭了起来,**的花惊羽只剩下一口气了,似乎随时会香消玉焚似的,这让她很心痛:“羽儿,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啊,羽儿。”

小昭今儿个算是逃了一条命,今天她一早起来便溜出去找花千寻了,所以花惊羽没看到她,把她给忘了,正因为这样,她才会没事。

花千寻还在发疯,不时的咆哮着,赫连轩冷眼望着他,沉声提醒他:“你还是进宫去求见皇后娘娘吧,让皇后派了宫中最好的御医出来,说不定可以为羽儿续这一条命,要是再耽搁下去,只怕羽儿会没命。”

赫连轩的话一起,提醒了花千寻,他立刻掉头离开了,直接的闯进皇宫去了。宫中,皇后得到消息,二话不说下了一道旨意,召宫中的首辅御医,人称药老御医出面,前往花府一趟,务必要救花惊羽一条命。

花惊羽受伤的事情,很快传遍了花府,同时的传了出去,很快,有人进府来探望她。其中南宫瑾兄妹二人是最先到的,一路闯地轻羽阁。

“是谁打伤了小羽儿,是谁?”小魔头南宫瑾怒不可遏,逮住花千寻追问,此刻花千寻比他还愤怒,还想杀人。

除了小羽儿受伤,他手下的几名亲信死了几名,还有几名受了伤,他能不生气吗?究竟是什么人动的手脚,若是抓住这个人,定然不会放过她的:“我不知道。”

“若是抓到这个人,定然要把他大卸八块了,”南宫瑾狠狠的发着飙,一侧的南宫晚儿也是满脸的气愤。

房间里,药老正在替花惊羽检查身上的伤势,听到南宫瑾的吵闹,不满的蹙眉冷哼:“安静些。”

南宫瑾总算安静了下来,房间里没人再说话,一起盯着**一动不动的花惊羽,发现她的呼吸似乎越来越虚弱,几个真心关心她的朋友,都心头抽搐了起来,紧张不已,她不会有事吧。

小白更是伏在花惊羽的床前,细长的小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花惊羽的脸,神情哀伤,呜呜,小羽儿受伤了,小羽儿受伤了,它好心疼啊。

药老认真的检查一番后,脸色越来越严肃凝重,床前的几个人不由得越发的紧张起来。一看到药老检查过毕,赫连轩便追问道:“药老,她有大碍吗?”

药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望向房间里的几个人,看得出这些家伙和未来的东宫太子妃交情都很好,所以每个人的脸上都布着担心,药老望了一圈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她受的伤太重了,除了身体的元气伤得极重,同时经脉也被震裂得支零破碎,老夫可以替她续这一条命,只怕?”

药老说到这儿停住了,花千寻紧张的追问:“只怕什么?”

“只怕她以后没办法练功了。”

“什么?”这一次吼叫起来的不仅仅是花千寻,连带的南宫瑾和赫连轩也吼叫了起来,相比较花千寻,南宫瑾和赫连轩更清楚花惊羽对于自身能力的看重,她一直很努力的练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强大起来,现在忽然的成了一个废人,对于她来说,只怕是生不如死。

她的敌人那么多,若是没办法练功,以后她的处境就很危险了,虽然他们可以派人保护她,可是有什么比自已强大起来更保险呢?一时间,房间里布满了愁云惨雾,南宫瑾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拽住药老的衣襟,把药老给提了起来,怒吼:“药老,你身为宫中的首辅御医,难道这点还能难倒你不成?你给我想办法。”

药老一向受人尊重,这会子竟然被人提在手里,不由得脸色难看,瞪着小魔头南宫瑾:“你,你?你放开老夫。”

赫连轩飞快的伸手拉住南宫瑾的手,示意他放开药老,等到南宫瑾放开了药老,赫连轩诚恳的望着药老:“药老,你是否有办法,请一定要帮帮羽儿,她是十分看重自已的功夫,若是她以后不能练功,只怕她会生不如死的,这样即便救了她,也等于是要了她的半条命啊。”

南宫晚儿乘机点头:“药老,你帮帮花惊羽吧。”

房间里的人都叫了起来:“药老,你帮帮羽儿吧。”

个个都盯着药老,让他难以推辞,最后挑高眉望着房间里的人,说道:“其实不是老夫不帮忙,而是有些药材极难寻,就算寻到了,只怕于她也没有用处了。”

药老的话一落,众人面色沉重,谁也不说话,个个心情压抑的望着**的花惊羽,真不知道她若是醒过来,知道自已不能练功了,以后只能成为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会怎样的痛心疾首。

药老望了一眼房间里的人,不由得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其实有一个人可以救她。”

“谁?”一听到这话,房间里所有人都精神振奋了,盯着药老,只要有办法,就是挖地三尺,他们也要把这个人找出来。

“北幽王殿下手中有一株六脉神草,这六脉神草乃是修复经脉最好的药材了,只要花小姐服下六脉神草,就不会有大碍了。”

“六脉神草。”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六脉神草可是练武之人梦魅以求的东西,可以修复人的经脉,而且可以打通经脉,使人的经脉充满了灵性,练起武功来比常人容易得多,听说一株可卖到天价,可惜这六脉神草几乎绝迹了,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北幽王南宫凌天手里有这么一株六脉神草,根本没人知道,若不是药老说起,他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好东西他会拿出来救花惊羽吗?

若是别人手里有这株六脉神草还好一点,偏偏是独断专行,嗜血狠辣的北幽王,众人只觉得心头一阵绝望,南宫瑾却一咬牙,沉声开口:“我去,哪怕这东西再金贵,我也要拿到。”

南宫晚儿也点头,望着南宫瑾:“哥哥,若是凌天哥哥不给你,你就和他说,以后我南宫晚儿天天缠着他,让他吃不香睡不安,看他拿不拿出来?”

南宫瑾点头,然后望向药老:“药老,你先给小羽儿保命,至于六脉神草我来想办法。”

“好,”药老点头,他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南宫瑾走了出去,房内的人对于他去取六脉神草没有多少的希望,可是同时的也寄予了唯一的希望,药老取了药丸让花惊羽服下,又开了药方让人去抓药煎了给花惊羽服下,等这些都做完了,药老和众人招呼了一声,进宫去回复皇后娘娘娘了。

房间里,众人坐下来安静的等候着,花惊羽服下了药老的药后,气息较之先前好一些了,不过依旧安静的睡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大家心头着急,却没有办法,眼看着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外面还是没有南宫瑾的消息。

赫连轩和花千寻二人不由得绝望,看来北幽王南宫瑾不会拿出六脉神草了。说到底那北幽王凭什么拿出的千金难买的六脉神草啊,他和花惊羽有什么关系啊,再一个花惊羽还是未来的东宫太子妃,北幽王南宫凌天和太子南宫元徽关系可不怎么好啊。

外面天色已晚了,相较于死气沉沉的轻羽阁,梅院里同样的一片杀气。

紫霞门主望着房间里的三个惨不忍睹,受了重伤,只剩下一口气的三个弟子,一口气差点没有抽过去。

这三个弟子可是她的亲传弟子,三人的武功可都是很厉害的,大弟子七重内力的高手,二弟子三弟子是六重顶峰的高手,这样的身手不管放在哪个家族里,都是强大的实力,可是现在她们竟然受了这样重的伤,就只剩下一口气了。

紫霞门主想不到谁会把她们伤得如此重。

“究竟是谁,竟然如此重伤了她们?”

花如烟望着**的三女,不由得心惊胆颤的,三个师姐的身手都十分的厉害,没想到还伤得这么重:“师傅,师姐她们受伤会不会和花惊羽有关?”

“花惊羽,她能重伤了她们?”紫霞门主有些难以置信,花如烟赶紧的说道:“师傅,那个女人阴险狡诈,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到了她的头上,都是可行的。”

紫霞门主的脸色难看了,咬着牙狠狠的说道:“如若让为师查出来,真是她把你三个师姐伤成这样,为师不会放过她的。”

紫霞门主说完,望向花如烟沉声说道:“我带你三个师姐回师门,她们受了这样重的伤,为师没办法留下来了,若是留下,只怕她们会废了。”

“是,师傅,弟子知道了,”花如烟恭敬的开口,紫霞门主不再说话,示意了梅院的几个丫鬟,帮助她把三个师姐送上了侧门外的马车。

马车外,紫霞门主叮咛花如烟:“眼下那女人受了重伤,不死也差不多了,所以你现在还是加紧练功吧,别总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别忘了燕云国的武魁之争很快就要到了,你再耽搁下去,只怕到时候打不过那江月雅。”

花如烟点头,目送着马车离开了花府,等到马车离开了,花如烟的脸上露出了笑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先前在师傅的面前,她不敢表现出来自已的高兴,必竟师姐们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师傅走了,她不由得高兴得笑起来,真是太好了,总算重创了花惊羽,这女人只怕非死即残了,以后看她还怎么和好争。

她倒真想看看她现在的可怜样子。花如烟得意的想着,不过很快想起正事。不行,眼下她还是努力练功,收拾了花惊羽,她还有更大的目标呢,那就是江月雅,只有打败了江月雅,才能拿到武魁之争的魁首。

说做就做,花如烟领着站丫鬟小环径直进了梅院,然后吩咐了人不要来打扰她,她开始全力的闭关练功。

夜越来越暗了,轻羽阁里,花惊羽的房间里,几个人已经坐不住了,纷纷的站起身来。花千寻和赫连轩等人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虽说六脉神草十分的珍贵,可是南宫凌天这等见死不救的行为,实在让人不齿,所以赫连轩忍不住沉声开口:“北幽王果然如传闻的一般冷血无情。”

赫连轩的话一落,门外一道肆冷阴骜的话响起来:“本王冷血无情你西陵皇子不是一直知道吗?”

几道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为首之人俊美的五官上拢着嗜血,深邃幽寒的瞳眸满是浓重的煞气,唇角微勾,阴森森的直视着房间里的赫连轩。

赫连轩一看到来人,也不计较他的的口气,心头松了一口气,花千寻也松了一口气,此人的出现,说明羽儿有救了。

“见过北幽王,”花千寻飞快的唤了一声,北幽王南宫凌天并没有理会花千寻,而是径直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的花惊羽。

看着这小黑丫头呼吸微弱的躺在**,一点也没有以往的嚣张残狠,他的心一沉,感觉到自已完全无法呼吸,似乎最珍贵的东西要没有了一般,心头恨意顿起,周身弥漫着血腥的妖气,手指也下意识的握了起来,这一刻南宫凌天有疯狂的冲动,他体内的暴杀因子突突的上升,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了。

南宫瑾赶紧的出声:“凌天,快点取出六脉神草让小羽儿服下去,要不然,她的经脉就废了,这小丫头要是知道自已成了一个废人,只怕能要了她的命。”

南宫瑾对于花惊羽可是很了解的。南宫凌天不再说话,深呼吸,压抑下自已心头的魔性之气,沉稳取出了六脉神草,这是众人第一次看到六脉神草,只见此草无心,只有两片叶子,叶子一红一紫,在灯光之下散发出流光溢彩的光芒,同时幽淡的香味弥漫开来,此草果然是好东西,南宫凌天手指一翻,六脉神草握在了他的大手之中,他掌心一合,手下一运力,六脉神草化为药汁,一滴滴的滴到了花惊羽的唇上,慢慢的溢入到她的嘴里,等到把六脉神草的药材全都喂进了花惊羽的嘴里,南宫凌天身形一动,开口:“本王来施力助她一臂之力。”

南宫凌天话一落,南宫瑾有些受宠若惊之感,赫连轩心头却说不出的难受,眼神诡异莫测的盯着南宫凌天,他和南宫瑾两个人同时的开口:“不用了吧,让我们来吧。”

南宫凌天挑高眉阴森森的望着南宫瑾和赫连轩二人,冷邪妖魅之音响起:“莫不是你们两个人的内力修为比我还高。”

一言使得两人不吭声,南宫瑾的内力才七重,赫连轩虽然解掉了毒,但现在他只有五重的内力,所以说来说去,还是南宫凌天的修为最高。

赫连轩手指一握,此刻的他再次感觉到实力的重要性,花千寻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要羽儿没事就好。

南宫凌天不理会房里的人,闪身跃上了床,手指一动,一股强大的内力吸附着花惊羽,使得她的身子慢慢的坐了起来,南宫凌天掌心一运力,强大的内力凝出来,助花惊羽消化六脉神草,使得药性遍布她的全身经脉,及时的修复着她的经脉。

房间里,谁也没有说话,个个都盯着**的两个人,慢慢的,有人脸上扰上了若有所思。

南宫瑾和南宫晚儿二人微眯眼盯着南宫凌天,尤其是南宫瑾想起自已找到南宫凌天时说了花惊羽受重伤的事情。南宫凌天立刻大发雷霆之火了,再有就是他说到要他的六脉神草时,这家伙二话不说便同意了,

这太反常了,别人不了解南宫凌天,他难道还不了解他吗?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过了,别说花惊羽了,就是老皇帝跟他要个东西,恐怕也得拿东西来换,要想从南宫凌天的手上顺利的取得东西,不拿出交换的东西,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今儿个的事情实在是太反常了,难道说南宫凌天喜欢上了小羽儿。如此一想,南宫瑾惊悚无比,然后摇头否决了。

不,不可能,南宫凌天什么人也,怎么会喜欢上小羽儿呢,就算那江家大小姐江月雅,长得花容月貌,才貌双全,凌天都不喜欢,何况是小羽儿呢。虽然她聪明,手段狠辣,可是这小丫头像个小黑炭似的。

房间里,除了南宫瑾一脸的困惑,赫连轩的脸色也有些幽光明灭,盯着南宫凌天,又看了看小羽儿,心中猜测着,南宫凌天看来是真的喜欢上小羽儿了吧。

但是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手把小羽儿让给这个男人的,赫连轩握紧了手狠狠的发着誓。

房间里各人各思想,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夜深了,南宫凌天总算收手了,伸手扶着花惊羽躺下,他自已跃身下地。

花千寻走过去,望了望**的花惊羽,看到花惊羽的呼吸终于顺畅了,而且神色好多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尊重其事的向南宫凌天道谢:“谢过北幽王殿下的出手了。”

南宫凌天淡淡的挑了一下眉:“花惊羽乃是未来的东宫太子妃,本王岂能坐视不理,若是本王不理,只怕父皇和皇后娘娘要怪罪了。”

他说完自坐到一侧去休息了,对于他的这番话,别人没说什么,南宫瑾却挑眉了,摆明了不相信,今日就算太子殿下要用六脉神草,只怕都不能如此平安的拿到这株药材,更别提是这位还没有过门的东宫太子妃。

所以说南宫凌天出手,绝对不是因为花惊羽未来东宫太子妃的身份,一定是因为她本人,难道凌天真的喜欢上小羽儿了,南宫瑾又怀疑,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可思议,最后干脆懒得想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天亮了。雾气笼罩着花府,轻羽阁里的房间里,不少人微睑眼目养神,花惊羽还没有醒过来,他们谁都没有走,没看到她醒过来,他们不放心,直到一道声音响起来。

“她,她动了,”几人精神一振,飞快的望去,便看到守在床前的小昭指着**之人的手指激动的开口,花千寻和赫连轩等人全都冲了过去,南宫瑾也冲过去,床前围满了人,全都盯着**的人,同时的盯着她的手指。

那只纤细瘦弱的手指,果然的动了一下,再一下,最后慢慢的费力的握起手指,用了一下力。**的人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涣散,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茫然。

花惊羽睁开眼睛,望着床前守着一堆人,个个脸上都摆着焦急担忧,其中花千寻和赫连轩的眼睛还红红的,似乎奋受煎熬似的。

“羽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怎么样?你吓死千寻哥了,”花千寻抢先开口,激动的说着,

花惊羽看着一向沉稳的他,竟然如此的激动,很显然的先前自已的重伤刺激到他了,她缓缓的开口:“千寻哥,对不起。”

害他担心了,最重要的是害得他的几名手下都丢了性命,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几个亲衣卫丢命,但是花惊羽多少能猜得出来,想到那几个亲衣卫,她便想到了颜冰来,不由得挣扎着四处张望,并没有看到颜冰的影子,花惊羽不由得激动了:“颜冰呢,颜冰呢?”

她一开口,众人才想起颜冰来,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花惊羽受伤了,这些人都担心得要死,可是谁会去关心颜冰那个小丫头啊。

花惊羽的脸色瞬间难看了,眼神飞快的盯上赫连轩:“赫连轩,颜冰呢,她哪里去了?”

赫连轩想了一下,没有隐瞒:“其实等我赶到的时候,我只顾你了,至于颜冰,我开始没注意,等到临离开的时候,我才找她,却没有了她的踪影。”

“没有她的踪影,这是什么意思?她哪里去了?”花惊羽有些激动了,挣扎着要坐起来,这一下吓坏了小昭,赶紧的按着她的身子:“羽儿,你别激动,颜冰不会有事的,说不定她被谁救走了?”

“她受了那么重的伤,谁会救她?”花惊羽的声音沙哑着,心痛得快说不出话来,颜冰是受到她的连累了,是因为她啊。

自从穿越过来,她便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已经习惯她了啊,颜冰,你不要死,但愿有一日我们再见面,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姐妹。

花惊羽躺到**,脸色十分的难看,花千寻的声音已经响起来:“羽儿,你别难过了,颜冰不会有事的,你知道吗?你受了很重的伤,连宫廷的首席御医都没有办法,幸好北幽王殿下手里有一株六脉神草,才救了你一命,保住了你的练武经脉,所以你不要冲动。想想我们这些担心你的人,你已经让我们大家很难过了,为了我们千万要开心一些。”

花惊羽抬首望去,只见房间里的一张张脸都挂满了担心,她的心终于涌出了一道暖流,她不能再让这些关心她的人担心了,重重的呼吸了一下,用力的点头:“好,我没事。”

花惊羽想到先前花千寻所说的北幽王殿下拿出了六脉神草保住了她的命和经脉,她不由得心头沉重,怎么又欠这家伙人情了,自已和他可真是孽缘啊。

“谢谢大家了,”花惊羽道谢,然后眼光扫了一圈,看到房间一侧的椅子上,一直坐着未动的北幽王南宫凌天,正微眯着眼睛望着她,周身浓重的煞气,俊美的面容上,漆黑如万丈深渊的瞳眸,满是血煞魔气,唇角勾出阴骜的笑意,低沉的声音响起来:“究竟是谁要杀你?”

南宫凌天一针见血的问道,相较于别人的担心,他更想知道是谁胆敢下这么重的杀手,竟然要杀掉她。

南宫凌天的话一起,房间里的所有人脸上都笼罩上了杀气,花千寻,南宫瑾和赫连轩,个个都握起了手盯着花惊羽。

花惊羽听到南宫凌天的话,她的眼睛慢慢的红了,轻咬着自已的下唇,浓烈的恨意弥漫在她的周身,好久她一动不动,最后沉沉的声音响起来:“太子南宫元徽和云霞宫的人。”

“太子南宫元徽,”南宫瑾和房内的人都一愣,同时的呆住了,南宫凌天的眉也深深的蹙了起来,没想到竟然是南宫元徽,这个混帐东西,竟然要杀花惊羽,他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怎么样啊?

“云霞宫里的人,难道是花如烟找的人,”花千寻沉声开口,脸色一瞬间狰狞。

“我要杀了这女人,”他说完一挥手便领着几名手下冲了出去,前往梅院那边去拿人了。

南宫瑾是第二个有反应的人,飞快的开口:“南宫元徽,这个混蛋,我饶不过他,”他说完也领着手下转身离开了,南宫凌天适时的叫起来:“南宫瑾,”

南宫瑾停住动作问道:“你不要阻止我。”

南宫凌天幽冷的开口:“我没有阻止你,只是调两个人给你用用。”

他说完朝身侧的墨竹命令:“调几名高手给瑾小王爷。”:

“是,王爷,”墨竹沉声领命,很快走了出去,调派了人手给南宫瑾,房间里最后只剩下南宫晚儿和小昭,还有南宫凌天和赫连轩等人。

南宫晚儿走过去叮咛花惊羽好好的休息,她先离开了,哥哥前往东宫太子府,她实在不放心,教训收拾太子是可以,但是不能失手杀掉南宫元徽,他必竟是东宫的太子,所以她想去看看,花惊羽点头,南宫晚儿领着人离开了。

小昭望了望房间里候着的两个男人,正虎视眈眈的对视着呢,令人头皮发麻。房间里的气氛很僵硬,刀光剑影的厮杀着,小昭看得无语至极,最后和花惊羽打了招呼,抱着小白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两个男人,南宫凌天,赫连轩二人,二人不说话,只管以眼神互相攻击。

**的花惊羽望了望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一人嗜血霸气,狂妄睥睨天下,一人温雍仿似高天的清风晓月,圣洁高雅,两个人都是让女人看一眼便尖叫的男人,可惜这两个男人是仇人,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此时的花惊羽完全没把这两人的杀气联系到自已的身上,她只想到赫连轩和南宫凌天是仇人,所以这会子两个人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

“咳,咳,”花惊羽咳嗽了两声,房内的两个男人被吸引了注意力,同时的望向**的人。

“没事吧?”

花惊羽望了望南宫凌天,又望了望赫连轩,淡淡的开口:“谢谢你们两个了,不过我现在累了,你们两个回吧。”

南宫凌天抬头望着赫连轩,沉声命令:“好了,她累了,你还是回去吧。”

“一起走,”赫连轩冷冷的开口,他才不会让南宫凌天单独的留下来,对于这个男人今天晚上拿出六脉神草的事情,他心中忌掸,所以坚决不会再让他单犯一个人留下,把机会平白的让给他。

南宫凌天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深邃的瞳眸闪烁着锐利的锋芒,直刺向对面的赫连轩,一触及发的怒火。

正在这时候,轻羽阁门外响起了吵闹声,隐约还夹杂着尖叫之声:“花千寻,你疯了,你竟然要杀我,爹爹,救命啊。”

“小姐,小姐,大少爷你不要杀小姐啊。”

外面乱成了一团,房间里的人被惊动了,花惊羽一听便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定然是千雪哥抓了花如烟这个贱女人,所以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门外,黑压压的一片人影,所有人都望着人群中间的一个耀眼的男子,花府的大少爷花千寻,此时花千寻双眼赤红,咬牙切齿的怒瞪着手里的花如烟,此时花如烟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脸上伤痕累累,同时的身上也多处被打伤了,拼命的挣扎着,尖叫着。

看着花千寻的疯狂,她真的害怕了,她不想死啊,她真的不想死啊,这个男人一定会杀掉她的。

所以花如烟拼命的朝着人群之外尖叫:“爹爹,救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花如烟虽然是六重内力高手,但是在花千寻的面前,却全无施展之地,因为花千寻不但是七重的高手,同时他先前在军中磨练,出手又狠又辣,招招都是杀招,绝不留半点余地,这又岂是花如烟比得上的,所以花如烟轻易的便被抓住了。

“花如烟,你竟然胆敢害羽儿,这一次我不会饶了你的,以前你们就一直欺负她,现在还欺负她,我岂能饶得了你,”花千寻怒吼起来,抬起一手便想朝花如烟的头顶拍去。他要一掌打死这个女人,替羽儿报仇。

花如烟的脸白得如同纸一般,尖叫着闭上眼睛:“不要啊,我不要啊,救命啊。”花雷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住手,寻儿,”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飞快的从人群外面走了进来,云氏一看到花雷,便扑了过去,泪眼模糊的抱住他的身子,抖簌个不停:“老爷,救救烟儿,救救烟儿。”

花雷伸手拍了拍云氏的肩,抬首望向花千寻:“寻儿,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这个贱女人竟然指使云霞宫的人杀羽儿,羽儿受了这么重的伤就是她干出来的好事,所以我绝对不会饶过她的。”

花千寻手下的动作停了一下,举在花如烟的头顶上,花如烟哭得凄惨不已:“爹爹,我没有,我没有。虽说我是云霞宫的内门弟子,可是我能指得动谁去杀大姐姐啊,就是我自已也一直在梅院里练功呢,根本没有出府,爹爹,不是我做的。”

这种时候,傻子才会承认这件事是自已做的呢,师傅和师姐她们来的时候,并没有告诉爹爹,只有她和娘亲知道,所以她断然不会承认这件事情的,若是她承认了,相信花千寻会眼不眨的一掌拍死她。

花雷听了花如烟的话,望着花千寻:“寻儿,羽儿受了重伤,为父也很心痛,至于烟儿,虽说她们姐妹二人平时有些不愉快,但必竟是同胞的姐妹,再怎么样也不会这样痛下杀手的,所以寻儿千万不可杀掉烟儿,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于你的名声也是不好的。”

花千寻现在的声望虽然不错,但若是杀妹的事情传出去,这将是他的人生路上一大污点,同时的朝堂之上的言官会抓住这件事弹奏他的,本来深受重用,前途不可限量,恐怕会因为这件事而使得他大受影响,所以花雷才会提醒花千寻。

可惜花千寻根本不在乎什么声望前途,他狂傲一笑,冷冷的盯着花如烟:“她胆敢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我替花家的人收拾她,又何来毁坏声望之说,而且我也不在乎,不管是谁欺负羽儿,我都是不答应的。”

花千寻的话落,身后一道嗜冷嗜血的声音接了口:“没错,本王也不会答应这件事。”

南宫凌天嗜血幽冷的寒气响起来,随着他的话落,赫连轩深沉的开口:“没错,本皇子也不答应这件事,这个贱女人竟然胆敢指使人动羽儿,真是该死。”

随着这二人残狠的话落地,花雷的脸色一下子暗了,心里咯噔往下一沉,如若说他可以阻止花千寻和西陵的这位皇子,可阻止北幽王南宫凌天恐怕是不可能。

南宫凌天看也不看花雷,直接的命令自已身侧的手下:“把这个贱人拉下去直接仗毙了,竟然胆敢谋算自已的亲姐,这等子贱货留着也是祸害了,不如杀了。”

北幽王府的手下得了令,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上前一把提起了花如烟,花千寻和赫连轩二人站住没有动,有人收拾这个贱人,他们落得轻松。

花如烟的一张脸吓得如纸一般苍白,唇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朝着花雷尖叫起来:“爹爹救我。”

云氏直接眼一黑昏了过去,小丫鬟赶紧上前扶住她,花雷朝着北幽王南宫凌天开口:“王爷,饶小女一命吧。”

这时候他也不敢辩解了,北幽王殿下如何会听他辩解呢,他能做的便是求饶恕。

南宫凌天浓黑狭长的凤眉一挑,凌厉的寒芒在瞳底流过,唇角忽而勾出似笑非笑,眼神落到花如烟的身上,想到了小羽儿身上曾见过的斑斑伤痕,阴暗笼罩着他的周身,让这贱女人死了倒是便宜她了。

“好。”

花雷一惊,没想到北幽王殿下竟然答应放过了如烟,花雷大喜。他从小疼爱花如烟,虽然先前她做了失德的事情,可是做为父亲,他还是会心疼这个女儿。

南宫凌天幽暗的声音忽地响起:“把花如烟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打断她的腿。”

一言落地,四周鸦雀无声,人人脸色惊惧,花如烟直接承受不了这份折磨,嗷的一声怪叫昏迷了过去,花千寻和赫连轩等对于北幽王殿下的处罚倒是很满意。

这个贱女人打死她是便宜她了,打残了她才是正理,以往她欺负小羽儿,现在先留着她一条狗命,等到小羽儿好了,再来收拾这个贱人。

花雷脸上冷汗冒出来,忍不住再次心急的开口:“王爷手下留情啊。”

南宫凌天周身浓戾的煞气,黑眉一蹙,阴骜嗜血的低沉声音响起:“花将军这是对本王的处罚不满意吗?花惊羽可不仅仅是你们花家的女儿,这也不仅仅是家事,而是国事。”

一句国事重重的压了下来,花雷脸色一怔,嚅动唇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南宫凌天的侍卫立刻把昏迷过去的花如烟给拉下去打板子,以及打断这个贱女人的双腿。

轻羽阁外面很快响起杀猪似的尖叫声,一声一声的传进来,撕扯着花雷的心,他周身冒冷汗,腿脚忍不住发软。

云氏醒了过来,听到女儿凄惨的叫声,再次承受不住的昏迷了过去。

北幽王府的侍卫打完了板子以及打断花如烟的腿后,又把她给提了进来,此时的花如烟完全成了一个血人,鼻子里只剩下一口气了,一双腿无力的拖在地上,一看便是被打断了腿的,看到往日风光无限的二小姐,今日竟然伤成这样,轻羽阁里一阵风吹过,众人只觉得心头寒意凛然,谁也不敢说话,只觉得上首台阶之上的北幽王殿下,就是一个魔鬼,一个从地狱之中冒出来的魔鬼。

这些人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气。

上首的南宫凌天蹙眉,一脸的嫌戾,开口不满的冷声:“脏死了,给本王把她扔出去。”

“是,王爷。”手下领命,提着花如烟身形一闪不见了,很快把花如烟扑通一声给扔出了轻羽阁。

花雷一句话也不敢说,几欲昏劂,却也不敢当着南宫凌天的面表现出来,只得极力的忍住,最后的望向身侧的手下:“还不把二小姐送回去救治。”

只怕如烟的一条腿废掉了,以后还谈什么魁首,谈什么太子妃啊,这样的她只怕连侧妃也做不了。

偏偏花雷还不能表现出来,望向南宫凌天缓缓的说道:“殿下,夜色已深了,臣送你出府。”

“嗯,”南宫凌天抬首望向一侧的赫连轩,阴沉无比的说道:“赫连皇子一起走吧。”

赫连轩脸色一下子阴骜了,瞪了南宫凌天一眼,两人一起走了出去,离开了花府。

花千寻走进了房间探望花惊羽,花惊羽虽然服下了六脉神草,但是倒底受了很重的伤,此时已经安静的睡着了。

花千寻在她的床前坐下来,望着花惊羽,心疼的说道:“羽儿,你差点便要出事了,若是你真的出事了,我该如何向义母交待啊。”

当年若不是义母出手救了他,他的一条小命早就没有了,又何来今日的花千寻,所以义母临死的时候,他在她的床前尊重其事的发誓,一定尽自已最大的努力保护羽儿,当她是自已的亲妹妹般爱护着。

没想到到今天她竟然再次的受了伤,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差点一条命都没有了,花千寻自责不已,伸手紧握着花惊羽的手。

“羽儿,以后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已,千万别受伤,要不然我会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