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56章 阴谋算计

大殿上,皇后淡淡的开口:“花少将军年轻有为,日后前途更是无可限量的,公主嫁你是她的福份。”

花千寻的脸色更纠结了,皇后竟然直接的要把南宫如雪嫁给他,不,他不会娶这种女人的。

“皇后娘娘,其实重要的不是微臣,而是公主殿下,先前公主殿下拦住了为臣的马车,她说了不想嫁为臣,她喜欢的人乃是明王府的明小王爷。”

“什么?”皇后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阴骜极了,手指也下意识的握起来,怒骂了一句:“这个混蛋丫头。”

大殿外,一道傲气凛然的声音响起:“没错,本宫是不会嫁给你,本宫喜欢的人是明小王爷没错。”

南宫如雪因为先前花千寻不理会,心中不平,竟然又跟了过来,一听到花千寻的话便接了口。大殿上首的皇后直接的喝止住她:“南宫如雪,你皮在痒是不是?”

南宫如雪不理会自个的母后,直接的望向花千寻,阴森森的说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为臣确实高攀不上公主,”花千寻淡淡的说道,不过他的神情可不像是高攀不上,一眼便看出他不想与她多有关系,南宫如雪不由得气结,这个死男人不就长得俊一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要她说,明碧晟比他俊多了。哼。

大殿上首,皇后脸色再次的黑了,冷冽的盯着自个的女儿,真想扇这女儿一巴掌,她是瞎了眼吗?眼面前的人是块宝,她当根草,那明碧晟,明明是根草,她当成宝。

她父皇对于异姓王没有半点的好感,早就想灭掉明王府了,这么多年的打压,明王府才会如此没落,试想想,她若嫁给明碧晟,她父皇不愤怒吗?皇后一脸恨铁不成钢,却又不好当外人的面骂女儿,一张脸变了几番颜色。

大殿一侧端坐着的花千寻恭敬的说道:“皇后娘娘,请收回成命吧,强扭的瓜不甜,两个人强行凑在一起,也是折磨,皇后娘娘三思。”

花千寻说完,也不等皇后说话抱拳说道:“微臣告辞了。”

他说完直接的退出了大殿。殿内的南宫如雪看花千寻看都没看她一眼便退了出去,心里火更大了。

上首的皇后娘娘脸色比她更难看,火大的开口:“南宫如雪,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母后和你说了那么多,你愣是听不进去是吗?花千寻不但品貌一流,更得你父皇高看,日后,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你为什么不听呢,那明碧晟有什么好的啊。”

“可是我喜欢明碧晟,我才不喜欢花千寻呢,有什么了不起的,”南宫如雪不满的抗议。

皇后又想说话,殿外,宁全飞奔而进,飞快的禀报事情,很快皇后的脸色暗了,立刻吩咐明碧晟:“去,把花少将军给我拦住,我有事问他。”

“是,皇后娘娘,”宁全走了出去,南宫如雪一听皇后的话,不由得大急起来:“母后,我不嫁,我才不要嫁给花千寻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呢。”

皇后直接阴沉着脸,喝止:“闭嘴,安静些。”

她说完脸色凝重的望着大殿外面,直到花千寻的身影出现,她才收回视线,缓缓的开口:“花少将,听说昨儿晚上花府出了事,太子妃没事吧?”

花千寻神色一动,没想到皇后竟然这么快便得到消息了,看来她在外面安插了人手,同时昨夜花府的事情竟然传到了她的耳边,看来要想瞒是瞒不过去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舍妹没事,有事的是明小王爷。”

“明小王爷?他怎么了?他怎么了?”南宫如雪一听到花千寻提到明碧晟便激动了,紧张的叫起来。

“他受了重伤。”

“他受了重伤,谁打伤的,谁打的他?本宫要让他生不如死,竟然胆敢重伤明小王爷,好大的胆子。”

皇后的脸色立马黑了,阴沉的开口:“闭嘴。”

南宫如雪总算安静了下来,不过依旧撇嘴狠狠的瞪着花千寻。

上首的皇后脸色放松了一些:“没想到明碧晟竟然做得出这种事情,幸好太子妃什么事都没有,否则本宫定然饶不过他。”

“他做了什么了?”南宫如雪忍不住又追问了,同时心中知道了,这事定然又和花惊羽牵扯到一起去了。

皇后实在忍不住了,望向自个的女儿,脸色难看的开口:“昨夜明碧晟进了花府轻羽阁,竟然在轻羽阁外设下了大阵,同时还在阵眼之中设下了毒情花想害死太子妃。”

“那也是她活该,”南宫如雪冷哼一声,并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的话一落,花千寻和皇后的脸色都难看了,花千寻实在不能忍受这白痴女人,抱拳开口:“皇后娘娘,为臣告辞了。”

他说完退了出去,直接坐宫中的马车回花府去了。

祟佳宫的大殿上,皇后阴森森的瞪着自个的女儿:“南宫如雪,你真是皇家的公主吗?这脑子怎么整个一猪脑子呢?明碧晟做出这种事来,这种男人还可取吗?”

“我,他?”南宫如雪张嘴想说有什么大不了的,花惊羽那女人一看便是欠抽的,她也想收拾她呢,可是不敢当着母后的面说,怕挨训,一言不吭了。皇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挥手示意南宫如雪回去,不过眼看着南宫如雪要出大殿的殿门,便又吩咐下去。

“不准出宫去,若是让本宫知道你出宫,你就永远别回来了,”一言震慑住了南宫如雪,虽然火大,倒也不敢再随便出宫。

花府。

花惊羽起床后,天已经中午了。轻羽阁的正厅里,小昭妹子正缠着花千寻在问东问西的:“寻哥哥,皇后派太监召你进宫所为何事?”

“有事。”

“什么事啊?”小昭妹子刨根问底的精神很强,花千寻有些不乐意说,正想转移话题,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花惊羽领着颜冰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抱着小白,花惊羽先前在外面已经听到了小昭的话,所以一走进来便关心的问:“哥哥,皇后召你进宫所为何事了?”

花千寻虽然不乐意和小昭说,不过却不瞒着花惊羽,淡淡的开口:“皇后想让我娶公主南宫如雪?”

“什么?”一道怒吼声响起,吓了所有人一跳,这怒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昭妹子,她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来,大发雷霆之火:“皇后娘娘真是太过份了,竟然让寻哥哥娶南宫如雪那个刁蛮任性的公主,这怎么行?南宫如雪和羽儿可是对头,若是她嫁进花府,指不定怎么收拾羽儿呢,不行不行,这样的人肯定不能娶,”

她说完望向花千寻:“寻哥哥,你不会同意了吧。”

花千寻回过神,先前小昭的一声怒吼,连带的他也受了惊,这会子醒神,摇了摇头:“没有,那种刁蛮任性的女人,我可受不了,所以我拒绝了。”

小昭一听,立马眉飞色舞的扑到了花千寻的身边,拽着他的手臂便是一阵猛烈的摇晃:“寻哥哥,你好厉害啊,小昭真是太佩服你了,”小昭双眼冒红星,寻哥哥真的是她的梦中人啊,真是太有型了,竟然连皇家公主都拒绝啊,这种男人才是真男人。

花惊羽望向花千寻,有些担心,皇后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既然她开口了,这心思不会轻易改变的:“只怕皇后她?”

“你别担心我的事了,总之我是不会娶南宫如雪那个刁蛮任性的皇室公主的,那种女人一辈子不娶都行。”

“好酷啊,寻哥哥,”花千寻有些无语的望着一侧的小昭,说实在的,虽然他不喜欢南宫如雪,但同样的对于小昭也没有男女之情,有的只是当她是妹子一般的感觉,因为她和羽儿玩得好,所以当她是妹妹了。

花千寻还真不忍心伤害小昭妹子的一颗心,所以暂时的什么都没有说。

花千寻望向花惊羽,吩咐颜冰:“准备东西上来给羽儿吃吧,睡了一早上肯定饿了。”

“好的,大少爷,”颜冰领命自去准备吃的东西上来,花千寻想起昨儿晚上羽儿所会的事情,不但会弹奏十面埋伏,竟然还会画八骏图,这是怎么回事?

“羽儿,你怎么会弹琴和画画啊?”

“有人教我的,只是教我的那个人不希望我说出她的名字,”花惊心笑着说道,花千寻听了总算不纠结了,这人既然教羽儿学习这些,自然不会害她的。正厅里,安静下来,小昭又缠着花千寻说这说哪的,很是热闹。

梅院,花如烟正端坐在正厅的位置上,一侧坐着她的母亲云氏,母女二人脸色难看至极,没想到花惊羽竟然如此厉害,听说昨儿晚上她露出来的一手,使得枭京的人个个都惊叹,听说今儿个一早,不少人已经开始说她是什么枭京第一才女了,这风头竟然盖过了江月雅,花如烟母女二人差点没气死。

正厅里站着一名手下,继续禀报事情,除了花惊羽被传成枭京第一才女外,还有明王府明碧晟的消息。昨夜明碧晟所做的事情,她虽然不清楚,却隐约知道他要出手对付花惊羽的,本来还以为他肯定要得手的。

明碧晟能成为枭京的清风公子,不是浪得虚名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败得如此的惨,听说当时的情况很吓人。

花惊羽个歹毒的女子,蛇蝎女人,花如烟在心中怒骂,同时的想到自已身上的事情,不由得火大。

花如烟手指一握,火大的挥手:“下去吧,继续注意着。”

“是,”来人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云氏和花如烟。

“如烟,没想到这女人现在这么厉害,不但成了枭京第一才女,竟然连明碧晟都被打得惨不忍睹,听说昨儿晚上,那明碧晟完全成了一个血人,在地上来回的爬,看的人没有不被吓到的。”

“难道就对付不了这女人了,不,我不相信,”花如烟只要一想到发生在自已身上的事情,便几欲疯狂,难道她以后永远被这女人压一头,现在这女人和以前的不一样,若是真的嫁进太子府,难保这女人不会借机收拾她,怎么办?怎么办?

花如烟在正厅里来回的踱步,门外她贴身的丫鬟小环急急的奔了进来:“小姐,紫霞师傅过来了?”

“我师傅,”花如烟愣了一下,脸上浮起难以置信,师傅她老人家怎么下山来了。

“真的假的啊?”花如烟还是有些不相信,门外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来:“烟儿丫头,什么真的假的,师傅来了也不知道迎接一下,你这是皮在痒吗?”

花如烟总算相信了,立刻高兴的迎了出去,一眼便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四道身影,走在最前面的中年女子,一身道服翩然,风雅动人,头上戴着一顶银冠,行走间,飘带轻逸,风韵十足。

这女子正是花如烟的师傅,云霞宫五门门主之一的紫霞门主。

紫霞门主身后带着的三个女子,正是她名下的三个亲传弟子。

“师傅,真的是你老人家啊,”花如烟恭敬的施了礼,撒起娇来,紫霞门主待花如烟极好,花如烟在她面前一向得宠。

“听说再过不久便到了燕云国的武魁之争,为师担心你的武功不过关,所以特地带了你几位师姐,下山来帮你助阵,此次定然要助你拿到武魁之争的魁首。”

“谢谢师傅了,”花如烟一听,立刻高兴了,同时望向紫霞门主身后的三个同样穿道服,头戴银冠的飘逸女子。

这云霞宫的开山祖师乃是祟尚道教的,后来云霞宫的人便习惯了穿道服,戴银冠,在江湖上,倒也是自成一派景像。

“谢谢三位师姐了。”

“七师妹别客气了,我们也正想下山来玩玩呢,”紫霞门主身后的三个女子皆抱拳笑道,三女说话间都带着一些傲气。

云霞宫的人一向傲气凛然,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宫门之派,但是却在江湖上颇有盛名,所以这些门派下的亲传弟子一向眼界高。

“师傅,师姐,你们快进来,”花如烟把人往里让,云氏也迎了过来,恭敬的向紫霞门主打招呼:“见过紫霞门主,花门云氏在此谢过紫霞门主对女儿的疼爱。”

“云夫人快别客气了,起来起来,”紫霞门主对于云氏还是很客气的,立刻一抬手,混厚内劲托起了云氏的身子。

一众人进了正厅,分宾主之位坐了下来,云氏和花如烟分外的客气,让紫霞门主坐在了最上首的位置,这等恭敬的态度,让紫霞门主心里很舒畅,脸上的笑意盈然:“烟儿,为师送你的两本武功秘笈,最近可是习了?”

一听到紫霞门主的问话,花如烟立刻垂下了头,满脸的羞愧,最近她只忙着对付花惊羽,耽搁了练功,根本就没有认真的练:“师傅,对不起,烟儿最近偷懒了,没有用心练功,请师傅责罚。”

花如烟乖巧的垂头,紫霞门主倒也没有责怪她,笑着安慰:“你别自责了,为师这次下山来便是亲自指点你练这两本功法的。”

“谢谢师傅了,”花如烟激动的开口,紫霞门主眉一挑,状似不经意的开口:“烟儿,为师下山来竟然听得一件事,听说你要嫁给太子殿下做侧妃?”

“是的,师傅,”花如烟倒也没有隐瞒,紫霞门主的神色有些严肃了,望向花如烟:“烟儿,你可是我们云霞宫的亲传弟子,怎么能嫁于人做妾呢,这样师门可是没脸的。”

花如烟一听师傅责怪,不由得不安的起身:“师傅,对不起,是我没用。”

紫霞门主叹口气,挥手:“烟儿,坐下来,既然让为师知道了这件事,为师自然要帮助你,你坐下来吧。”

“师傅你要帮助我?”花如烟有些难以置信,紫霞门主却点了头。笑道:“没错,。你是为师的弟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做人妾侍,既如此不如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当上燕云国的太子妃,这样一来也不辱没了我云霞宫的名声。”

“谢师傅了,”花如烟感动的向紫霞门主道谢。

紫霞门主摇头,眼底却拢上了若有所思,其实她之所以下山,乃是接到了宫主的指示,让她下山助花如烟一臂之力,助她当上燕云国的太子妃。

虽然紫霞门主不了解,为何宫主要下这样的指令,但是对于宫主的命令,她可不敢违抗,也不敢深究她的用意。

正厅里,花如烟和云氏二人皆兴奋起来,本来她们正陷入绝境呢,没想到这紫霞门主竟然出现了,不但出现,还要帮助花如烟得到燕云国太子妃之位,这实在是太让人高兴了:“谢谢师傅了。”

“嗯,与我说说太子妃花惊羽的事情。”

紫霞门主淡淡的开口,先前进枭京的时候,她已经收到了不少的消息,对于花惊羽有了不少的了解,现在还想更多知道一些,只有彻底的了解这么一个人才知道如何下手。

“是,师傅,”正厅里,花如烟高兴的点头,开始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的告诉了紫霞门主。

轻羽阁里,一片安静,小昭去缠着花千寻了,花惊羽躲在自个的房间里,开始替赫连轩配制解药,等到配制完了赫连轩的解药,看看时间还早,又替师姐杨紫儿制压制先天毒体的解药,看来她要找个时间前往黑森林一趟了,把解药给师姐送去,另外她想进黑森林认真的练功,在这外面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让她不能专心的练功。再有两个多月,可就到了玉凰书院的选拔了,以她现在的实力拿前十都很危险,如果这样如何去参加武魁之争啊。

房间里一片安静,颜冰守在外面,花惊羽在房间里动手制毒丸,小白在一边欢快无比的吃着毒丸,屋子里一片温馨。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这一忙碌便是整整半天的时间,傍晚的时候,赫连轩的手下出现了,花惊羽把给赫连轩配制的解毒丸交给这手下,告诉他如何服用,这手下便悄然的离去了。花惊羽又找了小瓷瓶把制好的二十枚压制先天之毒的解药装起来,不过这解药只能压制痛楚,却不能真正的解先天之毒。

天色已暗了,颜冰从屋外走了进来,看到花惊羽满脸的汗,不由得心疼的说道:“小姐,你看你累成这样,饿不饿,我准备晚膳过来让你吃点?”

“行,”花惊羽的肚子还真是饿了,咕咚一声响,两个女人不由得笑了起来,颜冰往外走,去准备吃的东西,花惊羽收拾房间里的东西,很快颜冰准备了吃的东西进来,花惊羽吃了一些,便盥洗一番休息了,下午足足忙碌了半天也累了。

夜越来越深沉,各处安静无声,花惊羽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她却不知道,在她高兴的时候,另外一处地方,却有人正在算计着她的生死。

东宫太子府,一座华丽的房间,上首端坐着尊贵不凡的男子,这男人正是东宫太子南宫元徽。

南宫元徽下首一侧的位置上端坐着两个人,一人正是娇媚的花如烟,另外一人是颇有些仙风道骨的紫霞门主。

花如烟娇艳妩媚的面容上,双眸隐有泪光滚动,楚楚动人,不胜娇弱:“殿下,我师傅知道我要嫁殿下为妾,十分的生气,特别的命令,让我取消嫁进太子府为妾的打算,所以我才这么晚来东宫太子府,殿下,我们有缘无份,以后还望殿下好自保得,烟儿以后不能侍候你左右了,但是烟儿已经是殿下的人了,所以烟儿决定了此生永伴师门,再不下山。”

花如烟的话一落,上首的南宫元徽有些着急,脸色不由得笼上了懊恼,飞快的望向了下首的紫霞门主:“紫霞门主,你为什么要阻止烟儿嫁于本宫为妾啊?虽然她嫁进太子府只是一个侧妃,但本宫不会亏待她的。”

紫霞门主望向上首的南宫元徽,神情认真而严肃:“太子殿下,非是本座要阻止你们两个人,而是因为烟儿乃是我云霞宫的内门弟子,还是我的亲传弟子,我们云霞宫历来有古训,门下所有的亲传弟子都不得嫁于人为妾,谁若是胆敢做出这等有辱师门的事情,轻者逐出师门,重者仗毙。”

花如烟一听紫霞门主的话,不由得可怜的叫了一声:“师傅,不要啊,我不要被逐出师门。”

“既如此,便退掉这门亲事,随师傅上山,永世不准再出师门一步,”紫霞门主温声说道,花如烟哽咽着点头,然后望向上首的南宫元徽。

“殿下,烟儿只能有负殿下的爱意了,烟儿不想被逐出师门,烟儿此生待在山门上为殿下祈祷,祝殿下早登大典之位,”芙蓉面,泪凄凄,看得人心酸不已,南宫元徽满脸的心疼了,飞快的走下来,伸手拉着花如烟的手。

“烟儿,本宫不会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待在山门之中的,你是本宫的心上人,本宫会娶你的。”

他说完望向紫霞门主:“紫霞门主,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紫霞门主脸色冷冽,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淡淡的说道:“有,若是她要嫁给殿下,只能做殿下的太子妃,至于有辱山门的太子侧妃什么的,统统都不行。”

“太子妃?”南宫元徽眼神微闪了一下,想到了先前自已于花如烟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娶她太子妃,别说母后不同意,就是他也没办法同意这样一个女子为太子妃啊,不过,南宫元徽瞳眸微暗,满脸无奈的神情:“其实我也想娶烟儿为太子妃,我母后她?”

太子南宫元徽一脸很头疼的样子。

“重点是殿下想立谁为太子妃,若是殿下一心想立烟儿为太子妃,本座身为她的师傅,自然要帮她的。若是殿下不想立她为太子妃,那么本座立刻把她带回山门之中,永世不见太子殿下,”紫霞门主面不改色的说道,花如烟一听她的话,便梨花带雨的痛哭了起来。

“殿下,你自尊重,以后烟儿不能陪伴殿下左右了。”

“不,本宫不会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待在山门之中的,”南宫元徽说完望向紫霞门主:“不知道紫霞门主打算如何帮助本宫?”

紫霞门主眼神一闪而过的幽冷杀气,淡淡的说道:“杀掉花惊羽。”

“杀掉她。”南宫元徽瞳眸幽暗,若有所思,唇角勾出浅浅的冷意,眼神变幻莫测,一时倒没有说话,杀掉花惊羽吗?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先前花惊羽的种种,他似乎并不那么想杀花惊羽,事实上他隐约觉得花惊羽那样的人才配为太子妃。

南宫元徽一迟疑,花如烟又哭了起来:“师傅,别杀大姐姐了,我不要太子妃的位置了,我不要当太子妃了。”

紫霞门主一脸怜惜的望着自个的爱徒:“烟儿,你就是太善良了,虽然你姐妹情深,但是若不杀花惊羽,你只能跟为师回云霞宫了。”

紫霞门主眼里闪过奇异的光芒,其实要想杀花惊羽,她也可以杀,但是花惊羽背后代表的除了花家,还有燕云国的皇室,云霞宫虽然是江湖上顶尖的门派,可是和皇室并不宜犯冲,所以她才会借着太子的手除掉花惊羽,而且借南宫元徽的手除花惊羽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万一事情失利了,太子一心要杀花惊羽的事情泄露了,花惊羽就是个泥人,恐怕也不会嫁给南宫元徽了,到时候得利的可就是烟儿了,烟儿可以顺利的嫁给南宫元徽了。

紫霞门主望着南宫元徽,发现这男人有些迟疑,再下一剂猛料:“太子殿下,若是你娶了我徒儿为妻,本座在此可以说一句,日后我云霞宫和太子殿下同时共退了。”

一句同进共退,使得南宫元徽的眼睛似乎亮了,南宫元徽的嘴角动了动,缓缓开口:“紫霞门主打算如何做?”

紫霞门主一听南宫元徽的话,不由得面容温和了,脸上露出了笑意,眼神落到到了花如烟的身上,花如烟的脸上同时的有笑意,三个人坐在太子府的正厅里,开始商量除掉花惊羽的事情。

这一商量便是大半夜,天近亮的时候,紫霞门主和花如烟悄悄的离开了太子府,一路回花府去了。

太子府书房里,几名谋士聚在书房之中,一起望着正中深邃沉稳的太子殿下,此刻的太子南宫元徽,完全一扫人前的无能形像,眸光深沉而睿智,举止优雅而尊贵,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笼罩着他整个人,依旧是之前的那个人,却因为不同的神韵而完全的变了一个形像。

“殿下,真的要杀掉太子妃吗?”

其中一名谋士开口,以前他们是一致认为太子可以废掉太子妃,但是最近太子妃的种种表形,足以证明她完全可以胜任东宫太子妃之位。

南宫元徽握紧手,一下一下轻扣着桌子,浓黑的剑眉微微的挑高,眼眸一抹幽暗:“最近宁王和鲁王将会有动作,本宫不能在这种时候节外生枝。”

“难道要弃了太子妃不成?”另外一名谋士问道,这些谋士都是太子身边的隐藏之人,有事的时候出谋划策,没事的时候便在太子府里做一个掩人耳目的下人,这一切外人并不知道。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太子妃乃是一国太子妃,未来的皇后,这种苦自然也要吃,所以这些是她该承受的,若是她能顺利的度过此次的危险,说明她是命定的太子妃,本宫除掉宁王鲁王后将会尽快迎娶她进东宫太子府。”

“是,殿下,”几个谋士同时的应声,不再说什么,书房内恢复了安静。

第二日,花惊羽起床后收拾了一番准备前往玉凰学院的去练功,后山的大阵不但有助于练功,而且相当的安静,没人打扰。

“小姐,太子殿下过来了。”

花惊羽一听到南宫元徽过来,脸色陡的冷沉下来,蹙眉冷哼:“他来干什么?”

门外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雍雍华贵的站立在厅堂内,脸色温融,先前花惊羽的话他自是听到了,不过却并没有发作,而是沉稳的开口:“花惊羽,本宫是奉母后之命过来找你的。”

“皇后娘娘的命令?”花惊羽挑高了眉,虽然她恼恨南宫元徽,可是皇后的命令,她还不能直接的无视,抬首望向南宫元徽,淡淡的说道:“皇后娘娘让你找我所为何事?”

花惊羽神容清浅的望着南宫元徽,南宫元徽温和的笑着开口:“再过不久我们两个人便要大婚了,母后的意思是让我好好的布置一下东宫太子府,各处装点一下,母后让本宫参考参考你的意见。所以本宫便过来请你过太子府一趟,看看什么地方是你不满意的,让能工巧匠的动手修改一番。”

花惊羽一听南宫元徽的话,直接拒绝:“这件事太子看着办就好了,我没什么特别大的意见。”

等到武魁之争结束之后,她就解除了和南宫元徽的婚事,所以那太子府是好是坏与她何干,南宫元徽一听花惊羽的话,不由得瞳眸幽暗了,随即温和说道:“花惊羽,不管怎样,你好歹也去看一看,若是你不去,母后又要责怪我,以为我不把你放在眼里。”

太子殿下满脸的苦恼,可惜这神情落到花惊羽的眼里,不但不同情,还直觉得他是自找的,花惊羽望着南宫元徽,淡淡的说道:“今儿个我要去玉凰书院,没空去东宫太子府,你自回去吧。”

她说完领着颜冰往外走去,一路离开了轻羽阁,准备前往玉凰书院,南宫元徽也不着急,寸步不离的跟着花惊羽,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不去的话,那我便陪你去玉凰学院,等你有空了再去太子府一趟。”

一听到他说要陪自个儿去玉凰书院,花惊羽一脸的惊悚,停住脚步望着南宫元徽:“太子殿下,你不要开玩笑了,你跟着我进玉凰学院做什么?”

“陪你,”南宫元徽一本正经的说道,花惊羽阴沉着脸盯着他,然后凉飕飕的说道:“南宫元徽你搞什么名堂,究竟为什么要让我去东宫太子府啊,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说吧,你究竟想对我做什么?”

花惊羽满脸狐疑的盯着南宫元徽,南宫元徽瞳眸幽然,淡淡的开口:“既然你说东宫太子府有名堂,那就不要去了,算了,我陪你前往玉凰书院吧。”

南宫元徽认真的说道,然后又沉声开口:“母后昨儿个晚上又召我进宫了,叮咛我要与你好好的相处,要不然我才不会一大早来找你呢?”

南宫元徽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气愤的说道。

花惊羽微微的眯起眼睛,盯着南宫元徽,她可以肯定东宫太子府里有名堂,难道是这男人设局害她,她一直知道他想害她,可问题是他真的敢在东宫太子府害她吗?不过不管怎么样,她也不会进东宫太子府。

“南宫元徽我不会去太子府的,还有别跟着我,否则别怪我翻脸,”花惊羽冷冷的警告,她倒不是怕太子府里的局,而是实在不想理会这些烦心事,现在她最关心练功的事情,至于别的,一切都是枉然。

南宫元徽听了花惊羽的话,看她绝决的神情,是真的不可能进太子府了,看来他们的第一套计划作废了。

只能实行第二套计划了。花惊羽抱着小白,领着颜冰往外走去,门外守着几名亲衣卫,正是花千寻的手下亲卫,一看到花惊羽走出来,恭敬的福身:“见过大小姐。”

花惊羽点了一下头,然后问道:“哥哥呢?”

“今儿个一早,少将军被皇上宣进宫中去商议事情了,现在并不在府里。”

“喔,我要去玉凰书院,你们随我一起去吧,对了,另外再带一些手下,”眼下她还真不敢大意,今儿个南宫元徽唱的这一出戏,定然有古怪,所以她还是小心些的为好。

“是,大小姐,”四五名亲卫恭身领命,为首的人又安排了一些人跟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花府,往玉凰书院而去。

身后的阴影处,太子南宫元徽脸色黑沉,那黑沉的脸色好似锅底一般。

花府的马车,外加十几名亲衣卫,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枭京,顺着官道前往玉凰书院,车行了三四十里,往偏道上绕去,再过去二十里地,便是玉凰书院的地方了。

茂密的枝林间,山风吹动,林间隐有冷寒的气流。

马车里里的花惊羽本来正和颜冰说话,怀里的小白有些不安起来,九幽狐一族敏觉力超常,危险一降临,它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所以呜呜的表示着,危险。

危险,花惊羽脸色飞快的变了,掀帘往外张望,最后回首望向颜冰:“小白,你立刻前往玉凰书院去找赫连轩,让他来救我们。”

不,小羽儿,我不想离开。我要保护你,小白不肯走赖在花惊羽的怀里,花惊羽面色一沉,执着的说道:“既然这些人来杀我,必然是派了很多的高手,你留下也未必救得了我们,所以还是快点去找赫连轩吧,若想救我,就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