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55章 拒婚

宴席上所有人都望向了北幽王南宫凌天,南宫凌天狭长的峰眉一挑,一抹似笑非笑隐于瞳底,这丫头倒是挺能算计的,竟然把他也拽下水了,不过既然他家的丫头张嘴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南宫凌天懒懒的挑眉,冷魁的扫视了一圈,最后眸光落到了花惊羽的身上,懒洋洋的开口:“花小姐这是让本王替你主持公道吗?”

花惊羽一看这家伙高深莫测的神情,便知道他又有什么算计了,不过众目眈眈之下,她都说了的话,总不能再捡回来,逐沉稳的开口:“请王爷主持公道。”

“好,既然让本王主持公道,本王总不能平白的出手,那幅八骏图做为回礼吧。”

他的话一落,身侧的东宫太子南宫元徽脸色暗了,事实上他也看中了那幅八骏图,而且最重要的是花惊羽竟然直接无视他这个未婚夫,而选择让南宫凌天出头,这让他十分的愤恨。

南宫凌天话落,也不等花惊羽说话,便吩咐墨竹:“把八骏图收起来吧。”

“是的,王爷,”墨竹应声走上去旁若无人的收起了八骏图,宴席上不少人嘴角抽搐,这我行我素的做态,果然是只有北幽王殿下才会有的行事风格啊,而且没人敢非议。

花惊羽的嘴角也抽了抽,这家伙搞什么啊,不就是一幅画吗,凭他们的交情,他若是想要八骏图,她可以画一车给他。

不过她却不知道,南宫凌天就要这一幅,不想让任何人得到她的画作。

南宫凌天的视线慢慢的落到了明碧晟的身上,那瞳眸之中的嗜血阴寒令得明碧晟不安恐慌:“王爷?”

南宫凌天慵懒的声音轻慢的响起来:“明小王爷倒是好气魄啊,竟然要代妹挨罚,兄妹之情真是令本王好感动,不过你们要表演兄妹情深,请回明王府去演。”

他一言完,残狠的声音响起来:“来啊,掌嘴二十下,重责二十板子,给本王重重的打。”

“是,”北幽王府的侍卫如狼似虎的应了一声,飞奔而出,直扑向中间的明玉儿,明玉儿腿一软,直接的往地上瘫去,不过北幽王府的侍卫可不心疼她,直接的提了她下去执行板子了。

宴席上,明碧晟紧握了手指,眼放凶光,狠狠的瞪着花惊羽,暗暗的发誓,花惊羽,你个贱女人竟然一再打我们明家的脸子,你给本王等着,本王定然要让你生不如死。

明王妃直接的昏迷了过去,其她人则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盯着上首的北幽王殿下,南宫凌天慢条斯理的端着茶盎喝着,外面啪啪声不时的响起,先开始还听到明玉儿的痛叫声,很快就听不到了,等到打了耳光和板子后,北幽王府的侍卫又把明玉儿给提了进来,此刻的明玉儿,脸肿得看不见原来的样子了,只剩下一张馒头脸,哪里有半点可人的样子,屁股上被打得鲜血淋淋,她被拽了进来,一路竟然拖了一道血印子。

明王妃刚醒过来,一看到女儿这样的惨状,再次嗷的一声吃,昏迷了过去。

花慕将军的夫人刘氏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赶紧的宣布宴席结束,明家的人立刻带着明王妃和明玉儿急速的离开,宴席上的人也纷纷的告辞离开。

花惊羽和花青枫还有小昭等人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说着话,花青枫和小昭二人对于花惊羽先前表演的琴画合一惊奇不已,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她:“羽儿,你什么时候竟然会弹琴,又会画画了?”

花惊羽笑着说道:“其实是有人教我的。”

别的她并没有多说,言多必失,两上女人听了她的话,也没有再纠缠她,心里已经了然,原来是有人教小羽儿的,虽然不知道这背后的人是谁,但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一行人回各自的院子休息。

夜越来越深了,夜风柔和,到处一片清丽,树叶在轻风中沙沙着响,花府先前的热闹之后,现在是一片沉寂,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

轻羽阁四周同样的一片宁静,几道身影幽冷如芒,眨眼飘了过来,停在了轻羽阁的一角,为首的人在朦胧的夜色下,美奂绝伦,轻裘宝带,似琼花玉树一般尊贵优雅。

他深邃的瞳眸中拢上了冷寒的煞气,抬头望着轻羽阁,问身侧的一名身材高挺俊朗的手下:“墨竹,这院子似乎有些古怪,怎么回事?”

墨竹也感觉到了,缓缓的走前几步,然后一伸手轻触空气,最后脸色飞快的变了。

“回主子,这轻羽阁被一座大阵给笼罩住了。”

“大阵笼罩住了,难道是有人用此阵保护她,”说话的人挑高狭长的凤眉,淡淡的开口,正想吩咐手下离去。

不过很快又蹙眉说道:“这种东西,谁有?花千寻吗?他应该没这种东西。”

这种阵法可是很厉害的东西,一般人是不懂的,所以花千寻武功能力不错,但是从来没听说他懂阵法之类的东西,所以这事恐怕不是他做出来的,这事有古怪啊。

南宫凌天俊美的面容上一闪而过的嗜杀:“墨竹,查一下此阵的阵眼在何处,我们从阵眼进去,看看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行。”

墨竹对于阵法这种东西懂得比南宫凌天多,所以闪身钻进了大阵,检查起来,很快便找到了阵眼的所在,飞快的闪出来恭敬的开口:“主子,请随我来。”

南宫凌天命令另外几个手下:“青竹,你领几个人在外面守着。”

“是,”墨竹和南宫凌天二人飞快的闪身,如惊鸿一般眨眼不见了,很快从阵眼进入轻羽阁。

两个人刚从阵眼穿过,便感受到空气中一股诡异的香味儿弥漫着。南宫凌天脸色立刻微变:“这香味有古怪,似乎是一种迷香,使人沉睡不醒的东西。”

可恶,什么人,竟然背后对羽儿使用这种东西啊。

“是的,主子,这是毒情花,闻起来和寻常的花香味一般无二,但是却可以让人沉睡,甚至在沉睡中死亡,按照道理花小姐应该早就发现了,不过经过了先前的宴席,想必她们累了,”两道身影闪身往轻羽阁最东面的主居飘去,很快进入了房间。

房间里一如他们两个人猜测的一般死寂,一点动静都没有,两个人如入无人之境,房间里,花惊羽和她的丫鬟睡得死死的,脸上还浮现着一种笑意,似乎连睡梦中都笑着似的。

“主子,这就是毒情花的魔力,能让人睡梦中脸带笑意,有些人便在这样的魔力中不知不觉的死过去。”

“可恶,什么人竟然这么可恨,”南宫凌天脸色冷暗,瞳眸布满了煞气,修长的大手紧握起来,显得十分的愤怒,墨竹有些微愣,主子,这似乎不干你的事吧,你气成这样做什么,不过南宫凌天的声音已经响起来:“可有办法解毒情花?”

既然墨竹识得此花,想来是有办法可解的。

“有,但是眼下没有药材,现在只能以血催进她的脑海,运力把她催醒,这毒回头慢慢解,若是一直不醒,恐怕大罗神仙也没办法救她了,”墨竹说完往前走,打算动手催醒这位花家的大小姐,她可是主子在意的人啊,先前宴席上的一幕他可是看得很清楚的,爷分明是对人家动心了,虽然他有些纠结,以后要有个黑珍珠王妃了,不过花小姐先前露出的一手震慑住了他,因为人无完人,花小姐可以算是枭京的第一才女,配自家的王爷也不会太差。

不过墨竹还没有走过去,便见到前面自家的主子,已经很俐落的一伸手,牙齿咬破了自已的手指,飞快的把血手印点在了花惊羽的脑门上,劲气一涌,催进花惊羽的脑门,前面南宫凌天忙着催醒花惊羽,后面的墨竹一脸无语。

看来主子对花家大小姐真的动心了,若是对人家没心思犯得着气成这样吗?对人家没心思,一脸不假思索的咬破手指用血催印,可问题是,爷啊,你的口味与常人果然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你可是要从太子殿下手里抢人的。

墨竹心中各种的念想,南宫凌天已经催醒了花惊羽。

此刻的花惊羽正慢吞吞的睁开眼睛,费力的望了一眼床前立着的人,然后又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睡觉,嘴里还念叨着:“好倒霉啊,怎么做梦都能梦到这煞神啊。”

南宫凌天一听煞神二字,脸色立马黑了,一伸手提起了花惊羽的身子一番摇晃:“你说什么?”

花惊羽总算被摇醒了,睁开眼睛,一脸惊骇的指着南宫凌天和房间里的墨竹:“你们两个怎么半夜不睡觉,跑到我的房间里?”

墨竹看了一眼自家主子黑沉沉的脸,赶紧的说道:“花小姐,轻羽阁被人下了大阵,还在阵眼中填了毒情花,你们现在可是中了毒情花了,若不是我家主子用血催醒了你,只怕你要倒霉了,而且现在你体内有毒情花的毒,不信你试试看。”

花惊羽一脸的难以置信,然后飞快的闻了一下空气,立马脸色变了,她擅长使毒,自然知道这毒情花是什么味道,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没想到她这样用毒之人竟然中了毒情花,究竟是她大意了,还是背后的人太有谋算了,竟然乘着她睡觉时动了这等手脚,睡梦中的她又如何会想到有人先设下了大阵再下这种毒。

花惊羽飞快的取了一枚解毒丸服下,这枚解毒丸虽然不能解毒情花,但可以让她短时间内没事,花惊羽自已服了一粒,又取了一粒递到了墨竹的手上:“去给我小丫鬟服一粒吧。”

墨竹倒是有些稀奇,没想到这花家的大小姐,知道自已中毒了,竟然面不改色,而且手里还有这种解毒丸,这个女人身上果然有很多谜啊,墨竹走了出去,很快的把解毒丸塞进颜冰的嘴里,复又走了进来。

房间里花惊羽的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愤怒异常:“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要害我啊,还有他究竟想干什么,是想直接害死我,还是另有什么目的?”

南宫凌天缓缓的开口命令墨竹:“出去查一下,看看这阵究竟有什么来历,或者谁曾经使过这种类似的阵法。”

“是,主子,”墨竹退了出去,房间里南宫凌天望向花惊羽,沉声说道:“先前你叫我煞神?”

本来就是,花惊羽心中嘟嚷,不过嘴里自然不承认的:“不是指你,我是做梦,梦到一个恶人,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叫一声。”

南宫凌天的脸色微微的温和了一点,俊美的面容显得好看多了,不过花惊羽的脸色可就不那么好看了,今晚若不是南宫凌天出现,只怕她真的要倒霉了,没想到她竟然差点出事,想到她又欠了他一次人情,她就想着自已是不是该把自已送给他,终生为奴为婢的偿还啊,如若这男人现在让她为奴为婢,她立马二话不说进北幽王府为奴婢还债,实在是欠得太多了,这人情如山一般的压着她啊。

不过这男人怎么会恰巧出现在轻羽阁啊。

“你怎么恰好出现在轻羽阁啊?”

南宫凌天挑起狭长的眉,眉下的瞳眸幽深潋滟,唇角是似笑非笑:“我是看你今晚玩得很尽兴,所以想问你今晚玩得爽不爽?”

没想到竟碰上有人设局害她,所以便出手救她一次了,花惊羽嘴角扯了扯,想到南宫凌天救了她,花惊羽尊重其事的道谢:“北幽王,今晚的事情谢谢你了。”

“谢本王倒是不必了,不过本王有一事需要你的帮忙,不知道花大小姐肯不肯帮这个忙?”南宫凌天一本正经的开口,美如墨玉似的瞳眸中满是认真,性感的薄唇微微的扬起,勾勒出优美的弧度。

“你说,”花惊羽立刻开口,虽然她和北幽王南宫凌天有些不太对付,但是欠了他人情太多了,所以能帮他,她是最乐意的,只要她能做到的,定然会帮他的。

南宫凌天听了她的话,一瞬间眉眼舒卷,好似高天之上的晓云,温磁的声音响起来:“是这样,你知道我有难言之隐吧?”

南宫凌天认真严萧的样子,显示出他的尊重其事,花惊羽眨了眨眼睛,想到他口中的难言之隐,一定是断袖的事情,赶紧的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开口提这件事,这件事必竟是人家的痛楚,南宫凌天深沉的说道:“我一直想医好它,有大夫说过,只要与女子多多接触,也不是没有希望。”

这种事花惊羽也是听说过的,确实有些人一直以为自已是断袖,然后慢慢的与女人接触,后来竟然正常了。

“但是呢,这件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你一个女人。”

“嗯,我不会说的,”花惊羽立刻表态,表示自已绝对不会把他的这件事说出去。

不过南宫凌天狭长深幽的凤眸一直盯在花惊羽的身上,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花惊羽在这样的眸光里颇觉压力,然后想到南宫凌天说到的帮忙,见他一直盯着她,不由得多了一些联想,指着南宫凌天有些口吃的开口。

“你所说的帮忙,不会是要我帮你治这个难言之隐吧。”

她嘴里问,心里拼命的摇头,不要啊,千万不要啊,她与这家伙待在一起好有压力的,可是现实与理想总是背道而驰,床边的南宫凌天已经点头了:“嗯,难道你不愿意?”

花惊羽纠结,她是不愿意啊,她不想与他多交接,不过想想自已和他的交情,以及所欠下的种种,一一从脑海中飘过,花惊羽最后一咬牙,沉声开口:“好,我帮你,我欠你的太多了,帮你是应该的,别说帮你这个,就是要我的命,我也会毫不迟疑的。”

南宫凌天听了她的话,眼神深邃,波光潋滟,唇角是温和的笑意:“本王没要你的命,就是要你帮助本王一把。”

“好,我答应了,我定然要帮你治好这个毛病,”花惊羽开口保证,似毫没有多想,一侧的南宫凌天嘴角抽了抽,心里叹息,这傻丫头啊,有时候精明得可怕,有时候却又迷糊得可怕,他若是不接收了地,她会不会就要被别人骗了呢,所以为免她被人骗,只好他接收了,不过他真的很好奇,她什么时候会发现他其实根本就不是断袖呢。

南宫凌天眼神璀璨炽热,伸手拉了花惊羽的手过来,温声开口:“嗯,看来本王没有看错人。”

花惊羽的手被他的大手一拉,不由得怔愣住了,想抽手却被南宫凌天牢牢的握住,温热的气流通过她的手指流转到她的四肢百骇,竟然分外的舒服,不过她可没忘了这人是断袖,自已现在是在帮助他,如此一想,总算排除掉了心中的杂念。

“嗯,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花惊羽认真的说道,虽然南宫凌天对别人来说是心狠手辣嗜血凶狠的存在,于她来说,却是不一样的。

门外,墨竹的身影闪了进来,飞快的开口禀报:“主子,我查了一遍,发现与此阵类似的阵法我还真见过一次,乃是明王府的明小王爷明碧晟使用过的。”

“明碧晟,这个死男人,一定是他,肯定是他干出来的,”花惊羽一听到明碧晟,便气不打一处来,怒火万丈,明碧晟一连吃了她两次亏,自然会和她算帐,看来今晚真是她大意了。

房间里的墨竹又开口:“刚才我感受到了大阵的波动,似乎有人进来了?”

“有人进来了?难道是明碧晟,”南宫凌天的俊容上,立刻笼罩上了暴风雨,不过很快又消散了,望向花惊羽:“小丫头,我记得你很喜欢玩,怎么样,这次也交给你了。”

“嗯,行,”想到她中了毒情花,她便愤怒不已,明碧晟,今儿个我让你有进无回,我要让你后悔出手对付我,花惊羽发着恨,南宫凌天关心的却是她身上的毒:“你身上中了毒情花,回头我让墨竹给你送来解药。”

“不用了,这事我自已解决,”她可不想再欠他的人情了,这毒情花她有办法解,用不着再麻烦他的人了,花惊羽说完南宫凌天没有再多说什么,而且他不想和明碧晟正面交手,便吩咐墨竹:“你留下来帮助花小姐,记着听她的吩咐做,另外不要露面。”

南宫凌天说完闪身便走,速度极快,他相信小丫头的能力,定然可以对付明碧晟,何况还有个墨竹呢。

房间里,花惊羽飞快的吩咐墨竹,待会儿该做的事情,然后挥手让他出去。

房里一片安静,花惊羽唇角露出一抹狰狞的笑,缓缓的躺了下来,同时的房间里笼罩上了一抹毒气。

明碧晟,既然来了,这次就不要走了,我要看看最后是谁哭爹喊娘。

花惊羽闭上眼睛,假装沉睡,屋子外面,一道猫样的人影幽灵似的闪了进来,很快走到了花惊羽的床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花惊羽,那眼神令人从骨子里觉得阴沉讨厌,不过花惊羽一动也不动,努力的保持着平和的气息,明碧晟是六重内力的高手,他没中毒的时候,她是不可能抓得住他的,所以为免打草惊蛇,她还是小心些为好。

床前的明碧晟望着花惊羽,眼里毫不掩饰的嫌厌,这个丑女人竟然害得他丢那么大的脸,今晚竟然还害得他的妹妹吃了那样大的苦头,现在他倒要看看谁比谁更毒:“花惊羽,没想到你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今儿个之后,你将会生不如死,从此后成为燕云国的笑话,你以为凭你真的可以当上东宫太子妃吗?你做梦吧。”

“等过了今晚,皇后可不会再要你这样的儿媳妇,就是花家的人也会嫌厌你的,到时候你就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

花惊羽听到明碧晟的话,心里那个怒啊,这个该死的男人,她真想爬起来砍他个十刀八刀的,让他去死,下地狱去好了。

“好了,我该带你离开了,你知道我为了收拾你,费了多少劲吗?不但动用了大阵,还动用了毒情花,那可是宝贝啊,还有你这样的丑人,什么样的男人愿意碰啊,幸好我有先见之明,从街上找了两个小乞儿来,现在就等着明儿早上有人发现这件事了,想想啊,当朝太子妃竟然在大街上和小乞儿温香软玉,这?”

明碧晟的话一落,花惊羽的身子动了,狠狠的朝明碧晟扑了过去,妖治的刀光闪过,直刺向明碧晟的前胸。

明碧晟没想到**的人忽然的动了,身形爆退,随之一运力想攻上去,不想却手脚无力,明碧晟的脸色不由得变了,沉声开口:“你对我做了什么?”

花惊羽的脸色此刻青白交错,现在的她几欲疯狂了,明碧晟这个鄙卑无耻的男人,竟然打算让她和乞丐,光是想的,花惊羽便是一身的冷汗,若不是南宫凌天出现,以血催醒她的话,那她岂不是生不如死了:“明碧晟,你去死吧。”

一刀恨恨的扎进了明碧晟的大腿:“啊。”

明碧晟痛苦的叫了起来,花惊羽没有理会他,抬手再次狠狠的扎上了明碧晟的另外一条大腿,同时的运了内力,朝着明碧晟招呼了过去,此时明碧晟中了花惊羽的毒,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痛苦的凭花惊羽加诸在他身上的暴力。

“啊,啊,”他的两条大腿,两条手臂,以及十根手指,全都被饮血弯刀给扎中了,一刀一刀的凌迟着,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花惊羽,你个死女人,你个魔鬼。”

“我是魔鬼,我是个被你逼疯了的魔鬼,明碧晟,你个渣男,竟然胆敢设大阵害我,现在我岂能饶得了你,”只要一想到明碧晟说过的,找了两个乞丐打算污辱她的清白,她就有百般折磨这男人的冲动。

如果没有这个,她还能冷静,但是现在她无法冷静了。

“啊,。啊,”怒吼声在夜色之下响起,回荡在轻羽阁的院子里。

不过外面的大阵很快被解掉了,墨竹奉了花惊羽的命去通知了花千寻,有人在轻羽阁内设了大阵并下了毒情花,花千寻立刻带了亲卫队赶了过来,同时的花家人也惊动了,领着人赶了过来。

路上,花千寻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花雷将军等人,然后一众人赶往轻羽阁。

轻羽阁门外,众人听到里面凄惨的叫声,不由得毛骨悚然,数道身影冲进了房间,只见房间里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在地上来回的懦动着,人不人鬼不鬼的,仅凭着一抹气息哀求着:“别杀我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另外一道身影手中拿着一把弯刀,对着在地上痛苦懦动着的身影猛打猛杀猛砍,嘴里还在怒喝:“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看你以后还敢算计我,还敢把脑筋动到我的头上。”

说话间,又是一刀狠狠的扎进了明碧晟的手臂,房间的地上拖出道道的血印子,惨不忍睹:“啊,啊。”

变质的痛苦叫声在房间里哀呜着,门外冲进来的花家一干大小个个惊悚得汗毛倒竖,同时的对于花惊羽的嗜血感到恐怖而害怕,这个女人好血腥啊,好狠毒啊。

“羽儿,”花千寻的声音率先响起来,他是看到花惊羽身上不少的血,以为花惊羽受了伤,所以忍不住叫起来,至于明碧晟生不如死的样子,他根本没看在眼里。

花惊羽一听到花千寻的声音,总算停住了动作,然后抬眸望向花千寻,撇了撇嘴,委屈的叫起来:“千寻哥,他欺负我。”

这话像个委屈的小女孩告状似的,可是房间里的人,个个同情的望着那瘫在地上的明碧晟,周身上下多少个血洞,正潺潺的流着血,整个就是一血人,此刻的他进气多出气少了,睁着一双恐慌绝望的大眼睛望着花府的一干人,痛苦的伸出手挣扎着,懦动着,最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接的一口气抽了过去。

房间里花千寻只顾关心着花惊羽:“羽儿,你有没有受伤。”

花惊羽摇头:“我没事,不过差点出大事了。”

花千寻一听松了一口气,然后怒瞪向地上的明碧晟:“这个孽障,竟然胆敢做出这等事来,来人,拉下去杀掉。”

花千寻的话一落,后面的花雷将军清醒过来,赶紧的走过来,阻拦了花千寻:“慢着,明碧晟可是明王府的小王爷,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死在花家人手里,如若死在花家人手里,我花府和明王府便结下了仇恨,虽然明碧晟做出的事情可恶,但是现在他只剩下一口气了,是生是死也不知道了,不如把他送回明府去。”

花千寻还想说什么,花雷已经命令身后的护卫:“把明小王爷架出去,随本将前往明王府。”

他要亲自把明碧晟送回去,同时把事情的来拢去脉说一遍,以免明王府的人怪到他花府的头上,这事可怪不得他花府的人,花雷火速的带着人把明碧晟送回了明王府。

花千寻的脸色有些难看,还想说什么,花惊羽已经拉住了花千寻的手:“算了,千寻哥,反正那渣男只剩下一口气了,我挑断了他的手筋和脚筋,就算他活了也是废人一个,我倒要看看他以后还怎么张狂,以后若是再让他见到他,见一次打一次。”

花惊羽冷笑,就算这男人活过来,以后他也是个废人,手筋脚筋俱断,别说练武功了,就是普通的力气都没有了。

房间里,一片鸦雀无声,谁也不敢说话,先前的一幕,震慑住了这些人,花千寻的亲卫队还要好一些,花府的护卫以及下人,可是真正实实的被吓住了。

花惊羽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是,大小姐。”整齐宏亮的声音,没有一丝的迟疑,动作俐落的退了出去。

房间里,花千寻望着花惊羽,紧张的问道:“我听墨竹说你中了毒情花,现在怎么样了?”

“暂时没事,我服了解毒丸,但是这解毒丸却解不了毒情花的毒,所以哥哥还是派人去给我找几样药材回来。”花惊羽写了一张单子,花千寻接了过去,没人让别人去,直接自已亲自出马了。

房间里,颜冰醒了过来,不过只觉得周身不舒服,十分的难受,等听了花惊羽的话,才知道她们两个人竟然中了毒情花,不由得脸色难看:“小姐,这明碧晟真的太鄙卑无耻了,竟然乘我们睡觉动手脚,太可恨了。”

“这件事是我大意了,”花惊羽沉声说道,她是没想到有人竟然胆敢跑到轻羽阁来害她,还用毒算计她,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明碧晟的脑子确实是挺聪明的,时间掌握得刚刚好,先前她们参加宴席已是十分累了,再加上是毒情花,这种毒情花和寻常的花草一般无二,只是有毒,别说夜明,就是白天也是很容易中毒的:“以后我会当心的。”

今晚的事情,使得她清醒了很多,若不是南宫凌天,只怕她以后真的要生不如死了,。

天近亮的时候,花千寻终于回来了,总算找到了花惊羽所要的药材,这是他强行敲开了京城所有的药铺以及药行,才找到的药材,只要一想到羽儿差点遭了明碧晟的暗算,他便自责不已,他是完全的大意了啊,为什么没有派人守在轻羽阁外面呢,若是有人守在轻羽阁外面,不会让人如此轻易的得手的。

“千寻哥,你别自责了,我不是没事吗?”花惊羽看花千寻一脸的懊恼自责,一边劝着他,一边动手配制毒情花的解药,很快配制好了,并没有熬药丸,直接的捣了汁服了下去,又让颜冰服了一些。

“这下没事了,毒情花很快就会解掉了,”花惊羽拍了拍手,示意颜冰把房间整理一下,一侧的花千寻听了她的话,神色才略好一些,不过还是派了几名手下亲卫守在轻羽阁外面,不准再让人随便的靠近轻羽阁,做完了这些,天色已经亮了。

花惊羽累了半夜,又去找了一间房补眠去了,所以不知道宫里来了两个太监,接花千寻进宫一趟,这太监正是祟佳宫的管事太监宁公公:“花少将,皇后娘娘让杂家亲自来接花少将进宫一趟,皇后有事要与花少将相商。”

花千寻蹙了剑眉,有些不可思议,皇后有什么要事与他相商啊,他与皇后并没有什么交情啊,本来他还想拉拢皇后的关系,但现在羽儿压根不想嫁,所以花千寻也有点懒懒的,不想理会皇后。

不过人都派出来了,他不去似乎不妥,不如进宫去看看究竟有什么事:“有劳宁公公了。”

花千寻坐宫中的马车一路进宫去了,马车还没有行驶到祟佳宫,便被外面的人拦住了,一道娇俏的身影大刺刺的拦住了花千寻的马车。

花千寻掀帘往外张望,看到拦住马车的人竟是皇后之女,宫中的公主南宫如雪。

对于这如雪公主,花千寻一点也不喜欢,皇家的人生性刁蛮,都很不讨喜,何况听说这女人还与羽儿不和,百般找羽儿的麻烦,他就更讨厌了:“不知道公主拦住车驾所为何事?”

马车前面的宁公公,一看到南宫如雪,便跃下马车哀求起来:“小姑奶奶,你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吧,娘娘要见花少将呢?”

南宫如雪眉挑高,狠狠的瞪了宁公公一眼,抬眉望向马车之中的花千寻,眼神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花千寻竟然生得眉目英俊,五官立体刚毅,英气逼人,一身的白色锦袍,使得他像个白袍小将,凌冽的风华显示出天生的傲骨,就像一枝傲骨筝筝的寒梅一般。

看得南宫如雪微愣,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她拦住花千寻可是有事的,不是发花痴的,想着南宫如雪指着花千寻,警告道:“你就是花千寻是吗?你给本宫记着,本宫不喜欢你,本宫不会嫁你的,所以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本宫喜欢的是明小王爷。”

花千寻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脸色幽暗,冷淡不感兴趣的开口:“公主多虑了,我花千寻对于公主也没有什么喜欢之感,所以公主还是不要担心这种事了。”

他说完啪的一声放下帘子,命令外面的太监:“走吧,”

宁全一听赶紧的跃上马车,吩咐小太监过去,等到马车走了,南宫如雪才回过神来,气愤的指着那远去的马车,问身侧的小丫鬟:“这个死男人什么意思,竟然胆敢这样和本宫说话。”

南宫如雪心情十分的郁闷,被人当面说不喜欢,谁能高兴啊。可惜没人理会她,马车里的花千寻同样的郁闷,同时心中有些警觉,难道说皇后召他进宫,便是为了让公主南宫如雪嫁给他不成,不,不会这样的。

他先在心里否定,不过心中的感觉还是很不妙。

祟佳殿里,皇后高坐在上首的位置上,满意的看着花千寻,眼神深邃,思绪浮动,花千寻果然不错,人长得好,而且武功好,最重要的是这男人一看就是好男人,还有他年少有为,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他将会成为新一代人里面最出类拔萃的人,皇后深知,皇上对于花家已有忌掸,但是现在出了花千寻,却又不同于花家的人,因为花千寻是花家的义子,皇上会用他来压制花家的人,同时的花家也会因为花千寻这个人而有所忌掸,所以花千寻绝对有不可限量的前途。

如若把自已的女儿嫁给他,一来可以拉拢花千寻,二来还可以因此拉拢花家,若说以前她拉拢花家还有一丝忧虑的话,现在却全无忧虑。

“花千寻,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了。”

大殿上,皇后赐了座位,一脸慈爱的望着花千寻,这会子皇后已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了:“花爱卿年纪不小了吧。”

“回皇后的话,微臣今年二十一了。”

“是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本宫打算把如雪公主嫁给花少将军,”这句话虽不是命令,但也不是询问,似乎只是告知一声,皇后已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南宫如雪嫁进花府了。

花千寻的脸色立刻暗了下来,他本就不喜欢南宫如雪,再经过先前南宫如雪那么一闹,他就更讨厌南宫如雪了,这会子一听皇后的话,立刻起身,恭敬的说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公主乃是千金之躯,千寻自认配不上公主殿下,还请皇后娘娘收回成命。”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日二更喔,二更在下午三点半左右奉上啊,有票的使劲的投啊,俺去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