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49章 皇子解毒 怒打公主

马车里,花惊羽眸光不自觉的落到离得自已很近的南宫凌天身上,身形高挑如雅竹,玉冠束发,今日穿一袭绣绿竹的白衫,外罩一件紫色的对开衫,长衫之下滚着金边,俊美的五官上,黑如点漆的瞳仁幽光闪烁,唇角飞扬,不点而朱,那肆意的飞扬狂放霸气,整个人就像天边最耀眼的壮景一般华丽唯美,让人觉得炫目。

不过若是细看,还是轻易从他的瞳底看出他的冷酷无情,别看他现在心情很好,若是一怒便可颠覆山河,生灵涂炭,花惊羽从来不怀疑此人的杀戳,以及心狠手辣。

“怎么样?本王容貌可还入得了你的眼?”

南宫凌天慵懒肆狂的声音响起,带着点点的暧昧,花惊羽惊悚,赶紧的抬首笑道:“王爷的风姿天下无人能敌,堪称天下第一等的风流人物。”

“喔,”他懒懒的挑眉,不再纠结这话题,而是低首望向棋盘:“下棋。”

“好,”两个人不再纠结先前的话题,开始认真的下起棋来,花惊羽执的乃是黑子,所以先一步埋下了黑子,南宫凌天的棋紧随其后而置,不过他并没有随着花惊羽的黑子而行,而是远远的埋下了一个点,然后开始布局。

马车里安静无声,往日对持的两个人,这一刻难得的温融,眉眼点点潋滟,虽然一白一黑,一个唯美华丽,一个黑得像黑珍珠,但是却难得的契合,马车里充斥着幽淡的香气。

花惊羽现在顾不得理会别的,一双眼睛紧盯着棋盘,南宫凌天所下的棋子已经布满了整个大局,而她的黑子被围困在其中举步艰难,只能凭着她的杀戳之气左冲右撞的,一路横扫而下。

南宫凌天懒懒随意的下着,那潋滟的瞳眸没有看着棋盘,而是落在对面的小丫头身上,因为离得近,所以他能轻易的闻到这丫头身上似有若无的体香味,这清浅的香味不似一般女子的脂粉味,完全是人体的一种自然香,竟是难得的好闻,而且近距离的看这丫头,竟然发现这丫头长得十分的好看,眉似纤柳眼若星辰,尤其是清亮的眼睛,漂亮唯美,好似夜晚星空最亮的两颗星,还有那傲挺的小鼻子下面粉嫩的唇,令人有一亲芳泽之感。

南宫凌天的眼神慢慢的深邃,幽芒微闪,眼神由花惊羽的脸上落到棋盘之上。

“你的棋和你的人一样。”

棋盘之上,虽然他占住了大局,控制了所有的出路,但在她有勇有谋的横冲直撞之下,竟然隐隐有破损之像,南宫凌天一下子重视起来,这布局乃是他设下的盘龙局,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有破军之局,看来他是小瞧了她了,接下来南宫凌天认真的开始和花惊羽下棋。

马车里一点声响都没有,唯有棋子落地的清脆之声,外面马车嗖的一声停下了,墨竹恭敬的开口:“爷,花府到了。”

花惊羽挑眉停住了手,准备下马车,南宫凌天的幽冷的声音响起:“等一下。”

马车外面的墨竹不敢说话了,暗自猜测着爷在里面干什么呢,不过一声不吭的候着,花惊羽只得又陪着南宫凌天下棋,这一下又是一个时辰,最后以花惊羽惨败收手,花惊羽不满的嘟嚷

“明知道我会败,你还要让人家下,是不是这样才满意啊?”

南宫凌天却眸光深深的望着花惊羽:“你是第一个把盘龙局杀得如此之惨的人。”

这盘龙局如布兵之局,虽然最后他胜了,可是却是惨胜,如若到疆场之上。耗费了如此多的兵力才赢得了战争,可想而知,虽胜犹败啊。

“你的杀局很厉害,叫什么名字。”

这一刻花惊羽在南宫凌天的心里,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又升了一个层次。

“玲珑杀,”这是宁睿教她的,玲珑杀下即便败了,最后也要敌人付出很重的代价,她说完掀帘跳下了马车,身后的南宫凌天微眯起眼眸浮浮沉沉的望向花惊羽,这丫头身上还是有谜啊,不过他既然选择了相信她,就不会再怀疑她是别的国家的密探或者奸细,南宫凌天忽尔笑了起来,一笑倾城。

门口,花惊羽和颜冰二人目送着马车离开,颜冰担心的望着花惊羽:“小姐,你没事吧?北幽王殿下没有找你的麻烦吗?”

花惊羽摇了摇头,不但没有找她的麻烦,这个男人应该相信她不是什么别国的密探和奸细了,不过她没忘了答应他的事情,那就是不嫁给太子为妻,既如此,她还是立刻去努力的练功吧。

“颜冰,去收拾几件衣服,我们去玉凰学院住一阵子,开始全力的练功。”

“好。”颜冰领命立刻进轻羽阁去收拾衣服,然后主仆二人一起坐花家的马车,前往玉凰学院而去。

北幽王府的豪华马车里,南宫凌天忽地喝止侍卫停下来,唤了青竹和墨竹两名手下进来,命令下去。

“你们两个立刻吩咐人在京城散出谣言,就说太子和花如烟是荡夫**妇,不知廉耻之人。”

“是,王爷。”两名手下应声,然后小心的瞄了瞄马车里的自家主子,爷这么做什么目的呢,不过接受到南宫凌天漆黑幽寒的瞳眸,立刻闪身便走:“爷,我们去办。”

北幽王府的马车缓缓的离开,一路回王府去了。京城很快充满了谣言,皇帝接到了言官弹骇太子的奏折脸都绿了,皇后娘娘更是召了花雷进宫,狠狠的训责了一顿,最后还说了,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花如烟先太子妃一步进太子府的。

花雷回府后,狠狠的怒骂了云氏和花如烟一顿,本来还想让人打花如烟板子的,最后没舍得下手。

京城,花如烟成了真正的****,谁提起她都是一脸的鄙视。

不过这些花惊羽并不知道,因为她进了玉凰书院,玉凰学院里的人看到花惊羽的时候,个个都有些小心,先前这女人和云泱泱的那一战算是震慑住了别人,没人再敢轻视她,惹上这女人可是很麻烦的。

花惊羽领着颜冰去找老师慕容澜,意外的看到了赫连轩也在,赫连轩一看到她出现,便走了过来,关心的询问:“羽儿,发生什么事了,你竟然这么多天才出现?”

原来赫连轩看到花惊羽一直没有出现,所以很担心,接连问了两次慕容澜,花惊羽是不是出事了,现在看到花惊羽出现,总算放心了。

不过仍然很奇怪,羽儿是个言而有信之人,说了第二天来书院练功的,却到现在才出现,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花惊羽笑笑道:“那天晚上我们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云家的老祖,他出手打伤了我们,所以这几天我们在府里养伤了?”

“云家,听说云家现在差不多全军覆灭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赫连轩虽然住在书院里,但是对于外面的消息,却十分的精通,花惊羽摇头,对于这件事她也不是十分的清楚,隐约猜估这事应该和北幽王南宫凌天有些关系,不过究竟是不是这样,她也不知道,所以不能乱说:“我不清楚。”

“只要你没事就好,”赫连轩温声说道,唇角是柔和的笑意,周身耀眼的光辉,眉眼拢着流光溢彩,一点也不像以往的淡漠凌寒,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过这种神情也仅仅是面对花惊羽的时候,面对别人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对人淡漠疏离的西陵国的皇子。

“嗯,我没事,”花惊羽笑着道,然后掉头望向一侧看着他们的慕容澜。

“老师,我住的地方可是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在赫连皇子的院子旁,以后你就安心的待在后山练功吧,我听赫连皇子说,你想参加此次燕云国的武魁之争,若是这样的话,凭现在身手可是没办法夺得魁首的。”

“嗯,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花惊羽笑着向慕容澜澜道谢,然后望向赫连轩:“走吧,带我去看看住的地方。”

“走,我带你去熟悉一下,等到安顿了下来,进后山练功。”

“嗯哪。”

两个人说着往外走去,颜冰抱着小白跟着花惊羽二人的身后走了出去,身后的慕容澜瞳眸深邃,眉宇隐有忧虑,赫连轩不会是喜欢上了花惊羽吧,她可是未来燕云国的太子妃啊,但愿是他多想了。

慕容澜笑着摇头,也许真是他想多了。

路上,花惊羽没忘了问赫连轩:“那些药材到了没有。”

“我已经得到消息,东西全部找到了,现在正在送的路上,应该很快就到了。”

花惊羽点头,没再说什么,和赫连轩一起进了她的院子,地方虽然不大,倒是很精致,而且紧挨着赫连轩的院子,花惊羽很快把东西放好,便心急的开口:“赫连,我们进后山的大阵吧,我要立刻开始练功。”

“你要不要先休息休息,等你休息好了再进大阵。”

“不用了,我现在还不累,我想尽快的提升内力,练好各种功法秘笈,现在我的仇人越来越多了,若是还这么弱的话,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本来就够多了,现在又添了一个明碧晟,明碧晟的身后可是两个公主,这样一来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了,这一切都是南宫元徽和花如烟给她搞出来的。

这两个人给她等着,别以为先前出手对付他们,就是报仇了,那只是她收的利息。她花惊羽总有一日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的。

不过眼下真不能耽搁了,一定要尽快的练功,不说对付这些坏家伙,就说武魁之争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也是她没办法现在去收拾南宫元徽和花如烟的原因,等到武魁之争之后,她再来与他们好好的清算清算这笔帐。

“好,既然你决定了,我便陪你进后山,”赫连轩知道一个人能力弱的时候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就像他一般,所以他没有阻止花惊羽,花惊羽吩咐了颜冰跟她一起进去练功,一行人立刻出了小院,前往后山的大阵。

时间一晃便过去十天,十天的时间,除了吃饭休息外,大部分的时间便是用来练功,没日没夜,拼命三郎式的,若不是赫连轩的手下禀报他所要的药材全部到了,他们还没有停止。

不过十天的功夫,倒是有着不错的收获,花惊羽的内力又提升了一层,现在的她已经五重的内力了,同时的她还练习了灵影步,不过灵影步练得半生不熟的,有时候只能勉强飘到树上,大部分的时候是练到一半的时候,从半空掉下来,摔了个狗啃泥,不过花惊羽并没有因此放弃,仍然迎难而上,一次一次的从半空掉下来,一次一次的练习,看得颜冰心疼不已,连带的小白都眼泪汪汪的,小羽儿,咱不练了,咱不练了成吗?

不过花惊羽没有退缩,依然坚持练习,最后总算小有成就了,虽然做不到踏雪无痕水上漂,不过也能轻松的借物而行了,这算是灵影步小成的境界。

不过她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那就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就好像被车轮碾过似的,或者是被人周身上下掐了一遍似的,全都是青痕,幸好脸上还完好,没有摔出什么青痕来,要不然她是没脸见人了。

赫连轩看到了花惊羽的拼命,心中忽地敞亮开了,一个小丫头竟然如此的坚韧,何况他是一个男人,这一刻赫连皇子的心结解开了,一行人出了后山的大阵,一边走一边说话。

“你啊,真是玩命式的练功啊。”

赫连轩无奈的说道,花惊羽笑笑道:“不拼命不行啊,年纪大的人耗不起啊,再加上那么多的敌人没收拾呢,我敢偷懒吗?所以只能拼命了。”

赫连轩没有说话,如水一般温雍的眸光中隐有宠溺的光芒,望着花惊羽,阳光一般明媚。花惊羽想到赫连轩的手下先前禀报的事情,注意力立刻转移到赫连轩的身上:“药材到了,我先替你解掉这道假脉,然后查一下看看你身上所中的究竟是何种毒?”

“好,”一说到赫连轩的毒,他的脸色便幽暗下来,因为这是他的亲人给他下的毒啊,想到这个,他的心几欲滴血。一行人一路往赫连轩所住的地方走来,院门外,有手下正候着,一看到赫连轩出现,恭敬的垂首:“见过爷。”

赫连轩点头,望向这名手下:“药到了,”

“是的,爷,幸不辱命,”手下恭敬的开口,花惊羽看到这手下对赫连轩的神态十分的恭敬,看来是个忠心的手下,不过由此也可知道,赫连轩哪怕是武功降低了,但是震慑人心的手段还是在的,这可以从这手下的态度看出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恭敬。

赫连轩点头,当先往院子里走去,领着花惊羽一路进了正厅,正厅里另外几个手下候着,一看到赫连轩走进来,皆恭敬的垂首唤道:“见过爷。”

赫连轩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望向桌子上的盒子,桌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盒子,这些盒子里自然都是药材,花惊羽领着颜冰走了过去,一一的打开这些盒子,清点了一下,确实是她所要的东西,一样也不少,想着望向赫连轩点了一下头。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别让任何人打扰我们。”

“是的,爷,”手下退了出去,分散在小院的四周,不让任何人靠近。正厅里,花惊羽望向赫连轩,笑道:“你去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和颜冰两个了,很快我们就把药煎好了,然后送过去给你服下。”

“好,”赫连轩退了出去,花惊羽开始指挥颜冰整理药材,以及如何煎熬这些药,如何搭配等等,等到配制好了,便让颜冰拿去煎,下剩的一些药材,花惊羽没有浪费了,全都把他们收起来,以后可是有用处的,其实赫连轩的药用不了这么多,每种药的份量只要一小部分就行了,但是这些手下都是成株的带过来的,所以剩的倒是挺多的。

半个时辰后,药煎好了,颜冰端了过来和花惊羽两个人一起走进赫连轩休息的房间,赫连轩歪靠在**,虽然一动不动的,但是花惊羽知道他的心里此刻定然是有波动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人的头上,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药来了,”花惊羽开口,赫连轩睁开眼睛,眼里一片明亮,并没有任何的阴骜,伸手便接了颜冰手里的药,大口的喝了下去,一点也不嫌苦,这两年他并不是没有吃过药,为了查出毛病,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药,现在都很习惯喝这种药了。

花惊羽等到赫连轩服下了药,沉稳的说道:“这药服下去,假脉的脉相就会被催散了,真正的脉像便会显出来,到时候就可以查出你所中的毒是什么了?不过我想着大概就是化功散之类的药,要不然你的功力不会倒退的。”

赫连轩没有说话,缓缓的闭上眼睛,长睫微颤,可见他的内心是激动的,足足两年多了啊,他承受了多少,现在终于能查出他究竟为什么会功力消退了,他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花惊羽和颜冰二人没有打搅他,颜冰抱着小白退了出去,花惊羽走到一边去找了一本野史来看,打发着时间,这药服下去,不是一时就见效的,至少要等一个时辰,才会显示出原本的脉相。

房间里格外的安静,时间慢慢的流逝,直到赫连轩略微有些暗哑的声音响起:“羽儿,谢谢你了。”

是她给了他新生一般的希望,若不是她查出了假脉的事,只怕他以后会直接的成为废人,虽然表面上看他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心里却是十分的煎熬的,现在这种痛慢慢的消失了,虽然有着对背后下毒之人的恨意,但是仅仅是恨,却没有了以前的那份绝望。

花惊羽抬首望了赫连轩一眼,笑起来:“别忘了,是你先走出来帮助我的。”

她开口,赫连轩想起了先前和她组队进黑森林围猎的事情,说实在的那时候他只是看不惯那盛气凌人的人罢了,却没想到为自已结下了这种善缘,有时候人的相遇真是很奇妙,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便在那一秒相遇。

花惊羽的一本野史看了一半,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走了过来,赫连轩睁开眼睛望着她,眼里很平静,经过先前的一段时间的调息,他已经平静了下来,伸出手递到花惊羽的面前,花惊羽伸手号了一下脉,眉立刻挑了起来:“假脉果然消失了。”

她说完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凝神认真的替赫连轩检查,一会儿功夫,缓缓的放开了赫连轩的手,淡淡的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背后之人确实给你下了化功散的毒,让人的武功自动消失,等到功力彻底的没有了,这种毒也就自行消散了,可谓神不知鬼不觉的毁掉了你。”

赫连轩修长的手指紧握了起来,如玉的手指指尖一片葱白,虽然早就知道了真相,可是等到真正的查明了这样的事,他的心还是止不住的很疼,那些都是他的亲人啊,一直奉他为天子骄子的亲人,竟然在背后动手脚,直接把他从天堂打下了地狱,同时的害得他轮为燕云国的质子。

他要查,一定要查出此人究竟是谁?赫连轩的周身陡的涌起阴骜的煞气,花惊羽望了他一眼,倒是没有被他吓住,缓缓的开口:“这种毒其实不难解,我会帮你解掉的,你别担心了,也别生气了,气大伤了自已反而便宜了别人,最重要的是查出这背后下黑手的究竟是何人?”

花惊羽说完站起了身,赫连轩在她的轻声细语之中,总算冷静了下来,慢慢的恢复了冷静,抬眸望向花惊羽:“羽儿,谢谢你了。”

“都说了不要和我见外了,还这么客气,搞得我倒不自在了。”花惊羽不满的瞪了赫连轩一眼,他们之间可是有交情的,先前她还白得了他一套灵影步呢,如果总这样谢来谢去的多麻烦啊。

“好,我不说了。”赫连轩笑了起来,一笑眉眼如画,风华艳艳,房间里春光明媚,两个人同时的笑了起来。门外颜冰领着人急急的走进来,一进来便叫起来。

“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赫连轩和花惊羽二人同时的望过去,便看到颜冰身后跟着姜惟和司徒小昭两个人,三个人的脸色都有些焦急,花惊羽下意识的有些不安,沉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司徒小昭抢先开口:“不好了,公主殿下找到这里来了,说要找你算帐,青枫帮你说了两句话,竟然被公主打了一记耳光,还命人抓了起来?”

“哪个公主?”花惊羽眼神陡的一凛,冰冷的问道,看来凌若梅和江若晴还是在公主的面前嚼了舌根子,就不知道这次来的是哪位公主,还是两位全来了。

对于两位公主,花惊羽倒没有多大的害怕,必竟她眼下还顶着太子妃的身份,即便和公主正面对上,也没什么吃亏的。

“两位公主全来了。”

“走。我去看看,”花惊羽一想到花青枫吃亏,心中不由得来气,转身便领着一帮人往前面走来。

远远的人还没有走近,便听到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来:“花青枫,你竟然帮助花惊羽那个贱女人说话,今日若是她不出现,我便狠狠的收拾你,让你帮她说话。”

这说话的人,正是宫中皇后之女南宫如雪。南宫如雪的身后站着南宫如画,不过南宫如画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应和着南宫如雪。

因为南宫如画没有忘记花惊羽的身份,她是当朝的太子妃,若是她和太子妃犯冲,吃亏的肯定是她,但是让南宫如雪出头,即便吃亏也是南宫如雪,不会是她,要是能让花惊羽和南宫如雪两个人斗起来,她心中才高兴呢。

两位公主的四周围了不少的人,不过没人敢说话,只顾看着发飙的南宫如雪。

皇家的这两位公主,一向嚣张,他们可不敢招惹这两个家伙。

最中的位置上,花青枫被宫中的侍卫给抓了,脸色十分的难看,听了南宫如雪的话,花青枫气恨恨的开口:“公主莫要欺人太甚了。”

她虽然不是金枝玉叶,可好歹是花府的嫡小姐,这身份可是不低的,公主如此这般为难她,分明是欺人太甚了。

不过南宫如雪一向嚣张惯了的,一听花青枫的话,不由得脸色阴沉,抬手又想狠狠的抽花青枫的耳光,不过她的手并没有挥出去,而是被人给拽住了,使得她动弹不得,她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开。

南宫如雪不由得脸色大变,嗜血的吼叫起来:“什么人,竟然胆敢拦着本公主,找死不成。”

一道轻淡的声音响起来:“是我,公主不是正四处找我吗?”

花惊羽松开了公主南宫如雪的手臂,慢慢的从后面走了出来,她的身侧跟着一身淡漠的赫连轩,还有姜惟和司徒小昭等人。

书院里的人一看到正主子出现了,不由得高兴的看起好戏来了,。

这下子好玩了,花惊羽出现了,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打起来,若是打起来,花惊羽敢打宫中的公主吗?

所有人心中都这样想着,一起注意着正中的情况。

南宫如雪看到花惊羽,顾不得计较花惊羽拦她的事情,而是心急的怒吼起来:“花惊羽,听说明小王爷发疯是你动的手脚?”

“不知道公主从何听来的这些话,竟然说我对明小王动手脚,那明小王爷的功夫可是十分厉害的,我就算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啊。”

花惊羽说完,南宫如雪狠狠的瞪视着她:“若是平常时候你自然是没机会下手的,但是明小王爷正全神贯注的**,自然没有注意别的,所以便被你得手了。”

南宫如雪也不是笨人,先前听到凌寒梅和江若晴的话,她并没有相信,而是去问了明碧晟。

明碧晟并没有直接说是花惊羽动了手脚,但是却模棱两可的给了暗示性的话,就是这话,让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二人认定了,正是花惊羽对明碧晟下了毒。

这下子是捅了马峰窝了,两个公主岂会善罢干休,她们喜欢的人竟然被人动手脚,做出那等子丢脸的事情来,她们能不生气吗?

“花惊羽,你别想狡辩了,今日你要给我们一个交待,否则我们不会善罢干休的。”

花惊羽听了南宫如雪的话,眼神一点点的冷骜,她心中已是了然,这事肯定有明碧晟在其中掺合着,若是没有这家伙的话,两个公主又如何会如此肯定呢。

明碧晟,你真是个阴险的家伙,你等着,我早晚有一天还会找收拾你的,花惊羽心里想着,脸上神色不变,神容淡漠的开口:“我不认为有什么必要要对公主交待些什么?公主若是非要认定我动手脚,那便是我动手脚好了,现在公主打算如何处治我?”

花惊羽一副你说是我就是我好了,你们想怎么办?

“竟然真的是你,你个毒女人,”南宫如雪尖叫一声,直扑向花惊羽,手中的劲气挟风带雨的直往花惊羽的面颊袭去。这一袭中,只怕面容就要毁掉了。

花惊羽脸色陡变,没想到南宫如雪的竟然会功夫,还很不错,她身形一避,轻松的侧身让了开来,习了灵影步,她的步法可比别人快得多,南宫如雪的拳头呼的一声擦着她的脸颊而过,花惊羽一抬腿,旋风般的横扫了出去,同时的一声低吼:“杀破狼。”

银芒闪过,身姿快如剑虹,飞快的闪过去,银芒闪烁的刀鞘抵住了南宫如雪的脖子,冰凉的刀鞘阴森森的泛着寒意,令人心惊胆颤,南宫如雪的脸色变了,难看异常,同时的十分的害怕,尖锐的叫起来:“花惊羽,你想做什么?”

花惊羽唇角潋潋冷薄的笑意,眼神冰冷,一点温度都有,手中的银色弯刀轻轻的晃动着,轻轻的滑过南宫如雪的肌肤,让她的一颗心提到了嗓眼子上,她生怕这女人一怒一刀下来,她可就魂飞魄散了,虽然不大相信这女人敢当众行凶,可是这刀抵在她的脖子上,来回的轻荡着,她真的好害怕啊。

“你说我干什么?公主殿下,虽然你是堂堂的公主殿下,可是你别忘了,我还是太子妃呢,”她说完手下的刀鞘向下一点,一丝麻痛立刻传出来,南宫如雪立刻感受到了痛意,害怕的大叫:“你敢杀我。”

“我是不敢杀你,但是打你是肯定可以打的,”花惊羽一言落,手中的刀一收,直接的抬起一只手狠狠的对着南宫如雪的脸颊扇了过去,啪的一声响,这一记耳光又重又响,直打得南宫如雪嗡嗡作响,五个鲜红的指印浮现在脸上。

南宫如雪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花惊羽,满脸愤怒的光芒,尖叫连连:“你竟然胆敢打我,你胆敢打我?”

花惊羽唇角微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为什么我不敢打你,你虽然是皇家的公主,难道就可以胡言乱语吗,这等污辱之罪,不管是谁都受不住,我教训你又怎么了?”

她的话一落,南宫如雪尖叫起来:“花惊羽,你别做梦了,你想做我的皇嫂,八百年也轮不到你,我的皇嫂是花如烟。绝对不会是你的。”

“我想公主这话应该去和皇后说,”她是巴不得不做这皇嫂呢,省得她千幸万苦的想要参加武魁之争,累死累活的就为了退掉这门亲事,如果公主能帮到她,她谢谢她了。

花惊羽的话,使得南宫如雪愤怒异常,朝着身侧的侍卫命令:“给我把这贱女人拿下。”

公主一声令下,侍卫却迟迟没有动静,花惊羽若不是太子妃,他们自然会拿下她,可问题现在这女人是未来的太子妃,所以他们不敢动手。

“你们耳朵聋了吗?还是傻了,给本宫把这贱女人拿下,”南宫如雪命令着,花惊羽唇角撇了撇,淡淡的开口道:“公主,别为难侍卫了,这些家伙够可怜的了,你何必为难他们。”

几名侍卫听着,心里那个感动啊,太子妃真是善解人意啊,比起这什么公主来,真是善心一百倍,这公主真不是东西,让他们如何动手脚啊。

花惊羽不理会身后的南宫如雪。直接的走到了花青枫的面前,伸手扶起她,然后替她检查了一遍,问道:“青枫,你没事吧?”

“我没事,”花青枫摇头,花惊羽点了点头,两个人自顾说起话来,花惊羽问她先前被云家老祖震伤的心脉怎么样了,等等。

四周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无语至极,望望花惊羽神容悠然从容,再看看跳脚的公主殿下,根本就是个跳染小丑一般的人物,瞧人家多么的淡定,多么的优雅,再瞧瞧堂堂皇家的公主,跟个小丑似的,真心伤不起啊,不少人摇头,一脸鄙视的转身离开了。

南宫如雪还尤不知觉的在哪里鬼吼鬼叫的:“你们还不把她给本宫拿下,若是再不动手,本宫回到宫中定然让人砍下你们的脑袋。”

公主的话一落,四周的几名侍卫一脸的苦色,个个想死中,自怨自叹起来,他们为什么这么倒霉,被派来侍候这位公主殿下。

花惊羽转身望向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二人,凛冽的开口:“你们还是回去吧,明小王爷的事情别算到我的头上了,若是算到我的头上,请拿出证据来,不要红口白牙的乱喷人,即便是公主,也要让人信服不是吗?否则我不介意再送你们两记耳光?”

花惊羽说完,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的脸色同时的变了,这个女人太嚣张了,别人都说她们两人嚣张,可是再看看花惊羽,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嚣张拔扈。

南宫如雪差点被气死了,难道她堂堂皇家的公主这打白挨了,不行,她不会善罢干休的。

“花惊羽,你欺人太甚了,”南宫如雪怒吼,她一叫,花惊羽更怒了,直接的走过来,瞪视着南宫如雪:“我欺你,我就是欺你又怎么了?你以为身为皇家的公主就可以莫名其妙的栽脏陷害,不问是非的乱打人吗?既然你这么喜欢打人,我不介意让你尝尝这味道。”

花惊羽的气势绝对不比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二人差,眼神更是冰冷如霜,一言落,抬手便又打算扇南宫如雪,谁让这女人不长记怀了,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二人皆有些惊惧,然后同时的咽了一下唾液,两个人齐齐的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跑了,南宫如雪跑出去一段距离,不忘怒指向花惊羽。

“花惊羽,你给我等着,本宫不会让你如愿当上燕云国的太子妃的,等你被除掉了身份,到时候本宫定然要让你生不如死,定然要让你跪地求饶。”

花惊羽挥了挥手像撵蚊子似的撵两个公主:“去吧,去吧,我等着啊,快点让我生不如死,快点让我跪地求饶吧。”

她话落,四周不少人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南宫如雪和南宫如画二人直接的气疯了,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俺本来说的是过了清明节,但是看亲爱的们一直叫着要二更,好吧,今天俺努力的码字,争取在下午再传一章上来……票票有没有,有的话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