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41章 纠缠

花惊羽领着颜冰跟着墨竹的身后,一路往往前,走了几十米,拐了一下弯,便看到一辆靠边停靠的豪华马车,青竹和墨竹二人到马车跟前请示。

“王爷,花小姐过来了?”

马车里面一道阴骜凌厉的声音响起来:“上来吧。”

花惊羽一听让她上去,便不乐意了,直接拒绝:“不用了,王爷有什么话赐教,请说吧。”

她话刚落,只见马车的车帘陡的无风掀起,然后一道龙卷风一般的气流飞了出来,直接卷起她的身子,抛进了马车里,咚的一声扔在了马车的地板上。

马车外面,小白一看花惊羽被动,想也没想跟着花惊羽闪身窜了进来。

花惊羽抬头,只见马车里的地方竟然不小,马车的车身是用金丝楠木打造成的,四角有夜明珠,光辉流转,里面是一张软榻,上面铺着华贵的白色狐毯,旁边摆着同样是金丝楠木打造的案几,案几上摆放着文房四宝,同时的还有一套茶具,此时一人歪靠在榻上,手里正捧着一杯热盎的紫砂茶杯。

袅袅柔柔的雾气之中,一人眉眼深邃,暗沉无边,好似千年的湖泊一般幽深,此刻这深暗的瞳眸中正泛潋滟的光芒,唇角是优美的弧度,不过神情却拢着不怒而威的凌寒杀气。

“本王不喜欢有人违抗本王,”意指先前花惊羽违抗他的事了,花惊羽懒得纠结这件事,慢吞吞的从地板上爬起来,同时的伸手抱起小白。

小白睁着一双眼睛小心的盯着对面歪靠在软榻上的男人,这男人很危险,它的第一个直觉便是这样告诉它的,它们九幽灵狐一族天生敏觉超人。

“好吧,您老究竟有什么事要见我,说吧?”花惊羽直截了当的问道,她实在不想和这家伙纠缠啊。

“先前本王可是帮了你?”南宫凌天挑眉慵懒的问。

“我没求着王爷帮我吧?”花惊羽一脸悠然,再说了他那叫帮她吗?只不过是花如烟那个女人多事罢了,想指望着他出手阻止这件事,他那算帮助他吗?

“你这是打算过河拆桥了,”南宫凌天的眼睛微眯,说不出的盎惑,而且危险,伸手轻轻的触摸着手中的茶盎,那热氤的气息,使得他的面容越发的高深莫测,难以探测。

“没河没桥的拆什么,王爷大晚上的不睡觉,找我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和我讨论河啊桥的?”花惊羽一脸受教了的样子,虽然态度恭敬,不过神色却不卑不亢的,南宫凌天忽尔笑了起来:“伶牙俐齿,你说若是本王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敲下来,你还会这么伶牙俐齿吗?”

他的话落,花惊羽一脸的阴寒,想像着自已没有牙齿,说话漏风的样子,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男人,当然前提是自已的武功比他厉害。

“王爷,你大晚上的不睡觉不会就是想敲碎我的牙齿吧,”花惊羽提醒南宫凌天说正事,别总想着敲掉她的牙齿,还是说正事吧。

南宫凌天眸光幽寒了一下,深沉的开口:“说说你倒底是谁,还有你的目的?”这个女人若真是别国的奸细,嫁进皇室只怕就是祸乱的根源,他一想到这个心里便窜起阴骜,涌起想杀人的冲动,不过若是让他真的对这女人动手,一时又下不了手。

花惊羽一听北幽王又纠缠这个话题,不由得气恼的瞪着他,随之狠狠的说道:“北幽王,我倒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一直缠着我,你说,我跟你道赚好吗?以后别一直缠着我了,我说了我是花惊羽,你为什么总不相信呢?”

北幽王南宫凌天神色未动,瞳眸越发的幽暗,唇角轻挑了挑:“只要你说了你是谁,本王会饶你一命的,你是怀有什么样的目的想嫁进皇室的?”

原来是因为她要嫁进皇室的事情,这男人才认定了她有什么别样的目的,其实她根本不想嫁啊,花惊羽苦着脸,无奈的说道:“王爷啊,你想得太多了,我真的没想过要嫁进皇室啊,我没想过嫁太子南宫元徽,其实我巴不得不嫁呢,可是谁知道皇后娘娘非要我嫁。”

花惊羽说完又哀求:“你别总疑神疑鬼的了,我和你说吧,其实我就是先前在府里差点被咬死了,然后反省了自已以前的个性太窝囊了,所以决定了以后绝对不再让人欺负了。”

北幽王南宫凌天的眼睛微眯了起来:“你是说本王多疑了。”

“你本来就多疑,”花惊羽一时嘴快,她一说完便后悔了,还没等到她认错,先前还好好的待在软榻上的北幽王,一抬手,强大的劲气便把花惊羽给吸附了过去,扑通一声落到了北幽王南宫凌天的面前,整个人半伏在软榻之上。南宫凌天修长好看的玉指,便摸上了花惊羽的脖子,轻慢的声音优美的响起来。

“看来你这小脖子不想要了?”不过他并没有更深一步的动手,只是轻轻的抚摸着花惊羽的脖子,似乎在考虑从哪个角度下手。

花惊羽只觉得握着自已脖子的手,冰凉冷酷无情,只要他一用力,也许她就香消玉损了。想到一穿越过来,自已所受的罪,花惊羽不由得气了,怒吼起来:“南宫凌天,你个混蛋,你杀我是吗,杀吧,杀吧,杀死我好了,我不想活了,这成了吧。”

说完一脸的视死如归,等着南宫凌天动手。

不过南宫凌天生性与别人不一样,你让他杀,他倒不杀了,手指微微的一收,改成轻轻的触摸了,那冰凉的触感令花惊羽全身颤粟,说不出的痛苦,偏偏这家伙还好似把玩着什么精美的玉器一般,轻轻的婆挲着:“你说本王好好的救了你这么一条小命,若是杀了岂不是太可惜了,罢,留着吧,不过若是本王查明你的真实身份,到时候可不会留你。”

马车里,小白看到南宫凌天想对花惊羽动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南宫凌天,只要他一动手,它就扑上去咬死这坏蛋,竟然欺负小羽儿,他是坏人。

此时南宫凌天已经失去兴趣了,长袖一甩,一股强大的劲气扫过,花惊羽直接从马车里飞了出去,同时飞出去的还有小白,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足足飞了十几米方落地。

叭叭两声,准确无语的趴在地上,只不过倒是没有受多大的伤。前面的豪华马车,驾的一声,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颜冰满脸受惊的跑过去,紧张的叫:“小姐,你没事吧,小姐。”

花惊羽从地上挣扎一下坐起来,小白也挣扎一下爬起来,一大一小两个望着那远去的马车,同时的碎了一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