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05章 小魔王南宫瑾

夜色之下,花雷将军和太子殿下的脸色不由得难看极了,花惊羽的话分明是把他们两个比作畜生了,畜生是他们的亲人,那他们不是畜生又是什么人?

太子南宫元徽脸色阴沉沉的盯着花惊羽,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牙尖嘴俐。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只觉得她懦弱无能,没想到今儿个倒是开眼了:“花惊羽,你竟然胆敢说那头狼是本宫的亲人。”

花惊羽阴冷的睨了南宫元徽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是问太子殿下是不是?没想到太子殿下自个竟然一头认了,这可不是我说的。”

南宫元徽气得脸色异常的黑沉:“好一个花惊羽,没想到你打死了妹妹的宠物,还犹不知错,竟然还如此嚣张。”

太子殿下望向一侧的花雷将军:“花将军,这等逆女,若是不教训,只怕有辱花将军府的名声。”

太子都下命令了,花雷岂会不遵,何况他也十分的气恼。

没想到这女儿竟然如此顽劣不化,不教训实在是难以心平。

“来人,”花府的护卫飞奔而出,齐齐的应声等候命令。

颜冰一看这阵势,不由得脸色变了,飞快的开口:“老爷,千万不要啊,小姐差点被狼咬死了,现在满身是伤,老爷心疼小姐一些吧。”

颜冰话落,南宫元徽冷哼一声:“我看她倒是精神得很哪。”

花雷将军望了望太子,又望向了花惊羽。颜冰赶紧的抓住花惊羽的袖子,拉了上去,只见手臂上,全是伤痕,两条手臂全是,包扎得严严实实的,一看就是受了不轻的伤的。

花雷将军总算清醒了一些,上下看了一遍,不由得心惊,没想到花惊羽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一时间不由得迟疑了。

这女儿好歹是他的女儿啊,受了这么重的伤,若是再家法侍候,只怕一条命要没有了。

太子南宫元徽之所以坚持要他执家法,花雷是知道原因的,太子是巴不得他打死这个女儿呢,那样的话,他就解脱了,这从太子迟迟不愿意迎娶女儿进太子府可以看出来。

南宫元徽看到花惊羽身上的伤,并没有似毫的心疼,冷冷的睨向了一侧的花雷将军。看出花雷将军的迟疑,不由得冷哼一声:“花雷将军莫非是心疼了,别忘了她的冥顽不灵,即便受了伤也不该口吐狂言,本宫可是太子,她胆敢对本宫不敬,本宫可不会饶了她。”

太子的威压一下,花雷没办法了,掉首命令身侧的护卫:“把花惊羽拉下去打二十板子。”

几名护卫急奔而上,眼看着便要拉花惊羽下去执行有法了,不想夜空中,却有一道突兀的笑声响了起来,分外的刺耳。

南宫元徽脸色一沉,叫了起来:“什么人,出来。”

一道身影凌空闪了出来,很快落到太子殿下的面前,来人五官俊朗,眉眼仿若星辰,唇角是如水的笑意。

他一出现,太子和花雷将军二人的眉便蹙了起来,同时的开口:“南宫瑾。”

南宫瑾,孝亲王府的小王爷,乃是燕云国京都第二号令人头疼的人物,他有个外号叫小魔王。

至于第一号头疼人物,名南宫凌天,皇室的七皇子,自请赐封北幽王,封地北幽冰寒之地。

北幽王不但人长得俊美异常,天赋更是惊人,同时的天性嗜血残狠,乃是燕云国举足轻重的风云人物。

他曾带领兵将一夜杀敌十万,天下人若是听到这北幽王,个个都会闻之变色,生怕招惹得这魔头不高兴,即便是太子也不敢招惹这号人物。

再说南宫瑾之父孝亲王,孝亲王和当今圣上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孝亲王是太后最小的儿子,因为素来孝顺,所以被先帝封为孝亲王,孝亲王是太后最疼爱的小儿子,连带的也疼爱南宫瑾。

平时南宫瑾犯个什么错,都有太后包庇着,所以这家伙一直无法无天。

太子南宫元徽平时也不敢招惹他,以免惹上麻烦,南宫元徽看到南宫瑾出现,淡淡的挑眉问道:“南宫瑾,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南宫瑾双臂抱胸,懒懒的说道:“小王是不想别人替小王背黑锅,所以便出来了。”

“背什么黑锅?”太子南宫元徽脸色微暗,心里暗叫不妙。

南宫瑾爽朗的话响了起来:“那头狼乃是小王打死的,小王看它快要咬死了这位花家的小姐,所以便用石块打死了那头狼。”

南宫瑾说完望向花雷:“花雷将军不会怪小王吧。”

花雷将军哪里敢招惹这个小魔王啊,若是招惹了他,日后定然招到他疯狂的报复,花家便不得安宁了,花雷将军赶紧笑道:“既然是瑾小王爷打死的。也是它命该如此,本将如何会怪瑾小王爷呢。”

“那就好。”

南宫瑾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再望向花雷将军:“那这些事不干花小姐的事了吧。”

花雷将军点头,太子南宫元徽却有些不甘心的开口:“虽然花大小姐没有打死那宠物小狼,可是她辱骂本宫,本宫岂会饶她。”

南宫瑾眉一挑,不满的开口:“太子皇兄,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花小姐并没有直接说你是一头狼,人家是问你那狼是你的亲人吗,可是你自个说自个是一头狼了,和人家有什么关系。”

南宫瑾的话一落,太子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脸色阴骜难看极了,偏偏南宫瑾的话又响起:“太子皇兄,你可是堂堂的皇太子,心胸不会如此狭窄吧,若是此事传出去,你说这燕云国多少人会失望啊,你让朝中信奉你的大臣可怎么活啊?”

南宫瑾说完,脸上还满是伤秋悲月的愁苦,这神情差点没让太子南宫元徽气得吐血。这个混蛋,分明是拿话阻他,又骂又阻的,他真是倒了霉了,真不知道这小魔王为何要帮花惊羽这个丑女。

“花惊羽,今儿个这事先收着,若是再有下一次,本宫一定会连本带利的算回来,”太子狠狠的说道,转身准备离开。

他身侧的花落衣,满脸的失望,眼里拢着难以置信,难道就这样放过花惊羽了,那她的小狼呢,她的小狼白死了不成。

不行,她绝对不让以她的小狼白死的:“花惊羽,三日后我要与你决斗。”

决斗,这种事在玄武大陆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各大家族都有决斗台,供家族中的弟子平时练习或者比试。

花家身为四大家族之一,又是一门虎将,自然也有这样的场地,以供家族中的弟子平时比试切磋,甚至于决斗。

这种决斗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只在于双方意愿,一方挑战,另一方应战,这决斗仪式便产生了,和别人无关。

花落衣的话响起,四周的人齐齐的望着她,又望了望花惊羽,大小姐的天赋可不高,内家功力很低,她敢接受挑战吗?

花落衣看别人望花惊羽,得意的开口叫起来:“花惊羽你敢不敢?”

花落衣内力已经习到第三重,而且习了花家的武功秘诀,身手不错,花惊羽的内力不但低,而且还没有习过武功秘诀,所以花落衣想借着决斗这样的事情,狠狠的痛揍花惊羽,替自已死去的小狼报仇。

花惊羽身侧的颜冰脸色有些难看,小姐的内力可没有三小姐高,而且还没有习过什么功法,哪里是三小姐的对手啊,她生怕小姐一冲动便应了,赶紧的伸手拉花惊羽。

下首的花落衣自然看到了,再次叫起来:“花惊羽,若是你不想比也行,便先给我的小狼磕个头,这事便算了。”

这摆明了是污辱,不过挑战的一方有资格提出要求,这是历来的规矩,所以四周没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