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蛇蝎嫡妃
字体:16+-

第003章 杀死狼

花落衣也是一惊,飞快的望过去,眼瞳不由得放大。

只见不远处本来死了的人,竟然真的动了。

先是慢慢的动了一下手臂,然后动了一下腿,最后手撑着地,慢慢的坐了起来,最后抬首望了过来。

这一望,就像一个血色幽灵似的望过来,在浓黑的夜色之下,生生就是一个鬼啊。

花落衣的脸色吓白了,然后身子后退,哇的一声大叫转身便跑。

身后的人同时也跟着她的身后往前院跑去,就像后院真的有一个鬼似的。

没人知道,这具身体中其实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并不是真正的花惊羽,花惊羽是真的死了,而这个借着花惊羽躯体重生的人,正是xz77里和宁睿一起炸死了的林木木。

林木木睁开眼睛,头疼欲裂,伸手轻按自已的脑门,然后觉得浑身疼,手疼腿疼,身上每一处都疼,火辣辣的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林木木对于先前几个大叫着鬼啊鬼的人,并没有在意。

她想到的是,她明明死了啊,可是这里又是哪里啊,宁睿呢?宁睿呢。

正在她想得入神的时候,忽地一道光芒闪过,一头高大的狼闪身奔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林木木的眼里一瞬间拢上了杀气,狼?竟然是狼,她此生最恨的东西,便是狼,她不会忘了狼嘴里夺食的事情,狼嘴里夺命的事情。

林木木恨意一起,顾不得疼痛的身体,身形陡动,迅疾的直扑向那头比她矮不了多少的狼,同时的一只手摸上了一块石头。

迎面便朝狼的脑门上袭击而去。

虽然她才重生过来,可是前世与狼血战的一幕,生生的刻画在她的脑海里。

所以她一出手便是狠招,似毫容不得灰狼反映过来,便先生生的挨了一击。

随之不等灰狼有所行动,便又一脚狠狠的朝狼肚子踢了过去。

这头灰狼之所以如此轻易中招,也是因为大意的原因。

因为先前它的心里已经认定了林木木是个无用的人,似毫不惧,所以才会被她一连的袭击了两下。

待到反应了过来,嗷呜的一声大叫,眼里擒着狠光,直扑向林木木。

尖锐的獠牙,闪着光芒,狠狠的朝林木木扑去。

林木木身形一避,灵巧的避了开来,然后抄起手中的石子,飞身跃起,迅速的骑到了狼背上,手里的石头对着狼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照死里砸,。

一下一下,狼的头上很快被砸成一个大洞,血不停的往外流。

这头狼同时被激怒了,暴跳如雷,可惜林木木骑在它的身上,紧揪着它的狼脖子,就是不松手。

她知道一松手,便会被这头狼践踏在狼爪之下,那么她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唯有不放手,才有活路。

她一只手死命的抓住狼脑袋,另一只手中的石块死命的往狼的脑门上招呼过去。

一下一下。

灰狼先还嗷呜嗷呜的叫着,猛甩自已的身子,想把林木木甩下来,可是很快便有些支撑不住了。

它失血太多了,终于没力气甩林木木了,头上的血流得越来越多。

最后扑倒一声倒在地上了,睁着一双眼睛盯着林木木,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个没用的人,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勇敢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它想不明白,最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林木木用石块砸死了狼,才松了一口气,扑通一声瘫到地上。

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这时候她才有力气打量四周,最后打量自已,这一看不由得倒抽冷气。

难怪先前她觉得周身上下疼,原来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她的周身上下都是斑斑血迹,很多地方白肉外翻,都看见了骨头,狼牙印子处处都是。

很显然的先前她是被这该死的狼给咬了个遍。

不过这里是哪里呢?

林木木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抬首打量着四周,漆黑的夜色下,隐约有灯光弥漫。

脑海轰的一声响,无数的片段涌现到她的脑海里。

她只觉得头疼欲裂,还没来得及消化,便听到一道爽朗的挪揄声响起来,近在咫尺。

“花将军府果然是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一个小姐竟然轻易把一头灰狼给打死了。”

林木木顾不得消化脑海里的信息,便朝着说话的地方望去,随之冷冷的开口。

“什么人,出来?”

“打死了一头狼,还这么精神,真是令在下佩服,佩服啊。”

随着话音落,两道身影从不远处的大树上跃了下来,站在林木木不远的地方。

林木木不想令人小觑,所以挣扎着站起来,这一动便抽筋带骨的疼得快受不了了。

不过她顾不得理会自已浑身的伤,望向不远处的两道身影。

灯光朦胧,所以看不真切两个人的面貌,只隐约可见,前面的一人身材高挑,五官俊朗,浓眉大眼,那眼睛璨若星辰,唇角似乎还有挪揄的笑意。

后面一人因为被挡住了大半的光景,所以看不真切,但是那望过来的一双眸子,竟然深若寒潭,嗜血异常,一眼置人于地狱鬼冥幽火之中。只一眼,林木木便可以肯定,此人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这样的两个人,不是好惹的。

所以她还是少惹为妙。

林木木念头一落,淡淡的开口:“阁下真是有闲情逸致,大晚上的不睡觉,竟然来看热闹,可惜戏看得过头了。”

虽然林木木不想招惹这两个人,可是想到自已身上的斑斑伤痕,想必这两个人都看在眼里了。

看到前身被狼咬死了,竟然不加以施手,可见这两人是冷血无情的人。

这样的人,不理也罢。

她说完转身便走,理也不理那两个人,直往自已住的地方走去,这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想都没有想。

身后的两人一起望着她,俊朗的男子笑望向一侧凌厉嗜血的男子。

“凌天,这花府的大小姐倒是有些意思啊?”

“你真是闲得慌的。”

俊美凌厉的男子慵懒的转身便走,那随意的举动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帝皇霸气,狂妄睥睨天下。身后的俊朗男子没理他,掉头望向走远了的林木木,唇角的笑意更深。

“这花大小姐蛮有意思的啊。”

“不过她打死了三小姐的宠物,恐怕要有麻烦了,这热闹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瞧啊,说不定我还能帮帮她呢?”

俊朗的男子说完,闪身隐入黑暗中。

林木木一路往后园走去,走着走着,她便停住了,然后望向四周。

她这是打算去哪儿啊,竟然下意识的往前面走去。

林木木停住脚步,把脑海里的信息消化了一遍,然后她惊呆了。

原来她穿越了,穿越到了玄武大陆燕云国护国大将军府,花雷将军的女儿花惊羽的身上了。

这个玄武大陆,祟尚武力练的乃是内家功力,也就是传说中的内力,内力共分为九重,按九色来定位。

至于没有内力天赋的人,只能习剑技,这些人会成为以偷袭为生,生活在黑暗之中的剑客。

总之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武力决定了一切。

荣耀,地位,风光。

林木木穿越的这个小姐,人长得有些丑,其实也不能称之为丑,是因为她太黑了,周身上下一张黑皮肤。

好似一颗黑珍珠似的。

偏偏前身还喜欢涂粉,想遮盖自已的黑皮肤,这样一来,反而弄得很难看。

最让林木木无语的是,这花惊羽竟然还是燕云国的太子南宫元徽的太子妃。

不过那南宫元徽摆明了不想娶这样的太子妃,因为花惊羽今年已经十八岁的大龄了,那太子南宫元徽也没有提到要娶她的事情。

林木木,不,现在开始,她是花惊羽。

林木木已经死了,只是她重生到了花惊羽的身上,宁睿呢,宁睿是不是也穿越了过来。

花惊羽抬首望着天空,想到宁睿,她只觉得心里好难过,伸手按着胸口,大颗的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到地上,心痛莫名,可是心底还是有一种希翼。

宁睿,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穿越过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会的,你是我的亲人,唯一的亲人。

有你我才会开心,有你我才会快乐。

漆黑的夜色之下,花惊羽站在长廊外,好似一尊雕塑。

虽然莫名其妙的穿越了,但是她并没有惊慌,相反的感到了一种解脱。

她终于摆脱了魍魉组织,她终于逃离了那一切。

不远处有脚步声急切的响起来,一道身影飞快的奔了过来,很快看到廊外的花惊羽。

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小姐,你发生了什么事?”

花惊羽掉头望过去,便看到一个眉清目秀梳着丫鬟髻的女子奔了过来,一把拉着她,紧张的追问。

待到看清花惊羽的样子,不由得倒抽几口冷气。

“小姐,你这是?”

------题外话------

亲爱的妹纸们,收藏啊,看文收藏的是好妹纸的说,不收藏没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