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
字体:16+-

第三节 杀!

第三节 杀! [ 返回 ] 手机

夜,笼罩着村庄,我披上了厚厚的衣服,生怕被人看见,有些心虚地向岳娟英家走去。

到了她家中,胖子也在,我就和他们聊了一会天,有胖子在没有机会下手,毕竟我也不知道她喝了药后会变得怎样,万一真现了形那我更不知该怎么解释了,想了一会,借口上厕所走到院里,却没有看见巫师的影子。

这时,房上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我一看,巫师正轻松地趴在上面,身形矫健的样子,不禁有点怀疑他的身份。我问道:“您练过武功?”

“没有啥,就是年轻时候瞎学的。”他言语间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那我该怎么办?那胖子也在。”

“那你把她引出来,我来对付她。瓶子给我。”

我将瓶子递给了他,再次走进屋内,对岳娟英说道:“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咱出去说吧。”

胖子撇嘴道:“啥事整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让俺也听听呗。”

岳娟英没有想太多,我拉着她出去,一出门就笑着问我:“有什么事啊还瞒着他?”

我扭头看见胖子靠在门边想偷听,就对她道:“这里不好说话,咱出去说。”

我和她一同走出院门,临出院前还回头看了一眼脸贴在门上脸色铁青的胖子。说实话和这么一个貌似女鬼的人在晚上散步还是挺有压力的,于是我不停地往后面望去——巫师就在后边跟随。岳娟英看我奇怪的样子不禁问道:“你在看什么?”

我道:“我看后边好像有个鬼。”

岳娟英装得倒是像模像样,慌张地扭过头,似乎真看见了个什么东西:“啊!真有鬼啊,快跑啊!”说着拽着我的衣服就想跑,我连忙拉住她,她大叫:“你在干什么?真的有鬼啊!”说着还满脸惊恐地指了指我身后,那表情比鬼还吓人。我后面明明没有一点声音怎么可能有鬼?我一边想着她可真能装,绝不回头,用尽全身力气抓住她,冷笑道:“真是可笑啊!鬼难道还会怕鬼?”

她几乎将近崩溃,疯狂地挣扎着,劲也很大。我使劲拽着她,这时果真感觉背后有个什么东西,不由得也心虚了,但还是没回头,如果我松手让这个无瞳跑掉了那以后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我大叫道:“巫师!”

巫师果真就在我身后,他连忙冲了过来狠狠捂住岳娟英的嘴,她不停挣扎着,我赶忙上来帮忙,和巫师合力摁住她,巫师把那杯配好的东西强灌进她的喉咙,她的力气当然比不上男人的,所以只能处在被动之中。她中途仍在不停地瞪着我身后,连眼都不眨的那种,我扭头却什么都没看到。心中感觉十分害怕,再看向她时,她的眼球已经在向外鼓起了,不,不是鼓起!她的眼皮猛然撑得老大,眼珠开始左右晃动,最后眼球终于脱离眼眶,掉了下来!我尖叫一声,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恐惧,踉跄地栽在地上。

巫师像着了魔般,看见她眼球生生脱落竟不动声色,冷笑道:“鬼就是会吓人!这没用的!你等死吧!”又很恶毒地重复了几遍‘你等死吧!’

突然我觉得很不对劲,将目光移向巫师。

巫师同样将目光移向我,我猛地倒在了地上,脸色煞白地看向岳娟英的尸体,没错,就是尸体。她死了,如我所愿,她死了。

呵呵,很可笑吧,她竟然死了。。。呵呵,她竟然死了,可是,鬼怎么会死呢?

她是人!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鬼!我感觉现在口干舌燥,极力想发泄心情,却没有什么值得发泄的,我一把拿开巫师的手,仔仔细细地看着她——我竟然杀人了!我竟然亲手杀死了她!

她不是无瞳。。。那,那个喜欢看别人痛苦死去、教唆别人做残忍游戏的无瞳呢?等等!看别人痛苦死去、教唆别人,那是他吧?

巫师!

四周一阵冷风吹过,我不敢再抬头看一眼巫师,只能不动声色的根据声音判断他的动作,我让自己静了下来、心跳也静了下来、它好像也不跳了。突然有一种错觉,我离死期不远了。

沉默了许久,巫师发话了:“这次的确是我的失误,我没想到那个无瞳这么厉害。”

我道:“不用再装了,我现在人帮你杀了、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你还有什么好瞒的?”我现在已经心灰意冷,我杀了人,那肯定是死路一条,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巫师却并没有就此罢休,一副迷茫的样子:“你怀疑我?”

我冷笑,慢慢站起身来,抽出腰间那把准备好的刀,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在黑夜中显得十分诡异:“巫师,你想让所有人都逐个被我害死,对吧?我现在杀了人,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别想再利用我!但我一直很不解,你为什么要跟我们村的人过不去?”

巫师脸色一冷:“我都说了!我不是无瞳!我是村中最受人尊敬的巫师!”

我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巫师?你配吗?你不说也行,反正这些都不重要了。”说着,我举起那把刀,向自己刺去。就在这时,刀突然猛地飞了出去,不远处传来一声重重的落地声。我脸色一青,向四周望去,哪里有什么人影,只有我和巫师两人。

我腿一软,跪到了地上,刚才莫名的底气猛地放光,我连死的权力也没有了。今后,我将成为无瞳的傀儡。

我疲倦地抬起头,问道:“要我做什么?”

巫师道:“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女儿、家人,如果你不想失去他们,那就不能死!”

是啊,我还不能死。。。我的手深**进头发中,直到脸上淌满了滚烫的**,那是血。疼吗?不疼吗?

天边出现了朝霞,远处有鸡叫传来,又是新的一天。我站起身,向村中走去,对巫师抛下一句话:“我不会死的。”

是的,我不会死。或者说,在无瞳没有死之前,我不会死。

走远了,回眸,却看见巫师还站在原地,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我微微一皱眉,难道无瞳也会怕吗?或者是受不了阳光的刺激,那,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把柄。

完美。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