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十三章 敌情

我们边走边说,很快经过了十几道瀑布,还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光那山洞的洞口就高达五十米,不过,想想眼前这叫黑神的家伙的原形,就情有可原了。

“蛇就是蛇,就是变成人,仍是穴居主义者。”方龙以传心术对我说。

我立即反驳:“不要忘了,伏羲、女娲也是人首蛇身,他们的样子和这黑蛇差不多。”

“对啊!”方龙这才想起,“如果创世主是外星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啦!他们在创造人的时候,干嘛也不造着人首蛇身呢?”

“可能,当进他们认为猴子的身子,更适合在地球这种环境生存吧!”

当我们走进山洞时,才知道我们想错了,还以为这是个简陋的山洞,一进去,才发现,山洞有如宫殿一般,高大平整,四面都有白玉一般的立柱,光滑的顶部和四壁都镶嵌着一颗颗巨大的水晶和夜明珠,使整个山洞五彩斑斓,光怪陆离,绚丽得像一个童神殿。

方龙看傻了眼,惊叹说:“随便挖出一颗来,够我们用几辈子了!”

黑神叫我们坐在一张大理石桌子前。

三位娇小秀气、貌美如画的少女随后从大厅右侧的一个大门里走了出来,她们像是土著的少女,赤着脚,衣着淡绿衣的短衣短裙,肌肤赛雪,秀发如云,直垂胸前,她们好像早知道我们要来似的,笑吟吟地端着一盘酒菜走到前台,将酒杯递到我们身前。

等我道谢完,看清她们一样子,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南灵!”

方龙这才发现到这点,低呼说:“太象了!不过,是形似。”光旺和林彩霞也连连点头。我知道可能自己正在接近南灵的出生之谜。

我点点头,若有所失地说:“是的,南灵更有一番超凡脱俗的灵性和至情至性的人情味,这是谁也学不来的。”

黑神笑说:“那说的那个南灵,应该就是秋草吧!那小妮子和元英子有段宿缘,所以我一直将她放在人界。她原是五行球衍生出来的五大精灵使之一,因为上个千年一次宇宙震荡,她离开了幻界。”

闻着花果清香味,我们食指大动,当下将满桌的酒菜疯狂地塞进嘴里。方龙支支吾吾地说:“二位姐姐,你们也吃吧!要不要我喂你们?我虽然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两位少女低头含羞而笑。

黑神一脸漠然地独坐在首位,端着杯子,只是大杯大杯地喝着芳香四溢的美酒。

光旺自从学会了圣母传授的冥灵术修行方式后,已经不用吃血生存了,但对人的食品依然反感,象征性地吃了几个后,就好奇地问黑神:“你是怎么和元英子前辈认识并相交的?”

“他奶奶地,想起当年,真是一个痛快啊!那一年,相柳那小妖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竟带着群妖跑到人界闹事。人界刚好经过一次农民起义的战争,巫师们正处在青黄不接的时刻,结果被相柳打了鸡飞跑跳。让它在人界风风光光地混了五十多年,将人界各洲闹得硝烟四起,沸沸扬扬。

终于,他的行为被巫师们发现,最后忍恼了元英子,他和相柳打了整整三个月,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越打越勇,越打越利害。半年后相柳被打怕了,只好带着群妖跑回幻界,但这个元英子竟打过瘾了,凭着上古神器,硬是追到了幻界,不依不饶地要找相柳打架,于是他们又打个没完没了,这下把妖精界搞得鸡飞跑跳,整整好几个月不得安宁。

没法子,这个忍上瘟神的相柳,只好逃到黑森林找我蔽护。我这人怕麻烦,本不想招惹事非,于是,只用了防御能力最为特色且最强大的‘五行空间转换流岚术’屏蔽,让他知难而退。没想这个元英子欺人太甚,在黑森林里转了半天找不着相柳,又进不了黑森林的内部,竟放火烧林——一切火都是森林的克星,而巫师的三味真火是黑森林的克星,连‘五行空间转换流岚术’也拿它没辙,毕竟它也不是灭火器。”

黑神讲得非常有趣,我们越听越有滋味,食欲大减,放下果菜,搬着石凳凑上来聆听。对于元英子,我们一向知之甚少。虽然他是我的前世,但却是我崇拜的偶像,很多人提出我尊敬我,不过是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可惜,在三世书,我只看了他还是李岩时的前面几页,后面的光辉事迹来不及,看因为时光的冲击晕倒了。

“好猛啊,元英子他把这破黑森林烧了吗?”方龙一脸期待地问,那样子好像巴不得元英子真的一把火,将让他吃足苦头的森林给烧了。

“我靠,你奶奶的哪能啊!元英子的三味真火、无极金龙咒和魔音箭固然厉害,但我的须弥五行球也不是吃素的,当时,我就用五行球启动太阴真水将火扑灭,不过,屏障就紧跟着破了,他冲进来大喊大叫,喊杀喊打,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于是,我恼羞成怒,现身与他大战一场,原想置他于死以地,没想这一战打了十天十夜,最后我们两个累得趴在地上口吐白沫,谁也奈何不了谁,等恢复过来后,又打了一个多月,不过,这一个多月不再是性命相搏,纯粹是因为惺惺相惜,互相切磋一下巫术,最后相互了解,成了莫逆之交。他奶奶的,当时那场战,是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打得最带劲的一次架。真他妈的痛快啊!”

我想像着元英子的为人,不禁热血沸腾,想起了一句话:“虽万千人而我独往矣!”

“后来相柳妖神怎么样了?”我忽然想起,关南灵的可能是妖神,于是问。

“那小子被元英子吓傻了,磕了一千个响头发誓再也不敢到人界闹事。听说这五百年来确实遵守诺言,在幻界修身养性,还和夏叶学人界的那一套,成立了什么妖精议会,管得有声有色。不过,相柳这小子城府太深,而夏叶又气量过小,挺护短,我担心他们这个组合迟早会出事。对了,你们怎么会进来的?”

我们立即将城市植物之死,幻界议会辩论、深夜被围及逃脱黑森林一五一十说给他听。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夏叶不至于这么卑劣。这十有**是相柳的主意,可能是要用你们协迫夏叶。妖精自从与人界广泛交流后,学得越来越复杂,很多事我也看不明白了,解铃还需系铃人。我看,你们还是去救出南灵,找夏叶问问怎么回事?”

我们也认同他的看法。

“黑神老大,即然妖精都是您老人家无意间创造出来的,现在这群妖精太无法无天了,连你的兄弟都敢欺负,你可不能不管啊!帮我们去制止他们胡闹吧!”方龙双目星光耀眼,一双崇拜的浓眉大眼巴眨巴眨地说。

黑神摇了摇头说:“这是你们的事,我可不管。他们欺负你们,是你们太弱了,如果是元英子的话,只要他伸伸手,那些妖精还不乖乖地献上鲜花美女什么的?而且,我将幻界的秘密告诉你们,已经是最大的交情了。两国交战,首要敌情,你们应该利用我告诉你们的一切,化不利变有利,在实战中提高胜利的机率。”

“还说是兄弟呢,说了这么多,这点忙你就是不帮。”方龙埋怨说,故意激他说,“元英子一世英雄,竟不会看人,真是交错朋友了!”

如果有黑神帮助,可事办功倍。只要想想成千上万的妖精涌上来,我就头皮发麻,因此也期待地看着他。

黑神拍了一下桌子,佯怒说:“他奶奶的,行了!就是想帮,我也帮不了!我被创世神禁制在黑森林已经有上万年了,怎么出去?你们快给我滚蛋吧!”

看他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我们吓住了,不敢再逼人太甚。

吃完饭后,在我的不停催促下,我们起身去救人。

“你们沿着河,朝这山水谷地的西北面走,那里有一个出口。”黑神讲完后,立即拂袖而去,躲进了洞府幽暗的深处,生怕我们纠缠不清似的,让我们自尊心大大受伤。

在走出黑森林的路上,方龙忽然想起一个刚才忘了问的问题,于是对我说:“如果黑神没有发现你是他五百年前的朋友,会不会真的吃了我们?”

我沉吟一下,苦笑说:“十有**会,我怀疑他吃过不少的妖精了,否则妖精不会那么怕黑森林,称他为黑魔王,并将它列为禁区,连围堵的兵力都不布署。还有那么大的森林里,连只鸟都看不到,我怀疑都是他吃掉的,你看他原形,那么庞大,每天该进食多少东西啊!我以前看上古的灵怪志时,发现神也好魔也罢,都差不多残暴,动不动把人当草芥一样践踏,根本没有所谓的人道主义精神。”

听我这话,方龙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现在才开始怕起来。

光旺说:“还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他们要抓我,什么时候都行,为什么要在半夜三更时偷偷摸摸地捉,还让任秋水将我们灌醉。”

我也点点头,不过,我知道这一定跟妖神有关系,只有救出南灵,找到精灵神主,有了靠山,就可进可退可攻可守了。

从我们进入妖精幻界以来,鬼仙林彩霞就一直隐身在暗处,在光旺这个商人吸血鬼的指挥下,利用她特殊能力为我们探听了解幻界的地形地貌、道路交通、风土人情、军事及行政、守卫兵力布署、各级长老、议员、行政官员的妖精姓名、样貌、性格等等,能了解多少就了解多少,尽量做到有备无患,知已知彼。

通过她的情报,我们大概知道了妖精幻界的方方面面:妖精幻界面积有一百万平方公里,大数是森林和草原,而且许多地方是上古创世神设下的禁区。大小妖精有一百万,分妖怪和精灵,妖怪大多居住在草原,而精灵居住在森林和湖泊,人口以六比四,妖怪人数多,但精灵平均智商高过妖怪。

整个幻界是以法术高低论阶级的氏族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高智的妖精因为法术通天,可以自由穿越间层进入人界,因此学到的知识及能力远超人类,但低等级的妖精与动物无二致,只不过由于幻界的气场,而拥有一些灵能并能施展简单的法术。这些低级的妖精,成为了供高级妖精指使的守卫和奴役的仆从。在幻界里,因为法术可以让他们上天入地,所以没有城池,自然村庄随处可见,我们路过的几个村庄便是如此。在这里,没有市场、货币,只有简单的物物交易。

在这样的社会,议会的成立,并非是为了民主、平等,而是为了避免妖怪和精灵的斗争而专设的协商机构,自从高等级妖精学会了奴役低等级妖精后,奴隶制在妖精幻界逐步形成,议会就成了刮分、平衡幻界妖怪、精灵的利益冲突的重要机构。议会议员均不是选举出来的,而是凭各自的灵能法术来定的。这样,幻界其实是一个武力**的社会,不过,因为灵能修为必须淡泊无为才能提升境界,因此,高等级妖精虽然奴役低等级妖精,但只是有限度的,且因为对自然的热爱,他们建立了严格的非虐待、非杀屠制度。可以说,这只能说是局部奴隶社会的氏族社会,是小国寡民的社会,是基本和平、安居乐业的社会。议会议员共有一百五十名,议长是精灵神主夏叶、副议长是妖神相柳。此二人的住所打听不到。

幻界没有严格意义的军队,只有治安队和巡逻队,治安队是对内,等于民兵,人数大约两千人,军队建制不详,大概也就像人界战争时期的民兵队长制;巡逻队对外,等同边防军,人数仅有五百,但都法术高强者,上天遁地无所不能,主要布置幻界入口的的河村、妖精之家的石林和议会所在地水晶宫周围。巡逻队人数不多,但建制非常严密,组织周全。特别经过花房突围一战,我们发解到了巡逻队的厉害,而后林彩霞跟踪他们,更进一步了解了他们的组织形式和战斗力,绝对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法术高强、忠诚凶狠。巡逻队名义上由妖神相柳统领,但他最多能动妖怪一部的巡逻队,只有领到了精灵神主夏叶的手令,才能真正指挥全部巡逻队展开军事行动。队伍将领分为三级:神主,妖怪长、精灵长,妖怪伍、精灵伍。分别领兵五百、二百和五十。

以上资料,早在进入黑森林前,我们就开始消化了,现在,林彩霞着重介绍那个地牢“十八洞”的情况:

“十八洞位于水晶宫右下方一千米处,是一个天然的溶洞,内部到处是高大的钟乳石和石笋石芽,弯弯曲曲层层迭迭,洞中有洞,洞中有河,曲折复杂,若不是侥幸听到一位精灵长要去查看南灵并及时跟上,否则我也找不到南灵囚困所在地。回来时,都差点在洞中迷路。”

“那么说,十八洞内,是由一个精灵长看守,也就是二百名妖精守卫。”方龙说。

“是的。”彩霞回答。

“妖神相柳作为主谋,他既然要用南灵胁迫神主夏叶,会不会亲自守在洞内?”我问。

“不知道。”彩霞说。

“那相柳长着什么样知道吗?”方龙问。

“不知道。我一直奇怪,那相柳是不是会隐身,为什么我们来了这里有四天了,主要妖精大人物都见过了,连黑神都不打不相识,偏偏这相柳神出鬼没,也人谈起,也不知所踪,连样子都打听不到。就是南灵,她也说从没见过相柳。”光旺忽然将心中最大的忧虑抖出来,“这样的人物,令人不寒而悚,好像它一直隐藏在暗处,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像蜘蛛一样,结下大网,耐心地等待我们落入它的十面埋伏。无法了解真正行情,实乃商家大忌!”

我们听了,也同样变色,是啊,因为我们一直没见着相柳,就当他不存在似的,其实,真正主导幻界风云变幻的,是一直幕后操纵的妖神相柳。进攻人界的是他(若不是我的前世元英子,他还在人界兴风作浪),与精灵大战的是他(还导致了南灵之母丧命),建议成立议会的仍是他,却没多少妖精真正见过他的面!

我沉默了一下,压下心中的恐惧,说:“没时间了,拖得越久,对人界越不利,对我们越不利,趁他还未结下完整的大网时,我们抢先行动,胜算才会更大。”

于是,我率先冲入夜幕中,在奇幻秀丽的石林叫小心地飞跃着。光旺、林彩霞、方龙随后紧紧跟了上来。

我经常在武侠里看到的劫狱造反的壮举,终于在另一个空间,让我尝试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