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十章 听天由命

方龙正洋洋撒撒地长篇大论时,议会席上的议员们,早已经不奈烦地议论纷纷,喧哗一片。不少妖怪在上面破口大骂,不时花灯俯冲下来,要不是精灵神主坐在台前,可能要冲下来和方龙吵架对打。

方龙的一番话讲完,整整用了三个小时,用大量的数据,引经论典,把卢孙二教授的材料整合了十几页,结果可想而知,连我和光旺都听得想冲上去狠狠打这家伙一顿,更何况这些“未开化”的妖精们。

方龙一讲完,要求辩论的笛声立即此起彼伏。

“真失败啊,还以为这些乡巴佬们会倍受感动,哪知道他们的表情,好像刚才我是在骂他们的老妈及祖宗十八代呢!”方龙沮丧尴尬地说。

这时,四面八方的各种奇异的语言响了起来,一声刚落,另一声即起,南灵在我耳边解释,才知道,这是一个又一个质问的话。

因为语言不通,最后由精灵神侍女汇总五条向我们发问。

我按方龙的纲领一一作了回答。

最后,我举手进行总结性的陈词:“各位朋友,说实在的,站在这里,我好像站在被告席上,而且确实是罪有应得。但同时,我又非常气愤,想骂一句他妈的——还好我现在不是在教室里。

我不是骂各位尊贵的议员,而是骂那些死去的城市植物!骂他们蠢,骂他们无情,骂他们下地狱!”

我听到议会里开始静下来,他们被我的几声叫骂吸引了过来,我刚才和他们对话中,我知道这些妖精们一个个粗俗不堪,但立场坚定,而精灵一族感情丰富而冲动,不容易说服,最好的方法,是比他们更精俗,更坚定,更动情。

果然,当我的骂人的开头场结束时,整个议会大殿不再是原来嘈杂不堪、热闹喧哗的质问、反问、攻诘、争辩了。

我立即抓住这个时机,想着几十年来与植物相濡以沫、与南灵相依相伴的感情,转头望向南灵,只见她正对我甜甜地微笑,眼中充满了浓情蜜意,于是,我的语言间也不禁如一杯刚泡好的茶一般,带着酽酽的情谊,缓和了口气但仍一字一句中气十足地说:

“各位议员大人:

我的老家在阔口,那里并不是城市,只是一座风光秀丽的小镇,虽然它没有这里的幻界美,但那里的一草一木,在我认为,是任何地方都无法比的。

在我家的大宅里养了许多普通的植物和美丽的花草,从小和植物成长,它们是我的伙伴,我的老师、我的姐妹、我的母亲,而南灵,则是陪伴我长大的姐姐,是让我认识生活的红颜知已。我从没有把植物当作点缀,当作附属,而是我最热爱尊敬的朋友。作为人类一名,作为城市居民一员,我很惭愧,我们使自己的朋友经受了无穷无尽的苦难,我们做错了,知错了,也通过各种方式在呼吁,在努力改正,虽然成绩并不很大,但总是在尽力前进。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wulongdawushi/9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