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十一章 血魔

幸好亚仙早有准备,她像早就知道是血魔一般,撒出闾山镇教之宝九天金罡除尸网,娇叱道:“大家靠向我。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天罗地网!”

巴掌大小的金网,在血骷髅攻到身前结成一个球形金色的屏障,把所有的血骷髅击为碎片。

血魔不知是没想到,还是因为这个网,想到了当初收伏它的方正,竟愣了一愣。

这时,大家抓住时机,手拈辰文诀,各自展开最擅长的绝学:

罗杞的魔音箭、方龙和亚仙的金龙咒、任秋水的忘情魔水、小星的闪电术、蓝明儿的火焰阵、罗雪峰的五雷符等,电闪雷鸣,水火相击,只听轰轰隆隆巨响,六人合力攻出的足以夷平山岳的无上力量,严严实实地打在了血魔的全身各个部位。

接着“噼噼啪啪”巨响声中,血魔身上由骷髅组成的骨格纷纷裂碎,整个身体便似个被打烂的人偶,血肉模糊地斜飞了出去。

蓝明儿、方龙忍不住欢呼雀跃,谁也没想到,天下无敌的血魔,竟会被轻轻松松的打败。

这时,罗雪峰发现地上有无数条血丝向地底的红色冰液涌去,然后在冰液中汇合成一团血淋淋的肉块。

“那是什么?”罗雪峰惊骇地问。

“是血魔的第二个分身。”方龙叹了一口气,“刚才我们太得意忘形了,结果让他的元神化为万千血丝溜回了营养液——红色血冰液中去了。”

“那会怎么样呢?”大家一阵惊慌,连声齐问。

“直煞逆神有个特点,即分身**层出不穷。如忝衣子,一个真身三个分身,雷余是九个真身,摩罗可以分解结合成各种身子,而血魔的分身代表它的三个进化程度:红色血魔、蓝色血魔和白色血魔。”亚仙喘着大气说,“刚才那个只是红色血魔,不过是最弱的一个,刚才罗雪峰看到的那些红线,是血魔的元神。”

“原来你知道啊!”任秋水凤眼异光大闪,甜甜地娇笑着,“你好厉害啊!”

蓝明儿这时才森寒地盯着任秋水说:“当然,我还知道你刚才故意大喊大叫,让我们错失收拾了血魔元神的一个大好机会。只要它潜入虫洞魔潭,不出一个时辰,就可以进化到蓝色血魔,它的进化,会使它的功力增加一倍,但相应的智力就会减少一半,因此与血魔相斗,越到后面,越要以智取胜。”

罗杞目暴寒光,冷眼望着任秋水。

“你要信守承诺,就算我不怀好意,但郡主确实救了出来。”她讪讪地一笑,终于承认故意将血魔的某些资料隐瞒,还从中阻碍,可见是怀着坏心眼的,希望罗杞他们与血魔同归于尽,而她坐收渔翁之利。

罗杞仍冷然盯着她,心想要不要干脆一掌将她击毙,一了百了。没想到她见机快,可怜兮兮地收回笑声,怕怕地退到方龙身后躲了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如此清楚的?”蓝明儿好奇地问。

“很简单,在整理我老爸的遗物时,我和亚仙发现了我老爸写的一本叫《神魔大全》的记录本,原来我爸在利用神魔时,也对他们逐一研究分析,其中对血魔的记载最为清楚。”

罗杞暗叹岳父虽然入魔,但总算为人界做了一件大好事,忙问:“书中有没有记载如何消灭血魔的良方。”

方龙苦笑了一下,摊开双手。

这时,洞穴里剧烈晃动,无数黑冥像巨龙一般四处纵横、飞扬跋扈,接着一声怪叫又从红色魔潭响起,一道道蓝色气劲冲天而起。

“怎么办?”大家齐问方龙。

结果方龙二话不说撒腿就跑,边跑边说:“三十六计,走为上。在魔界虫洞里,血魔的第一个真身的质体是红色冰河,这个还可以对付,但第二个是蓝色魔瘴,根本消灭不了,除非将他引到魔洞外。但血魔的第二个分身智力虽然极差,但却最懂得保命,它不会跟出洞外。”

“也就是说,”方龙喘着气说,“只要我们逃出魔洞,就没事了。”

“没能消灭,还是留下无穷的后患。”罗雪峰说。

“不用担心,这家伙居然被我们给杀了第一个真身,元气大伤,没有上千年是恢复不来的。到时就让我们的后人头痛吧!”方龙说着,发现自己话太多了,竟落了下来,心下一紧张,又落了数十米。

这时,亚仙和罗杞倒飞回来,亚仙拉着方龙的手,将灵能无私地输入他体内,令方龙心中一阵温暖。罗杞则又连珠射出魔音箭。

但并不能阻止蓝色血魔半步,只见它庞大的躯体此时化为一团蓝色的**,四周是蓝色的瘴雾。

大家于是闭着眼狂奔,后面蓝色的瘴雾就在身后十米处无声无息地追蹑着上来,一旦被缠住,必将万劫不复。

突然眼前一亮,到洞口了。

大家纷纷飞上千米高的出洞口穴道,一个接一个跳到魔谷来到大家熟悉热爱的人间,这时已是第二天清晨了,天边露出鱼肚白来。

小星开心地跳到罗杞的怀里撒娇,轻轻吻着他的脸庞,令所有人大为吃惊。

罗杞红了一下脸,将她放到地上,走到白雪身前,摸了摸她的脉象,呼了一口气,知道白雪并没有事,只是身体极度虚弱。

魔谷并非善地,不可久留,当下他叫蓝明儿抱着白雪,大家往通向谷外的一个出口走去——这是在到谷底时发现的,这谷底另有通道通向外界。

走出山谷路口,罗杞忽然发现前面开路的方龙、蓝明儿和任秋水呆呆地站着,停在魔谷出口的岔道处,一动不动。

“怎么啦?”罗杞、罗雪峰抱着白雪和小星飞身上前,立即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清晨的薄雾中,无数的团队兵马,拥挤地排列在一起,难以分清谁是谁。云集的队列,连绵不断的人群马队,黑压压一片用肉眼无法看到边际。这密密麻麻的兵马,仿佛一座又一座的大山,令人生出无法反抗的感觉。

看旗帜,是大宋的讨伐军!

“十万啊,足足有十万,如果专门是来杀我们几个的,那简直太看得起我们了。”方龙面色惨白,喃喃地说着。

罗杞将白雪交给蓝明儿,飞身落到大军的前面,“我是罗杞,我代表南唐归降过大宋,你们派军驻于此地,这是为何?”

然而十万大军一动不动,仿佛着了魔一般,透着一股邪气,但按理说,剩余的魔物是无法用妖术魔化这么多士兵的。

这时,一个太监走上前,用半男半女的尖嗓音喝道:“南唐余孽和所有的邪教乱党都聚集在这里,皇上有令,一个也不放过,杀无赦!”

山顶处,一个大将举着令旗,接着战鼓急促的敲响,四面八方的大军齐声大叫“皇上万岁”,“杀”地一声袭卷向他们八人。

“怎么办?”罗雪峰焦急地大叫,“我们的法术不能用来杀人!”

“笨蛋,想那么多干吗,先保住命再说。”任秋水没好气地说着,率先往后跑,“归顺你们巫教也是累死人了,干什么事都往好处想。一定是有人告诉了赵匡义,说巫师不能用法术对付人类,赵匡义才敢放手对付天下巫师——如果我没猜错,五台山、峨眉山、茅山、武当山此时一定在劫难逃!”

大家只好往魔谷内跑。

方龙扯着任秋水说:“妈的,是不是你告诉赵匡义的?那家伙杀兄篡位,是亡命之徒,什么事都会干的,这下我们巫师日子难过了。”

“我才没吃那么饱,你们不会动脑子吗?哪个皇帝不认为自己是受命于天,希望自己至高无上,将天下子民的生命操在手心上。而巫师明摆着不拿皇帝当一回事,巫师的力量可以通神,甚至可以决定皇帝的生死,他当然愤怒,他当然害怕,既然你们巫师对人类只能看不能打,那么就正好先下手打得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要将你们赶尽杀绝了。你们老说妖魔害人,可是我们能害多少人呢,真正害人的,是人界的权力,权力才是令人成魔的动力,一将功成需要万骨枯,一帝功成,需要的是千千万万的枯骨啊!”

大家听着任秋水恶毒的话,心里黯然,人啊,在面对权力斗争时,连妖魔都不如!

“你说的太好了!”方龙追上前去拉着任秋水的手说,“没想到你对人类的研究这么深,什么时候要向你好好请教一下才行啊!”

“哼,那是,跟你们这些小鬼头相比,我活了的岁月比你们吃的米还多!对你们人类活动当然知之甚详了。”

亚仙也跑了上来,笑着说:“是啊是啊,方龙啊,你以后要叫她任婆婆,对了,你这只狐妖起码活了三千岁了吧?”

突然近千米高的崖顶飞下无数的箭矢和滚石,大家只好用剩余的灵能将当头砸来的击碎,不过这也维持不了多久,因为为了抵挡上面的攻击跑得慢了,后面的骑兵立即追到近百米处,万箭齐发,如雨般密集射来,接着,四周和头顶又射下无数的火箭,密集得如天罗地网一般交织在一起。

任秋水双目射出湛蓝水幕,大喝一声:“无法无天,碧水无情!”使出只乘一成功力的忘情水,将后面的利箭抵住。而亚仙则祭起了阵法,大家身前又是一片金光万丈,天罗地网一般罩下来。

亚仙在危机时刻,在大家身前祭起了“九天金罡除尸网”。

罗雪峰有点悲观地说:“赵匡义这王八蛋一定早有预谋,先跟踪我们,然后在洞口和谷内埋下了十面埋伏,一定要置我们于死地。”

“我一定要剥了他的皮,就是拼着不当巫师了,也要报这个仇!”方龙恶向胆边生,恨恨地说。

“别闹了,我使法搅乱宋军的阵式,大家趁乱分头逃离,然后在天一城会面。”罗杞大喝一声,无数灵符注入大地,形成一道强光,“天地无极,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憾地术:翻天覆地!”

突然间,整个山区的地面剧烈地摇晃着,山石崩塌、山涧飞奔,马蹄惊乱,将成千上万的骑兵摔下下马来,无数士兵东倒西歪,挤在一起,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仿佛出现了惊天大地震一般。这一来,宋军完整的兵团阵式被完全打乱。

等他们隐定下来时,魔谷内的八个人已经消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