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二章 靖难军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东城

朦朦胧胧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罗杞心头说话:

“罗杞啊,你现在还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百魔已经清除了,天下的事,百姓的事,我不想管了,一切自有天命,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我又何必去插一脚呢?等我找到白雪,再让李煜投降,最后给南唐的将领百官安排后路,就南下隐居,培养我的小女儿便行了。”

“但是,天魔清除了,人的心魔并未清除啊,你心里也明白不过,方正是被血魔缠身而成为神魔的,血魔即心魔,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清除的。”那个声音在说。

“不要说了,这些事不要说了,我很累,三界的责任,不能全算在我一人身上,我算老几啊,只不过运气好,现在我尽力了,连妹子老婆全搭上了,还要我怎么样呢,我不想再连累我的女儿了!”罗杞大叫一声,断了自己与自己的对话,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山洞右边的钟乳石芽上绑着一只华南虎,几只小虎仔围在这只母老虎旁边呜呜地打转。

罗杞苦笑一声,昨晚为了找个住处,就钻进了这个山洞,结果这是个虎窝,两只老虎要把他安置在洞外的宝马给吃了,幸好他及时醒来,救下马儿,杀了其中一只雄的,却见母虎乳边三只小虎,于心不忍,就放了母虎了三只小虎。放出发了,他伸了个懒腰,手指一弹,一道蓝光闪射过去,那只母虎立即被放下地下,因为害怕罗杞,远远地带着三只小老虎朝洞内边跑边吸奶水。

“三只乳虎还有母亲呢,而我的孩子连父亲都不在身边啊!”罗杞悲叹一声,他原想将婴儿带在身边,但一来兵荒马乱,不便他在枪林箭雨中行事;二来他根本不懂怎么照顾孩子,孩子有个伤风脑热的,叫他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婧姑啊!

当东方露出第一线晨光时,罗杞就跨上战马,朝沿着驿道朝北疾驰,马蹄声碎,马嘶迎风长啸。

当他抵达长江安庆渡口时,吓了一跳:沿江的路上,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人流犹如一条长龙,从北边滚滚不断的涌来,一直向南。大批大批的难民提着箱子,拉着无数的车辆挤在路上,拖儿带女,哭爹喊娘。无限凄凉。

经过打听,知道最初是秦淮大战中过来的难民,他们许多目睹了宋军里的妖魔以及被魔化而失去人性的军人的恐怖和残暴,他们将宋军是魔魃的流言一路传播,不断引起新的难民潮,使南迁难民大军越来越大。

罗杞感觉到,如果任由难民继续迁移,他们将成为一批流浪他乡的新的客家人,这些人将南下闽粤与当地的土著进行新的一轮土地之争。而闽粤赣原本山多地少,土地贫瘠,许多地方瘴气弥漫,根本不能生存。而为了争夺土地,必然引起残酷的战争。这样的斗争,将会带来更大的苦难。罗杞是最早一批客家人与当地土著成功融合的新一代,这一代思想自由,热爱生活,充满朝气和创业精神,他非常喜欢这种融合,而破坏这种大好局面的情况是罗杞最不愿看到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wulongdawushi/9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