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三章 矩明

晓月的出现,让我欣喜万分,一脚将方龙的数码摄影机踢开,骂道:“不需要你这个向导了,老子现在有最好最漂亮的保镖护送我出冥界间层。”

方龙一边捡起摄影机,一边讨好晓月说:“你别误会,我是想煅练阿心的巫术,激发他体内无穷的体能,不然又怎能配得上你呢?刚才我也关心剑心的,你看,我们不是同时出手相救的吗?”

晓月白了一眼,取出香拍在温柔地我的额上抹了抹了,令方龙炉火中烧,而我大叫痛快。

“你怎么来了!”我拉着晓月,轻声问,因为我发现她面有愁容。

“阿新在珠儿他们几个小鬼的帮助下,在云岗镇找到了血尸魔出现的荒野,但现在他们被那个被冥气笼罩的荒野给困住了。”晓月担忧地说,

我一听大惊。

原来,阿新为了查找血尸魔,一直呆在云岗镇,而x战队少了阿新这个司机兼管吃管住的保姆,除灵日程无法开展,毕竟他们还是学生兼穷光蛋,而附近的怨灵都以让他们清理干净,就是一些可怜的乡下野鬼也都让他们收拾的收拾,超渡的超渡,再也找不到半个了。

于是联系上阿新,也知道了血尸魔和黑衣人的事,虽然我一再要求阿新不能告诉小玲他们以免他们又冲动干扰学业,但现在连我也失踪了,阿新只好求助他的小战友了。

7月8日是周六,阿新托同事开快车送他们到了云岗镇。

7月9日,他们运用晓纯文制造的电脑搜灵器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一般来讲,修行者中,弱者以五行罗盘,根据五行方位和阴体感应确定方位,但方龙和晓风,在临水教晓纯文的帮助下,已经依照这种原理改装了现代的搜灵器,那是一个类似小型笔记本电脑的东西。终于在离云岗镇南部深山的一个荒野里找到事发地点,还找到了林军的尸体。并向一直非常关注此时的晓月报告。

※※※

然后,正当他们还要搜索时,所有的音讯就立即断了,晓月心灵剧震,感到不祥的事即将发生,立即先赶往自然之村,通过传送门传送到冥界间层,刚好救下了我。

“我担心的不是血尸魔,而是那个黑衣人,我直觉告诉我,那是巫教的一个高手,只是擅自修习黑巫术走火入魔。他才是最具危险的人物。我好担心阿风啊!”晓风说到后面,声音有点发颤。

事不宜迟,我们三人当即离开冥界间层,通过我们的腾跃术,穿山越岭,直线直奔岗云镇。

※※※

风突然大起来,乌云密集起来。山野的气候变化太无常了,转眼间,天空就在瞬间变了

“怎么啦!”小玲似预感到什么不对劲,连忙问。

“电话没有信号了!”阿新不停地按号码键,一脸焦急地说。

珠儿站荒野的一个断崖顶站,看着下面升腾起来的浓雾,紧张地对大家大叫声:“晓风快放金光咒,每人都加持一张。”

“知道了!好重的妖气,这下可刺激啦!最适合小号练级了。”晓风毫无畏惧,他一边说着,一边凝聚灵力,大叫一声,“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圣灵,金光护体!”五张符咒立即化为五道金光,自觉地注入阿新等五人的眉心,守住灵光。

然后,按晓月来前传授的机宜,在最向阳的一块土地上,用巴掌大的幡旗十六枝按三才、五行和八卦的方位,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分别插在地上,然而默念奇门遁甲的咒语,在四周形成一般灵力屏障。

在晓月的催促下,阿新和小辉拖着林军的尸体,和小玲、珠儿踏入上古传来来的黄帝驱邪避煞阵。

就在这一会儿,四面八方汇集了大团团的黑雾将他们团团围住,阵个奇门阵法立即发出一片椭圆形的光幕,将黑雾抵挡在外面。在黑雾中,他们看到,无数恶灵迅速将我们包围,好像从地狱里释放出来的恶鸟,震耳欲聋般凄厉地惨加着,发了疯似地从四在八方向他们围攻过来。

小玲不感再看下去,因为越到后面越恐怖,甚至地面开始伸出无数双乌黑流浓的残肢断臂。

“这样下去可不行。”小玲边说,边熟练地在键盘上输入一串文字,敲了一下回车按钮,在搜灵器的中间,伸出一根天线,然后听“嗡”的一声轻响,发出微弱的电波,朝四周八方散去。按现代灵魂学说,灵体是由一组特殊的记忆光波组成的,因此只要制造出一种相似的光波,就可以撞到灵体,返射回来,这就如灵体雷达一般。

“你在干什么?”阿新说。

“我在探测是什么魔物在主导这一切,我认为这次对我们进攻是有意识的,就像上次朱琳琳事件一样。”小玲冷静地说。

“是的,知已知彼,百战不贻。”小辉也说。

“算了,就算是那个黑衣人主持的,那又怎么样,我们不能撤掉阵式找他算帐,更何况我们能否打得过他还不以打包票呢!我看,小玲试试能不能用搜灵器向南边发求救信号,希望晓月能及时赶来。”

“好的。”小玲无紧张起来,随着“嘀嘀嘀”的响声,在搜灵器的液晶屏幕上,一轮轮光圈不断地缩小,最后固定成为一个深红渐黑的污点,,朝迅速朝他们这里袭来。

“好重的怨灵力量,”珠儿说,“那般力量正在靠近,在西南方位,晓风、阿新和我赶快施咒,不要让他破坏阵式。”

“好可怕。”小玲打断他说,“大家要一起施咒,根据红点显示的数据,这个灵体的怨气浓度达二百p,相应的灵能达三十五r,超过珠儿和晓内两人的水平的一倍一以,因此我们要小心,借助经符和法咒,只要能阻挡得住他就算成功了。”

说完,他们五人齐齐念咒,身上的符咒立即化为电光、白光和金光,向西南的黑雾射去。

“壹——”的一声幽深的惨加,一道红影从浓雾中被震飞出去。

“成功了!”三人齐声欢呼,但又马上发现,那红影又冲了过来……

※※※

“我感受他们的搜灵器的求救信号。”晓月忽然松一口气说,“看来他们还算机警,及时用上古驱魔阵将妖邪挡住了。”

“我也感受到了,在西南二十公里的地方,我们快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方龙振奋精神,因为在冥界间界的恶劣表现,晓月一路对他颇为冷淡,而他一路上也非常积极,跑得比谁都快,时刻都要在晓月面前表现一番,现在机会来了,他立即运起灵能,化为他招牌巫术紫金轮出来。

在接近三里时,漫天浓雾将我们的视线阻碍。

“晓月教主,现在妖气冲天,马惊蹄乱,不辨东西!”方龙夸张地叫道,故意装出对晓月毕恭毕敬的样子,学《倩女幽魂-道道道》里的说话。

晓月并不稍停冲势,而是默念经诀,手中立即闪现出她的那把小巧的金钱剑,一道金光从剑尖射出,然后娇喝一声:“人剑合一!”

剑光暴涨,与她的也闪出金光,身体的金光在与剑光的速度同等同,人剑立即合为一体,实现峨眉山剑术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

我有样学样,立即在拳头凝聚灵能,立即闪现出一团白色的能量球,并向前射出,而我自己的护体灵光也暴涨形成屏障,在身形与拳劲合而为一时,我也大喝一声“人拳合一”,心到意动,我的人形与拳劲也合为一体,追随着晓月向妖雾深处疾射。

方龙也大喝一声“人掌合一”,他紫色的身形与紫气掌轮合为一体,紧随我之外向前狂冲。

这样,一道金光、一道白光、一道紫光先后冲进了妖雾包围的最深处。

※※※

此时,阿新、晓风、珠儿等五人灵能消耗得七七八八,每个人都气喘嘘嘘,满脸通红,汗流浃背。

那永远也打不死的红色的神魔,已经冲破了外围的八卦阵幡,只剩下五色经幡形成的五行阵形在保护着他们,好在这五行相生相克,虽然光罩不断被妖雾和那只神魔削弱。但又会吸收天地原始力量自动生成,只不过越缩越窄。

现在,那魔物已经冲到五米外的光罩,他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只魔物的模样,出乎意料的是,这只怪物长得有如放大十倍的鹦鹉,只不过是两首一身,锦毛赤嘴,但口中狂吐冒着浓烟的猛烈的火焰。

在紧要关头,数声长啸由远至近传来,他们大喜过望,大叫:“晓月!”“姐姐来了!”“老师!”

“大家跟它拼了!”晓风立即意气纷发地说,不顾阿新阻拦,率先冲出阵式,全身凝起白光,口袋的剩下的灵符,一张一张升起化为电光,朝那只怪鸟击去。

那只怪物显然被这我们的啸声吓了一跳,竟不注意被晓风的灵符击中,跌飞出去。

然而,紧接着,一阵低沉古怪的铃声响了起来,若有若无却打在晓风耳里有如雷鸣一般。那只怪鸟猛地精神大振,不顾一切朝晓风扑来。

晓风的灵符竟不能阻它片刻,在急思退避时,珠儿也冲出阵外,一道金光咒,化为剑气随晓风的电光射去,两股力量终于阻止了怪鸟的进攻。

那邪恶的铃声急地急促起来。怪鸟怪叫一声,转身准备向外疾飞。

这时,晓月的金光剑气射至,剑气暴涨如十倍,方圆百米都被她愤怒的剑气笼罩。怪鸟知道自己已被晓月的剑气锁住,不再外冲,反而狂吐冒着毒气的烈焰,朝晓月对冲过来,似乎要与她同归于尽。

晓月冷喝一声:“找死!”同边以传心术,要我和方龙朝西北方的铃声追去,勿必截住真凶——黑衣人。

我和方龙立即一个转弯,一白一紫朝西北冲去,只听后面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无数带着火花的气浪向我们袭来,推动我们冲得更快,有如脱缰之骏马。

我知道,那只怪鸟完蛋了,在爆炸的中心,妖雾纷纷散去,越来越大。

现在轮到那个黑衣人了。

临近西北时,我们感觉到前面就是断崖,连忙落下身形。而另一道黑影,如一只邪恶的神邪,如离弦之箭,跳下崖壁,随着崖下浓雾深处飞去。我们因为为下面情况不了解,不敢穷追。

在崖边,我们发现了一只状似一个骷髅外形拳头大小、黑红相间的铃铛,方龙如获至宝地拾起。

这时,荒野上空的所有妖雾都已散尽。

晓月带着阿新、小玲、珠儿他们跑过来与我们相会,自然一番劫后重逢的欣喜和热泪,特别是小玲,一如既往地扑入我的怀抱。

在方龙的怪叫声中,我问晓月:“那只魔物是什么东西。”

“又是来自冥界的守护魔兽,负责第九层的矩明魔。你们有没有截住黑衣人?”

我摇了摇头,“给他跑了,不过他跑着慌张,留下了一只铃铛。方龙——”

方龙只好拿出那只古怪邪恶的骷髅铃铛。

晓月一看,脸色一变,沉下间量说:“阴阳教的镇教之宝:惊魂铃!”

方龙嘻嘻一笑,说:“正是。我估记一定是阴阳教收徒不慎,出了妖物,这下我可发了,非得敲惠直一笔不可。”

惠直是阴阳教的掌教,上次在千年战我有见过他,是个笑呵呵没什么脾气的老头子。上次亚仙说过,阴阳教就因为掌教一向老实随和,结果徒众良莠不齐,出了许多不良弟子。

※※※

晓月一步步地走到崖壁最高处,站在崖壁边缘,望着谷下的滚滚浓雾,阵阵山风吹得她的一身劲装猎猎作响,更显得风姿卓约,英姿飒爽,如神女下凡。

我来到她身边,轻声说:“怎么了?”

晓月朝我轻轻一笑,紧紧握住我的手,却摇了摇头。但我看出她坚定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虑,这种神态,只有我在和丹莲破开暗黑大门前才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