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八章惨败

“看来我们分析正确,还是那所胡苏市专二院。那所医院建在城郊,离我们这里有三公里,是因为它有一半是经神病疗养院。”我冷静地指着一张地图比划说:“那里有他们的巢穴,我查过资料,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抗战时期,医院原是国民党的一个军事基地,而那天我看到的那条通道,定是当年的秘密武器库。

吸血鬼将武器库打通到地下水道,因此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城市的任一个地方作案。“

“因此,x战队第一次出击,只许多成功,不许失败!”方龙说,众人齐声点头吼叫了一声,个个神情肃静。

在方龙的带头下,他们伸出手心手背叠在一块,像排球队员一样要来一个甩手誓,然后全部以责怪的眼光盯着我,无奈之下,我也将手叠在了最上层的阿莹手背上,大吼一声,甩开。

我靠,这么老套。

我开车——我父亲是笋干经销商,长年在外,有一辆工具车,我曾被逼着学习过并拿到驾证。现在这辆是我白天租来的。

大家火速前往医院,那探测仪也带上了车。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离医院后门不远的小竹林里。

依旧是月黑风高,但星光灿烂,在平静而美丽的天空下,谁会想到竟会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所有人难得静了一回,晓风和小辉紧跟有方龙后面,腾高跃低,身子竟比上体育课时敏捷了几倍。

珠儿紧张激动得满脸红光,小玲则冷静地抓着松木小弓,靖儿倒是非常平静,不时谨慎地四处观测,阿莹脸色苍白,嘴唇好像在发抖,动不动地紧贴在我怀里或后背,像一条香喷喷的粘条,令我**又好笑,只好轻声地安慰她。

“只要有哥在我身儿,我什么都不怕,真的!”她娇羞地说。

我和晓风先以腾跃术越过围墙,利用灵能将锁打开。

大家鱼贯进入,小心地踩着地面,我们不敢打开手电筒,因为此时不过九点钟,疗养院里的医务人员还有来往查房的。

有一次一个经神病人还突然冲过来,跟在我们后面,吓得阿莹抱住我差点尖叫起来。后来方龙闪电而去,敲晕了他。

按探测仪测量到的那支吸血鬼的位置,应该在这里了,所有人跟在我身后,只有我有能力感觉得到灵界的力量,这大概是因为晓清子本身就是灵界的鬼,它所给予的能量,使我对灵界能量异常地敏锐。

“方龙,你能不能舞着你那把玩具枪,晃得我神经紧张。”珠儿小声地说。

“小猪,你应该感到安全感。”方龙立即反驳。

“嘘——”小玲和我立即示意他们住嘴,然后相视一笑。

我感受到一股冰冷的灵能就在附近,而且它好像也在躲避着,时左时右,不知在窥视哪个猎物。

幸好医院的规则还是挺严的,我发现那支吸血鬼越来越朝医院人流密集的地方跑去,难道它要向病人动手吗?

为了不致于暴露目标,我建议大家兵分两路,由轻功较好的我、晓风、小玲跟踪那支鬼,而方龙带着珠儿和阿莹他们四人埋伏在秘道出口的浴房外。

阿莹不同意,她不想离开我,但我跟说,一旦我与那支鬼动手,它必然朝巢穴方向逃跑,于是可以两面夹击,它死定啦!

我边说着,不得不为自己的军事天才感到得意,想不承认都不行,所有人都点了点头,阿莹无奈,就有跟方龙到浴房外的一片花圃里隐藏起来。

于是,我和晓风快速而小心翼翼地朝主楼飞奔,需要跳跃时,我就背上小玲。

悄无声息的,我们很快进入2号楼,避开一个个护士,穿过一道走廓,最后,我停在一个像是仓库的房门外。

“这是一个供血房。”小玲指着房门上鲜红的标志说。

奇怪!我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但不容我多想,因为那股灵能已经闪电般要出来了。立即向晓风打个手势,我抓起小玲的腰,向后飘去,闪身藏在走廓弯处。

眨眼间,本来紧锁的血房铁门轻轻“咿呀”响,自动打开,一个黑影闪出,我凝聚神光,马上认识到,这支吸血鬼正是那天和我动手的那个。

它迅速接近,然后我和晓风运起强大的的灵能,从左右两边对着那股黑风袭击,然后,我们感到成功了,自己的这股灵能结结实实地击在吸血鬼上。

吸血鬼立即飞撞在墙壁了,“砰”得一声巨响,整栋楼都晃了几晃。

迅战迅决,为避免声响太大,惊动所有人,我将十几张灵符从身后运作,向刚撞在墙上的吸血鬼飞射过去,晓风也手执金钱剑,默念符咒,几道灵符飞起,化为一道道电光,渗入由古符咒铜板嵌成的剑身上,金钱剑立即变成一道飞跃张动的闪电,刹那间脱手向吸血鬼刺去。

只听一阵“叮叮铛铛”的脆响,在晓风、小玲和吸血鬼不可置信的目瞪口呆中,我的冰箭符全打在离吸血鬼半米外的墙壁上,将壁面打出十几个小坑。

不会吧,虽然我从没练习过,但准头还不致于如此偏差吧?!各位读者、各位同学,平时不努力,临时抱佛脚就是这种结果。

还好,晓风的攻击尚未落空:那道加持雷电符的金钱剑向吸血鬼胸口刺上,眼看吸血鬼命不保矣。

“哼!”吸血鬼冷笑一声,以非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全身倏地上升,脚踩天花板,头朝下,伸手一探,将那支金钱剑操了个正着,接着一个诡异的侧向飞旋,又落在地上,朝晓风冲过去。

整支电光闪烁的剑身立即被那只手握住,一道道电光立即从剑身导向吸血鬼的全身,一阵噼哩叭啦的响声后,吸血鬼那张苍白的脸忽然泛出殷红得刺眼的红光,迅速将晓风的电光消融。

“哐铛”一声,失去电光的金钱剑掉在地上。

医院已经开始喧哗搔乱,楼梯上的脚步声和叫喊声纷至沓来。

而此时我已经凝起灵能,向吸血鬼击去;那边晓风打开电棒,毫不畏惧地迎上吸血鬼的攻击。

这次吸血鬼学聪明了,不与我硬拼,而挑功力弱小的晓风。

因为他的速度太快,我的的灵能球刚射过去,他如风般已身形早回避掉,与晓风对上手。晓风的身形也如闪电,两人凭着过硬的轻功,一黑一白、奇异而优美如黑白两只蝴蝶,交错对击了十几下。

晓风凭他小巧的身子大占便宜,电棒连击中吸血鬼十几下,整个走廓弥漫出一片腐臭的焦味。但晓风力小,不敢与之硬碰硬地对击,只是用轻盈的轻功与之周旋,希望我能施援。

然而时间太快了,它追晓风而我又追不上他们的身形。终于我赶到时,晓风还是被吸血鬼打中膀臂,身不由已地翻腾飞去。那吸血鬼也够壮烈的,拼着让晓风重重地击中心口,以命搏命。

只听躲在拐角走廓严阵以待地小玲一声“呀”的尖叫,不知是看到吸血鬼那副可怕的尊容:削瘦、苍白、凶残,双眼通红,几滴血泪从眼角流在脸上,两只犬牙从嘴角伸出来;还是因为担心晓风。

吸血鬼回头一看,舍下晓风,向小玲冲去,大概感觉还有比晓风更容易对付的吧。

我大叫:“小玲,小心啊!”

但小玲早已做好准备,虽然害怕紧张,但她还是冷静地弯弓搭箭,“倏”地弦响处,一支桃色的桃木箭准备无误地射中吸血鬼的心口,刚才还威猛强壮的身体,此时好似一张薄纸飘飞出走廓另一边去。

那支箭在它胸口滋滋地燃烧,它全身巨震,脸由白变青,全身竟冒着丝丝缕的青烟。可惜的是小玲力量太弱,没能真正射穿心脏,否则可以叫它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它“嗷嗷”乱叫,一声仰天怒吼,血泪一行行地流下来满面都是,说不出的恶心、惊悸、恐怖,它已极快的身形四处挣扎着乱撞,躲过我的数次致命的攻击。

猛地吸血鬼拔出桃木箭,随着一股灵力,一道红光如闪电般射向小玲。我大惊,立即冲过去抱着小玲翻在地上,将她搂在怀里。

而吸血鬼趁机奔下楼梯,破窗冲走楼外。

此时楼下一大群医工和保卫已经冲上来。我立即抱着小玲,招呼晓风一声,咬咬牙也从窗户跳下。

五层楼十几米高,风嘶嘶地在耳边呼啸着,因为带着小玲的全重,无论我怎么最大限度地运用灵能,还是摆脱不了这么高的万有引力的吸引,以加速度的下落速度掉在地上,“咔嚓”一声,我发腿部一阵巨痛,知道小腿已轻微骨折了。

还好小玲伏在我身上,相安无事,她焦急地抱着我脖子,在我耳边呼呼地喘气问:“老师,你没事吧!”

相反,晓风以斜线的飞落速度,安然落地,但一只手臂直直的垂着,好像刚才被吸血鬼一掌给打得脱臼。

四周的手电光束集中过来。我心下大急,要被逮着,麻烦可大了,进派出所,还不敢说真话,还要受学校处分,还要受家长质问等等。

晓风跑过来握住我的手心。我立即会意,将灵能传到他体内,然后在他的拉扯下,我们三人一齐向浴堂飞去。

还没到浴堂,方龙和珠儿已经气急败坏地迎上来,说阿莹被吸血鬼抓走了。

我心底里一阵冰凉,脸色吓得恐怕比吸血鬼还要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