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七章绸缪

小玲曾经给我看过一个西方神话故事:

他管着宙斯的牛羊,神仙们都叫他牧神潘恩。

潘恩长得十分丑陋,几乎可以用狰狞来形容。头上生了两支角,而下半身该是脚的部分却是一支羊蹄。这样丑陋的外表,让牧神潘恩十分难堪与自卑,不能随着众神歌唱,不能向翩翩的仙子求爱。

谁能了解丑陋的外表之下,也有一颗热情奔放的心?日日夜夜,他只能藉着**来抒解心中的悲苦。

一日,众神们聚在一起开怀畅饮,放声欢笑,天神宙斯知道潘恩吹得一口好萧,便召他来为众神们演奏助兴。

当凄美的萧声淙淙的流泄在森林,原野之中,众神和妖精们正随着歌声如痴如醉的时候,森林的另一头,一支多头的百眼兽正呼天啸地、排山倒海而来。仙子们哧得花容失色,纷纷抛下手中的竖琴化成一支支的蝴蝶翩翩而去。而众神们也顾不得手中斟满的美酒,有的变成了一支鸟振翅而去,有的跃入河中变成了一尾鱼顺流而去有的干脆化成一道轻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牧神潘思,看着众神们都逃的逃,溜的溜,自己却还在为“变成什么逃走好呢?”犹豫不决。最后他决定变成一支山羊,纵身跳入一条溪中。奈何,他选的这条溪实在太浅了,无法完全容纳他庞大的身体,所以下半身变成鱼尾,而上半身仍是一个山羊头。

小玲告诉我,这就我的星座——摩羯座的来历。

是的,我天性内向、孤独和害羞,不易表白自己的感情,常把一些不必要的责任压在心头,心中想和做的常不一致,不然我也不会和郁儿网恋了那么长的时间。

在下意识里,我挺感激小玲、阿莹她们的,正是在我最寂寥和忧伤的时刻,她们在我身边,将我拉入现实,并默默地承担着一切。

她们对我的关爱,真接而真诚,纯粹而自然,好像从一开始就应该如此。

而方龙、晓风、亚仙的出现,为我的生活打开了另一片空间,他们的存在证实了我的另一个更有**和浪漫的身份:巫师。它可以打破时空,超越一切传统的观念,但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着,以高度的人类责任感分担人类社会潜在的各种危险。

同时它也是一个隐秘的身份,正适合我不事张扬的习性,使我的生活因此而充满光明和希望,洋溢着爱与神秘感。

“小玲,8月30日生,处女座,主管星是水星,四象属土,阴阳属阴,珠宝为蓝宝石、金属水银;珠儿,射手座;小辉,双子座;靖儿,巨蟹座……”方龙一边大讲他的星座剖析学,一边忙手的活计。

忙了一上午,终于将方龙带来的两大箱除灵装置搞定。

我也将我与吸血鬼交手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告诉了他们。

“天啊,是老师你太弱了还是吸血鬼太强!”珠儿大叫。

“太酷了,跟电影里演的吸血鬼有的比,真希望我也能和吸血鬼交上手。”小辉羡慕地说。

“我们还是别去了,凭我们的能力,只会给老师添乱。”小玲理智地说,但马上让珠儿反驳过去。

“我们又不是主将,是帮手耶,主要负责监视、侦探、布控等。”

阿莹脸色熬白,紧张地点点头说:“表哥,你也别去了,让方龙去,他老爸是教主,又看过三世书,一定没事的。”

“我靠,我一个人可打不过吸血鬼。”

“先生,你能不能再给我描述一下那只吸血鬼的相貌?”林彩霞的身影在白昼里恍惚透明,当她在我身后说话时,还真吓我一跳。

“哦,那样子可没你好看,削瘦、苍白、双眼通红、眼角的血泪和两只犬牙。

不过除此之外,面貌还有几分英俊,长长的脸。眉清目秀,左眉心好像有一个黑点。”

“啊——”

我隐隐听见林彩霞有一声惊叹,忙问:“彩霞,你怎么啦?”

“没,没事,我只是对吸血鬼有点好奇,他们如何可以保持灵体又能维护肉身呢?上天怎么会允许这样的物体存在。”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生命都是平衡的,有生必有死,四季轮回、枯荣交替,这是天道的法则,但吸血鬼却超脱了这种法则。”方龙若有所思。

“以老师的能力,只能与一只吸血鬼打平,而事实上它还不知有多少个帮手,且据说吸血鬼是群居怪物,甚至结成盟邦,不小心可能被围攻而丢掉老命。”

“最怕它们也给你“初拥”,让你也成为吸血鬼中的一份子哦!”晓风说。

幸好方龙弄了不少他老爸不少护体的灵符,还有他们公司据说**吸血鬼的符咒——

“这条符真的可以放烟花?”

“当然,我试过啦,不过时间不会很长,还极耗灵能,但对像吸血鬼这类阴性鬼物非常有效,能让他们产生晕眩感,短暂失去战斗力;还有这张,是雷符,只能引一道静电,也留致使吸血鬼麻痹。不过,我推荐你试用一个健忘符,这个我们一直没试验过,因为还无法肯定它能忘记多长时间,晓风又坚决不做试验品,非常遗憾。”

所有原来站在他身边一个劲地拍马屁的人,看到方龙邪恶的目光,立即后退一丈,警惕地望着他。

其中那台似乎用老式的收意机改造的探灵仪,在扫描晶液屏上,无数亮点在闪耀着。

“一般来说,人体内发散最多的是红外线,而吸血鬼散发的是一种奇异的宇宙古老的射线,这台机器就是针对这种射线制造的。”

但方龙解释却让我大生疑惑,他们教内难道有人就对吸血鬼有过深入地研究,并将灵能和科学兼收并蓄?

包括晓风、阿莹她们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模样。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亚仙叫我拿来的,具体制造都我倒知道是谁,他是我师叔,现在是中国工程院的一名院士——你们别奇怪,修灵与科学并不冲突,同样为了造福人类,只不过灵能现在还无法测知,比较让世人无法接受罢了,常常会惊世骇俗罢了。我们三闾教与河南的全真教一样,教众一般都潜藏在各行各业,生活与常人没什么两样。”

“亚仙呢,她怎么没来?”我问,说实在,我比较对亚仙有信心。

“她已经去茅山请我老爸了,她希望我们拖住这只吸血鬼,千万不要妄动,否则后果难测。”方龙老实地说,“我这师姐呀,一向保守。等我老爸来了,我们还能够做什么,还不如坐在电视机前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接下来,他们学习训练其它武器,我发现,方龙带来的器具,主要地光、电、和木为主,这说明他对吸血鬼很有研究,因为吸血鬼致命的是光,其次是电和木,电击和木箭对吸血鬼能起到麻痹的作用。

至于把我屋薰得难以忍受的那一堆大蒜,其实只不过会引起吸血鬼厌恶和不适而已,就像我们讨厌蟑螂。

从下午探测到晚上,我们已经很累了,特别是我,平常在周末一向玩《天骄秦殇》,累了就呼呼入睡,现在却不得不对着一群小鬼哭笑不得,不知如何应付。

在我的督促下,除小玲外,其它人都坐在桌前做作业。小玲已经完成作业,而晓风我不知道老师到底有没有布置作业,或者他到底做没做完。

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只有小玲和晓风挺有责任感地对着无聊的晶液屏,正看得不耐烦时,忽然间,探测仪响起了尖锐刺耳的警铃。

“魔鬼出动了,大家准备!”晓风大喊。

正东倒西歪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方龙,立即把在我旁边辅导下做作业的阿莹、珠儿、小辉、靖儿全集中起来,拿上灭灵武器。

“同志们,同志们,大家听着,对人类有直接犯罪行为的吸血鬼,不必手下留情,杀无赦。”方龙作战前动员,而我已经从在车上,不耐烦地按车笛,我真希望自己一踩油门,将他们抛到九霄云外去。

方龙立即又拿起他那把超级大的电光枪——那是他独家发明的灭灵武器。

小玲、珠儿、靖儿她们手执一把松木小弓,背上小巧精致的桃木箭囊;晓风和小辉背上金钱剑和电棒。

每人上衣袋里还装着一颗大蒜,全身散发吸血鬼最厌恶的气味,而我也厌恶地直皱眉头,原来小玲和阿莹是决不愿带的,但一想自己万一也成了吸血鬼,就不好玩了。

“阿莹,你若害怕,就留下来。”

“不,你去那里,我不放心,我一定要在外面看你平安出来。”

方龙和晓风背包里都塞着好些的灵符,而小玲她们则在内衣里贴着护体符咒,由我念咒后,将一直人界显示不出来的灵光护住,但我知道,这只能保证她们灵关不受侵害,但无法保证受到物理攻击,因为吸血鬼还是半个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