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大巫师
字体:16+-

第十四章倾情二

“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认为我很坚强,很能干,很完美,不会犯错误!”她顿了一下,低下头来,“其实我和普通女孩子一样,需要别人理解,需要别人帮助,需要别人安慰。”

看到她人性化的模样,我愣住了,嘴里满是饼干却合不上,两眼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娇柔一笑,有点俏皮地说:“呆瓜!呆瓜!”

我就是傻子,也该听到她话语里的一丝情意了,心下狂跳了几下,然而晓清子的影子立即从脑海中晃过,眼前想起了郁儿,不禁心中大痛,深埋心底的忧伤又无穷无尽地涌上心头。

“你刚才想到谁啦,晓清子?”她有些好奇又有些平静地问,“我的曾祖姑已经去世90年了,她死时才十五岁,你居然认识她,还跟她似乎关系颇深。”

“我,其实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她给的。”我有些紧张,将嘴里的饼干咽了下肚,但我还是将晓清子如何借助我的真气超渡轮回,同时被她输入半甲子灵能的事一五一十说给她听。

“连我都不知道是我救了她,还是她救了我,但这事让我明白:生和死其实很简单,仅隔一层薄纱,不必去刻意而为,生的时候就去感受,死的时候也不必惧怕。”

大概话匣子打开了,而我对她有一种崇敬爱慕,也因为牵涉到我自尽的事,我又将我与郁儿的精神恋爱以及悲惨的结果告诉给她听。最后我问她说:

“三年来,我一直在问自已: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呢,它有什么意义吗?”

晓月一直静静地听着,时而点头恍然大悟,时而又露出怜爱的神色,当我问出最后那一串问题时,她也怔住了,她凝神想了一下,说:

“我母亲是在生小弟时去世的,父亲因为母亲的事一直郁郁寡欢,我十三岁那年,他离我们而去,再不见踪影。从那时起,在同门的协助下,我开始一个人照顾小弟,掌管整个教务。我的人生的意义,大概就是尽自己的责任,把该做的事做好来,但我真的快乐过吗?”

她脸上忽然飞起一抹红霞,轻柔地说:“也许你不会相信,当你从屋顶跌落下来,我接住你时,我有一种深切的感动,好像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要找的东西,就在我的怀抱里。当即,我叫亚仙姐和方龙把小弟带走,离开甘天村的范围,然后我一直抱着你到小溪边,看着你,医好你,一天一夜,直到你醒来。”

我忽然想起我已经昏迷一天一夜,惊问:“今晚是十五了?”

“还差三个时辰,忝衣子就要出来了。”她忧伤地说着,带着甜蜜的微笑。

整个甘天村一片寂静,包括北坡的鬼屋,也变得一片死寂,这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更叫人感到惊悸,有一种对未来无可奈何的感觉。

“当年吴贝儿前辈大战忝衣子时,有先祖晓瑜枳相伴;没想相隔一百二十年后,你在我身边出现了,我还有什么遗憾呢!”她眼睛流露出一阵温柔的回忆。

我心神巨震:“吴贝儿——你爷爷日记上说的吴巫师,是一位女子?”

“她是三闾教掌门的侄女,而且,她与先祖是一对恋人。”

我震憾之余,忽然明白了,今晚晓月为什么一反常态,对我说这么多话,将这一生里所有的苦恼和情感都毫无忌掸地表露出来,是因为她以打定了赴死的决心,效仿吴巫师,与忝衣子同归于尽。

我心中如一阵刀割一般,下意识里深切地感受到,当年吴贝儿牺牲自己,就像今天的晓月,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无怨无悔、甜蜜而忧伤。

我犹豫了一下,毅然握住她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她没有撑脱,反而轻轻地偎进我的怀中,在那一刻,我感到天地与我同在,青山作证,岁月为鉴,我们俩虽然才相见数天,但情感却好像是轮回了无数个春秋达到今天的永恒,好像千山万山、千秋万代,多少悲欢离合,就是为了今天相聚,两人相依相偎。

我没说什么,因为以晓月的意志,我劝她放弃自己的心意是不可能的,我暗暗下决心,就是自己死去,也不要晓月像晓清子一样,在我怀里消失,我已经失去一个晓清子,教我如何忍受得了再失去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