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334章 胖子道长

字体:16+-

第334章 胖子道长

在白老出手的那一瞬间,韩凡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脚下有着磅礴的灵气,皆是出自白老的体内,恐怖至极。

“小子,记住老夫托付给你的事情。”黑老淡淡的看着韩凡,目光之中隐约之间有着淡淡的期盼。

韩凡点了点头,感受着黑老给与他的饯别礼,嘴角微微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定不辱使命!”

随后他的脚下顿时生出了一片白色的光芒将他的身躯缓缓的托起,磅礴的灵气在他周围快速的旋转,形成了一个漩涡。

“二位前辈,晚辈告辞!”

韩凡的话音刚落,他的整个身形便是快速的消失在这个地方,石台之上渐渐恢复了平静。

白老体内的灵气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他一脸不善的看着黑老,淡淡的说道:“你这么坑那个小子真的好吗?”

“老夫什么时候坑他了?”黑老则是一脸的迷糊,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不停的吹着小口哨,来遮掩住自己的尴尬。

“呵呵,老不羞,如果他出事了,看你还能找到人去见那一位。”白老则是一脸严肃的说道,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甚至脸上有些不悦。

黑老始终是保持着那一幅模样,双眼紧紧的闭着,但是他的嘴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一想到之后的后果,他就是有些头疼,但还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白老,“你知道,我们都已经没有时间了,也算是给了那个少年一个造化吧,毕竟那个地方不是谁都能够去的,以现在的场域能量也只能够传送一次。”

“而且老夫相信那个少年,他身上冥冥之中有着一种气运,应该能够找到那一个虚无之地。”黑老目光缓缓的看向了韩凡消失的地方,嘴中喃喃道。

“希望如此吧。”

白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随后他的身影便是快速的消散在了这一片天地之间。

只留下黑老久久的站在这个地方,一人独影看起来颇为的落寞。

“不知小白他们如何?”韩凡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许久未见,让他都有些颇为的想念,想要再见到他们。

“咦?”

突然,韩凡感受到了身体的一阵剧震,就连他的身子都是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他连忙直立起身子,就在他的面前陡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通道,充满了吸引力,将他的身形缓缓的吸引了进去。

渐渐,韩凡的身形像是被拉扯了一般,快速的进入了一个通道之中。

“挖槽,似乎有些不对。”

原本他还以为那个通道是让他到达东域的通道,可是他在距离十分近的时候,便感受到了一阵令他感到心悸的波动,让他的全身寒毛都石快速的倒立而起,前方有着巨大的危险!

“给我停下来!”

韩凡连声怒吼了起来,竭尽全力阻挡自己进入那个白色的通道之中,然而这一切都无用,他的身躯还是被吸引了进去。

“轰!”

下一刻,他的眼前幕的一白,身形像是被丢出来的一般,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落到地面之上后,他的身形连续滚了数百下,直到撞到了一棵巨大的参天古木,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哎呦,真疼!”

韩凡不停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这一阵的疼痛让他的头上都是冒了一些金星。他缓缓起身,看着身后。

“什么东西这么硬?”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硬的东西,于是他看向了身后,顿时眼都傻了。前方有着一棵参天古木,高耸入云,通体黝黑,坚硬无比,像是神金一般,表皮之上的裂纹异常的多,他就是撞到了这个上面,才感觉到了后脑勺一阵疼痛。

“这是哪里?”

韩凡一脸懵的看着周围,远处有着一条长河,上面有着无尽的白雾笼罩在其之上,那白雾的形状正在不断的变化着,一会化成兽形、一会化成兵器,千奇百怪,地面之上的鲜花草地十分的茂盛,充满了灵气,十分的生动,那鲜花竟然给他一种错觉,它们仿佛在跳舞一般。

再紧接着向前,有着白雾笼罩,便是看不清了,这里能够看到的地方十分有限,但是周围的灵气却出齐的浓厚,而且十分的纯净,就连吸收一丝都能够感受到一阵凉爽之感。

“是南域吗?”他一脸的疑惑,但是应该不是,他之前听过黑老所说,这个传送域阵的位置虽然是随机的,但是周围却没有这种环境,那参天古木他从未看见过,高耸入云,冲上云霄般,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方,就算是韩凡的实力也看不到尽头,恐怕已经超越了万米。

“难不成又来到了未知的地方?”

韩凡寻着河边向前行走,不时打量这个地方,之前他落在这里的时候,便是感受到了令他惊悚的气息,可是现在却消失不见,仿佛之前的如同错觉一样。不过他是修行者,这点感知危险的程度还是有的,说明这里是真的有令他心悸的恐怖东西存在。

“什么味道这么香?”

就在他沿着河边行走而来接近三十里之后,陡然闻到了令他都感觉到奇香无比的味道,而这个味道他似乎十分的熟悉,这个味道他前日刚刚尝过,所以他十分的清楚,这是黑老招待他时候拿出的灵茶,令他流连忘返,所以这个味道他知道,而且比黑老的灵茶味道更加的透彻,方法是源头一般。

很快,韩凡便是循着味道,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前方一片葱郁,他震惊的看着这里,这里足足有着十亩灵茶园,这让他感到十分的震惊,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绿灵树,每一株绿灵枝上都有二十几片绿灵叶,每一片都散发出了阵阵香味,直入韩凡的心脾,让他感到十分的舒畅,并且这里的数量十分的多,韩凡大约数了一下,足足有着数万片绿灵叶,要知道要是有了这些,能够养活一个新生的门派,则是绰绰有余了。

韩凡瞬间舔了舔嘴角,双手搓在了一起,一脸的兴奋,有了这些,他相当于拥有了十万斤的源,这让他如何不震动,现在他要突破到天魂境八重,恐怕需要足足五十斤源,数量及其的庞大,现在他所拥有的源不过五分之一不到,有了这些他相当于直接拥有了十万斤的源,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运气真好。”

韩凡美滋滋的向前走,手脚快速的忙碌了起来,一棵又一棵挂满绿灵叶的绿灵树上的叶子都是被他快速的收了起来。

不一会,他便是将十亩地上的所有绿灵叶全部摘除了下来,并没有破坏绿灵树,日后它们还是能够生长起来。

“小羽,虚空之中能够养活这些绿灵树吗?”韩凡似乎想到了,向虚空戒指之中的小羽询问道,如果能够将这些绿灵树转移到自己的虚空戒指之中,那想必会他得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

虽然绿灵叶生长的速度十分缓慢,十年一个周期,但是他要是能够找到一些特殊的土壤,能够快速的加速这些绿灵树的生长,到时候他还能再有绿灵叶可以提供。

“主人,小羽探查一下。”

小羽出生道,随后控制虚空戒指,从其中散发出而来淡淡的光芒,照射在了地面之上,与那绿灵树之上。

很快,小羽便是分析出了其中所拥有的成分,回应道:“主人,可以,就是虚空戒指之中的土壤会让它的生长周期延长,这里的土壤有着特殊的作用。”

“那要是将这些土壤带走呢?”韩凡连忙询问道,大不了将这里的土壤都是给搬到虚空戒指之中,也许能够改善也说不定。

然而,小羽则是反驳道:“这里的土壤拥有独特的特性,如果主人你将其挖出,会失去独特的作用,化成普通土壤,没有原先那种效用。”紧接着她又说道:“主人,虚空感受到了这个地方十分的危险,您小心为上。”显然,她也是感受到了,虚空现在探查能力比韩凡高了许多,因此能够感受到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

“你能感受到是什么地方有着这种波动吗?”韩凡警惕的问道,虽然眼前的东西很好,但是他也要有命去花,这个地方特么太诡异了,之前的危机感仿佛都已经消失了一样,就这样一直麻痹他的神经。

“不知,还需要继续探查。”小羽摇了摇头,就算是虚空也无法探查周围的一切,显然这里已经超乎了她的认知范围,十分的危险,同时她接下来的话,让韩凡的小手都是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主人,根据虚空感受危险的等级,这里恐怕比之前那个禁区略微弱上一点,可称之为九级危险。”

韩凡嘴角抽搐,摘除绿灵树的小手都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我能问一下最高等级是几级吗?”

“主人,您这是怂了吗?”

小羽一下子便是感受到了韩凡的情绪,感受到了他有些打退堂鼓的心理,连忙说道,维持着她略微腹黑的性格。

“胡说,谁能有我勇!”

韩凡立马反驳,他可不接受这个设定,他像是怂的人吗?

“那您抖什么?”

“我这是激动!”

小羽那萝莉般的面孔之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略作深沉的说道:“那您想知道虚空的最高危险等级吗?”

“多少.......”韩凡吞咽了一下唾沫,有些不自然的问道,说真的他现在已经可以隐隐约约想到这里是十分地方了,毕竟之前黑老有对他提示过,没准走到了一个类似的地方呢,这也说不定,如果真的在那里,自己可不是要彻底的晾凉。

小羽故意卖了一个关子,特地延长声音,搞得韩凡都是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在韩凡聚精会神的时候,她陡然说道:“当然十级危险为最高。”

“挖槽,那岂不是真的是那个地方!”

韩凡当即叫了起来,手一抖,一把泥土糊在了自己的脸上,他当即脸色变得极黑,这才反应过来,那个黑老头在坑他,这是他故意将自己传送到这个地方。

“特么不是说这个地方已经无法来了吗?”韩凡当即恨不得揍他一顿,但是想到之前他身上所爆发出的气势,当即咬牙切齿,不断的摩擦。

“咦,这个土?”

就在土摸在了自己的脸上之后,他顿时感觉到了一阵清凉之感涌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虽然微乎其微,但是的确有着作用。

“嘿嘿,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个蛋蛋!”

韩凡紧接着又将一把泥土糊在了脸上,不一会他便是盘坐了下来,开始缓缓的修炼,这个黑色的土壤竟然有着锻炼肉体的作用,他现在的神魂可谓是十分的强,但是肉体却没有跟的上,虽然经受过雷劫的洗礼,但他隐隐约约感觉还是不够,于是快速的运转《万灵法》,将其土壤之中的一丝精华融入到了自己的肉身当中。

大地为地之气,炼体之人本就是以地位炉,锻炼自身,唯有韩凡这个异类喜欢用雷劫来锻炼肉体,唯有一些特殊的土壤有着土之气,大部分的土之气根本没有成型,几乎微乎其微,所以专修体质的人便是运用的天材地宝,虽然修炼起来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却是能够使用神力,堪比洪荒猛兽,同境界的修行者根本不是其对手。

“呼”

很快,韩凡便是将这里的地之气吸收了一些,肉身略微变强了一些,之前肌体所受到的伤势,也是得到了一丝修复。

之前他从未想到过魔体施展精神攻击会这么强悍,融灵境初期的修行者现在根本不是他火力全开的对手,如果他到达了天魂境九重恐怕连融灵境中期的修行者都是能够与之相抗衡。

“如果能够得到万物母气就好了。”

韩凡不禁想象到,如果能够得到万物母气,玄黄之根,那他的肉身将得到最为完美的锻炼,不过这也让他想象了一下,万物母气玄黄之根同样与混元本源一样,同为圣物,不可遇不可求,两者得到其一便是会有难以想象的福泽,那更别说是得到两者了。

“主人,前方一百里虚空便是无法探查,仿佛被隔绝了一般。”突然,小羽的声音在韩凡的脑海中缓缓的浮现,令他从幻想之中回过神来。

“那里就是灾祸之地了吗?”

韩凡面色十分的沉重,恐怕感受到那种危机感便是来自那里,那里虽然被称之为禁区,但是也有着无数的机缘,无论是谁都会心动,其他的禁区更是有着无数的能人修行者涉陷踏入,就是为了其中的神藏,那机缘如果得到其中一个,都是令他们难以想象的。

“走吧,去看看有多么的恐怖。”

韩凡淡淡的说道,既然有着机缘又何不去闯闯,都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既然黑老都说这里有着自己难以想象的东西,那恐怕也是十分的不凡的东西。

很快,韩凡便是来到了百里之外,他静静的站在了原地,看着前方,前方的景象令他震惊。

两边就如同是两个不同的天地,前方有着无尽的荒凉,大地异常的荒凉,阴风呼呼而过,就连一丝生的气息都不曾感受到。

“这特么真的有机缘吗?”

韩凡不禁爆了一个粗口,果然如同黑老所说,这里的环境极为的考验人的耐力,而且他也感受到了只要自己踏入进去,就很难再回来。

在不远处,有这一块十分古老的石碑,上面有着几个残破的古字,十分的古老,连他都是无法认清,但是从黑老的讲述来看,这应该就是记载了,“灾祸之地”。

“也许有真的机缘说不定。”

韩凡轻轻的向前踏去,就在他踩在了那灾祸之地的瞬间,他的内心仿佛感受到了千军万马向着他急速的而来,漫天的杀伐声,直冲云霄的杀意,笼罩在了他的心头,仅仅是一瞬间,韩凡便是头疼欲裂。

“主人,运转灵气!”

小羽的声音连忙在他的耳边炸响,韩凡一瞬间便是恢复了清醒,连忙将灵气快速的笼罩在全身,盘坐而立。

“呼”

许久之后,那种感觉才是堪堪消失了,但是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全身有种说不出的压力,内心似乎被什么压抑了一般。

“这就是禁区吗?”

韩凡震惊的说道,同时感觉到自己十分的庆幸,竟然能够在两大存在已久的禁区活着走出来,那时有着白衣杨戬帮助他,这次有着虚空护着他。他内心充满而了惊骇,这才刚踏入这个灾祸之地,便是遇到了这种情况,要是之后的话,他无法想象,前方究竟有什么大恐怕,这个时候它内心陡然打起了退堂鼓,既然有着机缘,那也有命用啊。

“小羽,咱们回去吧。”

韩凡淡淡的说道,虽然表情十分的淡定,但是他的语气却是出卖了他。

“主人,您不是不怂的吗?”小羽沉默了一下之后,淡淡的说道。

韩凡则是摆了摆手,说道:“这是战略性的撤退,谁说我怂了?”说完他就转身,准备回去,可是他个一个转身,顿时人都傻了。

“你爷爷的,回去的路呢?”

他顿时向前跑了几步,一脸的迷茫,他不是刚刚他进来一步吗?怎么后面的路就没有了?

“主人,后面的安全之地在您离开之后,便是消失了。”小羽那平静的语气,让韩凡顿时凌乱了起来。

“咳咳,小羽我们冲!”

韩凡顿时拍了拍身子,丝毫没有觉得尴尬,立马向前冲了起来,说道:“再大的危机,我都不会怂!”

小羽则是一脸笑意的回应,嘴角发出了“呵呵”声,似乎十分的嫌弃。

只见韩凡的身形就如同流星一般,冲了出去,虽然一开始没有适应,但是他在这个地方呆着的时间越长,便是能够适应了这种荒凉的力量,但是体内的水分却在缓慢的流逝,身体渐渐的感受到了疲惫感。

直到他飞行了三十里之后,他便是感到了口干舌燥,于是寻找到了一处略微干凉的地方,正好有着一块石台,缓缓的坐了下来。地面之上的黄沙则是不断的移动着,这个灾祸之地如同黑老所说,位置正在不断的移动,虽然很缓慢,却是整个在移动,颇为的诡异。

“黑老所说的机缘到底在什么地方?”韩凡头上的汗珠正在不断的冒出,他抿了一口清泉之后,便是看向了周围,依旧是一片荒凉,就连一个生灵的尸体都不曾见到,充满了死气。

就在韩凡一脸惆怅的时候,小羽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炸响,“主人,您周围有人!”

韩凡顿时一个激灵,陡然警戒了起来,神识探向四周,转瞬间便是感受到了那股气息,正是在他的脚下,脸色一冷,一拳轰向脚下的巨石。

“轰”

整个巨大的石块都是转瞬间被韩凡轰成了万千碎片,炸了开来,其中正有着一个洞口,气息正是从其中传出来的。

“出来!”

韩凡语气十分寒冷,他还以为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人,这种情况下,长时间待下去,迟早要死,要是灵海境的修行者在这个地方,恐怕都无法支撑半天,便会被这个地方,那种莫名的力量吸收了生命精华!

然而,那洞口处,陡然爬出了一只手,看起来十分的干涸,皱皱巴巴,显得十分脆弱,“水,给我水。”

陡然一个略微消瘦,看起来面黄肌瘦,头顶道冠的男子从下方陡然探出了头,模样十分的狼狈,仿佛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折磨一般,整个人的气息十分的萎靡,仿佛要死去了一般。

“挖槽,你是人是鬼!”

韩凡陡然离开了他,在一个禁区,碰到一个皮肤干燥,皱皱巴巴的人,不是鬼是什么!

“道爷我才不是什么鬼,赶紧给我水,给你一场大造化!”

他渐渐的爬出了洞口,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躺在了沙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