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垢仙

第328章 灾祸之地

字体:16+-

第328章 灾祸之地

“这个季节真是喝茶的好时机,有着事半功倍的功效。”黑老缓缓的说道,这灵茶虽然是极为普通的一种灵茶,但是却对天魂境都是有着影响。

韩凡微微点了点头,认可他说话的话,现在类似于地球的春季,现在喝着这种灵茶,利于人体吐故纳新、采纳真气,对于自身有着不小的帮助。

“请。”

黑老缓缓的将灵茶放在了韩凡的面前。

韩凡接过灵茶,缓缓的将其放在嘴巴,微微一泯,顿时感到全身肌肤都欢快的跳跃了起来,从体内涌出多多白色的烟雾,如同仙气弥漫一般。他的脸色都不自主的开始潮红起来,但是很快就降了下去。

仅仅在这一瞬间,韩凡便将灵茶所蕴含的真气全部吸收,融入到了自身的肉体之中。

“好茶!”

韩凡赞叹了一声,这喝了一口灵茶,相当于他几天的修炼,怎么这个黑老竟然将这么好的东西拿出来,看来目的不浅啊。

“小兄弟可是天魂境?”

黑老明知还是询问了一番。

“不错。”

韩凡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又一杯灵茶入腹,顿时仙彩翼翼,散发出了令人沉迷的气息。

黑老看韩凡这么答的干脆,不由得一愣,但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说道:“想必你是来自其他域吧。”

“不错,正要借你们的传送法阵离开这里。”

韩凡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反正这个人是黑角门之中的长老,而且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自己是迟早要离开这里,到时候就需要用到黑角门的传送域阵。

“你可是如何到这里的?”

黑老询问道,这个少年看样子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一不小心踩到了古代的传送域阵,于是就被传送到这个地方了。”韩凡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让被人看不出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什么,竟然是这样?”黑老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是这样来到这里,这也太离奇了,不过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这种事情在其他的地方也是听说过,不过十分的少,触摸到了远古的法阵,去到了遥远的彼方也说不定。

“小兄弟,可知道东域?”

黑老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韩凡能够感受到他的语气都是微微提高了起来。

“知道,我就是从那里来,难不成这里的传送域阵能够通往其他地方?”

韩凡回应道,这里的传送域阵,似乎只能通到东域吧,难不成还能够通向东域之外的地方?

“不错,这里还通往了灾祸之地。”

在得知韩凡是来自东域之后,黑老的脸色都是为之一喜。

韩凡微微一愣,不知这个“灾祸之地?”是什么地方。

“还望黑老赐教。”

既然他已经将灵茶拿了出来,自己的态度则是稍微好了一些,毕竟吃人嘴短。

“那时一处古神陨落之地,被称之为禁地,去过的人很少能够回来,不过灾祸之地之外有着一处安全之地,那灵茶就是在那所得。”

黑老所知道的十分少,这等秘辛他并没有知晓太多,他也是一个散修,如果不时黑角门的门主将他留下,恐怕他现在还在亡命逃涯。

“神?”

“不错,那是一个种族,自称为神,而且那一族,每一尊都是神体!强大万分,但是关于他们的消息已经消散了几万年,都以为他们死在了灾祸之地,也有一种说法他们离开了陨星,去往了遥远的彼岸。

黑老的脸上布满了敬畏,留下神族的传说实在是太少了,但是留下的任何一个传说都是让人唏嘘的存在,竟然神族的成员,每一个都是神体,这究竟有多么的强大?

“竟然还有这等说法,还有着这么神奇的种族。”

韩凡惊奇的说道,不知为何会发生灾祸,如果神族还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早已经是这个陨星中最强的种族了,要知道所能知晓的现在的神体总共才三尊。

“那天源神体比之神族的神体谁更强一些。”

韩凡紧接着询问道,有些好奇,看向黑老。

然而黑老则是摇头,“不知。”他没有见过神族的神体,并不知晓其中的强度,而天源神体如果放在神话时代之前则更加的恐怖,天源神体恐怕是所有神体之中最为恐怖的存在,那样的神体才是上天的宠儿,能够吸收万物之气,化万物为形。

“这样啊。”

韩凡有些遗憾,不过并没有感到失落,只是有些好奇,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种族。

“这些事情太过久远。”

黑老摇了摇头,他所知道的并不多,能够知晓这些已然算是不错,毕竟谁也不会特地了解几万年前的过往,天魂境修行者人生不过几百,又岂能与几万年前一样。

“之前小兄弟你说过来自东域吧。”

黑老转而询问道,看向韩凡的眼神变得十分严肃。

“前辈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韩凡看着黑老想要说什么,这也是他邀请自己来的原因,他之前便了解到这个黑水城都是一些逃亡的修行者,以前基本上算是散修,得罪了那些远古世家与圣地。

虽然一个修行者的能力有限,但是一群散修聚集在一起,那就算是圣地都无法忽略的势力,如果要讨伐,他们都要考虑后果。

恐怕眼前的黑老也是当初得罪的哪一些势力,这才跑到了这个地方。

“你可知远古世家王氏一族?”

黑老淡淡的说道,但是从他的语气之中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浮动究竟有多么的大。

“知晓。”

韩凡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难不成眼前的黑老也是得罪了王氏一族的人?

“他们现在在东域的分布,你可知晓一些?”黑老缓缓的站起身子,悬浮在了空中,踏进了湖水之中。

“大概知晓。”

韩凡微微点了点头,要是他们发现自己将他们宗系的骄子给斩杀了,那自己恐怕也会被他们刻上必杀的名单。

随后,韩凡将自己所知道的王氏一族说与了黑老,平静的水面,碧波荡漾。

“这些便是我所知晓的事情了。”

韩凡一口气将关于王氏一族的事情说了出来,同时也抹黑了一些,将他们做的一些事情也抖了出来。

“果然王氏一族还是一群巧伪趋利之徒!”

顿时,从黑老的身体之中有着磅礴的灵气开始涌动,转眼之间便是激起了千层浪,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这还是他的心病,如果不是当初那些王氏一族的人害他,自己也不会狼狈至今,当年受到的道伤,让自己从融灵境修为跌落到天魂境九重,至今未曾修复,而这些都是王氏一族的那些老怪物所赐!

黑老缓缓的摸向了自己的胸口,沉默了下来,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前辈,您知道王氏一族有探查人的手段吗?”

韩凡看他的模样不像是装作出来的,于是询问起来,自己如果回到东域,也许会被王氏一族通缉也说不定。

“有,但是代价极大。”

黑老过了好一阵子回过身来,彷佛身上有什么枷锁一般,压制的他喘不过气来。

“如果不是关于王氏一族滔天的事情,他们一般不会如此,一旦施展了此等秘术,他们之中起码有着两名融灵境,乃至三名融灵境的修行者当场陨落。”

这等秘术,也是他当年所得知,如果不是这个秘术,他们也不会找到自己的藏身之地,也不会让自己变得一无所有,最后还差点陨落,如果不是自己施展了秘法,恐怕早已经死在了王氏一族的手中,但是施展了秘法也,导致自己的道伤发作,不得已才自斩境界,保下了生命,这也让他的生命受到了极大的锐减。

“你询问这个作甚?”

黑老一脸的沧桑,根据他所说,现在的他也只有四十左右,而此刻却如同落幕老人一般,这都是因为他受到了道伤,这才让他这般憔悴。

“不瞒前辈,小子已经将王氏一族的年轻一辈斩杀了许多。”

既然是王氏一族的仇人,那韩凡也没啥好憋着的了,直言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什么!听说在几个月前在那宗系之中有着年轻的一辈被斩杀,王氏一族至今还没有找到凶兽,难不成是你干的?”

黑老当即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现在的王氏一族,实力不有小觑,崛起的十分快速,虽然是远古世家之一,但是他们的祖上却没有出现过大帝,而在王氏一族的巅峰时刻,出现了一尊有着大帝战力的先辈,天资冠绝,能够与当世的大帝相互争斗,他可是大帝的最后一个拦路虎。

“不错。”

韩凡点了点头,他斩杀王氏一族的人,没有丝毫的后悔,反而十分的畅快,那些该死的人他必斩之!

“那你可曾留下什么血迹?”

黑老连忙说道,王氏一族的秘术对于血液有着异常的执着,如果没有除了王氏一族的人留下的血液,恐怕会很难找出行凶之人,除非是做了什么惹得他们震怒的事情,才会逼得他们长老出手,那代价是相当大的,这也是他们很少使用这等秘术的时候。

当年如果不是黑老自己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将王氏一族的数位融灵境的修行者斩杀,他们也不会沦落到这个田地。

“不曾留下血迹?”

韩凡摇了摇头,知道自己的血液是有多么的稀少,药用价值难以想象,而且他又不傻,因此并没有留下什么让他们抓着辫子的东西。

“那便好,如果不是触碰到了王氏一族的底线,他们不会使出秘法,来寻找你的存在。”黑老顿时嘴角微微抽搐,要知道王氏一族几个月前起码死去了数十个弟子,而这些人都是年轻一代不可或缺的力量,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少年都斩杀了,看来这个少年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也许是年轻一代的领头人也说不定,他自问自己年轻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等战力,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远古的传承,这才将王氏一族的数名融灵境拼了道伤,将他们斩杀殆尽。

“嗯”

韩凡微微点了点头,心中顿时疙瘩了一声,他知道那王氏一族对于他可是有着滔天的恨意,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那饲养黑狱虎的人正是王氏一族,而且御兽门背后的远古世家就是其王氏一族,那他们体内修炼的魔种,他们也算是知晓。

这等天大的秘密,他们不可能就这么放过自己,恐怕也不会发布什么通缉令,如果让自己逼急了,将他们的事情给抖了出来,如果韩凡所说的话一旦查实,那王氏一族会遭受难以想象的灾难。

“那我现在算是安全的。”

韩凡思考了一会,觉得自己的处境并不是太糟糕,王氏一族也会投鼠忌器,不真正的自己空恐怕不会罢休。

他摇了摇头,将这些烦心的事情抛在了脑后,随即想到了什么,说道:“前辈,为何不回东域?”

以黑老的修为,以他的见识,恐怕其他的世家会争先恐后的抢夺,作为上宾,无论是在哪里,修为的高低决定了自身的艰险。

然而,黑老则是摇了摇头,随后从他的体内缓缓的涌现出了淡薄的灵气,在玉台之上,形成了一道他的身形,如同神魂一般。

“这是?”

韩凡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这感觉似神魂又不像是神魂,似乎是更加高深的东西,但是韩凡能够感受到这个身形有些缥缈的黑老,内心深处似乎有着什么伤势一般。

“融灵。”

黑老缓缓的说道,看向自己的灵,露出了复杂的神色,随后在其灵上,轻轻的一点。

“嘶”

他顿时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疼痛,侵袭到了全身,就连他的身子抖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凡看到了那灵之上,有着一道金色的裂纹,正处在心脏之处。

“这便是道伤。”

黑老平静的说道,